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摇一摇,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日志

 
 
关于我

有人说:你是个实实在在忙碌的人,却总爱大秀自己所谓悠哉的生活。 这个人是谁? 呵呵。是我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JUST ONE LAST DANCE  

2010-01-14 08:01:54|  分类: 花色嫣然如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可以预知未来。却预见不了自己。

                                                               —— 我说。

JUST ONE LAST DANCE - 烦烦 -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
 

 1998年夏天,我遇见他,一见钟情。简单的故事。当然,肯定不是一见钟情那么简单的故事。

三个月后的深秋某夜,是狮子座流星雨泛滥的第一年。那个星座著名的流星雨,持续了好几个秋天。但是,我只记得那个极大周期里的第一年,11月底凌晨3点的寒风里,我和最好朋友小如走在荒郊回学校的大道上。一颗流星划破天际的时候,我默默许愿。

小如问我许什么愿。

我说,我尿急,希望马上出现厕所。

哇~真的好灵。小如指着不远处路边的一个小公厕,满脸欣喜。

而我,则侧过头去。我看见一大队男生骑着车呼啸而过。他戴着棒球帽,裹在大围巾里,卖力的骑着车,那么那么轻易的,从我视线里划过。我想要奔上去,脚底没来得及生风,小如一把拖住我往公厕走去。

站在寒风里,我想,该死的我怎么那么灵验,居然胡说八道都能说中。当然,流星更灵验,我许愿遇见他,我看见了,可是我撒了个无谓的谎,令自己错失。

 

1999年的校文化艺术节前。

小如说,菲菲姐在《出路》里唱1999年是世界末日,末日那天妮子你会和我在一起吗?

我说,不会。

小如皱皱眉,骂我不够义气。

我说,因为,今年肯定不是世界末日,因为,隔壁班的阿亮喜欢你,到冬天的时候你们肯定在一起了。所以,我们肯定不会在一起。

我用了那么多的肯定,所以,我预知了未来。

那年冬天果真不是世界末日,那年冬天小如果真挽着阿亮的胳膊坐在礼堂里看艺术节闭幕式的汇报演出。可是,我预见不到自己扭伤了脚,我痛失了和他同台演出同台领奖的机会。我只能孤伶伶坐在小如身边。

原来,人可以预知未来,却,从来不能预知自己。

 

然后,我预言过很多事,这些事都无关我自己,并且一一应验。

后来,我又做过一些疯狂的事,比如,在学校的大草坪上公然向他跪地求婚。我也做过一些无聊的事,比如,溜冰的时候,他来牵我的手,我却伸出腿去狠狠的绊他。当然,这些事统统的没有好结果。

在毕业以前的四年里,我一事无成,飘来荡去的成为孤独的仙子,我愿意以自己预知未来的能力换回和他的爱情。我以为那是爱情,其实,我根本不懂,爱情需要勇气,在没有勇气表白以前,所有都是徒劳。我站在所谓爱情的遥远的起点,没有踏出过一步,却一直为不能预见自己而忿忿不平。

 

毕业那年,阿亮举家移民英国。我刚刚好拿到了海外工作的OFFER。

小如在宿舍里哭,她说,妮子你把去英国的名额让给我吧。你那么优秀,到哪里都能发展,我不能失去阿亮。

大概是有些英雄气概在我纤小的躯壳里萌生,毫不犹豫的,我让出了那个名额。送机的时候,我看见小如和阿亮手牵着手甜蜜的笑,我心里的满足也跟着溢出来。转回身的时候,我看见他。

他拎着行李冲我点点头,来送小如?

嗯。我也点点头。你去哪里?

我去巴黎读绘画。

哦。我点点头。呶呶的想要问些去几年还回不回来等等寒暄的话,这些话卡在将说而未能说的表白里,蠢蠢欲动,可最后,只生生挤出两个字。保重。

裹在夜色里走出机场大门的时候,我想,毕业,不就意味着分道扬镳么。不该悲伤,不应该悲伤。我扬起头,想让眼泪不要满出来,可是它们不听话的流下来,灌进耳朵里。

 

一年以后,我听说小如和阿亮分手了。分手的原因是他。小如去巴黎旅游的时候遇见他,感情一发,便不可收拾。

已经没有时间去唏嘘,我忙于工作。只是,心里隐约有些恨意。原来,爱情里,距离并不是问题。

 

后来,小如辗转去了美国。

再后来,我听说他孤身回国了。

 

一眨眼,毕业十年。

还来不及明白什么叫蹉跎,接到同学聚会的通知。

我开着车去机场接衣锦还乡的小如,每年,她回来看我一次,给我带最昂贵的礼物。今年也不例外。

小如窈窕美丽更胜昨日,而我,大概是灰头土脸的一副30多岁办公室白领的模样。我想,我不要去什么同学会,我害怕看见他。可是呢,我又想看见他。

 

会场里,稀稀拉拉的人头来得并不齐。

我目光搜寻了一圈,居然找不到他。心里松出一口气,又隐隐有些失望的时候,有人拍我的肩。扭回头,我看见他。原本应该是故友重逢,欣喜异常的情形,可是,我低着头先看见他微微隆起的啤酒肚腩,再抬头,还好,脸还算依旧英俊,可是,有细纹了呢。

原来,相貌不出众有不出众的好处。处处中庸的我,至少不显老。可是他呢,当年再俊俏,眼前还未入中年的他,却早早的有了中年的气息。我在心里笑,轻轻数落自己的失礼。

 

音乐响起的时候,他伸出手问我,跳不跳舞?

我也伸出手搭上去。

最近可好?他轻声问。

嗯。还不错,你呢?

不算好,刚恢复单身。

哦。低声应一句,我没了措辞。是不是该安慰还是揭过不提,我没有经验。

他倒是继续坦然的问,听说你还单身着,考虑一下我吧?

我娇俏的笑起来,很显然,你的消息不灵通呢!

他倒是真有些吃惊,问得太晚了,早知道,10年前就该问。

心里,是真的软了一下。刚刚娇笑的时候,心里已经松下来,并不是报复式的拒绝他,而是跟顾学文的婚期早已妥实的定下来。

哪里有那么多的早知道。我轻浮幽怨的嗔了他一眼,心底一顿。我原来并不是不可以在他面前轻松自如的做我自己,只是,过往里女子的矜持将我拘禁得太紧太紧。

你越发有女人味了。他绅士的搂着我转圈。

哪里。我抬头在他眼角的鱼尾细纹里读出成熟男人独有的魅力,轻声赞叹,你才是越来越有魅力了呢。

他故作委屈的说,可是,魅不到你呢。学生时代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

心里怔住,轻微的,并没有戏剧般狠狠的顿住。爱的背面,并不是恨,而是淡忘。我早已经淡忘那段未成形的感情,所以我自如,我轻松,我再不拘谨。我笑着说,不一样了,学生时代你伸手的时候,我拿脚绊你,现在,我学会用手回应了。

呵呵呵呵,他笑开来。明年的同学会你还来么?

明年还办同学会?我吃惊。

我是随便说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办。下个月我调去美国总部。

哦,去几年。这次我落落大方的问。

不清楚,大概是三年,不过可能不回来了。

嗯。我点点头。

嘴里随意寒暄的时候,听见Sarah Conner在唱《JUST ONE LAST DANCE》。这个时候,我在他怀里,舞着我们的JUST ONE LAST DANCE。能不能预知自己的未来已经不重要,这一刻,静静的依偎就足够。只是,眼泪没有应景的落下来,心内,倒是暖暖的,舒坦无比。

JUST ONE LAST DANCE。。。

(全文完)

 

<欢迎到烦烦的文字世界坐坐: ● 飘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 摇一摇 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
  评论这张
 
阅读(583)|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