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摇一摇,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日志

 
 
关于我

有人说:你是个实实在在忙碌的人,却总爱大秀自己所谓悠哉的生活。 这个人是谁? 呵呵。是我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暗涌(第三十六章)  

2013-04-08 10:07:03|  分类: 暗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章:秘密

第三十六章 戏子

张千素从计程车里下来后,看到的就是陶海濛和张萌萌这么迎着江风一前一后的站着。都是相貌出众的美丽人儿,一个双手插在运动夹克口袋里,眯着眼睛望着江面出神,另一个拄着拐杖,盯着栏杆发呆。张千素望着眼前这副怎么看怎么别扭的场景,心里忍不住骂道:我把妹子交给你,你丫的怎么替我看的!

 

张千素挂完电话并没有直接冲出来,而是逮住树树问了下前因后果。听到迷幻药的时候,张千素心里一惊,惊惧过后,他并没有觉得陶海濛小题大做。张千素几乎是狠狠的揪起树树的衣领,一把将他扔进沙发:“你们都给我听好了,以后谁再让萌萌沾这些不干净的东西,我见一次斩一根手指!”话音未落,张千素推开门直直的走了出去。

树树和小京梁子对望着,有些无辜。既然两位好好先生今天都动了怒,从此以后,再也没人敢在张萌萌面前抽麻K粉吞云吐雾。

 

张千素走到张萌萌身后,脱下西装裹到她身上,柔声问:“冷不冷?”

张萌萌摇摇头,呶呶嘴指了指陶海濛。

张千素又走到陶海濛身后,二话没说,猛地勾起手指,一个毛栗狠狠的敲到陶海濛后脑勺上:“你怎么看的萌萌……”

夜风终于吹散了陶海濛心头的烦躁,他摸着被敲疼的脑袋扭回头,神色已如常:“我说了不要把这么艰巨的任务交给我……我……受不起!”

张千素笑笑,拍了拍陶海濛的肩,长长叹了口气,才轻轻的说:“谢谢。”

陶海濛听懂了张千素的那声谢谢,有些如释重负的舒了口气,伸了个懒腰,也不打招呼,转身就走。

“喂……你走了我们怎么办?”张千素一手揽住张萌萌的肩,一手插在裤兜。

“什么怎么办,关我什么事!”陶海濛扬扬手,头也不回。

“我说我们怎么回去?难道我半夜栏计程车送萌萌?不妥当吧……”

陶海濛一愣,随即回过身。深更半夜,张萌萌如果被司机认出来和一个陌生男人同行,的确不妥当。可是……陶海濛皱了皱眉,今夜他实在没心情当司机,更何况,许久没见的兄妹俩也许有些话要说,不是也许,是肯定有很多很多话要说。这么想着,陶海濛再次扬了扬胳膊:“你们自己看着办。”

张萌萌还在有些担忧的望着坐进车里的陶海濛,张千素一把拢住张萌萌的肩,抱了紧了些才说:“别理他,他经常发些小脾气,睡一夜就好了。”张千素扭过头望着张萌萌,“一会儿让你的Henry来接你,没问题吧……”

张萌萌点点头。

“那就好。我们……说会儿话。”张千素眼角带笑,眉间轻微的拧着,“好久没说话了。”

张萌萌笑了:“陶陶是不是喜欢小雅?”

“应该是……”

“很爱?”

“嗯。”

“很爱很爱?”

“……”张千素有些无奈的撇撇嘴,“你刚才为什么不问他……”

“我……不敢!陶陶今夜好凶……”

“不敢问他,就来烦我!”张千素宠溺的笑着,手从裤兜里掏出来,带着体温的余热,手指微微勾起,刮了刮张萌萌的鼻子。

张萌萌歪着头拱了拱鼻子:“你好说话嘛……从没见你生过气……对了,你为什么不开车?”

张千素一愣,头扭回去,眼神涣散的洒向江面:“我每天都要喝很多酒,不方便开车。”

张萌萌点点头,伸了伸脖子,靠在张千素的肩头。

“其实……小雅走了以后,我再没开过车……”

和陶海濛起伏的情绪正相反,张千素的声音很稳,提小雅的时候轻描淡写,丝毫没有波动。

张萌萌不知道这个时候该不该提张千雅,可是好奇心在胸口钻来钻去,堵得她发慌,忍不住的,她低声问:“陶陶说小雅吸毒……可你以前说过,是车祸……”张萌萌没敢深入的问,也不敢提死字,她只能断断续续的问着,战战兢兢,又小心翼翼。

张千素的眼睛有一刻是闭着的,长而直的睫毛不知道是因为风吹动的关系还是情绪的作用,轻微的抖动着。好一会儿,张千素才重又睁开眼:“她戒过两次毒,都没有断干净。我第三次送她去戒毒所的时候,她想要跳车,我一分神,被侧面开过来的车拦腰撞上……陶陶说得对,没有那场车祸,小雅也逃不过……所以……”

张千素没有所以下去。那声所以沿着江面,随着起伏的波浪,传得极远。

张萌萌再也没敢问下去。张萌萌终于发现,张千素不善于讲故事,甚至有些不太擅长表达。初初认识张千素的那个通宵,张千素明明说要讲个故事给张萌萌听,结果一整夜都没能说上几句话。后来有段时间分离,再见的时候张萌萌问张千素过得如何,张千素只回答了三个字,老样子。今夜又是这样,小雅的过去像个谜团般萦绕在张萌萌心头,她知道小雅身上一定发生过很多很多故事,小雅的身世像烟花般,虽然短暂,但无比灿烂过。可是这样的故事到了张千素嘴里,又只是索然无味的一两句带过,随后戛然而止。

张萌萌皱眉晃了晃身体,单足着地站得有些累。

张千素很快感觉到张萌萌累了,他转回头看了看,向后退开半步坐到半截石凳上,然后伸出双臂揽住张萌萌的腰肢,轻轻将她抱到腿上。张萌萌重重的坐下去,裹着石膏的腿架到突出的石块上,这才轻松下来。身体松下来的一刻,张萌萌弯起眼睛亮晶晶的笑意绽开,一手勾住张千素的脖子,说道:“真不知道你平时是怎么工作的,这么不爱说话。”

“我不爱说话吗?”张千素浅笑着。

“嗯……说话越来越不利落了。我总以为你应该能言善辩花言巧语……”张萌萌起一手,食指尖尖,戳向张千素的鼻子。

张千素伸出手握住张萌萌的手指,进而攒住张萌萌的的整个小手,包进掌心:“甜言蜜语我会……只不过,熟人面前我反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张萌萌的心小小的漏跳了一拍。她抬眼看看张千素,总觉得张千素一颦一笑间有些说不出的韵味,只三言两语,却将千言万语化作情绪,融进眉眼间,一举手一投足,抑扬顿挫,像极了唱戏的。张萌萌捂嘴轻笑:“素素,有时候真觉得你像个戏子……”

“好像是有人这么形容过我。”

“谁?”

张千素抬头想了想:“蓝玥吧。她第一次见我就说过,说我举手投足间,腔韵十足,不去唱戏真是可惜了……”

“嘿嘿……”张萌萌咧开嘴笑出声。她一直觉得张千素身上有些戏剧化的效果是因为过于精致夸张的衣着打扮,可是今夜穿着简单黑衬衣的张千素,坐在江边,精心梳理的发型早已被风吹乱,他随意的与张萌萌说些不相干的家常,可依然掩不住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一种无法辨识的气质。仿佛身周一草一木,一丝风一缕烟,经过张千素身边都会被他感染,生出鲜活生动的气息。张萌萌摇摇头,觉得自己看张千素看得有些入迷。

“我不是戏子,丫头,你现在才是真正的戏子。”

“我才不是呢。”张萌萌不安的扭动了下身子。

张千素侧头,看看眼前的张萌萌,风吹动她一侧的长刘海,细发飞扬,黑发间一丝丝夹杂的红色,在路灯下闪着光。张千素忍不住起手揉揉张萌萌的头发:“其实,你是,我也是。人生一场戏,谁都是戏子……”

张萌萌顿了顿,没有出声。的确,入了演艺圈的张萌萌才是戏子,真正的戏子,身不由主。想要和张千素说说话,都只能在这样幽暗僻静的江边,风吹的身上有些冷,还好,心还温暖。张萌萌歪过头,靠近张千素肩头:“公司建议我配合新歌,换个新形象。”

“好啊……”张千素毫不犹豫的答道。

张萌萌起手摸摸自己的长刘海,蹙眉道:“我的头发会剪得很短, 非常短……”

“什么样的你,都是可爱的。”

“嗯……你说染个红色好不好?”

“好啊!我想红色应该很衬你。不过,什么样的你都是可爱的。”张千素边说边微微侧过身,从口袋里摸出一个人形卡片递到张萌萌手里:“你看!为了这个,我可没少喝那个什么果汁。有时候我看着你这个形象就在想,丫头最近好不好,有没有累着……”

张萌萌心下感动,不自然的抓过张千素手里的小卡片,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这是张粉色裙子的Q般小张萌萌,半月形的大眼睛和张萌萌招牌式的笑容画得极生动。张萌萌刚想将卡片还给张千素,一阵风吹来,小卡片随风而去。张萌萌想要伸手去抓,卡片飞得极高,一眨眼,划着一道道无规律的弧线,朝着江心飞去。张萌萌有些不好意思,抱歉的说:“改天我拿一整套给你。”

“没事。”张千素紧了紧揽在张萌萌腰里的胳膊,将张萌萌往上提了提,“你有时间多陪我说说话,多让我抱抱,比什么都好……”

“素素……”

“嗯?”

“等我再赚些钱,你换个行业重新开始,好不好……”

“今天不谈这些……”

“真的,好不好嘛。”张萌萌勾着张千素的脖子,极认真的说,“素素哥哥,小雅不在了,我就是你唯一的亲人,为了我,你得好好的活,再别在那条死胡同里走到黑了,好不好?”

张千素有些动容,抿了抿嘴,极轻微的点了点头:“丫头,听哥一句,和Henry好好过日子。他是个实实在在能过日子的男人。”

“为什么和他能实实在在过日子?”张萌萌不解的问。

“他有根基,一步一个脚印踩得极稳。人要现实点才好,我这种没根的萍,到哪里都是一个飘字。”

张千素的声音很好听,尤其张千素说话的时候,句子往往不长,却抑扬顿挫的连在一起,莫名的有些律动之美。张萌萌歪着脖子看看张千素,这个像画儿一般的男人,其实五官并不华丽,比起陶海濛的杏眼高鼻尖瘦下巴,张千素的狭长桃花眼薄唇平下巴要略微逊色几分。就是这样一张帅气的脸上,眉间隐约的皱褶里总有那么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忧郁,可这丝忧郁又被张千素举手投足间沉甸甸的风雅四平八稳的震住。张千素是雅致的,却不过分精致,刚刚好有那么些风韵,似乎还有些底蕴。

张萌萌一声不吭的细细打量着张千素,看得张千素竟然脸色微微泛红有些不自然起来。张千素推起张萌萌,自己跟着站起身甩一甩被张萌萌坐麻的腿:“丫头,给Henry打电话吧。”

“干嘛?”

“来接你呀。”

“哦,好……”

 

直至深夜此时此分,风才将厚重的云层吹开。半轮弯月从云间羞涩的探出头,洒下浅银色的淡淡光泽。深沉的夜里,不见星星。张千素靠在栏杆边,望着贺明辉开着车载着张萌萌远去,红色的车尾灯在夜色里划出长长的暗红色弧线。

风卷动张千素的衬衣角。张千素拢了拢依然还带着些微张萌萌体温的西装外套,从口袋里掏出钱包,又从钱包的暗袋里摸出一张折叠得极小的百元大钞。张千素展开百元纸币,盯着上面两排娟秀的字,看了好一会儿才轻轻念道:“此生若能得幸福安稳,谁又愿颠沛流离?”……

是啊,此生若能得幸福安稳,谁又愿颠沛流离呢?

(第二卷完 × 未完待续)


下一章:红毯


<欢迎到烦烦的文字世界坐坐: ● 飘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 摇一摇 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

  评论这张
 
阅读(3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