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摇一摇,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日志

 
 
关于我

有人说:你是个实实在在忙碌的人,却总爱大秀自己所谓悠哉的生活。 这个人是谁? 呵呵。是我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暗涌(第五十九章)  

2014-03-06 10:36:13|  分类: 暗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章:合作

第五十九章 棋局

贺明辉回到家的时候已是傍晚时分,先路过花房和大哥大嫂打了声招呼,走进客厅,舒乐和贺小红正在圣诞树旁摆礼物,王茜坐在壁炉前的沙发上看书。贺明辉走过去半坐在沙发扶手上,朝着书房的方向嚅嚅嘴问:“乔老,张伯和师傅都在?”

王茜抬起头,轻轻扣上书:“没有,乔老去马尔代夫度假了,张伯伯好像和家人去滑雪了。我父亲在,俩老正下棋呢。”

贺明辉站起身:“我去看看。”

“别去……”王茜伸出手臂拽住贺明辉,“他俩一下棋准吵,你别去瞎参合……”

“知道他们要吵,所以去劝架呢!”贺明辉微微笑着。

“你就没觉着今年有些不对劲么?”

贺明辉听出王茜语气里微妙的潜台词,不由得转回身坐到一侧的沙发里:“老人家们年纪大了,度假享天伦也是应该,年年过来聚的礼数不用拘那么紧……”

“哼……”王茜冷笑道,“这是头回圣诞节不来。你怎么不问梁叔叔为什么不来。”

“哦,刚进院子听郑妈说了,梁叔叔身体不好进医院了?是不是明天去探望下?”

王茜抬眉瞥向贺明辉神清气爽隐有笑意的脸:“你什么时候变得没心没肺了,见那丫头一夜至于这么红光满面吗?非要我亲口说出贺氏有变你才听得进去!”

贺明辉翘起二郎腿,依旧是不紧不慢的调子缓缓回道:“我说了放手就真放手,”边说,贺明辉边站起身倒了杯蛋酒,“这平安夜不过特地晚一天过圣诞的礼数是应该改了,干嘛非得所有老股东凑一起呢。以后自家过自家的多好。你放一百个心,天有老爷子顶着,不会塌。红红舒乐他们成长很快,带个三五年也就起来了。我纯粹多余……”

“你倒逍遥,现在喝酒是不是早了点……”

贺明辉弹弹裤腿,再次落座,人深深嵌进沙发里,寻了个舒服的姿势靠稳:“说吧,是不是有大事要和我商量……”

王茜咳了咳,清了清嗓子说:“老爷子不知道是不是老糊涂了,非要搞航天项目,这两年砸下去不少钱……”

“这又不是大事,”贺明辉优哉游哉的抿着酒,“老爷子一早不就说了,海陆都搞腻了,想自己造大飞机玩嘛,由着他去,航空不是一天两天能搞起来的……”

“改啦,大飞机还在实验室里躺着呢,又想搞航天飞机啦……”

“呵呵……”贺明辉低笑着,“由着他吧,没几年好折腾了,大概想着时间不够越发心急变花样……”

“你我由着他,股东们能由着他么,亏钱这么个亏法,乔老第一个跳起来……”

“乔老管能源的,那块好得很,他跳什么,再说了……”贺明辉又抿了一口酒,“老爷子、师傅和梁叔叔占着大股份,乔老和张伯伯加起来才20不到,折腾不起来的……”

“梁叔叔当年是老爷子的秘书,当然不会叛,但身体不好,股份转给2个不成器的儿子了你不知道么?”

贺明辉听到这里终于微微蹙起了眉,他知道贺氏一定发生了大事,否则王茜不会这么绕着圈的和他聊些毫无必要的股东纠葛,可是,就算乔其境和张钦定收了梁伯松的股份,两个人合起来不过25%,父亲手里31%和王茜的父亲王鹤年手里15%合起来46%,怎么看都是稳如泰山的。就在气定神闲计算的瞬间,贺明辉终于明白了些什么,他嚯的一下站起身,放下酒杯:“我和师傅说说去……”

这次王茜没有阻止贺明辉,看着他急匆匆大步奔向书房的背影,王茜沉沉的叹了口气,站起身走到窗前,双臂抱胸,看着夕阳一点点落下去,心也跟着一点点凉起来。她一直想嫁贺明辉,从小到大她认定自己是贺明辉的新娘,可是她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的抗拒这段婚姻,为着股份联姻真是不值得,堂堂王鹤年的独女却被贺氏15%的股份给绑死了。那么贺明辉呢?他会不会心甘情愿的被绑住呢?

 

贺明辉在推开书房那扇厚重的门之前,已经下了决心,为着股份被逼婚的事情,他无论如何不能接受。这么想着,他推门的动作不由自主加了几分劲,门嘎吱一声被推开,正在对局的贺蕴亭和王鹤年同时抬起头来。

贺明辉挤出一丝笑意:“哟,俩老难得下棋这么安静。下第几局了?”

王鹤年不紧不慢的答道:“刚开局没多久。”

“没多久?我都已经和茜茜说了好一会话了,按理说早该下了好几局了呀……”

“你父亲这几年性子缓多了,下得慢……”

贺蕴亭这时坐不住了,柱着拐杖站起身:“这年纪大了不能久坐,不下了,我去走走……”说完,也不和贺明辉打招呼,径自走了。

贺明辉也不理父亲,朝王鹤年的对面坐下,说:“我来陪您下……”话未说完,噗哧一声笑出来,他忍不住拈起象子冲父亲的背影笑着说,“您又飞象过河……”

贺蕴亭一顿,缓缓回过身:“谁说文将不能带兵打仗了!我怎么多年跨了这么多界,哪门生意没做好?”

王鹤年挥挥手:“由着他,来,我们下……”

 

走了没几着,贺明辉已经被卸了两兵一炮一马。王鹤年看出贺明辉心不在焉,打趣道:“几年不见,退步了……”

“哪有几年,两年而已,是您进步了……”

“蕴亭兄老矣,这两年棋子都不甩了,最近更是整局都下不完,我哪里来得进步……”

贺明辉抬起头。王鹤年和贺蕴亭不同,贺蕴亭直性子,一有不满就开骂,而王鹤年饱读诗书彬彬有礼,两个人凑一起就是秀才遇见兵,各看各的不顺眼,又各自打心眼里佩服对方,就这么逢面必吵,吵过就忘的做了几十年朋友。所以,贺明辉不怕父亲,至多把父亲的臭骂当耳旁风,忍一忍走一走神偶尔顶两句也就过去了。贺明辉从小到大最怕的就是师傅王鹤年,总是拐弯抹角带着酸气骂人,不带脏字儿,每次都骂得贺明辉体无完肤。偏偏贺明辉还最粘王鹤年,硬生生考进哈弗法学院立志追随王鹤年当一名律师。往事在脑海里一瞬即逝,贺明辉叹了口气,苦笑着说:“您就直接骂我不孝好了,干嘛兜那么大的圈子……”

“轮不到我骂你……既然知错,赶紧回贺氏吧,蕴亭撑不了多久了……”

“家父身体硬朗得很。”

“不光体力不够,这董事局主席的位子嘛……也必须要让出来了,他的臭脾气,独断专横,老梁病了有大半年了,没老梁看着,做事越发没谱,股东意见很大。”边说,王鹤年边悄悄的将马落在对界。

贺明辉随手挪了挪車:“他下来还有您上嘛……”

王鹤年拈起马轻快的叠到贺明辉刚刚挪动的車上刚想吃子,突然顿了顿,手就此停在两枚子上不动了:“你以为是我做的局?你就这样轻易的要弃子?”

“不是您还有谁有资格坐这个位子?”贺明辉好奇的问。

“糊涂!”王鹤年猛的把手拍到棋盘上,“跟你家那个老混蛋当年一般糊涂!”

贺明辉一时没明白过来,王鹤年这是生的哪门子气,不由得愣着说不出话来。

“我是觊觎这位子的人么?我做局?我做局能做多大去?人生棋局,是老天做的局,我们都是不得自由身的人,身上绑着些所谓股份事业便束手束脚……”说道愤慨处,一向儒雅的王鹤年竟有些涨红了脸,“你是不是还以为我想要你和茜丫头赶紧结婚并了你的股份啊……我做的P个局啊,蕴亭那老混蛋虽然粗糙些可还没你那么糊涂,他说你认识了个……”王鹤年顿了顿,妖精二字毕竟还是没有出口,“我自己也有女儿,所以我不想说别人家女娃的坏话。但她明明是颗弃子,你抓着不放,这大好的車就这么被你轻易的让了出来……”

贺明辉知道王鹤年既在说棋局又不在说棋局,这些明明暗暗的隐喻他一听就懂,这一刻他隐约觉得贺氏山雨欲来,远非他原本想象得那么固若金汤。贺明辉望了眼被吃掉大半棋子的局面,的确觉得自己草率了些,这局棋送得草率了些,轻易说放弃贺氏更是草率。贺明辉有些烦躁的从口袋里掏出烟点上,深吸了两口,这才问:“有人要并贺氏?谁那么大的能量?”

“再这么下去,贺氏的股票再跌几个价位,就会有人动……”王鹤年站起身走开些,这么多年,他还是不习惯闻烟味。

 

贺明辉再也坐不住了,他觉得背上突然有无形的压力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不由得站起身走到窗边想要呼吸些新鲜空气。

人生棋局的道理他一早就懂,豪门巨子身不由己的责任他也懂,都说贺少风流成性荒唐无边,其实他心里知道不趁年轻偷得一时半刻自由,将来接了贺氏的位子便再也不能做自己。含着金钥匙出身又如何,那是要付出代价的,尤其在人丁不兴旺的贺家,一出生便要背负必须履行的使命。贺氏必须由他来抗,不是他选不选贺氏,而是棋局里他一出生就是将,一出生便被限制在了小小的米字格里不得动弹。父亲草莽,创业年代尚可不拘小节,飞象过河。到了他这守业的年代,步步为营,鼻子被股价牵着走,纵然能够支使满盘棋子为他杀敌,他终究只能在一两步之间游走观战。

直到此时此刻,贺明辉才真正看清自己那颗想要叛逆的心却最终无法逃出家族责任的牢笼,娶张萌萌是否真的是他今生不可实现之梦想?他爱张萌萌,但他知道他真正爱的是那份自由,那份不受豪门拘束自由自在生活的理想。

一道红色魅影在眼前一闪而过,然后消失在脑海深处的某扇门后,贺明辉隐约感觉到自己大概是真的要失去张萌萌了,心底泛起一丝凉意时,嘴上却仍倔强的问着:“我若愿意为她弃整个贺氏于不顾呢?”

(未完待续)

下一章:棋局

<欢迎到烦烦的文字世界坐坐: ● 飘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 摇一摇 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

  评论这张
 
阅读(45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