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摇一摇,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日志

 
 
关于我

有人说:你是个实实在在忙碌的人,却总爱大秀自己所谓悠哉的生活。 这个人是谁? 呵呵。是我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暗涌(第十九章)  

2013-03-05 12:59:30|  分类: 暗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章:派对

 

第十九章 艺名

张萌萌推开门的时候,里面已经坐了好多人。陶海濛紧跟在她身后,再次一把勾住她朝角落走去。

张萌萌扭头问:“不介绍我认识吗?”

“很多我也不太认识,没必要一一打招呼。一会儿谁过来打招呼我介绍你认识就是了。”坐下的时候,陶海濛大兜裤上挂着的装饰银链,叮叮当当的敲着口袋上的铆钉装饰。

张萌萌眯起眼睛打量了下陶海濛在闪烁灯光下泛着暗紫的头发,刚想要说话,突然包间的门被推开,领班带着一队人鱼贯而入。队伍并不连贯流畅,10几个人或拘谨或松弛,神态各异的走进来,等走到蓝玥面前时,虽然并不整齐划一,但前后相差无几的依次单膝跪地,带着各种丰富表情望向蓝玥……

这是什么情况?张萌萌有些懵。目光朝蓝玥移过去,没想到蓝玥略微的扫了眼,并没有仔细看,头却朝张萌萌这边扭过来:“陶陶,要不要给你的小师妹开开荤?”

陶海濛佯装微怒的摇了摇头:“有我在,撤了吧……”话音未落,头一转,手臂紧了紧将张萌萌勾得更近一些,另一只手抬起来轻捏住张萌萌的下巴,在张萌萌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以前,快速的吻了下去。

蓝玥淡淡的笑笑,手抬起来想要招呼领班让这些人散了,还未挥出去,门再次被推开,一个清瘦的男人略低着头走进来:“抱歉,我来迟了。”

 

张萌萌是真的晕了。那些衣着各种鲜亮的美色男子躬身单膝跪成一长排的场景,深深的撼动着张萌萌原本大条粗糙的神经。还神魂未定,陶海濛的唇突然压了上来,冰冰凉的在她的唇上印了下,蜻蜓点水的离开,离开的时候,陶海濛微微偏头,错开些俯到张萌萌耳边轻声说:“为吻戏热热身,练习下,不介意吧。”

张萌萌轻微的晃了晃脑袋。她不是保守的人,更不是初出茅庐的傻丫头。还在学校的时候,她都没有害怕过单独面对有企图的Frank,何况在今天庆功派对人那么多那么热闹的地方。张萌萌甚至友好的冲陶海濛笑笑,就当刚才完全是个礼节吻。事实上,陶海濛也的确吻得很礼貌,只略微沾了沾就离开了,唇印得很规矩,手更规矩。

 

而这一幕落在刚刚走进来的张千素眼里,却完全不是礼节吻那么简单了。张千素捏了捏拳头压下怒意,微笑着询问的看了眼蓝玥,然后目光轻描淡写的扫过张萌萌。

只是那么一眼,蓝玥笑了:“既然素素来了,就留下吧。我介绍你们认识,张萌萌……”

张萌萌听见蓝玥叫自己的名字,才有些恍惚的扭过头,刚抬眼,只见一个熟得不能再熟的瘦长身影朝自己走过来,走到自己面前微微躬身,单膝跪下来:“我叫素素……”这位黑色瘦腿西裤黑色暗压花纹修身西装雪白衬衣还系根黑色细领带的帅气男子,落落大方,轻轻松松的单腿着地,双手捧住张萌萌的手,“想喝点什么?我帮你调……”

张萌萌有些受不起,她心里急着想要把张千素拉起来。可是她那副脸微微涨红,手足无措的样子落在蓝玥眼里,则被误认为是再正常不过的受宠若惊的表情。蓝玥淡淡的笑笑,挥一挥手让身前的队伍散去。今夜,或许真是个非常有意思的夜。蓝玥从身前玻璃茶几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支烟,修长的手指刚刚夹住,领班赶紧躬身点烟:“您看,今晚点些什么酒……”

蓝玥笑了,不知道为什么,她今夜的心情特别好,感觉室内的温度有些高,她脱下厚重温暖的大衣,露出纤长的脖子。大深V领灯笼长袖的深蓝色曳地长裙,将蓝玥宽而平的肩,细而软的腰衬托得恰到好处。她起手吸一口烟,墨蓝色的指甲轻轻划过酒单:“随便吧,越多越好……”

再深吸一口烟,淡淡的烟圈吐出来的时候,蓝玥优雅的架起二郎腿,小腿紧紧的靠在一起,长裙曳地,前端略微抬起,露出黑色闪亮的鞋尖,轻轻在空中摇着。她扭回头看见张千素已经毫无痕迹的挤开陶海濛,坐到了张萌萌身边,不禁莞尔一笑。她朝面色有些尴尬,坐立略略不安的陶海濛招招手:“过来坐,一会儿乐敏就到。”

陶海濛顺势站起朝蓝玥走去。

这时,门再次被推开,侍应生将大量的酒瓶,杯子,果盘,零食依次堆到桌面上。瞬间,调酒的,倒酒的,喝酒的,抢酒的,乱成一片。音乐四起,灯光乱舞。深沉的夜,刚刚被点燃。

 

张千素拥着张萌萌,埋进更深的角落。

从走进包间见到张萌萌的那刻起,张千素就察觉到张萌萌的格格不入。这群华服艳妆、肆意纵情的各色男女中间,坐着这样一个穿高领毛衣薄棉夹克的安静女孩,她被陶海濛亲昵的勾着,神情却并不如何亲密的公式化的微笑着。张千素觉得自己仿佛是来解救张萌萌于水火的骑士,可是呢?又似乎是带着她走向更深堕落的黑暗骑士。

张千素有些好奇的揽着张萌萌,四周嘈杂,他不得不低着头,嘴快要贴到张萌萌的耳朵上,才能勉强交谈。不过他并没有急于询问张萌萌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会突然出现在这个场合,坐在这样一堆人中间。今夜,他不是张萌萌的哥哥或者朋友,他在工作。所谓工作,就是不得不谦卑,不得不聆听。以往张千素并不喜欢倾听,当那些聒噪的中年女人用变形的身材腻在他身畔讲些无聊闲话的时候,他常常要分神想些美好的事情,间或真真假假的笑。可是这一刻,他愿意听,他听张萌萌细且琐碎的说着这半年里发生的事情,大到代言签约,小到弄堂口水果摊上的提子最近又涨价了。

张千素微笑倾听,偶尔宠溺的摸摸张萌萌的头发,心想,这丫头的发质还是那么好,只是原来清爽的发型,如今怎么修成了这副模样,这副有些微妩媚的模样。

张千素已经记不太清初见张萌萌的样子,隐约是痞里痞气的牛仔衣,没什么女人样。正要轻笑自己的记忆,某个身影鲜亮的闪进脑海,没有衣袂飘飘,没有长发翻飞,只是随意的蹲在街沿,半歪着脑袋微笑。张千素觉得,这大概是张萌萌留给他最深刻的印象,不是最初,甚似最初。而其他的,记不记得住都无关紧要。

 

张萌萌洋洋洒洒又絮絮叨叨的讲着。直讲得口干舌燥,一杯又一杯的喝着。等讲累了也喝晕了,她抬眼看看微笑望着自己的张千素,问道:“你呢?素素你这半年过得怎么样?”

“我?”张千素轻轻弹一下修得整齐圆润的指甲,“老样子。”

三个字,老样子,囊括了张千素这几个月来所有的生活。从苦守何筱莉到初初离开时的潦倒,再到重新入行恢复原本的生活。如果真要细细道来,波折的、坎坷的、心酸的、迷茫的,似乎再多的形容词都不足以概括张千素这几个月或者说17岁以来复杂的生活。张千素长得秀气偏中性,可再漂亮的外表依然掩盖不了他内心底简单直接的男人心,所以纵有千言万语,出口不过老样子三个字。

张千素再看一眼喝得醉眼微眯的张萌萌,他没有阻止张萌萌伸出去继续探酒杯的手,而是体贴的将酒杯挪得更近了些。理智上,他告诉自己,今夜每多喝一瓶酒,他就会多一点收入。可是,他也许并不知道,自己的潜意识里大男子主义在发挥着作用,他坚信有自己在,张萌萌喝醉又如何,即使天塌下来又如何?这番自信隐隐约约在心头,张千素或许意识到了,但是更多的自卑和无奈在一刻间抬头。他低微的轻叹着,手里略微用劲将张萌萌有些绵软下滑的身体抱紧。

“素素……能不能,别干这行了……”张萌萌的眼睛已经有些惺忪。张萌萌知道自己贪杯,但是今夜之所以能如此放心大胆的喝,是因为有张千素在身边。她恣意纵情,遍尝各种颜色各种味道的酒,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大概是贺明辉太忙,而黄玲又在焦头烂额的找工作,独留下一帆风顺的自己孤苦无依。一帆风顺为什么会和孤单这样的词并排出现在自己身上,张萌萌想不明白,聪明的黄玲不在,好多事情她都想不明白。而她现在最想不明白的就是眼前的张千素。

“谈何容易。”张千素浅浅的饮一口,放下杯子。

“我很快就赚大钱了……到时候给你,你试着做做小生意?”

“我怎么能让你养!”

“为什么不能?”

“那和花其他女人的钱有什么区别……”张千素很随意的说着,等话出口又有些后悔。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今夜的职业水准降低了那么多?一降再降,降得都快不知道如何讨好女人了。

张萌萌嘟起嘴,一副不太满意的表情。大概是酒有些多,思维有些慢,她没有被张千素的话伤到,反而理直气壮的说:“我又不要你做什么!我是你妹子,养你怎么了……”

张千素眼眶有些热,他抓起酒杯急急的饮了一口,岔开话题说:“萌萌,咱能不能不要进这演艺圈?”

“怎么了?”

“好好和贺明辉过日子,做做杂志社的小编辑挺好。哥自己能养活自己。”

张萌萌有些不明白,张千素的生活和她进不进娱乐圈有什么关系。即使做小编辑,只要张千素需要,她省吃俭用也会接济张千素。更何况如今春风得意的她,没有理由拒绝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张萌萌晃晃脑袋:“素素,你难道不愿意我站在高高的舞台上吗?”

“没什么愿不愿意,关键是值不值得。丫头,你觉得用所有去换那几分钟的荣光,值么?”

张萌萌不明白张千素说的所有是什么,只是仰头憧憬一下星光舞台的万人场景,想象着那些令人热血沸腾的掌声欢呼声,张萌萌突然就觉得激动了。哪个女孩没有明星梦?张萌萌当然也不例外,所以她很肯定的点头:“值!”

张千素再没有提什么反对意见,只是很突兀的说:“艺名取了没?”

“什么艺名?”

“总要有个顺口又好听的名字,当然,张萌萌本来就不错,英文名取了没?”

“没有,你给取一个?”张萌萌皱着眉。

“Aliena,好不好?”

“Aliena?怪怪的,有些拗口呢……不过很好听……”张萌萌模模糊糊的答道,随即又喃喃的念了几遍,终于展开灿烂笑颜,“真的很好听呢!我喜欢~~谁的名字?”

“……我妹妹……”

“我知道是我的名字。”

“不是你,是小雅的名字……”

“小雅?”张萌萌有些半醒,略微坐直了快要从张千素怀里滑出去的身子,“你妹妹叫张小雅?”

“张千雅……”张千素刚想要再说些什么,眼前突然出现一只涂着墨蓝色指甲油带着珍珠手链的手。张千素抬起头,看见蓝玥站在身前,微微扭动腰肢,长裙在空中轻柔的旋出一朵含苞待放的花。张千素赶紧低头对张萌萌说,“我陪蓝姐跳支舞去……”随即站起身抱歉的笑笑,轻轻牵起蓝玥的手。张千素在心里叹息,今夜自己和张萌萌过于旁若无人了,居然连蓝玥走到面前都不知道。

 

蓝玥微微搭着张千素的肩,轻笑低语:“怎么了?飞扬的女人个个了不得,是不是?”

张千素微涩着摇摇头。蓝玥提到飞扬,甚至隐晦的提到何筱莉,他都觉得已经没那么痛了。紧了紧胳膊揽过蓝玥连续转了几个圈,蓝玥的裙摆如同带着星光的大花朵,飘荡在场地的正中间。

“蓝姐,别胡猜,萌萌是我妹妹……”

“我只知道小雅,不知道你还有第二个妹妹……这些敷衍功夫就不要来污我的眼睛了。”

“蓝姐,真是我妹妹,很久以前认的干妹妹,我们投缘……”

舞曲还在悠扬着,蓝玥的裙摆还在飘着,蓝玥的心却咯噔了一下。这个张萌萌到底是谁?美乐的代言人,飞扬的新人,张千素的妹妹……还有呢?还有什么身份?蓝玥忍不住眼角余光瞟向因为微醺斜斜倒在沙发里的张萌萌,正想细细观察,张千素的声音再次从头顶飘落:“蓝姐,我求你件事……”

蓝玥收回目光,抬头看看郑重其事的张千素。张千素在行内的名声一直很好,除了为当年的小雅欠债求情。小雅死后,他再没有欠过谁的情或债。他甚至从来没有因为何筱莉的事求过谁帮忙。是什么事需要他那么郑重的求情呢?蓝玥没有急着答应,轻声说:“你说说看……”

“我妹妹……她不太懂事,既然入了行,还麻烦你多照应……”

蓝玥一惊,本想敷衍的拒绝,可是再望一眼张千素平和目光里透着的担忧,隐隐想起小雅的死,不禁微微皱起眉头,沉默了很久才认真的点了点头:“我答应你!”

(未完待续)


下一章:醉酒


<欢迎到烦烦的文字世界坐坐: ● 飘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 摇一摇 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

  评论这张
 
阅读(3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