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摇一摇,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日志

 
 
关于我

有人说:你是个实实在在忙碌的人,却总爱大秀自己所谓悠哉的生活。 这个人是谁? 呵呵。是我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换爱俱乐部(四十)  

2013-02-05 09:56:27|  分类: 换爱俱乐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章链接:换爱俱乐部(三十九)

 

第四十章 劳燕各自飞

 

回家后依然是那些平淡的日子,机械重复着我的幸福生活。

老妈来过两个电话,甚至有一次借口邻居送了好多新鲜百合,他们吃不掉分些给我,然后来了趟西林苑。我知道老妈是担心我。那天和黎辉和好回家吃饭,又是一桌子的菜,老爸开了珍藏已久的老酒,和黎辉喝了一晚上。因为酒后不能开车,顺理成章的我们就住下了。

我以前责怪过父母没有立场。我曾经是那么不懂感恩的一个人,没心没肺的享受着周围人的付出,还自诩自己简单直白没有心计。现在我至少懂得,一旦我和黎辉割裂,毫无疑问的父母会站在我这边,可是如果我小日子能够过好,他们会努力和稀泥,让我和黎辉的关系牢一点,再牢一点。心下有些恍惚的感动,有些无以言表的感激,然后,我发现老妈的鬓角有了丝丝白发。心头一酸,我拉着老妈的手:“不用担心,我们很好。以后只会更好!”

老妈揉着我的手,低沉着说:“西西长大啦……”

 

公司的工作也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黎辉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催促我辞职,我则按部就班的参与着第二期和第三期节目的录制。第一期节目后期制作的时候,经过商讨,我最终的名字还是确定为苏小西。我现在爱上了这个名字,那个小字已经成为我的标志,甚至企划部组内开始习惯叫我苏小西或者小西姐。

我和刘杰说了黎辉答应帮忙审批的事。刘杰很高兴,还邀请我参加了几次他们私下的内部会议。我本来要拒绝的,可是刘杰说他很快会离开公司,以后带我的机会不多了,如果可以,我就当纯公事多磨练磨练。我心下是感激的,加上也没有和刘杰单独见面,所以坦然的参与了。无论是在公司的会议还是换爱俱乐部这个私下项目的会议上,刘杰夸了我很多次。我有些受宠若惊,又总觉得因为裙带关系被夸不太好。后来Jenny姐也私下夸我,我这才知道,我以前只是不努力不上心,我现在的进步的确很大。

 

再有就是果果的腿伤终于好得差不多了。我一直没有去果果家,我是不太愿意再见到黄克强的,所以果果腿伤好了以后,我们又相约在咖啡馆。只不过惯例的聚会,由三个人变成了两个人。我不想听到林妮那个名字,但是,果果还是提了。

果果说,她陪她妈妈去复诊腰椎的时候见到了高安明。然后才听说了林妮和高安明已经协议离婚的事。小满最终还是归高安明了。

果果说的时候,极小意的望着我,又带着分明的同情倾向。

我叹了口气,不想听也必须听,有些事情,并不是躲在壳里就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果果说:“我听到这个消息,赶紧给妮子打了个电话过去。原来……”

我看到果果鬼鬼祟祟欲言又止的表情,又叹了一口气,点了支烟:“说吧,反正都过去了,我承受得住……”

“妮子真的不是故意的……他们……就犯了一次错,好像是黎辉看到妮子身上的伤……具体我也没问,妮子肯定也不会和我说……”

我鼻子里轻声出气,暗自骂着自己。为什么我一点都不心酸心痛呢?一次也是犯错,多次也是犯错,错就是错,不能这么轻易原谅。可是,为什么听到只犯了一次错,我居然松了口气呢?

“可是……”果果推了推她的圆眼镜看了看我,“只是那么一次,就中枪了……”

我的手抖了,依然不太会掸烟灰的我,又一次笨拙的落了满身满桌的烟灰。我终于有些明白黎辉之前的彷徨无奈和偶尔神经质般发作的情绪了。可是,理解归理解,内心深处有些嫉妒有些疼痛还是极为不争气的泛了出来,压都压不住。故作平静的我在这一刻愤怒了,刚刚有些想要原谅林妮的情绪消失不见,我再一次极为仇恨的恶毒诅咒着她。

“好像后来高安明知道了,所以婚离得很快,原本谈判争执的部分,林妮全都退让了……”

“这关我什么事!”我狠狠的挥着手,半截烟没能夹住,落在桌面上。我捡起烟向烟缸戳去,又戳又捻,早已捻灭的半截烟被我戳得四分五裂,烟丝散得到处都是,“果果你觉得她值得同情,是不是?谁来同情我?你嫌我不够惨?还要来火上浇油?”

“苏小西,你冷静点,不管怎么说,是你赢了……”

“什么叫赢了?这事儿还分输赢?”我霍得站起身,“如果你还当我是朋友,以后不要在我面前再提起她,如果你真觉得她值得同情,而我是一个不分青红皂白乱发脾气的女人……那么,张颗,今天就把话撂下,我们一刀两段。”

果果皱了皱眉,一手抚着头:“小西……我们短期内,也不大会再见面了……所以有些话我憋着难受,才想和你分享的。我们三个以前多要好……”

“不见就不见吧……”我听见果果说不大会再见,心里那阵刀割的疼,远远超过过去一个月里受到的伤害的总和。我气得眼睛通红,鼻根发紧。

就在我大踏步要走出门的时候,果果追上来:“小西,我下个礼拜就飞迪拜了……”

迪拜?我反应过来,黄克强说果果在迪拜有个三年的项目,这是要一去三年不回来了?我停下脚步,扭头惊讶的望着果果,即使我现在满脑子火气,可我还是有些舍不得果果的。我这个人大概是心软没立场,黎辉我舍不得又恨不得,果果我也舍不得当然更无法彻底的生出仇恨。

“那……你的婚不结了?”

“我们,上个礼拜已经领证了。”

“哦。”

“下周我们一起走……”

一起走?不是黄克强说只有一个名额么?我疑惑着却没有开口询问,有些事情我不应该知道,或者不应该让果果知道我知道,所以我装聋作哑。苏小西呀苏小西,你也学会了虚伪。

“要去很久吧?”我继续装傻,正因为分心装傻,正因为震惊以及听见黄克强多多少少的尴尬,我刚才冲昏头脑的愤怒消散了大半。

“前期是2年,第一期总共加起来3年。”

我点点头。都要走了,三人组变成了两个人,现在更是只剩下我一个继续留在这座城市里。这个城市生我养我,读书工作结婚,除了蜜月旅行,我没有离开过这个城市。我习惯做小小的井底之蛙,从来没有过要离开这个城市去外面看看世界的念头,可是,周围的朋友一个个都离开了。

还有刘杰,他也很快要离开公司了吧,他走了,Jenny姐,小陈小王他们都会走。我的身边,还会有谁?只有一个黎辉了吗?

这一刻我抬起头,望了望门外,我仿佛看见有燕子飞过。勤劳的燕子们呀,你们各自飞着,就留下懒惰而无用的我,守着一个家吗?我转回头,低低叹了口气,起手拍了拍果果的肩,我想要说些什么,可是脑子里是那样一片茫茫的空白,最终,我只是很轻的说了两个字:“保重!”

果果一把抱住我,很伤心的哭了起来:“为什么会这样?”

我不明白果果这句话的意思,可我又好像明白了几分。我鼻根很酸很酸,可我没有像果果这般伤心,更没有落泪,我只是非常莫名的想起中学时的语文课本里有那么一句,并且忍不住低低的念了出来:“东飞伯劳西飞燕,黄姑织女时相见。”苏小西我成绩向来平平,语文更是一塌糊涂,可是这一刻我不但完整念出了词句,还很清楚这应该是形容夫妻情侣的,为什么我为友情远离惆怅的时候,会不合时宜的念出这样的句子来?

 

回到家的时候,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我会念出那样的词句了,女人的第六感有时候真的非常可怕。我到家的时候,黎辉整理好了行李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发呆,看到我回来的时候,皱着眉说:“你去哪里了,我等了你好久,我出去几天……”

“去见林妮?”我不屑的问。

黎辉吃惊的看看我,不自然的拍拍行李:“我……没打算瞒你……”

我想忍,我想装出些风度,轻描淡写的像个大家闺秀贤妻良母般的叮嘱他早点回来,可是我做不到,我的怒气一刻间冲昏了头脑:“P个再也不见!没处理好你倒有脸接我回家!”

黎辉的脸一下子涨红了,很是尴尬:“我原来以为处理好了……谁知道……”

“谁知道一枪正中靶心是不是?”

黎辉本来微微低着的头,突然一下子抬起来,脖子挺得僵又直,粗粗的爆起青筋:“苏西你怎么这么虚伪!你不是说不想听么?还打听这些干什么!”

“你以为我想听!我还没吃饱了撑的自寻烦恼。是果果硬要说给我听的。”我终于泼妇般叉起了腰,一手指着黎辉,“没处理好别死回来!”

“你……”黎辉咬了咬牙,提起箱子走出门,走到院子里又停下,很是不舍的望了我一眼,“我会处理好的,放心吧……”

这是安慰我还是安慰他自己?我望着汽车远去,心里越发不安,这个故事不是应该结束了吗?为什么还要这么离谱的演绎下去,是加长版无厘头家庭剧吗?我抬起头看看天,忍不住内心的质问:是不是连你也觉得我的生活太幸福了,要弄根搅屎棍来搞臭我?

 (未完待续)

 

下一章链接:换爱俱乐部(四十一)


<欢迎到烦烦的文字世界坐坐: ● 飘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 摇一摇 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

  评论这张
 
阅读(295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