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摇一摇,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日志

 
 
关于我

有人说:你是个实实在在忙碌的人,却总爱大秀自己所谓悠哉的生活。 这个人是谁? 呵呵。是我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暗涌(第十四章)  

2013-02-26 10:00:57|  分类: 暗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章:封面

第十四章 重逢

 

一周以后,张萌萌和叶新宇相约午夜12点在白公馆门口碰头。为了避免像上次一样土里土气的坐在角落里尴尬扫兴,张萌萌刻意穿了条纯白色的连衣裙,将所有的碎发扎起,干干净净的梳了个清爽的马尾辫。出门的时候,她拍拍埋头看文案的贺明辉,说自己出去探店,一会儿就回来。

自从上次和Daisy在办公室亲热被张萌萌撞见以后,贺明辉信守承诺减少了与王茜单独相处的时间。大部分加班的工作都带回家里来做。听见张萌萌出门,贺明辉只是随意的点点头,问几点回。头刚抬起来,他有点震惊的看着眼前清新亮丽的张萌萌,再次强调:“几点结束工作?我去接你。”

“大概2点吧……太晚了,你先睡吧,不用来接我……”边说,张萌萌边从柜子里翻出久已不穿的红靴子。

贺明辉神经质般跳起来,走过去打开鞋柜,取出一双白鞋子递到张萌萌手里:“白裙子就配白鞋子吧,配红色不好看。”

“是吗?”张萌萌疑惑的看看脚上的红靴,乖乖的脱下来,换上贺明辉递过来的白鞋子,“我喜欢红色……不过你知道的,我的品味很差劲,还是相信你比较好。”

“你喜欢红色?”

“嗯。”

“那怎么不穿红裙子?”话刚出口,贺明辉恨不能咬掉自己的舌头。

“我没有红裙子呀……”张萌萌奇怪的看看贺明辉,心想今天他怎么废话那么多呢?

“下次我给你买……”贺明辉望着张萌萌,认真的说,“我会提前等在门外,如果你出来没看到我,给我电话。”

“知道啦。”张萌萌内心温暖的走出门。和贺明辉的关系并没有因为王茜而变得冷淡,相反的,最近他们的相处越发融洽起来,而贺明辉也愿意花更多时间陪她。想到这里,张萌萌快乐的轻哼出声,蹦跳着走进电梯。

贺明辉对着早已关上的房门有些发呆。张萌萌高挑马尾白裙红鞋的身影烙在他的心头,一时半刻挥之不去。尤其是那双鲜亮的红靴,看得他心突突直跳,甚至有些想要拦下张萌萌不让她去工作的冲动。他第一次知道张萌萌喜欢红色,更是第一次发现张萌萌穿起红色来那么妖冶魅惑,不知不觉中,他怀里这朵清新的小白花好像正在一点点蜕变为成熟的红玫瑰。贺明辉突然觉得这是个极其危险的信号,于是他对自己说,一点钟就出发,早点去接张萌萌回家。

 

张萌萌到得有些早,电话叶新宇,他说他有些事,可能晚点才到,让张萌萌自己先玩。张萌萌挂下电话,走进白公馆。午夜时分,人头攒动,早已座无虚席。吧台边别说座位,连站都快没地方站了。张萌萌勉强挤过去,犹豫了一下,要了杯橙汁。酒保朝她笑笑,调好橙汁,在吸管上特意加了片柠檬又插了把装饰的小伞,递过来的时候大声说:“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音乐非常吵,张萌萌没能听清楚,摇摇头问:“你说什么?”

酒保招招手,张萌萌欠过身靠近一点,听见酒保再次大声说:“我应该见过你!”

张萌萌摇头道:“没有!我第一次来。”

边上有人笑了,更有人起哄道:“阿宽你太衰了,泡美女用这么烂的招,哈哈哈哈……”

“没有!”酒保阿宽红着脸,“真在哪里见过。”

一个服务生端着空盘子跑过来,隔着吧台起手一掌掴在阿宽后脑勺上:“泡什么妞,调酒!一扎sunrise tequilar,一瓶Jonny Walker black lable,2扎绿茶……”服务生边说边瞟身边的张萌萌,瞟了两眼突然僵住了,随即一手屈臂一手前伸,半蹲着身子,忸怩的学着张萌萌封面上的那个动作惊呼:“你是封面模特,那个模特!”边说,服务生边扭了扭身子,又蹲了蹲,学得更像了。

服务生蹲的动静很大,很快周围几个人反应过来,更有人主动让出了吧台边的一个座位让张萌萌坐。张萌萌有些不知所措,只听见周围夹杂着各色“漂亮”“真漂亮”“比杂志上更漂亮”之类的声音,然后有一杯酒被推到她面前,酒保阿宽指指不远处的一位光头男士:“那位先生请您喝的。”

张萌萌不善于应对这样的场面,尴尬的看着酒杯,愣了一会儿,一咬牙,冲隔了几个位子送她酒的男士笑一笑,也不管是什么酒,屏着呼吸仰头一饮而尽。

也许是张萌萌笑得太灿烂了,也许是张萌萌喝得太干脆了,更也许是大家发现张萌萌身边并没有护花使者,迅速的,张萌萌身前被堆上了五六杯不同颜色不同品种的酒,酒保阿宽甚至来不及介绍酒名和送酒的客人,只是埋头忙着调酒。

张萌萌有些慌了,纵使她酒量再好,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一气喝完眼前所有的酒。她着急的低头看看手机,叶新宇这个时候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再抬头看看面前的酒,张萌萌无助的四处张望着。

张萌萌恐慌于无法应付眼前渐渐失控的场面,却一点也不知道她这时候最不该表现出来的就是无助和慌张。最早请她喝酒的光头男人站起了身,走过来靠近张萌萌,温和却不容置疑的说:“模特小姐,我替你把酒喝了,陪我跳一支舞怎么样?”

张萌萌还没答应,周围立即有人起哄:“喝酒可以换跳舞?大家抢酒喝啊……”

起哄的人群里迅速有几条好事的胳膊伸出来……却突然被跟在光头男人身后的两个大个男人拦住。一时间,起哄的声音安静下来,有人同情的看看张萌萌,甚至有人开始不忍的散去。

张萌萌还有些茫然,但是张萌萌知道今晚这场所谓的跳舞是肯定逃不掉了。除了在心里咒骂该死的叶新宇怎么还不来之外,她一点办法也没有。

 

就在这时,一只白白嫩嫩,有着修长手指,大拇指上带着大骷髅戒指的手将一叠钞票轻轻拍到吧台上:“这位大哥,我女人不懂事,这些酒我埋单了,余下的给兄弟们买酒压惊。”说完,也不等光头男人答应,那只手依次抓起酒杯,一气喝干了最前面的5杯酒。

光头男人伸手示意酒保阿宽停止调酒,看了眼突然冒出来的秀气男人,轻轻哼了哼:“不敢当,我们也是好意相陪,既然这位美女有伴,我们就不打扰了。”说完挥一挥手,转身退开。

众人一见好戏收场,一声叹息,三三两两的散去。

 

张萌萌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许久不见的身影,深紫色修身衬衣配墨绿色小西装,紧身黑色瘦腿裤,尖头皮鞋。为什么每次这个男人出场都是这么华丽丽的炫目而耀眼呢?张萌萌来不及将那个名字喊出口,就被一把拖出酒吧,直到走出门外,那个身影忍不住蹲在角落呕吐的时候,张萌萌这才有机会问道:“素素,你怎么在这里?”

张千素狠狠的将刚才喝下去的那些酒吐了个干净,从口袋里掏出手绢细细的将嘴角擦净,又仔细检查了衣角裤腿鞋子有没有弄脏,这才回过身瞪着张萌萌:“没我在这里,谁救你!”

张萌萌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你没事吧……”

“没事,习惯了。这点酒没事的。”张千素看了眼弄脏了的手绢,毫不在意的丢在脚边,“倒是你,有没有事,一个人跑这种地方来干什么!”

张萌萌没有见过张千素生气,不过张千素即使生起气来也是那么的好看,眉尖微微蹙着,长刘海遮住狭长微翘的眼角,因为生气而抿得极紧的薄唇有些发紫,苍白的面颊上不健康的泛着红。张萌萌有些失神的望着张千素,喃喃的解释:“我是来工作的,同事还没到,我就先进去了。”

“工作?这种地方有什么好工作,你堂堂大学生……”张千素话还没有说完,抬眼望着不远处,“见鬼的,今天什么日子,怎么净遇见熟人!”

张萌萌顺着张千素的目光望去,惊喜的发现贺明辉早早的出现在门口的人群中。她兴奋的挥一挥手:“Henry,这里……”

“你约的同事是他?”张千素有些糊涂了。

“不是,Henry是我……男朋友,来接我的。”

张千素正想要说什么,听见男朋友三个字,竟然一口气生生岔了再也提不起来。想了想,张千素抓起张萌萌的胳膊,心急火燎的拖着她朝贺明辉走去。

“贺明辉!”

贺明辉远远的似乎听见张萌萌叫自己,但是听不真切,正循着声音的方向摸过来,突然当头连名带姓一声怒呵。他有些疑惑的望向前方,只看见怒气冲冲的张千素拽着张萌萌来势汹汹。

“你这个男朋友怎么当的!”

“……”

“你女朋友在里面被人欺负你知不知道,大半夜的一个人把她丢这种地方你什么意思!”

“这是她的工作,我不能干涉她的工作!”

“干涉工作?我不知道你们美国人是怎么对待自己女朋友的,干涉不干涉我不懂。可这是在中国,这是我妹子!我不能眼看着你这么对我妹子不管!”张千素一把将张萌萌护在身后,颇有大舅子教训未来妹夫的豪气。

可是贺明辉丝毫没有见未来大舅子的自觉:“张先生,这是我和萌萌的私事,我们自己会处理好。”不知道为什么,贺明辉看见张千素像母鸡护着小鸡般将张萌萌护在身后,心里极不舒服,他忍不住招招手,“萌萌,过来……”

张萌萌探出头望望贺明辉,又看看张千素,最后小碎步的走到贺明辉身边,挽住贺明辉的胳膊:“Henry,刚刚是素素帮我挡的酒……”

张萌萌几步小碎步,一句Henry,气得张千素连绵的指责堵在喉咙口再也说不出来,乐得贺明辉紧绷的脸快要绷不住心里乐开的花。

张萌萌又补充道:“你们别吵,我知道你们也是为我好,我申请调回美食组,好不好……”

“好!”横向里突然冒出来一个声音。

贺明辉和张千素同时扭头看看突然冒出来的叶新宇,然后同时扭回头当这个人根本不存在一般,继续敌意的对视着。

对视了一会儿,张千素首先跨出一步,他走到张萌萌面前轻轻掏出一张黑色的卡片递到张萌萌手里:“这是我的联络方式,有事随时联系我。”说完张千素转身就走,走出几步又回头,“你的号码没变吧。”

“嗯!”张萌萌点点头。

张千素又甩头看了贺明辉一眼,他本来想故作镇定的丢下一句“好好对萌萌”,或者狠狠的撂下一句“你再敢对她不好”,可是,最后张千素什么都没有说。明明应该迈开大步潇洒的走开,可是,张千素掩不住脸上的伤心,只能强装气愤的转身,步子迈得碎而松散,甚至有些拖沓。这些违背他本意的行为,他统统归结为伤心于自己的妹妹“女生外向”“胳膊肘向外拐”……

 

整个事件里最无辜最受伤的,不是张千素不是贺明辉也不是张萌萌,而是叶新宇。叶新宇只不过迟到了10来分钟,等他赶到白公馆的时候,张萌萌已经独自进去。叶新宇在偌大的场子里找了一圈,好不容易看见张萌萌的时候,张萌萌已经被一堆人围在吧台边逼着喝酒。叶新宇急得汗都要出来了,他抱着他的宝贝相机,死命往人堆里挤却怎么也挤不进去。

成不了主角的叶新宇只能活生生的成了看客。好不容易等人群散去,叶新宇有机会冲上去说话了,却看见那个漂亮男人牵起张萌萌的手二话不说的走到门外去了。

叶新宇追到门外,刚要说话,又看见漂亮男人和张萌萌的男朋友开始吵架了。

最后张萌萌提出调部门,叶新宇终于很适时机的冲上去接过话题,心想这次我能轮上说话了。可是,那两个自以为是的男人完全把他当成了空气!叶新宇很想大声说,我就是张萌萌说的那个同事,我就是那个很重要的同事!可是,他没有发言权,没有发言机会。

漂亮男人走了,张萌萌跟着她男朋友走了,围观的人群也散了。叶新宇摸摸自己的宝贝相机正打算回去,却猛然发现宝贝镜头盖不见了!要在平时,叶新宇不知道会多心疼,可是今夜,他实在没有心疼的心情。叶新宇自嘲的笑笑,决定明天一早去临时配个随便什么镜盖。一转身,看见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拦在自己面前。

“请问,你是那位模特小姐的同事?”

哇……叶新宇在内心欢呼,终于有人认出我是女主角的同事了,可是,叶新宇疑惑的看看眼前的陌生人:“您是……”

“我是美乐果汁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方便到贵杂志社谈谈广告合作的事……”边说,中年男人边递上名片。

“方便,方便,什么时候都方便!”

“那……您的名片方便给我留一张吗?”中年男人客气的问。

“哦。”叶新宇赶紧从多袋马甲里掏出名片,“我是摄影师,广告还是要找我们广告部的同事谈。”

“明白,明白。不打搅了,晚安。”

“哦,晚安。”

等中年男人走远,叶新宇才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名片:美乐果汁董事长 Mark。董事长!!??天呢!这个胖老头是大老板?

(未完待续)

 

下一章:代言 

 


<欢迎到烦烦的文字世界坐坐: ● 飘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 摇一摇 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

  评论这张
 
阅读(3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