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摇一摇,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日志

 
 
关于我

有人说:你是个实实在在忙碌的人,却总爱大秀自己所谓悠哉的生活。 这个人是谁? 呵呵。是我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暗涌(第五十二章)  

2013-07-17 10:28:26|  分类: 暗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章:归家

第五十二章 抉择

贺明辉惊讶的望着王茜。他试想过很多种可能,他觉得王茜可能会和以往一样轻描淡写的默认,或者提出些什么要求做交换,甚至十足的准备王茜怨恨的哭倒在他怀里。可是,王茜只是冷冷的坐着,很理智很平静的拒绝了他的提议。拒绝?王茜居然会拒绝?这么多年,贺明辉的荒唐有一大半是王茜冷眼旁观纵容出来的,到头来,居然会被拒绝?

贺明辉想要将王茜从头到脚看个透,却愈发莫名无措起来。

“不用看了,再看也看不出名堂。”王茜手很稳,轻巧的抽出第二支烟。正在这时,有佣人送茶进来。王茜一直等到佣人退出去,气定神闲的捧起茶杯吹了吹茶叶,饮了口茶,这才悠悠说道,“再说一遍,我不是容不下你在外面养人,也不是容不下有人分享我的地位。贺氏少主有个三妻四妾,不是什么大事,我有这个心理准备。只是……这个人绝对不可以是张萌萌……”

“为什么?”

“她是个妖精……”

“这从何说起……你怎么跟老爷子一样偏见……老爷子是因为……”

王茜挥了挥手打断贺明辉:“连你的侄女婿都向着他,乱了常伦,还说不是妖精……”

贺明辉有些生气:“胡说八道。小报的编派你也相信。这次萌萌来美国我会好好和她谈谈,赶紧退出演艺圈……”

“哼……”王茜一声冷哼,随即闭着眼睛摇头:“我从来没有拒绝过你,这次,你就让着我吧……”

贺明辉没有听见过王茜这样的语调,一时心软,坐到王茜一边,放低了声音:“我们可以约法三章,怎么约定你说了算,三章不行五章十章……萌萌是不会计较这些的……“

王茜感觉到贺明辉伸出手来揽自己的肩,赶紧站起身躲开些:“我知道你贺少没有低过头认过错,可你越是委曲求全低眉顺目,我越是容不得她……”

“你到底要怎样……”贺明辉终于忍不住有些怒意。

“你要一个做妻子的承认自己的丈夫在外面有情人,还能这样理直气壮的要求……贺明辉,我真的有些佩服你!”

这样一句近乎有些凄惨的话,带着并不如何壮烈的情绪,轻飘飘的从王茜口里说出来,可是,却扎得贺明辉莫名有些心痛。贺明辉对王茜是有感情的,不同于浓烈的情欲,而是多年来细水长流的依赖。当一向冷淡,事事看起来都无所谓的王茜第一次带着些感情质问贺明辉的时候,贺明辉觉得自己的确是过分了。想了想,贺明辉觉得今天是无论如何不能在这个问题上讨论出结果来了,不由得长叹一声,岔开话题:“我的确是有些过分了……只是,难道换作别的女人,我就不过分了吗?”

王茜很肯定的点点头:“嗯。以前你遇到的任何一个女人,甚至十个女人,都可以,张萌萌不可以,以后如果出现像张萌萌一样的女人也不可以……”

贺明辉很莫名,还有些忍不住的好笑起来:“我是真不明白张萌萌怎么招惹你了,她只是个简单的孩子,她要的并不多,远没你多……”

王茜望一眼贺明辉,再没兴趣和他继续这个话题。

倒是贺明辉,被激起了好奇心,继续试探着问:“我答应你,除了萌萌,再不找其他女人,如何?”

王茜脸上的冷笑更是盛了几分,又带着几分自怜:“我是真的对你刮目相看了!不,应该说我对张萌萌的估计还不足,她在你心目中的地位比我想象得还要高,要我如何和她斗?”

“你何必要和她斗?你的地位,应该不屑与她斗才对。”贺明辉的神色从讨好到祈求再到愤怒,而后好奇,此刻居然瞥着眼睛看起来有些无赖。

王茜是真正觉得好笑,这份好笑里,又透着凉意。有些凛冽的寒意由头至脚将她淋了个遍,甚至毛孔发肤间都细细密密起了层鸡皮疙瘩,王茜顿时反感的说:“你当我是什么?你以为我看中的只是一个贺氏少奶奶?我堂堂王鹤年的独女,缺钱了还是少名了,要受着你这份侮辱!”边说,王茜再也忍不住心里的怨恨和失落,边扭转身大步向书房门口走去,“贺明辉,我错爱你!”

贺明辉直觉的站起身,长腿迈动,只三两步就追上了王茜。将王茜一把从身后揽入怀里,贺明辉的心里彻底酥软下来,脸靠到王茜脑后,低着声音说:“我又没说不爱你……分些爱而已……我承认我爱她多些,但我一样也爱你,更会爱我们将来的孩子……”

王茜在贺明辉怀里挣扎着,没有说话。

从走进书房开始就没有太认真的贺明辉,此刻终于抛却了所有的不羁与戏谑,凝重着神色极认真的说:“那个傻丫头要的只是疼爱,绝不会和你争。她不会介意与你分享的,肯定不会……”贺明辉停了停,不知道为什么,原本顺畅的逻辑在提到张萌萌的时候居然会卡壳,并且卡得贺明辉喉咙生疼,连声音都开始泛起涩意,但是贺明辉知道自己必须把这段话说完,不说出来,他可能真的会失去张萌萌,“而你,我一直以为要的是地位名誉,我以为你要很多很多,却从来不知道你还要爱。我真以为你从不曾爱我,所以一路以来才会那么大度。如果你要爱,我当然可以给,可以给很多。我从不曾说过我不喜欢你,你应该感觉得到我对你长久以来的依赖……只是,你和那个傻丫头比起来,明明稳操胜券,我不明白你还在担心什么?”

王茜的身体在贺明辉怀里微微颤抖,极冰凉的寒意从心底弥散进四肢,令手指脚底渐渐发麻,进而失去挣扎的力气。王茜终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在理智彻底崩溃前,她歇斯底里哭出了声:“你说得没错……正是因为我的爱不纯粹,所以我知道自己会输……你傻呀,要我怎么去和一个一点功利心也没有纯粹爱你的傻丫头争?她爱你,因为你是贺明辉,不是因为你贺少的身份!她的付出义无反顾,我的付出计较得失,怎么争……怎么争……”

贺明辉将王茜的无力到下坠的身体掰过来,紧紧拥进怀里。大手揉着王茜的长发,将王茜的脸深深埋进胸口。贺明辉觉得心下歉疚,可是歉疚之外,贺明辉的神经更多的是被王茜的话刺激着,摇撼着,有些六神无主。王茜的话明明清晰简单,却刺得贺明辉脑袋发疼,无法思考。由始至终他明明知道张萌萌的爱纯粹透明,毫无杂质,却总在找各种理由抗拒着怀疑着。当王茜声嘶力竭的喊出口时,贺明辉和张萌萌之间最后的那层朦胧隔着的薄纸被捅了个通透。

这一刻,明明张萌萌远在万里之外,却又近得仿佛钻进了贺明辉心底。贺明辉下意识的想要捂住心口,似乎这样张萌萌就再也飞不出他的掌心,再也逃不出他的心牢。可是,贺明辉手上加劲,揉到的确是王茜的发。贺明辉越发觉得愧疚,越发觉得对不起王茜。此时王茜饱含泪意和怨恨的冰凉身躯,对贺明辉来说却像烫手的山芋般,当王茜在自己怀里越来越滚烫,烫得贺明辉再也拢不住时,贺明辉有些犹豫的轻轻推开王茜,不敢看她的脸,只是视线有些茫然的越过王茜头顶,有些神魂出窍的说:“对不起……我已经对不起你了,我不能再对不起她……”

王茜的心里一直是抱着希望的,哪怕今天面临鱼死网破,非要一较高下的地步,王茜依然觉得自己的赢面多些。所有的情绪喷发没有一点作伪,王茜第一次在贺明辉面前彻头彻尾的做自己,彻头彻尾的讲出心里的恐惧,却也成了绝唱般的唯一一次。她一直担心会出现一个根本不在乎贺明辉的贺氏背景,只是爱上贺明辉这个人的女人出现,可她又看轻所有女子,觉得世间不会有这样纯粹的人。偏偏,张萌萌出现了,张萌萌出现的时候,王茜就有了警觉,甚至早早的就通过刻意让张萌萌看见自己和贺明辉亲热来试探。结果,意料之中,情理之外。王茜知道自己是斗不赢张萌萌的,可她又觉得贺明辉应该和自己是同一类人,同一类爱自己多些,爱得复杂又不纯粹的人。即使张萌萌不在乎贺氏,贺明辉在乎,只要贺明辉在乎,她就能赢。

想到这里,王茜的眼泪渐渐收了起来,有些凄凉的笑意极不协调的出现在泪意未干的脸上:“我是真的后悔,我为什么要逼你,为什么要把你逼到非做选择不可的程度,你明明一直在逃避做抉择……我更是没有想到,你居然爱她爱到可以放弃贺氏……”

王茜的话很突兀,逻辑又跳跃。可是,这两个面对面站着像失了魂发了疯般的人儿,却相视着会心一笑。

贺明辉的笑容有些惨淡,也有些无奈,他起手挠了挠头发,掩饰着过于波动的情绪:“我也以为自己放不下贺氏,谁知道这一刻却是彻底的松了口气。”似乎还怕自己的答案不够明确不够肯定,贺明辉急急的补充着,“回来前我这般那般的犹豫着,我以为自己一定能摆正你、摆正她、摆正所有人的位置和关系。我是多么的自以为是啊,自以为是到早已入了她的罗网却不自知。这样铺天盖地的爱,我要怎么逃?怎么避?你说得没错,是你今天逼我做的抉择,否则我还会一直犹豫一直逃避下去。当她和贺氏真正的被摆到天平两边时,却原来,贺氏如此不堪一击,你竟然早已溃不成军,只有她的爱光芒四射,我无处可遁。以前的我,曾几何时这样的喜欢站在阳光里?”贺明辉一句句的反问着,眼睛里有些模糊,“原来,我爱她爱到了这样不自知的程度……”

一直以来对张萌萌莫名的宠溺妥协退让终于找到了解释,可是,解释对贺明辉来说是那么的无足轻重。他一时间接受不了自己对张萌萌的感情,起码在他一向理智多过感情的头脑里,这一刻容不下那么多喷薄而出的感动。贺明辉伸出手臂,再次将王茜拢入怀中,有些喃喃的说:“不要走,留下来陪我……我怕,这个时候的我软弱到无法面对接下来的晚餐……”

“是啊……还有晚餐……”王茜的神志比贺明辉恢复得快,她知道贺明辉一直被他自己掩埋的感情和蒙蔽着,此刻这些成年累月压抑和积聚着的感情泛滥而出对,无论生理上或者心理上贺明辉都无法承受。王茜更明白情绪恍惚的贺明辉接下来还有一场硬仗要打。郑妈刚刚送他们到书房门口时说大少爷和少奶奶去了花市,晚上会回来吃饭。今晚,贺氏第一次最完整最盛大的家庭晚餐,贺明辉要如何去面对一整桌陌生的家人……

想到这里,王茜在贺明辉怀里低低的应道:“我留下来陪你。”

贺明辉用轻微到近乎听不清的语调说了声谢谢,便再也说不出任何的话,只是将王茜更深的嵌进怀里。

而这一刻,王茜在心底悄悄的说:我也只能保护你到这里,从你意识到你爱张萌萌爱得能割舍一切的那一刻开始,你再不是以前的贺明辉,你会受伤,很受伤。爱,从来都是一个令人受伤的过程……

(未完待续)


下一章:晚餐


<欢迎到烦烦的文字世界坐坐: ● 飘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 摇一摇 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

  评论这张
 
阅读(3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