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摇一摇,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日志

 
 
关于我

有人说:你是个实实在在忙碌的人,却总爱大秀自己所谓悠哉的生活。 这个人是谁? 呵呵。是我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换爱俱乐部(十七)  

2013-01-24 13:03:39|  分类: 换爱俱乐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章链接:换爱俱乐部(十六)

第十七章 春天来得有些迟

什么?说我是乌鸦?你才乌鸦呢,你全家都乌鸦!呸呸呸……我应该生气,我应该站起身就走,什么黄克强,我跟你又不熟,还要冒着被黎辉误会的风险单独见你……呸呸呸……我在心里呸了几声,却没有真的生气。我知道黄克强是个好男人,他也有理由发火。被他照顾了那么多天,他冲我发发脾气也无所谓……我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唉……

我撑着脑袋,坐在黄克强对面。听他发着牢骚,却全没听进去。自己的思路飘啊飘的,早就飘到十万八千里之外游山玩水去了。

好在黄克强也并没有长篇大论的意思,很快说完了就盯着我看,看了一会儿,伸长胳膊,隔着桌子朝我撑在下巴上的手拍了过来。

我一惊,手一甩,直起脑袋生气的望着黄克强:“说归说,怎么还动手了……”

黄克强笑了:“什么动手,我是想看看你有没有睡着……”

“谁睁着眼睛睡觉啊……我走神而已……额……”我脸红了。

黄克强笑了,笑得整个人朝后仰着,长长的胳膊展开来,极舒服的伸了个懒腰:“果果真聪明……”

“怎么了?”

“留你下来挨骂,这让我怎么骂得出来……唉……”

“你刚才还不是骂得起劲……”

“我没骂你……”

“怎么没骂,还骂我和林妮是乌鸦……”

黄克强又笑了,整齐的牙齿又亮又白。见鬼的,最近的男人都是怎么保养的,刘杰也是一口好牙齿……又走神了……

黄克强摸摸鼻子:“说真话,对着你,我就想笑……”

“我有那么好笑嘛……”

“有……”黄克强略微坐直了身子,轻咳了咳,咳去笑意,一本正经的问我,“黎辉……是不是对我有些误会……”

“没事儿,他小心眼……”

“哦,那就好。”

“你放心,真要有误会,你可得出来解释。”

“我能解释什么,”黄克强挠挠头,“男人不爱听解释,就看个结果。以后我们不见面就是了。”

我轻轻哦了一声。黄克强说得一点没错,可是,我心里有个角落为什么会觉得不舒服?

“要不,我们一起吃个最后的晚餐?”

哟……黄克强一提晚餐,我想起要给黎辉送饭的事了……几点了?我一抬腕,还好,才3点多。

“你有事?”

“嗯,赶着回去给黎辉做饭。”

“……你……还会做饭?”

“这个……你不是教过嘛……”

黄克强叫住正在站起身拿包的我:“难得一次吃那么糟糕的饭可以称之为温馨,经常吃,那是不行滴。你练习练习再说,今晚找个替工吧……”

“谁?你?……”我望望黄克强。黄克强的公寓离咖啡馆不远,去做个无敌克强炒饭的确是不错的主意。可是……我犹豫着,黎辉即使不知道克强炒饭是黄克强炒的,但解释不清来龙去脉只会加深误会。我认真的想着,想得眉头都拧在了一起。好一会儿,我才很婉转的说,“我回去让王妈炒几个菜吧,我跟着打打下手,学学……”

“也好……”黄克强站起身,走到我前面替我推开玻璃门。风一下子灌进来,吹动我的裙摆,有那么一刻间,我仿佛看见黄克强的眼睛深处亮了亮。大概是灯光反射,我没有在意。走出门的时候,黄克强站在我的身后,轻轻揉了揉我的头发,“苏小西同学开始懂事了……”

我觉得鼻子有些痒,皱一皱轻轻哼了哼,然后觉得鼻根越发酸起来。难道是春天鼻炎又犯了?可这周围也没见花粉呀……

“苏小西……”

“嗯?”

“没什么……快回去吧……”

“说呀……”

“也没什么……”黄克强挠挠头,“我在学车,本来想问你借车来练练的,听果果说你会开,或许还能带带我……算了,你都开始懂事了,我怎么还能不知趣的惹事……”

黄克强像绕口令一样的懂事惹事我听懂了。我们大概是再也不会单独这样子轻松说话了,我们原本不应该心虚不应该理亏,可是,内心深处我总觉得有些理不直气不壮。唉……人呢,都是有感情的,在一起相处久了,总有些舍不得……我是真的有些舍不得和黄克强告别,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总觉得特别放松……唉……不能再叹气了……

心里絮絮叨叨的念着,脚下却并没有迟疑。我挥了挥手,走出去:“我自己也是本本族开不来,黎辉天天开,让他带你……我赶时间,先走了……”

“嗯……再见……”

我匆匆忙忙的走出去很远以后,才想起来黄克强公寓的钥匙依然在我的包里,每次都忘记还。算了,下次还给果果吧。心里那一丝不舍的情绪,在街角转身时消于无形,我满脑子又开始想黎辉,开始琢磨跟着王妈做哪几个小菜比较好……

 

赶到音乐学院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走进工作室,黎辉正背对着门外弹曲子。曲子很好听,抑扬顿挫的,反正我贫乏的词汇形容不来。我轻轻走到旁边刚想放下饭盒细听,琴音戛然而止,黎辉低声说:“来啦……”

“嗯……你先弹……饭一会儿再吃,我等着……”

黎辉笑了,扭回头望着我:“那我从头弹,你给点意见……”

从头弹?这是个什么概念?我真没概念。不过我知道那一定需要很久。我赶紧找了张凳子坐下来,黎辉肯完整弹曲子给我这头牛听,我无论如何也要装装样子……

……

弹了多久,也没多久,三五分钟?平时枯燥乏味的音乐怎么今天听起来这么悦耳?我认真的听着,辨着,后来闭上了眼睛,然后……仿若看见满室春色,花草鲜艳,彩蝶翻飞,一片旖旎景象……可惜……才望见不远处的溪流潺潺……琴音突然断了……

 

我正半眯着眼陶醉,黎辉突然轻轻的嘿了一声。我赶紧睁开眼,黎辉放大的脸出现在我眼前。我吓了一跳,刚想逃开,黎辉在我脸颊上轻啄了一下,这才朝着发散出香味的饭盒走去:“西西你真可以,这也能睡着……”

“谁说我睡着了……我听曲子呢……”我不服气的抢道。

黎辉抬眼看看我,一脸笑意:“睡着就睡着呗,争什么,又不是第一次睡着……”

“……”我的脸红了。的确,跟着黎辉听过几次大型音乐会,还有学院里和电视台一些大大小小的演奏会,无一例外的,我多多少少是要打瞌睡的……

可是,今天我真没睡着,我是真觉得这首曲子好听:“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真好听……”

黎辉正抓起筷子犹豫该先尝哪部分,听见我说好听,抬起头,眉头舒展着,眼睛里闪着亮亮的神采:“你真觉得好听?”

“嗯……”我很肯定的站起身,“……可惜你没弹完……”

黎辉很不置信的看看我,伸出手臂:“来,过来,我家西西居然也能听懂我的音乐……”

“你作曲的?”我靠进黎辉怀里,“叫什么名字?”

“嗯……”黎辉一手拿着筷子往嘴里塞菜,一手搂着我,含糊着说,“名字还没定,还有一小半没做完呢……”

“那完成了我要第一个听。多好的曲子呀,暖暖的全是春天的味道……”

“呵呵,”黎辉笑了,搂着我的胳膊紧了紧,“你还能听出春天的味道啊……不错不错,我想着,叫《春天来得有些迟》吧……”

什么狗P的名字,文绉绉的又长又拗口,我皱皱眉头接道:“怎么这么怪的名字,还不如叫《迟到的春天》呢……”

“嗯,行,就叫《迟到的春天》。”

“会不会……俗气了点……”我抬起头,刚好能够看见黎辉下巴悠扬的线条。

“没事,谁让我娶了个俗气的老婆呢。我说……”黎辉突然夹起一块胡萝卜送到我面前,“这胡萝卜是哪只小猪切的,真够难看的……”

“嘿嘿……”我厚着脸皮笑笑,一张口咬了下去……

 

这个春天来得有些迟么?不迟!春天都快过去了,夏,要来了吧……

(未完待续) 

 

下一章链接:换爱俱乐部(十八) 


<欢迎到烦烦的文字世界坐坐: ● 飘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 摇一摇 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

  评论这张
 
阅读(598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