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摇一摇,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日志

 
 
关于我

有人说:你是个实实在在忙碌的人,却总爱大秀自己所谓悠哉的生活。 这个人是谁? 呵呵。是我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暗涌(第十三章)  

2013-02-25 10:03:58|  分类: 暗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章:惊鸿

第十三章 封面

 

第二天当叶新宇对着电脑屏幕上张萌萌的笑脸出神的时候,被刘组长叫进了办公室。原本叶新宇是想修一下图片,然后试着投稿参加最近的新人摄影大赛。可是照片太完美,除了略微调了下光,剩下的大段时间,叶新宇只是在出神的欣赏,及至被刘组长叫进去。

叶新宇有些忐忑,张萌萌刚刚汇报完昨天的探店工作出来,叶新宇估计张萌萌的汇报成果一塌糊涂,刘组长一定是把他叫进来挨训的。正想为初来乍到的张萌萌解释几句,坐在位子里的刘组长推了一下眼镜,笑着说:“我原来担心调张萌萌过来是不是个错误,没想到还调对了。”

叶新宇一惊,没敢说话,弯下腰啪的打开打火机,为刘组长点燃指尖夹着的烟。

刘组长深吸一口,接着说:“刚才萌萌进来汇报了一下昨晚的情况,从场地装修、音响效果、酒水供应、消费群到人员结构,大致的分析都还不错。”刘组长拿起桌上的几页纸甩了甩:“我只是要她的口头报告,一上午她就赶了份5千多字的文案给我。你们几个平时是怎么工作的?一个礼拜能交几篇像样的稿子!”啪的一声,刘组长的手狠狠的拍在桌上,血红的指甲油配上猩红的烟头,分外触目惊心。

叶新宇吓得原地跳了一跳,苦着脸哭笑不得。他本来就准备挨训,现在也不出意料的挨着训,只是这挨训的内容太出人意外。想要辩解,但是,叶新宇太熟悉这位组长的脾气,所以只好耐着性子听她把话训完,绝不敢有半句顶撞。

好在刘组长对张萌萌极为满意,心情很是愉悦,训了两句就开始交代新工作:“下周你们去看看白公馆怎么样,预算可以调高一点,那边消费高。”

“好的。”叶新宇抹着汗退出办公室走回自己的办公桌,走着走着发现前面围了一堆人,他想绕道,兜了一圈,才惊觉自己的座位被团团围住了。

这是什么情况?叶新宇好奇的推开人群走进去,还没来得及坐下,就被主编大力的拍了下肩:“小叶,这照片是你拍的?”

“是啊……”叶新宇迟疑的答着。

主编指着电脑屏幕说:“通知这个模特,这周的杂志封面就用她了。”

“啊?”叶新宇有些为难的摇摇头,“这是张萌萌……”

“张萌萌?”主编疑惑的问,“哪个张萌萌?”

有好事者赶紧答道:“美食组的助理编辑张萌萌,刚调到夜店组。”

“嗯……”主编满意的点点头,“那……模特的费用……减半给吧。和张萌萌说,版权买断。”说完,主编腆着大肚子,一摇三摆的走出去,人群迅速自动的退开,闪出一条道来。

叶新宇显然还没有回过神来,美工小马感激的拍着叶新宇的胳膊:“我正愁这封面呢,被主编毙了三次,今天下午就截稿了,谁知道主编走过来这么随便看一眼就定稿了。”小马又扭头看看屏幕,“这张照片正合适,这里放标题,这里放索引,刚刚好,新宇,赶紧发给我,赶紧。”说完,小马跑回座位,一边跑一边还不忘回头,“你别说,张萌萌还真漂亮。平时就觉得她挺漂亮,这上照一看,惊艳啊!~”

团团围住叶新宇座位的人群也开始三三两两的散开,大家都议论纷纷,话题不外是张萌萌漂亮,有多漂亮,是不是比明星还漂亮。而所有人中,最最无辜的便是当事人张萌萌了,她只不过从刘组长的办公室走出来,去洗手间上了趟厕所,等回来的时候,俨然成了杂志社当期杂志的封面女郎,这戏剧性的变化,实在令她有些措手不及。

 

两天后,张萌萌拿到了新鲜出炉的Shopping周刊。杂志要明天才上架,张萌萌特意要了两本,打算一本送给黄玲,一本拿去给贺明辉。下班前,张萌萌认真的填妥快递单,将寄给黄玲的杂志装进信封,然后抱着另一本杂志奔向车站。她想要第一时间给贺明辉惊喜,她想要贺明辉看看不一样的她。

一路上,张萌萌坐在公车上喜滋滋的看着杂志上的自己,第一次感叹自己真的很漂亮,相当漂亮,明艳动人,赏心悦目。这种快乐并不仅仅是骄傲也不是完全的自恋,而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满足和愉悦,张萌萌急切的想要将这份溢出来的好心情与贺明辉分享。

推开那扇厚重又熟悉的玻璃大门,张萌萌吐吐舌头轻笑着。大厅的灯已经关了,张萌萌朝亮着灯的贺明辉办公室走去。张萌萌曾经在这里打过工整理过文件,那时候不懂事的她还在满足于每天100块的兼职收入,还在烦恼着重修的课程能不能过,谁能想到几个月之后,她俨然成了这里老板的女朋友,她竟然成了杂志的封面模特。张萌萌越想越高兴,踮起脚轻快的走着。

走进办公室,里面空无一人。张萌萌随手将杂志放在办公桌上,打算坐下等贺明辉,突然听见隔壁有些奇怪的响声。随之有玻璃打碎的声音。

张萌萌走出去,想要推开隔壁虚掩的门。她一直很好奇除了办公大厅和贺明辉的办公室外,这间单独长期关着门的房间是干什么的。不知道为什么,张萌萌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大大咧咧的推门而入,好奇心驱使下,她屏住呼吸,脸凑到门缝上,想先看看是什么情况再决定要不要推门。

可是——她看见——这里面分明是一间卧室,此刻王茜正靠在墙上,而贺明辉正一手抵着墙,一手紧紧搂着王茜,激烈的拥吻着,地上倒着一只破碎的酒杯……

张萌萌本能的捂住嘴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眼睛努力的瞪着,想要将这一幕看得更清。可是看清楚了,心里就开始发闷发痛了。在忍不住惊呼出声以前,张萌萌抓紧背包,扭身跑出去,因为跑得过于匆忙,整个人狠狠的撞在玻璃门上,发出沉闷的撞击声,然后张萌萌顾不得疼痛,用力推开门,跑了出去……

张萌萌一路的跑着。跑到走廊尽头进了电梯还是不安的跺脚数楼层,出了电梯又开始跑,跑到公车站又开始跺脚等公车,上了公车又坐立不安的望窗外。一直到坐进家里的沙发,她才恍惚有些知觉,她觉得自己一路担心贺明辉追出来,她害怕面对贺明辉,可是,她又好希望贺明辉能追上来,能抱住她告诉她,她看到的一切不是真的……

张萌萌喘着气拍着胸口,拍着拍着她低头看看自己干巴巴的身材,看看自己起伏不大的胸口。一时间,她有些自卑,她满脑子都是王茜靠在墙上穿着紧身裙子曲线毕露的身影,那才叫女人呀。自己算什么?张萌萌想要抓起手边的杂志看看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一抓一个空,再急切的打开包翻了翻,张萌萌很肯定自己把杂志忘在贺明辉的办公桌上了,贺明辉一定知道自己去过他的办公室了,他一定知道自己什么都看见了……为什么会如此害怕?张萌萌自己也搞不清楚……在心痛来不及泛滥以前,张萌萌满心都是惊惧和害怕……

然后,她听到了悉悉索索的钥匙声。

 

贺明辉拥着王茜热吻的时候突然听到了门外咚的一声闷响。贺明辉推开王茜想要出去看看,却被王茜一把拖住继续亲热。贺明辉有些不耐烦的再次推开,拉开门向门外望去。

王茜从身后拥上来:“别理……”

“可能是萌萌……”贺明辉抓起王茜的手从身前扯开,整了整衬衣走回自己的办公室,直到看见办公桌上的杂志。贺明辉拿起杂志看着封面出了会儿神,拿起外套冲出去。

王茜靠在门边幽幽的拦住他:“动情了?”

“没有……”

“不用抵赖,你每次都动情,来得快去得也快。” 王茜弹弹指甲,“我下个月就要回美国,你们有的是时间,现在多陪陪我。”

“Daisy……萌萌还小,我怕她转不过弯来……”

王茜忍不住叹一口气:“看来是真动情了……去吧……我不拦着你……”

贺明辉低下头没有说话,停了停,迈开步子追出去。

 

一路上贺明辉的车子开得并不快,他在考虑回去怎么跟张萌萌解释。说实话他并没有多少惊慌,但是莫名有些心疼,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情绪,尤其看到桌上摆着的杂志,贺明辉的心里被狠狠的刺了一下。张萌萌的漂亮他早已熟得不能再熟,可是杂志封面上那个蹲在街头,于灯光中,于风里展颜微笑的女子,却令他感觉陌生,陌生里又透着一股诱惑,轻飘飘的有一丝牵引紧紧勾住他的心,狠狠将他往家的方向拽。

打开门的时候,贺明辉已经决定好措辞,首先当然是道歉,他很肯定张萌萌这个时候很生气,他要去抱她她肯定会躲。但是,贺明辉决定厚着脸皮死乞白赖的先抱住张萌萌道个歉再解释……可是……门打开的一刻,房间内黑压压的什么也看不清,他还没来得及打开灯,只感觉到张萌萌迎面扑来,狠狠的扑进他怀里,张萌萌的身子在他怀里瑟瑟的抖着,不确信的问:“Henry……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贺明辉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心疼了,而这一刻,心越发的疼起来,毫无道理的持续疼着。他揉着怀里女子的脑袋,轻轻的说:“笨笨,我怎么会不要你……”

“那你为什么和Daisy姐好?”

“她是我前女友……”

“你和她还好着为什么要和我好?”

“我们分手了……”

“分手了为什么现在又好了?”

“……”贺明辉无语了。张萌萌没有胡搅蛮缠,但是那几句反反复复的为什么好逻辑分明,问得他哑口无言。张萌萌的语气里丝毫没有责备,只是一味的想要寻求结果。贺明辉从张萌萌扑进自己怀里第一句问话出口的时候就听出来张萌萌的不自信和询问他结果的意愿。分或者不分,只需要他贺明辉一句话。可是,贺明辉居然丝毫没有得意或者骄傲,他的心疼了又疼,他不明白这么美丽的一个女子,为什么在感情里这么弱势。男人,大概都是有大男子主义的,都是极端有保护欲的,这一刻,贺明辉忘了一切,冲动的信誓旦旦的发着誓:“我和她没什么,以后也不会有什么了……”

这话谁相信?鬼相信?可是张萌萌似乎是相信了。张萌萌抬起头甜甜的笑着,贺明辉一手摸到墙上的开关打开灯,一手抚到张萌萌脸上想要替她拭去泪水,可是,他看见的只是满眼甜美的笑容,如盛夏的向日葵般,金灿灿盛开的笑容。

贺明辉有点糊涂了,他满心以为张萌萌会哭倒在他怀里寻求安慰。可是,这究竟是怎样迟钝的一个女子?一句连他自己也不信的鬼话,就能令张萌萌绽放出那样甜美的笑容?贺明辉不置信的紧了紧胳膊将张萌萌的脸压进自己怀里,仿佛很害怕看到那样一张明媚的脸,紧跟着,贺明辉补充道:“你放心,Daisy下个月就回美国了,我不会和她再来往了。”

张萌萌再次抬起头微笑:“我相信你!”

贺明辉觉得张萌萌的笑容有些刺目,刺得双眼有些疼。一路上都没有产生任何惊慌或者心虚的情绪,这一刻却统统泛了出来。贺明辉不自然的转身打开冰箱:“还没吃饭吧,我给你做点拿手菜……”

“好呀……”张萌萌快活的跟在贺明辉身后走进厨房。

 

晚餐的时候,贺明辉做了意粉。吃饭的时候,不管不顾张萌萌愿不愿意听,讲了自己与王茜的故事。一面讲,一面心虚。

张萌萌一面听,一面心里刀割般疼痛。她是贺明辉的笨笨,可并不真的笨到如此麻木的程度。贺明辉说,王茜是他的青梅竹马,王茜的父亲是他的恩师,王茜不顾父亲的反对跟着他回到国内。贺明辉又说那间是他的休息室,在没有租下这套公寓以前,他就暂住在那间休息室里。可能有些触景生情加上喝了点酒,今夜他犯了些不该犯的错。这些既成的事实并不能持续的伤害张萌萌。真正伤害张萌萌的是贺明辉,张萌萌知道贺明辉在撒谎,他的保证和发誓完全就是不负责任的撒谎。但是,张萌萌不愿意去戳穿,戳穿了对她来说也没有任何意义。

黄玲说过:不要在不可能娶你的人身上投太多精力。那么,贺明辉很显然就是那个不可能娶自己的人。黄玲又说过:贺明辉是需要一击既中牢牢抓住的人。张萌萌不知道自己有没有一击既中,事实上她也没什么信心一击既中,现在摆在她面前只有两条路,要么不要投太多精力趁早放弃,要么努力牢牢抓住。张萌萌认真的想了想,她觉得她舍不得就这样放弃,无论感情上理智上她都不想放手,那么只好博一博继续抓住贺明辉。怎么抓住呢?哭哭啼啼求他留在自己身边?张萌萌细想了想,她觉得自己笑起来最好看,那么,肯定要以最好看的一面来面对贺明辉。所以张萌萌微笑着听贺明辉讲故事,故事是什么内容并不重要,只要贺明辉还愿意对她讲。

可是张萌萌并不知道,她真诚的发自内心的笑就如同天上浩瀚的繁星,虽不是特别明亮,却星星点点分外妖娆,而此刻她勉强自己的虚伪笑容,灿烂的如同耀眼的阳光,刺得人无法直视。贺明辉就被这样一片明媚的笑容笼罩着,些微惶恐的讲着自己的过往。贺明辉一遍遍对自己说,我没有撒谎,我只是没有说出事实的全部。边说,贺明辉边抬眼看张萌萌,他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觉得张萌萌美丽不可方物,美得遥远而不切实际……

 

第二天,睡到中午爬起来下楼觅食的张千素走过报亭的时候看到了新出版的Shopping杂志。那么随意的一瞥,却被牢牢的锁住再也不能离开。张千素匆忙买了一本杂志,拿在手里呆呆的看。

那一夜,他站在街头看见车灯照耀下的张萌萌,那个遥远蹲在街边的身影,于茫茫人海中,于阑珊灯火下,轻轻回眸,笑靥如花。那一刻定格在张千素脑海里翩若惊鸿的曼妙身姿,灿若星空的绝美笑颜,这一刻真实的再现在杂志的封面上,多了分浓重着色的烟火气,少了些惊心动魄的震撼,可是丝毫不影响张萌萌的美,反而越发将张萌萌甜美的笑容衬得真实可人。

张千素就这样呆呆的站在街头,有些后悔那天没有追上去。为什么没有站出来和张萌萌打招呼?张千素扪心自问,不禁有些黯然。他明白自己内心底的自卑,他又走回了老路,他再不能走出这片阴影,又如何能够去拥抱阳光下的张萌萌?这一刻,张千素不自觉的将指间未点燃的烟折断,再折断,揉皱,捏碎,散成烟叶,张开手,四散着随风而去……

 (未完待续)


下一章:重逢

 

<欢迎到烦烦的文字世界坐坐: ● 飘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 摇一摇 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

  评论这张
 
阅读(3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