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摇一摇,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日志

 
 
关于我

有人说:你是个实实在在忙碌的人,却总爱大秀自己所谓悠哉的生活。 这个人是谁? 呵呵。是我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暧昧8小时 (6)  

2010-06-10 13:45:14|  分类: 花色嫣然如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00 P.M.

 

到HUSH的时候,还有点早,人不太多。黑暗里有些闪烁的灯光,以及节奏分明却依旧还有些轻缓的音乐。Kevin走在前面,苏湄跟在后面。

Kevin回过头大声对苏湄说:“跟紧点,人多,容易挤丢。”

苏湄笑笑,趋前两步。Kevin反身抓住苏湄的手,大力的向前拉,卡座里,圆圆脸的王枬蹦起来,“苏湄姐!你可算来了!”

看见王枬,苏湄急着想挣脱Kevin的手。没奈何,Kevin紧紧抓着不肯放。苏湄有些急躁,黑暗里脸色微微发红,想要再次甩开Kevin的手。一束灯光打过来,Kevin低下头在苏湄耳边细语,“别误会,枬枬和我是死党……”

想要争辩些什么,可是,苏湄不知道怎么开口。已经莫名其妙的跟着来了,还是随遇而安吧。毕竟,酒吧这类地方,苏湄从来没有来过,因为盛家仁喜静,而跟罗羲在一起的时候又不方便去公众场合。

 

音乐有些急促起来,原本空荡荡的大厅内,一时间人头攒动。王枬走过来亲热的挽住苏湄,依然是招牌式的甜美笑容和瞪圆了的大眼睛。不同于平日工作,此刻的王枬,浓重的眼线,长长的假睫毛,银白色发亮的眼影,亮银色吊带短裙,长长的腿,银色的超细高跟鞋……

苏湄有些不适应,低声问:“王枬你喜欢银色?”大概是声音太轻,淹没在越来越振奋人心的音乐节奏里。

王枬甩一甩头,和着音乐开始摆动身体。协调的动作,由上而下,似乎从脖子到脚踝,各个关节都在柔软的活动着。苏湄心底感叹:年轻真好。可是,自己年轻的时候,也不会这样的舞动身体。这么想着,越发觉得身体僵硬,只想快快的埋进沙发里。

 

“苏湄姐,走!跳舞去!”王枬扯着苏湄往舞池拉。

这头,Kevin的手还犹自抓住苏湄的手未放。苏湄有些犹豫。这一刻她宁可Kevin陪着自己躲在角落里安静的喝喝酒。从同学会落败出来,原本想着周末的夜晚,偶尔的放纵一下。可是真正走进这震耳欲聋的音乐里,苏湄一点都不适应,并且周遭洋溢着的只有青春的身体才会散发出来的狂欢颓靡的味道,令苏湄越发觉得格格不入。一向自信的苏湄,有些无措,甚至局促。好希望,这个时候Kevin能将她拉走,至少,解个围也好。

果然,Kevin低声说:“苏湄姐不适合跳舞,枬枬你自己去玩吧。”

苏湄心下感激,刚想要落座,王枬撅起闪亮的唇:“不嘛~ 我就想带苏湄姐去疯一疯。你不会跳别碍事。”不由分说的拽过苏湄,急急的往舞池拉。

Kevin无奈的笑笑,松开手。

 

舞池里早已挤满人,与其说是跳舞,不如说是人挤人。苏湄实在不明白,这么拥在人堆里群魔乱舞有什么意思。可是呢,看着一张张因兴奋而略微扭曲的脸,看见眼前王枬圆圆脸上因舞蹈而散发出来的自信的光芒,苏湄自己也跟着小小兴奋起来。瞬间,兴奋沿着血管冲进头脑,又散开进四肢,苏湄也学着小小的扭动起腰肢来,幅度不太大,但是令苏湄自己满意。

一旦开跳,王枬有些忘我。刚开始还带着苏湄,不一会,有些相熟的朋友陆续挤了进来,和王枬一起越跳越热辣。苏湄忍不住停下来,这一停不要紧,左边挤挤右边推推,不知不觉的就被挤出了舞池。苏湄摇头笑笑,年轻人的世界果真不适合自己,想要打个招呼,王枬早淹没在人堆里,或者,更是淹没在自己的舞蹈世界里。苏湄带着感叹,摸索着回到卡座。还未落座,先看见一对陌生男女忘情的拥吻着,旁若无人。

有些尴尬,苏湄以为自己走错了卡座,想要退开。黑暗里,Kevin递过杯子,拉苏湄坐下。

“你朋友?”苏湄问。

“什么?”Kevin俯过身,对着苏湄大声问。

“是你朋友?”苏湄也学着Kevin的样子,凑到Kevin耳边。

Kevin点点头,“一会还有朋友来,介绍你认识?”

“不了。”苏湄摇摇头,突然起了回家的念头。

Kevin又坐拢了些:“不适应?慢慢就好,慢慢就会喜欢上的……”边说,唇不经意的刷过苏湄的耳朵。

 

耳朵啊,苏湄最敏感的部位,理发的时候,苏湄都常常感觉腰间电窜般的酥软,更何况此情此景,又是一个年轻的散着热气的身体靠着自己。苏湄直觉的闪开些,手不由的将杯子送到嘴边,大口的灌下去。苏格兰威士忌独有的强硬的冲击力,尖锐的从食道滑进胃部,热烘烘的令人难受。苏湄皱一皱眉,酒吧里的小年轻怎么都喝些老头子喝的烈酒。

 

Kevin似乎没有觉察到苏湄的异样,或许,这样的环境里,接耳交谈,耳鬓斯磨,都是些稀松平常的事。苏湄不愿意Kevin看出自己的不自在,抓起桌上的酒瓶倒了一小杯,转念一想,又倒了一杯递给Kevin.

Kevin摇摇头:“我不喝,我酒量不好,而且还要送你回去。”

 

苏湄有些怕Kevin一次次靠过来,并且越靠越近的身体。可是,却又有些贪恋这种朦胧间说不出来的吸引。毫无知觉的,苏湄灌下了一杯又一杯,等热辣的感觉一直涌到耳根的时候,苏湄感觉自己的眼睛直直的僵住,怕是……要醉了……自己灌醉自己……苏湄开始有些不受控制的晕眩……晕眩里,过往的情景,今夜发生的事,乱七八糟的涌出来,从眼睛里,耳朵里,统统的灌进来……混乱中,越发的头痛。

 

突然的,有股暖暖的气息迎面扑来,然后,苏湄感觉有湿热的唇压上了自己的唇。胡思乱想着要挣扎,胃里翻腾起剧烈的热浪。苏湄一下子醒过来,趁着半清醒,推开Kevin,扭头朝着最近的厕所标志奔去。才刚奔到厕所门口,还未进门,喉咙口一涌而出,苏湄吐了一地。

 

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苏湄觉得难受,难受的不仅是胃,是头,是身体,更是心里。这一刻她才意识到罗羲对她有多重要,或者说罗羲的蔑视伤她多深。还有什么,还有三年婚姻里的寂寞,盛家仁的木讷无趣。还有呢?大概还有对安慧慧的羡慕,连安慧慧都怀孕了,自己却还在过着得过且过的日子。所有纷乱的,对生活的埋怨,对婚姻的无望,一股脑儿的泛上来,比胃里的纠结更令苏湄难受。

 

眼泪快要落下来,直直的在眼眶里打转。

 

突然的,身后有纸巾递过来。

 

苏湄抬头,Kevin举着纸巾替她抹去嘴角的污物。任何一个女人,这个时候恐怕都会死在Kevin温柔的举动里。苏湄是普通女人,还是个在周末夜晚寂寞爆发的女人,当然也不例外的感动着。心底最柔软处,轻轻颤动。不是因为Kevin,而是在酒精和音乐灯光的催化下,有个男人温柔的站在她身边,替她擦嘴。这个时候,只要有人那么温柔的站着,苏湄都会觉得温暖。而这个男人是谁,早已不重要。

(未完待续) 

 

特别提示:《暧昧8小时》为中篇连载

上一章链接: ● 暧昧8小时(5)

下一章链接 :● 暧昧8小时(7)

 


<欢迎到烦烦的文字世界坐坐: ● 飘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 摇一摇 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

  评论这张
 
阅读(70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