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摇一摇,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日志

 
 
关于我

有人说:你是个实实在在忙碌的人,却总爱大秀自己所谓悠哉的生活。 这个人是谁? 呵呵。是我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暗涌(第五十七章)  

2014-03-03 11:08:18|  分类: 暗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章:家宴

第五十七章 嫁衣

车一路在沙漠驰骋,张萌萌以为贺明辉开玩笑,便再没接口贺明辉那个荒唐的话题,转而一边哼着自己的新歌《日出》,一边欣赏着沙漠阳光的奇异风景。

到赌城的时候,明明已是傍晚时分,太阳却依然高高挂着,没有一丝落下的意思。张萌萌快活的爬出车,看看四周无论白天黑夜都灯光闪烁的各色赌场酒店购物中心,满眼的新奇,满心的欢喜。

张萌萌以为贺明辉开玩笑,贺明辉一开始也以为自己冲动过了头。当一路阳光一路歌声的这么几个小时车开下来,中午那一点点酒意早已散尽,那些莫名的心疼和内疚也已沉淀,独独那份想要娶张萌萌的心意却越发膨胀,涨得胸口满满,各种情绪都快要溢出来……

所以贺明辉二话没说,拖着张萌萌各处游走,也不说要干什么,就是一个劲的大步走。

张萌萌完全没明白贺明辉莫名其妙的拉着自己横冲直撞到底是要做什么。只知道手被抓得生疼,高跟鞋踩得踉跄,自己快要跟不上贺明辉的步伐。就在张萌萌嘟起小嘴打算赖着再也不肯走的时候,贺明辉终于停下来了,停得突兀,停得毫无预兆,停得张萌萌刹车不及整个人狠狠撞在了贺明辉的背上。然后,张萌萌抬起头,抬起头的瞬间,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

 

因为,顺着贺明辉的目光望去,张萌萌看见橱窗里陈列着一件鲜红的蕾丝旗袍,血色一般,明艳无比。

 

夕阳终于带着不舍一点点沉下去,金红色的余辉映在橱窗上,却显得有些黯淡,玻璃柜里封着的那抹红实在太艳丽太刺眼,秒杀了华灯初上的赌城街头所有的色彩……

 

张萌萌还在发愣,贺明辉再次迈开大步:“就是她了!”

一切是那么的惊心动魄,一切又是那么的顺其自然。看见那件艳红色旗袍的瞬间,心就开始突突突跳个不停的张萌萌,再也没能止住自己轻微颤动的身躯以及身体里说不清道不明喷涌而出的情绪,张萌萌从来没有如此喜欢过一件衣服,仿佛那是天生为自己订做的。事实上,也差不多确实是为她订做的,当超小的零码改良式蕾丝旗袍轻松的套到张萌萌身上,并且腰部犹有余量的时候,店主人亲自跑出来不无羡慕又带着恭维的说,这件礼服纯粹是为了展示,从未想过有哪位客人能穿上,并且还穿得如此出神入化的美。

贺明辉自从看见张萌萌从更衣室里走出来之后,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目光锁死在张萌萌身上再不肯离开。直到店主人建议适当修改能更衬托出张萌萌的苗条身材时,贺明辉才皱着眉头犹豫着问:“要不,就直接穿走吧,别改了……”

“又不会飞,改一下能花多少时间……”张萌萌娇笑着走回更衣室。

贺明辉依然在出神:“我不是怕衣服飞,我是怕你飞……”大概是觉得自己有些失态,贺明辉终于清了清嗓子,扭头对着店主人不无自豪的说:“今夜,她是我的新娘……”

“哦!”店主人恍然大悟,“Chinese red, Chinese dress, Chinese bride……”店主人随即把驻店的裁缝师傅叫出来,张罗着再给张萌萌配朵相同质地的腕花。

在贺明辉的一再坚持下,两个人饿着肚子生生坐了近2个小时,才等到了最终修改成型的礼服。再次走进更衣室试穿的时候,店主人一边赞叹张萌萌的美丽,一边忍不住悄悄的说:“美丽的女士,请允许我透露一个秘密,那位先生说,今夜,你将是他的新娘……哦,我实在激动,实在忍不住,请原谅我……”店主人大概是怕张萌萌听不懂,说得极慢,又反反复复的念叨了好几遍。

张萌萌笑了,戴着腕花的手轻轻提着裙摆,微微翘着小指尖,略弯腰低头走出更衣室。谁说这一刻只有新娘激动不已,贺明辉觉得有那么一刻,自己的心跳都仿佛停止了,只看见红艳艳的张萌萌婀娜的朝自己走过来,满眼春色明媚,再装不下其他。

 

贺明辉也许是兴奋过了头,抓着张萌萌的手直奔教堂的婚姻注册处。一路张萌萌没有抱怨,轻轻揉着饿得有些发痛的胃,毫无怨言的随着贺明辉发疯。像电影里那样儿戏般听完一大堆听也听不懂的祝词和询问后,张萌萌随意的say了yes。等筋疲力尽的靠在贺明辉怀里坐倒在喷泉池的台阶上时,夜风凉凉,张萌萌裹了裹身上的灰呢大衣,抿了抿嘴说:“Henry,谢谢你……”

贺明辉什么也没说,悄悄的吻了下来,心里,某片一整个下午都澎湃不已的地方终于安静下来,静静的,润湿了一片……

可惜,好景不常。张萌萌的肚子不争气的咕咕抗议起来,贺明辉的肚子随即也跟着咕咕咕响个不停。抱着大笑了一会儿,张萌萌抹抹眼角笑出来的泪:“不行了,我连笑的力气也没有了,实在是饿……”

 

这大概是张萌萌认识贺明辉将近2年以来最疯狂也是最旖旎的一夜。以最快速度check in住进演艺公司一早就预订好的酒店后,贺明辉甚至没有等客房服务送餐的耐心,便急急的抱着张萌萌吻了下去。

这一夜的贺明辉是急切的,是癫狂的,是毫无保留的,更是不顾一切的。

 

等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透进来的时候,贺明辉依然沉沉的睡着,张萌萌却早早的醒来。

肚子有些饿,张萌萌裹上浴袍爬起来,草草的吃了些昨夜剩下的食物。离集合的时间尚早,张萌萌却再没有睡意,暖暖的冲了个澡,张萌萌对着镜子细细的化起妆来。虽然早上只是彩排,成为艺人一年多的张萌萌渐渐养成了任何时刻都不能在妆扮上有一丝松懈的职业素养。可是,握着眼线笔的手始终抖个不停,平时3、5秒钟便能画成的眼线,今天竟是花了一分钟有余,生生断成无数截不能连贯。

一开始张萌萌还以为自己昨夜过于荒唐,体力透支,或者酒有些过量。可是晃了晃清醒无比的脑袋 ,张萌萌觉得自己精力充沛神清气爽。要不就是病了?张萌萌又摸摸自己一点也不烫的额头。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张萌萌扭头看见甩脱在地上的红色旗袍,她一面微笑一面将旗袍捡起来,拍去灰尘,仔仔细细的叠好放在床头。然后,张萌萌发现腕花不见了,里里外外前前后后一通找,甚至趴在地上把床底摸了个遍,还是没能找到。

张萌萌开始感觉心慌,并且这份无着无落的莫名恐慌感一旦蔓延,很快就无边无际的包拢了她。张萌萌终于有些恍惚的明白自己双手颤抖的原因,大概太想要抓住,大概太害怕失去,就如同过山车冲上了最高点,便会止不住的直线滑落般,张萌萌毫无道理的感觉有些东西正在一点点的远离自己。也许,昨夜贺明辉也和自己一样恐慌,才会那么拼尽全力的疯狂,才会可笑的和自己手牵手演绎结婚的戏码。

一旦想通了,张萌萌反而镇定下来。她重又走回淋浴房,将发凉的身体泡暖,而后稳定情绪淡淡的上了妆,打开乖巧的小艾早早寄放在前台的行李箱,换上白色毛衣牛仔裤和机车皮衣。等一切收拾停当的时候,张萌萌扭头看看依然在睡梦中的贺明辉,微微皱着眉头,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张萌萌正想走过去揉散贺明辉眉头的愁云,悄悄的给一个早安吻时,门被轻轻的扣响了。

门外,小艾怯生生的站着,小意的问:“萌萌姐,好了没?时间差不多了……”

“等我一下,马上……”张萌萌顾不上叫醒贺明辉,拖着行李箱往外走,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竟然发现墙角安静的躺着一朵红色的蕾丝腕花,明明刚才找得那么辛苦,现在却好端端的出现在眼前。张萌萌弯腰捡起腕花,随意的塞进口袋,拉低贝雷帽,戴上雷朋镜,走出去。房门快要合上的时候,张萌萌的心头突然那么尖锐的疼了一下,虽然只是一瞬即逝,张萌萌还是隐约感到了内心深处的依恋和不舍。

“萌萌姐,快点,车已经在门口等着了……”小艾抢过行李,在身后催促着,“别舍不得啦,以后有的是时间啦……”

张萌萌轻笑出声,点头称是。等电梯的时候,张萌萌抬头从光亮的电梯门上目视自己,黑色皮质贝雷帽斜扣在红艳艳的短发上,蓝彩雷朋飞行员镜,白色高领毛衣,黑色机车铆钉皮夹克,瘦腿牛仔裤裹着纤长的腿,黑色高跟踝靴,黑色玫瑰金钉大机车包……张萌萌满意的点点头,走进电梯,走进去的一瞬间,她掏出手机看了看,仿佛感觉到了什么,又仿佛只是多心。这个时候的张萌萌还远未能像聪明的黄玲那般讲出一大堆的人生哲理,可是,张萌萌却隐约听到遥远的心海里,一轮潮水撞上岸边的岩石被激得粉碎,白色的浪花落在沙滩上,瞬间便被新一轮潮涌卷得干干净净……

 

这一刻,贺明辉依然在酣睡,睡梦中莫名有些惊慌,他伸手一勾,摸到了枕边整齐叠着的蕾丝旗袍。一把将旗袍裹进怀里,贺明辉再次安然睡去……

 

这一刻,一大堆人随张萌萌一起涌进电梯,谁也没注意到从张萌萌口袋里掉出来的一朵红色蕾丝花朵悄悄落在地上,尚有余温,还有有香气,却毫不留情的被紧随其后的无数只脚踩了个结结实实。未能生动鲜活的在空中绽放的花朵,瞬间沾满灰尘被死死压扁在地面上……


(第三卷完)

(未完待续)

 

下一章:合作


<欢迎到烦烦的文字世界坐坐: ● 飘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 摇一摇 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

  评论这张
 
阅读(3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