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摇一摇,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日志

 
 
关于我

有人说:你是个实实在在忙碌的人,却总爱大秀自己所谓悠哉的生活。 这个人是谁? 呵呵。是我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暗涌(第二十七章)  

2013-03-22 10:24:10|  分类: 暗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章:官司


第二十七章 背景

看见何筱莉走进来,毛明赶紧绅士的站起身,替她拉开座椅。毛明最近的心情极好,好得甚至愿意约何筱莉出来吃饭。刚落座,毛明微微一笑,神秘兮兮的说:“成了!”

何筱莉一愣,随即心领神会:“Louis那边谈妥了?”

毛明摇摇头,推过菜单说:“先点菜。”

何筱莉随意的点了几样,挥挥手示意服务生将菜单取走。拿起水杯轻轻抿了一口,抹了抹杯沿,才笑眯眯的问:“投资款也搞定了?”

“八九不离十了。”毛明仰进椅背,本就微微隆起的肚腩更是肆无忌惮的凸了出来,一件宽大的Polo T恤,生生撑出了狭促的感觉。

何筱莉没有细问,生意场上的事,他们夫妻间分得极清。何筱莉只管自己的飞扬,凌志集团的细节她从来不过问,至于美国的投资人,她更是完全没有兴趣打听,对她来说,最重要的是合并后的明利影业依然归她掌管。

蘑菇浓汤送上来的时候,何筱莉极小意的将调羹轻轻滑过混着浓浓芝士的厚重汤羹,略微的舀起一小勺,晾了晾,才喝下去。何筱莉喝得安静而优雅,微微泛红的温润脸颊两旁,浓密的长卷发间,隐约荡漾着两滴水珠状的翠绿色耳坠。

毛明看得赏心悦目,端起酒杯细细的抿一口酒,脸上有些酒不醉人人自醉的朦胧:“公司最近怎么样?还顺利么?”

何筱莉放下调羹,擦了擦嘴说:“还算顺利吧。为合并做些准备,我想着再挑些新人。”

“这些你拿主意。”毛明放下酒杯,“其他你随意,张萌萌能藏尽量藏着。”

何筱莉疑惑的抬起头。毛明不是第一次提到张萌萌了,从最初签约到后来合同细则再到最近的雪藏,都是毛明的主意,这不由得令何筱莉心惊:“你……不会是真的在打她的主意吧。”

毛明极为轻蔑的抬了抬眼:“要一个小丫头,我犯得着费那么大劲吗?”

“可是这么藏着,广告积攒起来的人气很快就没了,每天的训练包装推荐上节目,这都是钱……”

“你就知道这些小钱!”毛明取出打火机啪的点燃,突然想起全餐厅禁烟,又无奈的扣上,“总之,她是棵摇钱树,供着就行,别接乱七八糟的戏,形象好的广告随意接几个就成。”

“一直这么藏着?”

毛明再次抬眼:“等事办成了再说。”

毛明为什么这么重视张萌萌,一直像一个谜团困扰着何筱莉。她设想过很多原因,可是翻来覆去,查遍张萌萌的简历,何筱莉想不出所以然。何筱莉甚至当面和张萌萌聊过她远在澳洲的姐姐姐夫,依然一无所获。何筱莉一方面怀疑张萌萌与毛明有染,一方面又担心张萌萌和张千素的关系被毛明知道,一直左右为难。可是今天,何筱莉终于听出了些意味来:“难道,合并的事和她有关?”

毛明笑笑,不想深入这个话题。

何筱莉有些不依不饶,试探着问:“总不见得利达星光也想要张萌萌吧……”

毛明蹙起了眉:“平时没见你这么笨,碰到和那个男人有关的人和事,你的脑子就像浆糊!”

“……”何筱莉一惊。

“你不用瞒我,做生意靠的就是信息,如果我连张萌萌是谁的干妹妹都不知道,叫我怎么在这个圈子里混……”毛明声音压得极低,鹅肝送上来的时候,他甚至略略有些悔意,该死的今天为什么选了这么个破餐厅,这么个曾经摔盘子走人活生生把老婆送给其他男人的地方。

“你……早就知道了?”

“早也谈不上……偶然知道的。”

何筱莉有些愧意:“我没有再见他。”

毛明一推盘子:“不谈这个话题好不好?本来是件挺高兴的事儿……”

“嗯……那说说你的高兴事儿。”

“这么说吧,张萌萌有投资方的背景,而且……投资方不爱抛头露面,你装不知道就行了,新人包装方面你看着办,总之一定要够清纯够清白,广告或者电影统统正面形象……”

何筱莉终于恍然大悟,她想过无数种可能,但是从来没有把张萌萌和美国的投资方联系在一起。这一刻,何筱莉在清醒的一瞬间却越发迷惑起来,这个小丫头究竟是谁?广告明星?张千素的妹妹?大律师的女朋友?甚至连一向冷淡高傲的陶海濛都特别宠着张萌萌……可是,即使套着这么多层光环,何筱莉依然无法将那个一头短发成天牛仔裤衬衣的漂亮女子和实力雄厚的投资人联系在一起。这个张萌萌身上似乎拢着层层叠叠错综复杂的关系网,剥开一层又一层,令人琢磨不透。

“别瞎想,只是一个偶然。可偏偏是那么一个偶然,让我抓住了。以后你就会知道,阴差阳错,真是天助我也。”毛明有些得意的笑着。

何筱莉埋头切牛排,和毛明随意扯些别的话题,再没有提到张萌萌一分半点。

一顿饭吃得波澜不惊。

可是,女人的好奇心总是在不恰当的时机冒出来,并且杂草般疯狂生长。即使精明如何筱莉,依然因为好奇心的困扰,忍不住深夜时分拨通了刘梅的电话,她装作不在意的问起陶海濛的通告行程,又随意提了下张萌萌有没有什么通告。

刘梅是极聪明的女人,何筱莉深夜这个顾左右而言他的电话,必然有其目的性,所以她极干脆的打断何筱莉:“莉莉姐,说吧,到底有什么事?”

“嗯……你知不知道为什么Tony和张萌萌这么要好?”

“这个……”刘梅皱起眉头,这算什么问题?想了想,刘梅说,“投缘吧……Tony是这么说的。”

“哦!”

“还有其他问题吗?”

“其实,我是想问你,张萌萌有没有什么有钱的远方亲戚之类的?”

“啊?”刘梅抓起桌上的眼镜。最近跟着陶海濛赶了几场夜戏,睡眠严重不足,难得今天早回,刘梅早早的睡了。听到何筱莉的电话,刘梅迷迷糊糊的想敷衍了事,也没戴眼镜,等听到这一连串莫名其妙的问题,刘梅终于清醒了,她推了推刚戴上的眼镜,确信自己不是在做梦,才回答:“好像没有啊……有个姐姐在澳洲留学,后来定居结婚了,也很普通……”

“这我知道。我是说,有没有美国方面的背景……”

“美国?”刘梅挠挠头,“贺律师是美籍的吧……”

“哦……”何筱莉这声哦发得极悠长,这一刻她意识到毛明骂自己骂得一点没错,所有和张千素扯上一星半点关系的人或事,她都特别敏感又直觉抗拒,以至于连贺明辉这么个背景都没有想到。可是,贺明辉不过是个美籍律师,来头很大吗?何筱莉也没和刘梅说再见,恍惚间挂上电话。本想将这件事抛诸脑后,可张千素的身影一旦深入脑海,再也挥之不去。

何筱莉有些惆怅的爬起身,走到大露台上吹风。夏夜,月朗星疏,拢起双臂想要看看如水的月色,赏赏月下的美景,满眼望出去,却之看见曾经在张千素怀里的无限美好。女人,站在深夜的月下,多多少少,总是有些寂寞的,尤其是得到过又失去后……

 

有句老话叫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何筱莉深夜一个电话打给刘梅,刘梅又有意无意的问了问陶海濛。并没有谁走漏风声或者刻意渲染,只是这个时候人人都在关注两大影视公司的合并前景,张萌萌有投资方背景的消息不胫而走,渐渐成为飞扬内部窃窃私语的主要话题。

刚刚推开音乐室的门走进去的张萌萌,便被陶海濛戏谑的眼神扫得极不舒服,她甩一甩头,睨着眼睛轻哼着:“怎么连你也这么看我?”

陶海濛走过来习惯性的一把勾住张萌萌的脖子:“那要我怎么看你?说不定你以后是我的半个老板娘。”

“胡说什么!”张萌萌撇撇嘴,“你听他们瞎传。”

“说真的,你的Henry是不是大有来头?”

“能有什么来头?”张萌萌摸摸鼻子,“在美国不过是个小有名气的律师而已。”

“那美国你还认识谁不?”

张萌萌仰头朝天,天花板上密密麻麻的特制吸音孔看得她有些眼晕:“我还能认识谁!不过……”

“不过什么?”

“嗯……我好像认识个开伐木场的,算不算有钱人?”

“伐木场?”

“嗯……Henry说过是不能得罪的大客户。”张萌萌突然想起Frank红红的鼻头和那张曾经靠得她很近的放大的面孔,可是,张萌萌并没有心生恶感,反而有些笑眯眯的说:“是个极有意思的老头。”

“……”陶海濛扭头看看臂弯里的张萌萌,他越发觉得这个小师妹有些神秘,不对,不是有些神秘,是非常神秘。不过陶海濛不是刨根问底的人,他迅速将心中的疑惑压下去,抓起键盘上的乐谱说,“我的新曲子,想不想听?”

“好!”张萌萌一高兴,抬腿一跳,脑袋狠狠的撞在陶海濛的脸颊上……

(未完待续)


下一章:节奏


<欢迎到烦烦的文字世界坐坐: ● 飘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 摇一摇 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

  评论这张
 
阅读(7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