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摇一摇,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日志

 
 
关于我

有人说:你是个实实在在忙碌的人,却总爱大秀自己所谓悠哉的生活。 这个人是谁? 呵呵。是我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暗涌(第二十八章)  

2013-03-25 12:06:28|  分类: 暗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章: 背景

第二十八章 节奏

陶海濛揉了揉被撞得酸痛的面颊,有些无奈的放开张萌萌,走到电子琴前动了动手指,弹了一小段。张萌萌走到架子鼓边的凳子上坐下,安静的听着。

轻轻咳了两声,陶海濛重新开始弹奏,明快的前奏推进,然后低低唱了一段。

“就一段?”张萌萌问。

“后面是大段的说唱,吉他贝司架子鼓都不在,我干巴巴的唱着没劲。”陶海濛搓了搓鼻子,“还有首新曲子,慢歌,刚写了一点……”

张萌萌皱起眉:“还没写完的就不听了,免得我瞎评论打扰你思路。这首rap感觉不错呢!”

“那这样……你试着跟着我的节奏敲鼓,我再来一段。”

“敲鼓?我不会啊……”

“没让你敲那么复杂,敲一个就行,给我打打节奏,找点感觉……我记得你节奏和音准都还不错。”

“哦!”张萌萌低头找到鼓槌,随着陶海濛的节奏,试着敲了两下。

“嗯,可以,倍速行吗?”

“倍速?”

“就是你敲一下的时间里均匀的敲两下,提一倍速度。”

“行,我试试……”张萌萌试着加速。

陶海濛满意的点点头,重新开始弹奏,唱了一段停下来,在张萌萌清晰的鼓点里又念了一段。还没完全唱完,陶海濛有些惊讶的抬起头,看着张萌萌:“你……还能再提一倍速吗?”

“哦……”张萌萌二话没说,又开始加速。

陶海濛震惊了,鼓点极清晰又稳定的加了一倍速。陶海濛试着弹了一段,张萌萌的节奏很快和了上来,又稳又准。

“还能再提一倍吗?”

张萌萌的脸有些涨红:“那不行,要乱套了……”

“试试看呢?”

张萌萌点点头,用足力气单手敲着,刚敲了几下,节奏乱了。她很不好意思的抬头望向陶海濛,有些微喘的说:“手太酸,敲不来……”

“两只手试试看……”

“两只手?我不会呢,不协调你别笑啊……”

“没关系,就当玩嘛……”

“好。”张萌萌甩了甩胳膊,两手开始匀速敲起来。鼓敲得并没有什么美感,没有附点没有高低层次,只是非常匀速的敲着,速度很稳的提了起来……

陶海濛很吃惊的望着额头上有些冒汗的张萌萌:“你以前学过敲鼓?”

“没有啊……”张萌萌停下来抬起头,“小学时参加过少先队的军乐队,敲过小鼓算不算……”

“这个……”陶海濛倒吸一口冷气,“应该不算……不过,那个节奏你还记得吗?敲来听听。”

“当然记得!”张萌萌得意的笑笑,随即流畅的敲了一段。

有快慢有节奏有附点,十六分和三十二分节奏干净利落。陶海濛像发现了新大陆般,突然问:“我给你写首曲子好不好?”

“曲子?”张萌萌放下鼓槌,疑惑的看着陶海濛。

“你去把刘姐叫来,我有话和她说……”

“干嘛?”张萌萌一面问着,一面站起身推门走出去。

“给你推单曲……”

“啊?真的?”张萌萌扭回身探出头,“真的!?”

“快去叫刘姐,这事儿我一个人做不了主!”

“哦!”张萌萌终于反应过来,撒开细长的腿飞奔出去。

陶海濛望着张萌萌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某个单薄瘦弱的女子,背着贝司,画着浓重的烟熏妆,鲜艳的红唇,墨色的指甲,站在麦克风前冲着他笑;然后仿佛又看见那个女子瞬间换上了白T恤破洞牛仔裤,靠在墙角抽烟;再然后看见她穿着碎花棉布裙子,逆着夕阳一步步在风中走……而所有这些画面最终被一张俊秀而冷冰冰的男人脸所粉碎……

 

陶海濛有些恍惚。刘梅这时候随着张萌萌走进音乐室:“Tony,你找我?”

“嗯……”陶海濛醒过来,“我想给小师妹写首曲子。”

刘梅有些为难的甩了甩马尾:“公司……暂时还没有给萌萌出唱片的计划……你还是专心演唱会和新专辑吧……”

“时间我能挤出来。”

“这……”刘梅扭头看向站在自己身边的张萌萌,眼睛里亮晶晶的闪烁着期待,一脸急切又憧憬的表情。刘梅最见不得张萌萌这副样子,蹙眉道,“萌萌,说真心话,你的试音很糟糕,唱歌太平淡,没有感觉。以前宁儿虽然走音,但是胜在有感情……”

张萌萌低下头。公司迟迟没有出唱片计划,张萌萌一点怨言也没有。她从小文艺方面就不行,除了能写文章,其他唱歌跳舞跟木头人一样,所以她一直觉得自己和音乐是绝缘的。想了想,张萌萌轻声说:“陶陶,你别为难刘姐了,我唱歌……确实难听……”

“刘姐——”陶海濛打断道,“小师妹唱歌的确过于四平八稳,所以我不打算让她走慢歌抒情路线。我刚才听了听她敲鼓,节奏感非常好,确切来说好得都可以用天赋来形容了。这样的节奏感,加上以前试音我就发现她音极准,唱快歌肯定没问题。先推个明快节奏的单曲试试……以后走R&B路线也不是不可以……”

刘梅愣住了。这傻丫头还能走R&B音乐路?刘梅极不置信的看看陶海濛又看看张萌萌,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刘姐,要不我自己找莉莉姐说去……”陶海濛迈开腿打算去推门。

“不不不……”刘梅习惯性的推一推眼镜,“这样吧,曲子你先做着,让萌萌好好练练,到时候我们再试次音,好不好?如果效果好,推单曲自然没问题……”

“行!”陶海濛极有信心的一口答应。

张萌萌有些傻眼,怎么自己的发展就这么被莫名的推到了赌桌上。赌还是不赌呢?当然赌!一无所有的张萌萌除了刻苦搏出位以外,似乎并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而且,陶海濛说自己行,自己还能不行吗?想到这里,似乎被遗忘在一边的张萌萌突然插话道:“我会努力的!”

陶海濛笑了,笑张萌萌的突兀;刘梅也笑了,笑张萌萌的傻气;张萌萌跟着也笑了,虽然她不知道陶海濛和刘梅在笑什么,总之,这是一件好事,值得庆幸的好事!

 

刘梅走出去以后,陶海濛很郑重的交代张萌萌:“机会我帮你争取了,争不争气,还得靠你自己。唱快歌我对你有信心,但是……”

“但是什么?”张萌萌看见陶海濛很犹豫的上下打量着自己,忍不住顺着陶海濛的目光低头看看自己,却并没有看出异样,只看见极普通的靛蓝牛仔裤和穿得有些脏的红色帆布鞋。

“我没记错的话,你肢体很不协调,跳舞是件麻烦事,快歌一定要会跳舞,你干巴巴站着唱,我想莉莉姐绝对没兴趣把钱扔水里……”

张萌萌的鼻子皱了皱:“我每天都有练舞蹈,大不了我再多练练。等曲子出来,我让Sam给我排一段试试……”

“也好!”陶海濛有些心虚的挠挠头,想起张萌萌曾经糟糕得近乎提线娃娃般死气沉沉毫无美感又极不协调的动作,有些担心更有些后悔。正打算回身练新歌去,目光扫过架子鼓,突然灵机一动,“小师妹,练好舞蹈,你每天晚上还能挤2个小时出来吗?”

“可以啊……”

“晚上乐队会和我一起练曲子,你来听听。”

“好啊?每天都来?打扰你们吗?”

“不打扰,我想让你跟小京学学架子鼓,肯定派得上用场。”

“哦……”张萌萌低低的应着,随即又问,“学电吉他是不是更好一点?或者那个什么低音贝司?看起来很帅啊,还能自弹自唱……”

“不许学!就学架子鼓!”陶海濛近乎粗暴的打断。

张萌萌再次皱起鼻子:“不学就不学嘛,这么凶……那我晚上再来,先去练舞了……”

陶海濛看着张萌萌的背影,彷徨着。他不知道自己突然的冲动是对还是错。当年和小雅一起练歌的情形清晰的映入眼帘,而眼前走出去的张萌萌,是张千素的又一个妹妹,又一个即将要被他带进音乐领域的妹妹。张萌萌没有张千雅那么磁性迷人的嗓音,没有张千雅那么灵巧弹奏的手指,更没有张千雅在音乐上的那些天赋和灵性……不知道为什么,陶海濛很自然的把张萌萌和小雅做着比较,并且两个身影渐渐交叠在一起,令陶海濛莫名的有些悔意……

 

张萌萌走进更衣室换衣服前,给贺明辉打了个电话。她有些抱歉的在电话里和贺明辉说,公司有新的唱片计划,舞蹈练习时间要加长,晚上还要练鼓。

贺明辉在电话里明显的迟疑着,没有明确的出言反对,但是沉默的表示着不满。

“Henry……我接下来会很忙,下个月要开拍新广告了,如果再出唱片的话,我在家里的时间可能更少……你,不会怪我吧……”

“你签约的时候我就有心理准备。”

“嗯……我答应过你,所有工作都会向你汇报,如果真的太忙了,我会推掉一些……不过我现在是新人,通告很少,不太适合摆架子……”

“……我明白……”贺明辉停了停,岔开话题,“Frank下个月到上海,说有时间的话想会会小朋友,你如果太忙,我就替你推了吧……”

“Frank!”张萌萌眼睛一亮,有些兴奋的说,“他什么时候到?不要推,我能抽出时间来……”

挂完电话,张萌萌脸上笑眯眯的。如果说之前公司流传的投资谣言张萌萌不曾相信或者说只是隐约怀疑,那么这一刻,她开始相信,投资人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Frank。呵呵,想到那个鼻头红红一脸慈祥笑意的老头,张萌萌的心情越发的好起来。

贺明辉挂上电话,心情却极不好。一方面张萌萌的工作量越来越多,两人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让贺明辉觉得非常不快,另一方面和美乐的谈判极为不顺利。更糟糕的是,合伙人关一彦年纪大了,身体不太好,想要退股,事务所最近的几个案子都不太顺利,加上王茜回美国了帐务有些混乱没人理,事务所里一片混乱……

贺明辉惆怅的仰起头,半趟在皮椅里对着天花板发呆,他甚至有些怀念美国,甚至想要拨电话给久已不联系的父亲。贺明辉离开家的时候走得有些雄赳赳气昂昂,没想到回到国内的发展并不如他原先想象得那般顺利。没有了家族的背景和关系网,硬生生想要在陌生的环境里杀出一条血路谈何容易?更何况国内的社交网他至今无法适应无法深入,复杂的人际关系和完全不同的法律程序更是令他一筹莫展。贺明辉是有些后悔的,他觉得自己冲动的回国内发展太盲目太意气用事,而自己回国真正的目的却并没有很好的付诸行动,贺小红已经随王茜去了美国,开始接触贺氏企业,自己却一点点远离贺氏集团,有些惘然的在上海滩苦苦挣扎……

如今唯一让贺明辉最舍得放下的就是张萌萌,或许没有和张萌萌在一起,他早就回美国去了。可是这个他越来越喜爱的女子,却开始一点点的远离他,甚至有些令人捉摸不透。当年那个站在酒店大堂里,就着明晃晃的灯光扇他一巴掌的凛冽女孩儿还在不在?那个虽然稚嫩却爱憎分明,什么表情都写在脸上的简单直白的姑娘还在不在?为什么明明Frank侵犯过她,她依然笑意十足的像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贺明辉心中的疑问夹杂着各种不快从心头冒出来,他越来越觉得自己无法掌控张萌萌,或者说,也许他从来就没有真正看透过张萌萌……

(未完待续)


下一章:色彩 


<欢迎到烦烦的文字世界坐坐: ● 飘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 摇一摇 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

  评论这张
 
阅读(3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