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摇一摇,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日志

 
 
关于我

有人说:你是个实实在在忙碌的人,却总爱大秀自己所谓悠哉的生活。 这个人是谁? 呵呵。是我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换爱俱乐部(二十六)  

2013-01-28 17:08:58|  分类: 换爱俱乐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章链接:换爱俱乐部(二十五)

第二十六章 因为不应该所以不会发生

 

推开啤酒屋的大门,远远的看见黄克强坐在吧台的角落。橙黄色条纹衬衣绷在宽宽的肩上,看起来很温暖的一个背影。我拍了拍有些皱的裙摆,大步的走进去。

没有打招呼,我自顾自在黄克强身边坐下来。黄克强正端起啤酒杯喝酒,侧身略微让了让,扫了一眼继续喝,喝了一口放下再看了我一眼,才愣了一下说:“苏小西?”

我知道我说好听了是骨感说不好听了就是啥都没有的身材,的确不适合穿大花连衣裙,所以这条黎辉说好看的裙子买了只穿过一次就扔在衣柜角落里。我鼻子了轻轻哼了一声,说:“怎么啦?”

“……裙子很好看……”

唉……这黄克强真不会夸人,裙子好看和我有什么关系,应该说我好看。算了,我懒得计较,出门时的兴奋早已经消失,真正看见黄克强也就不过如此。我擦擦鼻子,问:“我是说你和果果怎么啦?”

黄克强侧头望着我:“你怎么知道我和果果吵架了……”

“你找我肯定是你和果果吵架,我找你肯定是我和黎辉吵架,还能有什么!”

“……这倒也是……”

说完,我们相视着笑了。原来,我们是彼此的垃圾桶,不开心的时候装下彼此的垃圾。难怪,和黄克强在一起的时候会那么轻松。我笑了,笑的时候想起那个温暖的拥抱,那是一个倾听烦恼诉说以后安慰的拥抱,仅此而已。想到这里我释然了,眉头展开来,真真正正从心底里缓缓的笑出来。

“那么……今天应该你请。”

“当然!开没开车?”

“没有。”我摇摇头。

“来一杯?”黄克强指指自己面前的大啤酒杯。

“好呀!”

这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啤酒屋,一个长长的吧台,几张零散的桌子,一个大电视机。电视机里播放着不知哪年的足球比赛录像,连声音都被掐了。

黄克强看见我在望电视,笑着解释:“现在还早,晚上有英超比赛。”

“哦……利物浦……”

“你懂球?”黄克强眼睛一亮。

我拧拧眉,我懂P个球,我只知道英超有利物浦还有什么联队,那个联队我名字都叫不全,只好随便说个利物浦,不要说球,我连那些球星帅哥都不感兴趣。摇摇头,我很诚实的说:“不懂……”

“已经很懂了。还知道今晚是利物浦队的比赛。”

“是吗?……”这大概就叫瞎猫撞死耗子?我懒得解释,我还是对果果的事比较感兴趣,“说说你们为什么吵了……”

黄克强挠挠头,有些为难。抿了抿嘴,望了我一眼,说:“你还记得前一阵果果去迪拜的事吗?”

“嗯……”我点点头。

“院里有个大项目在迪拜,她是作为第一批勘测人员去考察的……”

“继续……”

“这个项目本来我也有份参加,我是最早那批名单里的……但是我当时拒绝了……”

“为什么?”我疑惑的看看黄克强,迪拜哦~免费旅游都不要去,真是有毛病!

“因为第一期工程要三年……”

“三年!”我一惊说话大声了点,说完才想起捂嘴巴,好在周围也没什么人,并没有人把目光投注到我们这个角落。

“是啊……想想就要和果果结婚了,还出国跑个三年的大项目,总是不应该,所以,我就……悄悄推了……我本来是这个项目的领队,因为硬推项目,还挨了批评,原来申请的住房补贴最后都没有批下来……”

“哦……”我自作聪明的说,“果果不知道你推了,以为你要去迪拜,她也跟着去了……果果多为你着想呀……一起去呗……”

黄克强望望我,表现出对我推理能力的极为不屑:“真这样倒好了……”

“不是这样?”我皱起眉头,不是这样那还有哪样?

“我退出来,这个项目就有了一个空缺,去迪拜工作的福利很好,建筑院里想去的人很多,为了争这个名额都挤破了头,天知道果果是怎么争取到的,按理说她资历还浅……”

“她知道你不去,还去争取?现在能不能一起去呢?”

“想得美!”黄克强白我一眼,“你以为建筑院是我开的,想去就去。我们要一起去,肯定得有人把位子空出来,再说夫妻一起去,怎么可能……”

“哦……”我哦完就没声音了,这已经超出了我理解的范畴,“你没问问果果是怎么想的?”

“怎么想的?她想得很简单,住房补贴没批下来,我们手头就紧了,但是新公寓离单位又那么远,无论如何要买辆车,钱从哪里来?去迪拜的津贴很高,果果还想着再申请一次住房补贴,理由是新婚分居,让院里考虑特殊情况,特批!”

“咦?这不是蛮对的嘛……”我听听觉得果果的安排很有道理,不愧是果果!

“听起来好像是对的,早知道这样,我一开始答应去不就行了,而且我是领队,收入比果果高!”

“哦,这样啊,那再换你去!”我很肯定的一锤定音。

“考察都已经结束了,还换什么换……新婚就分居三年,唉……”

“说到底,是你不对!你买那么远的房子是你不对,撤出项目也是你不对……”

“买房子的时候不就考虑买车了嘛……”

“你哪里有钱买车……”

“不是有住房补贴嘛……”

“那是要申请的!”

“以我在院里的资质,加上我和果果在同一个单位,这补贴本来是十拿九稳的……”

“谁让你不去迪拜的……”我白了黄克强一眼。

黄克强一口气噎住……我们又绕回来了……

我愣了愣,突然好奇的问:“你和果果是不是就像我们现在这样吵的?”

黄克强没好气的点点头:“嗯,口气都差不多,难怪你们是死党……”

“黄克强,有时候我觉得吧,果果像男的,你像个斤斤计较照顾家里的女的……”我边说边拿眼瞄黄克强,他会不会生气?

没想到黄克强反而笑了,虽然笑得有点苦:“果果也这么说……唉……有时候我自己也这么觉得,我比果果顾虑多……”

“嘿嘿……”我伸过我的小细胳膊一甩勾住黄克强的脖子,“没事,好姐妹听你倒苦水,哈……”

黄克强一僵,然后弓下身子,曲着后背尽量配合着我的高度靠过来,推起桌上的啤酒杯撞了一下我的杯子:“来,好姐妹,走一个……”

我呵呵呵呵的笑了,端起酒杯灌了一大口,然后极不优雅的打了个酒嗝。黄克强也笑了,笑着伸出一只手抹了抹我的嘴唇:“瞧你,一嘴的啤酒沫……”

“你也是,白胡子!”我也学着起一手想去抹黄克强的嘴。

 

突然——黄克强顿了一下,他停顿我也跟着莫名的停顿——然后黄克强本来正在抹我嘴的手往下移了移,拇指和食指轻轻扣住我的下巴,另一只手抬起来想要抓住我伸出去抹他嘴的手……

 

我再迟钝,这一刻也反应过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那么一瞬间,我的脑海里飞速的盘旋着各种各样的念头,在这些交错的念头还在盘旋无措的时候,我的身体却本能做出了选择——我伸出去想要抹黄克强嘴唇的手依然探了过去,避开黄克强伸过来的手,轻轻按到他脸上,依然抹上了他嘴角的啤酒沫,却借势推开了他略微侧着并且快要靠近我的脸,我又一低头,错开令人心惊肉跳的近距离对视……

 

即使我非常巧妙的回避了本来要发生的事,我依旧无法解决接下来必然会到来的尴尬一刻。

 

正在这时,啤酒屋的大门被重重推开,黄克强一抬头向门口望去,我也扭头向门口望去。我这么一扭头,黄克强捏着我下巴的手终于离开,我没看到黄克强是以什么样的姿势收回他的手的,我只看见门口鱼贯而入一大帮男男女女的年轻人,喳喳呼呼的动静很大,有几个还穿着球衣,他们很快占据了电视机前面的两张桌子,喧闹着喊服务生送啤酒……

我从心底里感激这群救命的年轻人,没有他们的到来,我不知道我和黄克强会怎么样,是会做出一些伤害彼此友情的事呢,还是就此不欢而散。我觉得,这个时候黄克强大概也是这么想的,因为我回过身时,黄克强的神情已恢复如初,而我低头喝了一大口酒以后,也回复了先前的轻松。

 

这个时候我原本应该找个理由站起身离开。可是离开以后呢?我是不是再不能以“好姐妹”的身份找黄克强诉苦了呢?有些事情不应该,所以我会尽力避免发生。可是如果要我再也不见黄克强,正在冷战的我必须独自面对黎辉那张冷冰冰的臭脸,我能够独自面对吗?不能够!所以,我不想失去黄克强这样一个情绪的出口……这一次,我的脑子里没有胡思乱想的一团麻,甚至没有经过任何的挣扎和斗争。我抬起头笑一笑:“你的烦恼说完了吗?”

“嗯?……说完了……”黄克强大概意识到我准备走了,一推吧台要站起身。

“你说完了,那轮到我说了……”

“……”黄克强一愣,扭头望着我,眼睛亮亮的,“请说……”

(未完待续)

 

下一章链接:换爱俱乐部(二十七)


<欢迎到烦烦的文字世界坐坐: ● 飘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 摇一摇 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

  评论这张
 
阅读(603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