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摇一摇,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日志

 
 
关于我

有人说:你是个实实在在忙碌的人,却总爱大秀自己所谓悠哉的生活。 这个人是谁? 呵呵。是我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爱会变质吗?  

2010-08-17 11:29:28|  分类: 茶几上的咖啡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12.28 - 2011.1.1
上海世博中心大舞台
这位大叔又要来了。。。
爱会变质吗? - 烦烦 - 飘
 
 
当小朋友兴奋得告诉我,学友大叔又要来了的时候,我突然沉默了。
2010年,我30岁,听学友的歌整整22年。
可是,我却扭头对小朋友说,对把学友当歌神一样膜拜的小朋友说:我现在真正听得进去的,大概只有EASON了。
小朋友不屑的看看我,觉得我不懂。
其实,我心里想要说,我发疯一般的爱过他。
是我的爱变质了吗?
不是。
只是因为,我爱的是那个曾经的大叔,那个简简单单,还不会唱国语歌的学友哥哥,从80年代的月半弯,暗恋你,AMOUR开始……
 
爱会变质吗? - 烦烦 - 飘
 
 
记得还是小学的时候,有些特殊的途径,能够听到香港直寄的劲歌金曲颁奖晚会以及一些原版卡带。很幸运的,10来岁的时候,已经会哼唱学友和陈慧娴的诸多脍炙人口的早期歌曲,以致在后来的好多年里,我都有个绰号——“小陈慧娴”。
 
我想,70后和80早期的朋友们,提起卡带都会唏嘘万千。20块的原版卡带和9.8的正版引进卡带一排排的码在架子上,真是怀念那个没有盗版的年代啊。有限的零花钱省吃俭用,统统用来买卡带,等到进大学买最后一盒学友的《走过1999》,我发现我基本集齐了84-99所有的引进版卡带和部分原版带,其中,光雪狼湖就有三个版本。学友一个人占据了整整一抽屉,呵呵,壮观。
 
98年的时候,学友有了我记忆里的第一次世界巡回演出,他到过上海。
2010年,他又要来了。
12年里,他奔波辗转于世界各个角落,开着一场又一场轰动的演唱会。他老了,却不朽,成为人人传颂的歌神。可是呢,他却不再是我心里那个意气奋发的歌手。固然,制作越来越精良,歌技越来越出神入化,但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所以,这十年来,只偶尔听他的老歌,对他那份狂热的迷恋,止于1999年。
 
因为,那年我爱上了另一个男人,EASON。
 
爱会变质吗? - 烦烦 - 飘
 
1999年,在二次爱上谢霆锋的年代(第一次爱上是1997年刚出道那个令我觉得拗口又非记住不可的名字),偶然听到陈奕迅的《这地球没有花》,《幸福》,《幸福摩天轮》。等到《K歌之王》大红大紫的时候,早已深深爱上这个声音。而后来真正令我震撼,是因为这个声音有些发腻却华丽丽音阶流畅无比的男人,与张柏芝合演《十二夜》,在开着敞篷跑车的时候,不经意间流利哼唱的意大利歌剧。
 
2002年的冬天,在HABOUR海逸新开张的时候,我坐在露天沐浴桶里,免费听了场楼下红勘里激情演绎的EASON音乐会。
2009年4月26日,在风中与EASON合唱到落泪,那些曾经的翻唱歌曲,激起了20多年来的无限回忆。
今年如果他还来,我想,我会去听,坐在VIP席,认认真真的听。
而所有歌里,至今,最爱还是《SHALL WE TALK》。
 
小朋友后来问我,既然你爱过,难道现在不爱了吗?
 
我认真的想了想。
我想,我爱的人,都是某个时分的他,或者是某个阶段的他。我现在依然爱着老张叔叔,但我依然爱着的,也依然是80年代90年代的他,不是现在华丽的学友歌神。
比如,我爱那个边弹琴边落泪在告别演唱会上吟唱《最爱》的那个VIVIAN,而不是如今复出,与倪震分分合合绯闻翻天的周慧敏。
比如,我爱那个年纪轻轻在辉煌时告别歌坛,唱着《我心不死》《与泪抱拥》《红茶馆》《千千阙歌》的陈慧娴。可是,去年她的小型音乐会我却没有去。
比如,我爱95年那个稚嫩的坐在楼梯上唱《如果你听过我的歌》的力宏,我因为精良的制作而大肆推荐那盒卡带的时候,早过大红大紫的《公转。自转》好多个年头。可是,我不喜欢后来的才子王力宏。
再比如,好多好多。
这么想着,我慢慢明白,不是我不够爱,不是我的爱会变质。而是我爱着某个时期的人或者物,害怕他们老去,而又固执的将喜爱停留在某一个阶段。
 
所以,偶像,是属于某个时代的。
 
即使他跨越了几个时代,长久不衰的红着,不同时代的人,却爱着不同的他。
 
我想,爱着早期学友的70后80初们,更会爱哥哥,爱梅姑。而爱着后期学友的85后们,也会哼着苏打绿的《小情歌》,一面念着方大同,五月天,一面兴奋的冲去看歌神的演唱会。当他们将演唱会当作稀松平常的娱乐活动,如看电影一般轻描淡写时,我在想着,今年老张的演唱会,我去还是不去呢?
可能,会悄悄坐在某个角落,如《她来听我的演唱会》里的无名女主角一般,悄悄落泪。
亦或者,根本不会去听,只在某个记忆漫出来的时分,悄悄打开CD,听听尘封许久的老歌……
 
所以,最后放首学友的老歌《月半弯》。
 
 
在关上记忆的匣子之前,再让我好好的沉一沉,醉一醉……
 


<欢迎到烦烦的文字世界坐坐: ● 飘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 摇一摇 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
  评论这张
 
阅读(298)|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