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摇一摇,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日志

 
 
关于我

有人说:你是个实实在在忙碌的人,却总爱大秀自己所谓悠哉的生活。 这个人是谁? 呵呵。是我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换爱俱乐部(二十四)  

2013-01-27 22:31:31|  分类: 换爱俱乐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章链接:换爱俱乐部(二十三)

第二十四章 600公里的一夜

 

“苏小西……我来开……”

“你疯了?你还没拿到驾照吧……”这是我第一次上高速公路,可是我非常镇静的打开了远光灯,并且很快将速度提到了时速120。

“你才疯了,别开那么快,慢慢来,安全第一……”

“没事……我能开……果果,没事吧……”

“不知道……”

不知道是不是车窗都关上的原因,车内一下子有点闷,这种天气,温度不高不低,开空调又嫌冷。我犹豫着,实在也没能力顾及空调,只能问黄克强热不热,热的话让他自己开空调。

“我不热,你累的话告诉我,我替你开一段……”

“我不累……”

“别逞强!”

黄克强的声音里有怒意,这怒意里还有几分关怀,我听得出来,我全都听得出来。我的心从没有像今夜这么清澈过,脑子从来没有像今夜这么清醒过。我知道黄克强现在担心果果,还……担心着我……孰轻孰重我没有心思去比较,比较也没有什么意义,只会让自己难堪。我是多么爱比较的一个人呀,比较来比较去的,到头来还不是和黎辉吵,还不是只能陪着黄克强去看果果……不想了,我什么也不愿意去想了,只想专心开车……

 

车速还在继续往上飙着。黄克强知道我是第一次上高速,有些担心,一开始还怕我睡着和我聊着天,聊着聊着他叮嘱我开慢一点,又加重语气让我注意安全。可是我平稳的提着车速,心里一口气憋着,紧紧的憋着,疯了一般的开着车。到后来黄克强什么话也没有了,只是认真注视着前方,提醒我超车注意左右的车辆。

 

夜晚通向小县城的这条高速,车流很少,非常少。安静的夜,能听见车轮摩擦地面的隆隆声,能听见发动机低微的轰鸣声,还有黄克强的呼吸声。这些原本应该令人烦躁的规律噪音,奇妙的在耳畔机械的响着……然后,我们下了高速,在国道上加了趟油,又辗转进入县道。

驶入县道,我的车速终于放缓下来。路上有些暗,路灯之间的距离隔得极远,留出大段的黑暗。县道一边是大片的农田,远远传来青蛙咕咕叫的声音,另一边是农舍,城市这个时候正灯火通明,农舍却早已熄了灯,偶尔的,有看院门的狗叫唤两声,然后附近的看门狗前后呼应着,此起彼伏叫成连绵一片。

 

我顾不得欣赏这些自己从不曾见过的景致,安静的开着车。

黄克强在一边说:“县道没车,我来开一会儿吧。”

“没事,快到了……我开得快一些……”其实,我已经很累了。离开高速以后紧绷的情绪放松下来,我就开始觉得累了,幽静的县道能见度太差,车速又提不起来,我越发觉得累。可是我咬着牙不想让黄克强知道我累,脑海里,黄克强拥着我的那一幕浮上来又压下去,压下去再浮上来,反反复复困扰着我……尤其我现在内心一片明净,只有这一幕,异常清晰的反复在脑海里沉浮……

除了指路,黄克强再没有说什么。

 

10点多的时候,我们终于赶到了医院。刚停下车,黄克强已经推开车门急急的奔了出去。我累了,累得不想动,略坐了坐,我推开车门走出去。镇上的医院并不如我想象的那般破败不堪,反而处处透着亮光,到处都是崭新的仪器和设备。

等候大厅里有两个穿着建筑工地工作服的中年人迎上来,问我是不是张颗的朋友。我点点头,他们赶紧带着我往病房走。一路上我了解到傍晚时候工地有一部分地基塌方,伤了十来个工人,果果正在工地勘测,也受了点伤,不过不严重,一些皮外伤,外加脚踝软组织挫伤。

走进病房的时候,果果正趟在床上,左脚包了厚厚的纱布,吊在半空,右手也包了纱布,手臂上腿上,露出来的地方到处都有瘀青,说不严重,我看着觉得蛮凄惨的。黄克强正背对着门外,坐在床边低着头。

“苏小西!黄克强没脑子,你也没脑子么?”我刚走进去,迎接我的不是果果的感激,而是劈头盖脸的怒火,“他要疯,你把车借给他疯就是了,还陪着他疯?大半夜的300公里就你们两个三脚猫也敢开过来?我还没死呢,想气死我……”

黄克强低着头,一声不吭。我走近一些,才从侧面看到黄克强在削苹果,很慢很慢很细致的削着,那绝对是在……磨洋工……

“苏小西!我问你话呢……”

“啊?问什么?”我实在是累了,一屁股坐在床的另一边,脑子处于停滞状态。

“好了,果果……”黄克强再磨洋工,一个苹果终究只有那么一点点大,他将削好的苹果递到果果手里,又拿起一个苹果,“你要骂就骂我,别骂苏小西。300公里她一个人开下来的,怎么说也不容易。是我欠考虑,我当时想来想去最近的只有苏小西有车,我不找她还能找谁?是我求她的,是我拖累她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也不是真要骂你们……我好好的呢,麻烦你们长点脑子,问问清楚再杀过来……”

“我知道,我知道……我太心急了,我认错还不行么?”

“……你明天的工作怎么办……”

“……没事,明早打电话给院里,临时调我到这个项目待两天好了……”

“嘿嘿……脑筋动得很快嘛……”

我坐在边上一直没有出声,我不想说话,也插不上什么话。听了一会儿,我站起身,说我到外面大厅去歇歇。刚要转身的时候,黄克强的手臂长长的伸出来,将一枚削好的苹果递过来。我接过苹果,也没说声谢谢,直直的往外走。

我没有走到等候大厅,反而顺着走廊走到尽头,一直走到楼道的转弯处。我想要一个人静一静。于是我蹲下来,半靠在楼梯栏杆上,安安静静的休息。刚有些想合眼,一个民工样的男人,拄着拐杖,腿上打着石膏,蹦蹦跳跳的晃进楼道,然后往墙边一靠,低头点烟。抬头深深的吸了一口,直到吐出烟圈,他才发现我的存在,一副慌里慌张想要捻灭香烟的样子。

我赶紧说:“没事,你抽……”

“我以为是护士呢……医院不让抽烟,抓得紧……”男人裂开嘴一脸真诚的笑着,沙哑着声音,露出黄黄的牙齿,“你是……”

“我是张颗的朋友,来探望她……”

“都说大城市没人情味,我看不见得……”男人回头望望走廊,“你们来得可真快,得小车没命的跑……”

“嗯……”我低低应着,有些犯困,想了想,我很不好意思的抬头问,“能不能给我一支烟?”

“困了?”男人心领神会的看看我,单足蹦跳着来到我面前,递给我一支烟,还弯腰给我点上。

我第一次抽烟,一口吸进去,也不懂吞吐,烟直直的冲进肺里,我急急的咳着,咳得满脸通红。

“没抽过烟?”男人笑了,“没抽过才好,呛了更不容易困。这烟烈,能醒脑……”

我也跟着嘿嘿笑笑:“你伤哪儿了?”

“骨折——小事儿。”

“这么严重,要耽误工作了吧……”

“这算什么严重,在工地哪有不折个胳膊瘸个腿的时候,过一个月不就又能蹦能跳了?建筑院的活正规,福利好,我们都有保险的,不耽误领工钱。”

我看看那张满是皱纹的脸,受了那么重的伤,却一副满不在乎,甚至偷吸两口烟就极为满足的鲜活神情。活得那样简单,本身大概就是一种快乐吧。我皱一皱眉,对于自己这么精辟的感慨有些不习惯。

“小姑娘,病房查得严,我这就回去躺着了。”男人将半包皱巴巴的烟和一个黑不溜秋的一次性打火机递到我面前,“一会儿还要赶路回去吧……这烟,抗困!”

我抬起头,轻轻的说声谢谢,接过烟揣进口袋里。

男人冲我笑笑,满口黑黄的牙齿,参差不齐,却笑得极灿烂。一面笑,一面哼着小调拄着拐杖,半跳着出了楼道,那一声声辣嗓吼出来的跑调歌曲,惊了半条走廊……

 

烟在手里燃了很久,我再没抽第二口,只是盯着袅袅的轻烟出神,眼睛被熏得有些疼。

黄克强出现在楼梯口的时候,我正将烟头捻灭。黄克强看见我愣了愣,没有问我抽烟的事,只是有些急躁的说:“到处找你,我们先找个地方住下吧,你也累了。”

“不了,”我蹲在地上,埋着头,“我歇歇,这就回去了……”

“……”黄克强停了停,“认识回去的路么?”

“我手机有导航……”

黄克强又停了停:“导航记得开声音……一个人开车……注意安全……”

也没等我答应,黄克强就自顾自的转身走了,走到走廊口,又停下来,背对着我停了好一会,才低低的说:“对不起!”说完,大步的走了。

“对不起?”我惊讶的愣在原地,那一声对不起像惊蛰的春雷轰隆隆的从头顶劈下来,沉甸甸压在我的胸口,为什么是对不起?至少应该是一声谢谢,对不对?

对不起?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呢!

 

我望望手里拿着的苹果,削好有好一阵了,早就氧化变黄,令人没有食欲。可是不知是太饿了还是太累了,我低头猛的咬上去,狠狠的咬下一大块,等酸酸甜甜的果汁流进嘴里的时候,我的眼泪跟着流下来,莫名其妙的哗哗的流下来。我大口的啃着苹果,碎开的果肉混着泪水,在嘴里散发着咸咸涩涩的怪味道。可是,我依然在啃着,因为我要补充能量,吃完这个苹果,我就要去开那回程的300公里了……

(未完待续)

 

下一章链接:换爱俱乐部(二十五)

 

<欢迎到烦烦的文字世界坐坐: ● 飘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 摇一摇 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评论这张
 
阅读(818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