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摇一摇,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日志

 
 
关于我

有人说:你是个实实在在忙碌的人,却总爱大秀自己所谓悠哉的生活。 这个人是谁? 呵呵。是我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暗涌(第四十四章)  

2013-06-25 11:02:53|  分类: 暗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章:酒会(一)

第四十四章 酒会 (二)

张萌萌不是第一次走红毯。虽然今天名为内部酒会,但张萌萌觉得这红毯的规模一点也不输大型颁奖晚会。为了明利影业的宣传和造势,同时又留有悬念,会场外的红毯仪式邀请了大批媒体,而正式的酒会又保持高度私密性,谢绝一切采访。

尽管早已不是第一次走红毯了,张萌萌挽着银灰色西装的舒乐,依然走得有些忐忑。这份忐忑并不是来自于这样规模的红毯仪式引起的紧张感,而是因为张萌萌所站的位置比较尴尬。走在最前面的毫无疑问是合并后明利的最大股东毛明夫妇,张萌萌挽着舒乐紧随其后,甚至排在了搭着利达星光大老板Louis臂弯的蓝玥前面,更不用说还在很后面牵着黎乐敏手的陶海濛了……

既然入了行,谁都想排在前位,谁都想光彩夺目夺人眼球,可是走在蓝玥前面的张萌萌越走越心虚。她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不可能在合并后的明利坐上一姐的位置,她今天走在红毯第二位是因为沾了舒乐的光,更确切来说,是沾了贺氏的光。可是,如果真的挽着贺明辉的胳膊,也许张萌萌更理直气壮一些,而现在,她总觉得背后有万千好奇又令人刺痛的目光,怀着各种猜忌的心思,注视着她。

张萌萌心不在焉的走着,目光里四下搜寻着Frank的身影。她坚信Frank的投资才是她在明利地位稳固的最大保证,即使昨天见到舒乐,知道贺氏参与了投资以后,张萌萌依旧固执的认为,贺氏的投资或许也是Frank提议的。人一旦有了先入为主的概念,根深蒂固以后便很难转过弯来。快要走到红毯尽头时,张萌萌终于忍不住问舒乐:“以后明利就只有三大股东?没别人了?”

“嗯?”舒乐轻轻拍拍勾在自己臂弯里的张萌萌的手,“据我所知没有了……”

“美国注资方就只有贺氏?”张萌萌不依不饶。

舒乐有些不懂了,张萌萌为什么一个劲的盯着投资这个话题。如此璀璨的灯光,如此华丽的红毯,挽着大美女张萌萌的舒乐心满意足,这个时候他大概愿意答应张萌萌任何的要求,可为什么会是这样莫名的问题,舒乐实在不知道张萌萌在想什么。

而张萌萌和舒乐亲密对话的一幕落在媒体的眼里,却完全变了味道。本来就十分好奇和意外的媒体,不约而同的将镜头聚焦在张萌萌的周围,事先做足功课的记者们当然知道张萌萌勾着的是贺氏代表的臂弯,在远没有弄清舒乐的真实身份之前,所有媒体不约而同的认为,张萌萌攀到了高枝,这个飞扬的新人,比郑宁儿还要会钻营,才一年的时间就爬到了飞扬一姐的位置,不对,不仅仅是飞扬,甚至隐隐有超越蓝玥,坐稳明利一姐位置的可能。想到这里,长枪短炮各种摄影器材更是马力十足的对准了即将走完红毯的张萌萌,闪光灯一时间此起彼伏。

 

红毯仪式结束后,除了几个极有耐心的还在期待酒会散场时有没有新闻可挖的狗仔依旧认真的在角落蹲点外,大多数媒体三三两两的散去。而这个时候,谁也没注意到,会场外的停车场角落里有一辆车刚刚熄火,一个穿着黑色绒面西装的高个男人推开车门走出来,长腿交错,只几步就避开了人群,沿着长廊朝会场后门走去。

 

敷衍着敬了几轮酒,2杯香槟落肚,张萌萌终于接受了一个事实,投资明利的是贺氏,她在飞扬的地位既不是因为她先天的美貌,也不是因为她后天的努力,更是和她猜想的美国伐木巨头毫无关系,由头至尾,她依附着的是贺氏。舒乐也好,贺明辉也好,似乎她已经和贺氏缠上了千丝万缕的关系,再也脱不开身。

为什么自己会这么排斥呢?张萌萌苦思不得其解,或者正如黄玲所说,张萌萌不善于思考也不怎么会思考,只有一些很蹊跷又极准的直觉。而这一刻,张萌萌的直觉就是,她和贺明辉之间原本平等的关系开始失衡,天平重重的倒向贺明辉,而她无论多么努力,只能是贺明辉手里的一只金丝雀,锦上添花有余。天知道她曾经那么义无反顾的爱着贺明辉,在他最困难的时候毫不犹豫的拿出所有家当,可笑啊,真可笑,一百万在贺氏这种大企业眼里算什么,她张萌萌笨拙的在贺明辉面前上演的雪中送炭的戏码有多么可笑?

 

舒乐有些不乐意了。走红毯时舒乐因为紧张因为得意,可以忽略张萌萌的走神,可是几轮酒敬完,原本应该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私密时间,张萌萌依然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令舒乐很挫败。

舒乐牵起张萌萌的手走向舞池,等张萌萌心事重重的陪舒乐跳完一支舞,舒乐终于有些沉不住气了。好在紧接着的是一支慢又悠扬的舞曲,舒乐压了压情绪,轻轻揽住张萌萌纤细的腰肢,往怀里带了几分,低声说:“你舞跳得不错。”

张萌萌敷衍的笑笑,并没有抗拒舒乐将自己更深的带进怀里:“我以前不会跳舞,都是这一年多练出来的。”

舒乐皱了皱眉。一年多的时间可以将僵硬的肢体练到如此舒展柔美,那得跳过多少场舞?揽过多少个男人?舒乐知道自己有些小心眼,在其他方面舒乐愿意改,愿意学着做个大度的男人,可是关于张萌萌,他实在有些放不开又放不下,他醋意十足容不下其他男人,可又无可奈何。他只能将这个美丽女子搂在怀里一时片刻,是啊……只有一时片刻……并且拘着礼仪,这个怀抱里还保留着些微礼貌的距离……这么悲哀的想着,舒乐的心里凉下来。走红毯时的得意和满足一点点的散去,舒乐望着近在咫尺的绝美容颜,终于忍不住动了动喉结说:“今夜,能不能至少留给我一个难忘的吻……”

张萌萌吃惊的看向舒乐。张萌萌知道这要求并不算过分,事实上当她挽着舒乐走在红毯第二位时,所有人都认定张萌萌今夜一定会与这位贺氏的青年才俊发生点什么。昏暗灯光下的曼舞拥吻算什么?更何况今天是禁止任何无关人员入场的私密派对,张萌萌不清楚场外是否还有为她和舒乐单独安排的更私密更夸张的包间,起码在场内,舒乐想要个吻不算特别过分。

即使明白自己的身份,理解舒乐的想法,张萌萌依然忍不住的有些怒意:“这……不太合适吧……”

“怎么不合适了……你总要给我留几分面子。我和你的关系,大概不用多久,甚至明天就会有八卦杂志大肆渲染。你答应做我女伴,挽着我走在红毯上的时候就该明白,那几分钟等于是默认了什么……”

张萌萌垂下眼睑,长长的睫毛扑闪着在秀气的脸庞上留下一片阴影。张萌萌没有反驳,随着音乐缓缓挪移着舞步,看似柔弱无骨的靠在舒乐怀里,其实略微躬着背保持着最后的距离。

“我当然不会做出格的事,不会对你有非份的要求……可是,我总不能就这样淡淡的搂着你跳几支舞就走人。我对你太冷淡了,只怕你今后在明利地位不保;我对你太热情而你对我置之不理,又让我情面何在……我……毕竟是贺氏在明利的投资执行人,毕竟是红红的未婚夫,我和你除了男欢女爱,还能是什么关系?”

是啊……还能是什么关系……张萌萌轻笑着,有些戏子身不由己的悲凉。可是……张萌萌抬起头:“舒乐,我们是什么关系?我是贺明辉的女友,你是贺小红的未婚夫,你说我们什么关系?”

舒乐一愣,他几乎把这层关系忘了。舒乐不自然的抽抽嘴,又有些担忧的望着张萌萌:“你和Henry……不会长久……他出了名的花心滥情,更何况……”舒乐抬眼望着张萌萌那双美得惊心动魄的眸,咽了口口水,终于把贺明辉有未婚妻的事实一起咽进了肚子里。舒乐真正为自己有些不甘,可是,他还是不忍心伤害张萌萌。

“……Henry说圣诞节带我回美国见家人……我不肯定我和他将来会不会在一起,起码,这个时候,我们不可以有任何的瓜葛……”

舒乐丧气的垂下头,内心底哀叹着,原来无论自己如何努力,终究是得不到。明明近在咫尺,却又咫尺天涯……舒乐有些后悔,他想起那些辅导张萌萌的日子,那些即使有贺小红在场,他依然一阵阵冲动想要吻下去的夜……可是,那些冲动都被舒乐克制住了。舒乐以为,抓住贺小红往上爬才能真正拥有张萌萌,结果如何呢?却冒出来一个贺明辉……并不是命运不公,而是舒乐不愿意冒着一无所有的风险义无反顾的去爱张萌萌,大概,内心底,除了张萌萌,财富和权力也是舒乐不愿意放手的……

舒乐和张萌萌各自怀着各自的心思,依然搂在一起轻曼热舞。在周围人看来,这对今夜最闪亮的才子佳人一直旁若无人的相拥着,似乎都快要将对方熔化在眼底,再不能分彼此。而只有张萌萌和舒乐知道,他们靠在一起的胸口隔着怎样一道世俗礼仪的鸿沟,以至于握在一起的手都始终冰凉,没能温热起来……

 

当毛明满意的望着角落里拥舞的张萌萌和舒乐,斟酌着明天的合作谈判会议的细节该怎么谈时,有服务生走过来说,有人在后门找他。毛明皱皱眉,问道:“有没有邀请函?”

“没有。”服务生躬着身答道。

毛明摆摆手:“不用理……”

“我们已经拒绝过他好几次了……可是他说一定要您亲自出去迎接……”

“笑话!好大的架子!我倒要看看是哪个阿猫阿狗上门来闹事!”毛明随着服务生大步穿过餐厅来到后门,远远的看见贺明辉挺拔高大的身影,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跋扈的神情僵在面颊上,哭笑不得。调整了下步伐,缓了缓情绪,毛明脚步生风,细碎又快速的走着,看起来走得极快,却又走了好久才走到贺明辉面前:“贺兄,这是哪阵风把您给吹来了,这种小酒会,我怕请不动您,所以压根儿就没敢请。”

服务生看着变脸比翻书还快的毛老板,一时间不能适应。等贺明辉将手里的羊绒大衣甩到他手里,服务生才反应过来,赶紧捧着衣服围巾去挂起来。

贺明辉轻笑一声,也不摆架子,跟着毛明往里走:“哪里哪里,我没有邀请函,只能厚着脸皮来后门讨一张……”

毛明有些尴尬:“您这是说哪里话,这种小投资随意派个代表来就成,哪里需要您亲自过来……”

贺明辉随意的看一眼毛明,有些漫不经心的说:“这个项目我的确没什么兴趣,我主要是来……看看萌萌……”贺明辉说这句话的时候,刚刚好脚步跨进会场大厅,似乎是有些宣布他与张萌萌关系的意味。可是,贺明辉说得又很轻,只堪堪站得极近的毛明一人听见。

毛明心里有些慌。他一直以为贺明辉不过是个小有名气的律师,当年那个离婚案毛明时贺律师这种小角色根本不在他眼里,甚至在最后和解的时候还不愿意支付和解费用。等到意外得知贺明辉的真实身份以后,毛明千方百计却再不能接近贺明辉。今天是毛明第一次真正接触这位曾经的贺氏太子爷,如今的贺氏二少。毛明已经十足放低身段,又打起十二分精神小意的陪着笑,可是,生意场上精明无比的毛明,却拿捏不准贺明辉到底要什么……

(未完待续)

 

下一章:酒会(三)


<欢迎到烦烦的文字世界坐坐: ● 飘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 摇一摇 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

  评论这张
 
阅读(8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