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摇一摇,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日志

 
 
关于我

有人说:你是个实实在在忙碌的人,却总爱大秀自己所谓悠哉的生活。 这个人是谁? 呵呵。是我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换爱俱乐部(二十八)  

2013-01-29 12:07:00|  分类: 换爱俱乐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章链接:换爱俱乐部(二十七)

 

第二十八章 夜半琴音

 

回到家的时候,王妈已经休息,黎辉还没有回来。我走回房间,打开电视,不自觉的调到体育频道。足球赛刚刚开始,解说员还在依次介绍着两队球员。我没有听进去或者说根本也听不懂。我茫然的坐在电视机前,脸不红,心也不曾急躁的跳动,我只是静静的对着电视机屏幕出神,只是想着这个时候黄克强回到家里是不是也这么打开电视机看球赛。

黎辉回来时路过卧室,从半开着的房门里探进头,不知道是因为晚上的聚会令他有些兴奋,或者我的情绪本身不稳定,我总觉得今夜的黎辉脸色没有那么冰冷,他靠在门边问:“这么晚了还不睡……”然后皱着眉望了眼电视,“你什么时候看起球赛来了……”

 

夜很深的时候我翻来覆去没有睡着,我蹑手蹑脚走到黎辉书房外,听见里面传出断断续续的琴音。这么深的夜,黎辉还在改他的曲子,他改曲子的时候喜欢窝在书房里弹电子琴,我敲敲门,然后拧动门把手推开门,半靠在门边看着黎辉的背影。

黎辉大概是发现我在看他,没有回身:“是不是我吵到你了?”

我摇摇头。这个书房里乐器很多,墙壁都经过特别的吸音处理,主卧和这间书房之间还隔着客房,根本不会影响到我在卧室休息。

停顿了一下,我问:“《迟到的春天》怎么样了?”

黎辉回过头,淡淡的一笑:“快了。”扭回身在琴键上按了几个音,又突然回头问我,“想听听后面新谱的部分么?”

我点点头。

黎辉站起来,打开房门走出来,牵起我的手。我一愣,等走到楼梯口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你疯啦,大半夜的下楼弹琴,吵到别人怎么办?”

“没事!”黎辉拖着我的手径直往楼下走,走过王妈卧室的时候还特意踮起脚,装模作样的生怕吵醒她。

我笑了,二楼的走廊有地毯,所以我没有穿拖鞋。光光的脚丫踩在冰凉的木楼梯上,再一路踩在大厅冰冰凉的地板上,没有发出一丝声音。这一刻我仿佛回到与黎辉热恋时那些淘气顽皮的岁月里。我没有阻止黎辉半夜孩子气的举动,压抑着笑声,和黎辉并排坐在琴凳上。

黎辉的手指熟练的摸了摸琴键,开始弹奏。如水的月光从落地窗漫进来,铺在琴键上,铺在黎辉的手上,再蔓延到黎辉的肩头……前半段我早已经听过,那些烂漫山花潺潺溪流再次出现在我面前,然后是一些激烈的碰撞音,我仿佛看见晴空里划过几道粉紫色的闪电,声声惊雷,落下雨来……这是一个奇妙的夜,眼前是静谧如水的月色,耳边是清泠悠扬的钢琴曲,脑海里却骄阳惊雷春风暴雨的交错着……

有一刻我扭回头,看见王妈站在房门口,身上披了件睡袍,微笑着望着我们,并没有走过来阻止……

……

 

这如果是一场梦,请不要让我醒来。可是,当清晨的阳光隔着眼皮刺痛我双眼的时候,我还是醒来了。楼下有些嘈杂,隐约还有狗叫的声音。我披件外套下楼,看见王妈刚好关上大门。一抬头看见我,王妈说:“西西,要吃早饭吗?”

我没嫁给黎辉之前,每次来王妈都很客气的叫我苏小姐,嫁进来以后别扭的叫过两声少奶奶,之后就刻意忽略了称呼,直到黎辉有一次吃饭的时候很亲热的说:“王妈,以后叫西西。”我有些走神,等回过神的时候王妈依然仰着脖子等站在楼梯上的我回答。

我点点头,走下楼来,走进餐厅的时候问:“刚才谁来了,挺吵的。”

“还不是你们半夜胡闹!周围好几家都投诉了,保安刚才来警告……”

“……”这不是梦?我摸摸自己的脸……黎辉是不是……不生我的气了?我以前经常犯错,黎辉经常生气,但每次不超过2天……上次离家出走是我们冷战最久的一次,这次呢?这次好像还没到一个礼拜就没事了吗?

我心里有些恍惚,然后有个我刻意忽略的场景又从脑海里蹦出来。昨夜我站在街边,我在黄克强怀里扬起了头……我在干什么呀!……可是,我好像一点也没有后悔和自责……

半夜弹琴和街边拥吻的情形在脑海里交错着,最终我用一顿早饭的功夫决定我还是更喜欢半夜弹琴这样的场景。我捏一捏小拳头正在给自己打气,黎辉提着行李从楼上下来,接过王妈准备好的饭盒。

“去哪里?”我嘴里的炒鸡蛋来不及嚼完,赶紧含糊着说。

“哦,洛城有个慈善筹款的慰问演出。”

“去几天?”我跟着跑到大门口。

黎辉一面往后备箱装行李,一面说:“周二我会赶回来的,周三不是还要对稿吗?”

“嗯……那么……礼拜四呢?礼拜四你有什么安排?”

“礼拜四?”黎辉抬头想了一想,“礼拜四晚上有排练……”

“那白天呢?白天有没有空?”我眼巴巴的望着黎辉。

“白天?这一周是春季招生的乐器考试,很忙的……”

我撅撅嘴,每年的这个时候黎辉都很忙,全国各地报考音乐学院的学生涌进学校参加测评考试。我不是不懂,只是……只是……礼拜四是我的生日,黎辉以前从来不会忘记,即使忘记也是假装的,为了给我惊喜。可是今年我没有把握,我看着他的样子不像是要给我惊喜。

黎辉本来已经打开车门准备上车,看见我瘪着嘴的表情,叹了口气,终于还是走了过来,走到我面前说:“西西,我最近真的很忙很累……等忙过这阵子好不好……我不想吵,我真的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我的嘴瘪起来,快要哭了。我不是难过黎辉不理我,我是恨自己不争气,好不容易黎辉的气差不多消了,我又开始闹腾不安份了。可是……我控制不住嘛……

我勉强点点头,张开手臂。黎辉望了我一眼,停了停,还是拥了上来。轻轻的拥住我,纤细的手指在我背上拍了拍:“乖乖的,等我回来……”

看着黎辉的车驶出院子,我的眼睛不争气的模糊了。我以前不是这么爱哭的,黎辉说他就喜欢看我笑,看我尖尖的虎牙在空气里肆无忌惮,看我不大的眼睛笑得眯成到一道缝。可是,我为什么现在有那么点爱哭了呢?

 

站在大门口发了会儿呆,我拿出手机给林妮去了个电话,问她面试的事情怎么样了。妮子说第一轮笔试过了,等下一轮面试。

我问她还要在老家待多久,小满怎么办。

妮子说,顺利的话,还要待两个礼拜。问我有没有时间和果果一起去看看小满。

我说我一会儿打电话问问果果。

然后我又问,妮子你和高安明的事怎么样了。

妮子的声音听起来很快乐,她说如果老家工作落实的话,高安明答应把小满让给她。

听起来,似乎一切都尘埃落地了呢。

我微笑着挂上电话,又开始发呆。我早就应该打电话慰问果果的伤势了,可是却始终没有找到机会打。现在我要打电话问果果一起去看小满的事吗?可是我为什么不太愿意给果果打电话呢?

我犹豫了半天,最终电话还是没能拨出去。

傍晚的时候,果果打电话过来:“苏小西,听说妮子的好消息了没?”

“嗯……我刚听说……”

“我也是!”果果在电话那头很兴奋,“抽个时间去看看小满吧……”

“果果,你的腿伤……”

“哦,对,我的腿还没好。要么,我让黄克强代表我去吧,你什么时候有空?约个时间一起?不过你好像一直都很空的吧……”

我愣了,换作以前的我,这个时候肯定会很嘴快的问,你不是和黄克强吵架了吗?但是我没有问出口,我发现自己说话比以前谨慎了,说之前知道要想一想了。我顿了顿说:“我和黎辉最近有点事,没时间去看小满……要么,你让黄克强自己去吧……”

“他一个大男人,自己去看小满?”果果在电话那头很惊讶的问。

是啊……黄克强一个人去看小满,这算哪儿跟哪儿啊……“要么,再约时间吧……”我犹豫着说。

“也好……你自己注意点,别老是发小姐脾气……”

“嗯,我知道了,拜拜。”

挂上电话,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脑子里有个念头,我想知道,黄克强礼拜四有没有空……

 (未完待续)

 

下一章链接:换爱俱乐部(二十九) 

 


<欢迎到烦烦的文字世界坐坐: ● 飘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 摇一摇 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

  评论这张
 
阅读(747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