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摇一摇,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日志

 
 
关于我

有人说:你是个实实在在忙碌的人,却总爱大秀自己所谓悠哉的生活。 这个人是谁? 呵呵。是我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苹 果  

2009-03-15 15:23:54|  分类: 花色嫣然如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是礼拜六的清晨。

苹果微眯起眼睛。

刚走出昏暗的网吧,突如其来的亮光,给苹果带来一阵阵的不适。

又是那个男人,每个周末都会出现在网吧,然后在同样的清晨离开。

总是坐8号机,从来不笑,爱穿黑色。

周六的一大清早是很难叫到计程车的,苹果很清楚。

然后一辆TAXI停在了那个男人面前,很礼貌的,对方伸手示意苹果坐进去。

没有感谢,理所当然的,苹果一头钻进去,。

这个熟悉的场景每个礼拜六的早晨都会上演。

通常,太阳还没有出来,街上也没有太多的行人,夏日的清凉还未退去的时候,苹果在车里偷笑。

 

注意那个女孩很久了。

有多久,Jerry不记得了。

只知道那个女孩第一次出现的时候,穿红色吊带衫,垮垮的脏兮兮的牛仔裤,还有一双凉鞋,红色,细带,平跟,那么应该是夏天吧。而现在,热浪还没有消失,也就是说,女孩出现在生活里并没有太长的时间。这么短就不记得了,Jerry不禁对自己的记忆力有点失望。

那个女孩子第一次走进网吧的时候伴着一串放肆的笑声,跟她身边嚣张的高个男人一样,很轻易的就让Jerry的脸上闪现出一丝不屑。

都市角落里总能看到这样堕落的少年,Jerry觉得自己的心不再年轻的时候,却突然的为这样一个带着点点夸张的女孩热血沸腾。

那个女孩叫苹果,和网吧的人迅速熟起来以后,大家都这么叫她。

苹果,呵呵,很适合她。

红红的,有着畅快的笑容,有着颓废的青春,有着点点的酸味。

那个早晨, 不期然的在街头相遇。

礼拜六的清晨车不好叫,一年来,Jerry都是打电话订TAXI。

车来的时候,一团红色划过眼前,苹果很不雅观的钻进车里,连一个抱歉的笑容都没有。

Jerry一向很有绅士风度,可他居然没有想到要为这个在街头挨冻的女孩叫辆车,并且在座位被抢以后有丝丝的不甘。生活的节奏怎么会这么轻易的被打乱,Jerry皱起了眉头。

渐渐的,也就习惯了苹果的没礼貌,照例在每个周六叫车,也为那个女孩叫上一辆。

为什么会觉得苹果在挨冻的时候有一丝不舍的感觉?尤其是在如此炎热的夏日,为什么那个女孩总给自己留下冰冰的凉意?一大清早的凉爽还未退去的时候,Jerry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又一个周末,拥着Sam进门的时候,苹果偷眼瞟了一下角落。

Jerry已经早早的溶入了他的网络世界,依旧是一身黑色,一个理得很精致的板寸,纤长有力的手指在无声无息中迅速的敲击着键盘。又是一个爱网络聊天的傻瓜。苹果忍不住笑出了声。

那团红色一进入网吧就闯进了Jerry的视野。还是红色,鲜艳的血色T恤,大大的牛仔裤,被修改成毛毛的七分长,赤脚穿玫瑰红色的跑鞋,旧仔裤与鲜亮的鞋子之间,露出苍白而纤细的脚踝。苹果有一头乱乱的头发,一张毫无粉饰的脸,还残留着稚嫩神情,却总爱带着酷酷的伪装,落寞,无奈,孤寂而又傲慢得不可一世。

苹果总能旁若无人的笑得那么放肆,大笑着坐下的时候,仿佛全世界只因她而存在。Jerry摇摇头,这样的一个女孩子,也许一辈子被人捧在手心里宠着,没受过挫折的精致娃娃,还要故做成熟的挥霍青春,愚蠢至极。

一直希望看到有人出来压制她的嚣张气焰,不知道抱着何种心态,Jerry甚至希望看到她大大的出糗。

苹果的击键速度非常的惊人,一连串的打完之后便对着屏幕狠狠的笑,还有就是满口的脏话,奇怪的是居然全是英文,流畅连贯,带着浓重的纽约腔,像极了Jerry的老板。

如此不羁的小太妹却能有一口流利的英文,Jerry的疑惑在瞬时极速的膨胀了起来。

Sam ! 苹果斜嚼着口香糖,含糊的嚷着。

一直尾随的高个男人的嚣张气焰泯灭在苹果贯穿空气的尖利叫声中。

买宵夜去。头也不回的,苹果掏出钱往身后递去。

Sam迟疑的脚步被刚进门男人微抬的手势轻易的制止。

那个男人更高,平头,偏坠,古铜色的肌肤泛着淡淡的金属光泽,透着点点的健康。白色长袖衬衣,浅色仔裤,毫不张扬的装束,却有着丝丝的逼人寒气。

Be quick! Do not understand!

苹果有些沉不住气的站起身,听不懂吗!Stupid! Shit! 猛一转身,用力扬起的手凝滞在半空中。旭?Why do you come here?

说中文。

Why? 苹果一向连贯的英文开始显现出营养不足的迹象。I just ask Sam to …

啪!苹果原本扬在空中准备扇Sam的手迅速的按上自己的脸。

一手拉过执拗的身躯,一手抚上那头凌乱的头发,白衣男人试图将苹果揽进怀里。

挣拖着,苹果迅速的冲出门。

Sam,不要追,让她去!

你呢?还不去追?白衣跨出一步就迫近了Jerry。

啊?没有意识到那声清脆的耳光将自己从座位上激起,没有意识到随之慢慢趋前的脚步,没有意识到自己脸上急切关注的表情,Jerry转身拔腿往外跑。

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的旭挂着浅浅的笑意。看着角落里那个黑衣人急冲冲的身形,旭知道自己这个麻烦的妹妹到哪里都有人疼。

 

苹果,等一下!

Yes?

说中文可以吗?我叫Jerry。

哦,杰?我国语不好。有烟吗?

Jerry掏出烟盒,抽出一支递过去。

Mild Seven?苹果半眯起眼睛,谄媚的显出一丝勉强的笑。接过烟,斜叼在嘴角,痞痞的微送了送下巴,怎么,没火吗?

抱歉!打火机没气了。

算了,我自己来。纤细的手腕没入裤袋中,许久挖出一个精致的小金属块。叮!火光印上苍白的脸,耸起肩,埋下头,一片片缓缓升起的兰色烟雾笼罩了苹果模糊的表情。

仰头吐出一串畅快的烟圈,苹果终于露出了苦涩而满足的笑容。

你有烟却带着个没气的打火机,我呢?打火机不离身,却从来不带烟。呵呵?敷衍的笑意习惯的侵入苹果还略显稚嫩的五官。

怎么?对我有意思?苹果大大咧咧的坐在路边的台阶上。不怕被里面的人扁?你看起来像是gentilman嘛!上上下下扫视着眼前的男人,苹果不屑的撇撇嘴。

不说话吗?就知道你们这种坐office的uncle爱假正经。走人了。使劲的捻灭烟头,苹果站起身。

真的不怕吗?Ok! Bye! Ohh! Stupid! Yeah! Fool ,you are.

 

是你哥叫我出来的。Jerry拽住异常纤弱的胳膊。

你怎么知道他是我哥?

凭我的年龄是你的两倍!

哦?Ok! Get down! 聊聊?苹果又坐回原位。I am 18. And you ?

你有18 岁吗?Jerryl冷笑着坐下。为这样一个近乎白痴的可笑女孩情绪波动了一个夏天,Jerry觉得自己的感情过分廉价了。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just tow months later,我就18了。

我33。

哦,里面的是我表哥,叫旭。网吧是小弟森的,就是我叫他Sam的那个。How do you get that?很多人都以为旭是我Boyfriend。

渐渐的习惯了苹果的二插语序,Jerry知道眼前的女孩有着不同寻常的经历。你们有着一样的冰冷气质,一样的执拗眼神。

你的话我听不太懂。Can you use some simple words?

你绝不会让男朋友打了之后毫无反抗的跑出来。

哈哈!你真知道我。

不是知道。是了解。

好的。了解。苹果的脸上绽出纯纯的笑,这个年纪该有的灿烂的笑。Ohh! Jerry? I like to call you 杰。Ok?

可以。

Just one more cigrette. Ok?苹果添添有点干裂的嘴唇。

女孩子不要抽那么多烟,对皮肤不好。尤其你还那么小。Jerry说话间不自觉的就去掏口袋,苹果瘦弱脸庞上无辜的大眼睛,总能轻易的让人疼惜,那份渗人的寒意不知不觉中就博取到泛滥的同情。

我拿东西change ,好不好?my story? Without cigrettes, my story won’t be so exciting.苹果似乎并不知道自己的天真具有多大的诱惑力,没有人可以抗拒她的请求。

你不讲故事,我也会给你烟的。只是以后真的不要抽那么多了。Ok? 呵呵,你的中文障碍症传染给我了。

Really? Jack always askes me to speak Chinese. Ohh! Chinese ! I hate it. I even wanna get rid of it for ever. Anyway, you'd give me one more cigrette ?

是啊。对了,你叫苹果?为什么?可以叫你 Apple吗?Apple。yes , it is more lovely.

No.. Never. Do not call me Apple. Please do not.

Why?Jerry 看到苹果的眼神在迅速的暗淡下去。 有什么问题吗?Apple?

I have said my name is not Apple. Call me 苹果。你听不懂吗? 该死的,speak chinese..苹果,叫我苹果。

You said you hate Chinese . why ? what’s wrong?

我就是为了逃避English 才回来的。我不想再提了,好吗?你再说我翻脸了。

Just tell me why ? Jerry的好奇心被迅速的激起。是的,眼前的女孩受过伤,而且在没有走出这份伤痛之前,无法面对太多的东西。Jerry知道受伤的滋味。两年来心无时无刻不在疼痛。习惯真的是一样最可怕的东西。在你拥有它的时候,幸福的包围最终会幻化成失去以后伤口上犀利的盐。撕心裂肺的哀痛在顷刻间蔓延开来,Jerry知道两年来的网络生活没有让他品尝到遗忘的滋味,正在逐步加深的思念让他不经意的再一次抽出烟。

如果你要离开的话,走之前可以为我点支烟吗?

苹果已经准备离去的脚步迟疑了。有多久没有听到如此伤感的话语了?是的,如果自己有无法弥补的创伤,就应该掩埋它,而不是迁就于与此毫无瓜葛的Jerry. 转回身,苹果试图送出一个暖暖的笑,嘴角上扬的瞬间,火光印照了Jerry棱角分明的脸。

Jerry把上苹果的手,小心的呵护着火苗。痛苦的记忆一下子泛上心头。有多少爱可以重来?Jerry不知道,他只知道在原地无谓的等待,等待难收的覆水有一天奇迹般的重回水晶瓶,抱着瓶傻傻痴的等待也许依旧是一种美丽。

苹果对着火光开始感到鼻子一阵阵的发酸。杰忘我的呢喃勾起了苹果心灵深处的无限惆怅。

一埋头,Jerry深吸一口,点燃了烟。两年来不曾接触的苦涩震得舌头一阵阵发麻。17岁和33岁的故事也许不同,但是Jerry相信它们同样的美丽。为什么面对网络那么久的时间,都没有办法把心中的故事讲出来,第一次,Jerry有了倾倒相思的冲动。

大哥哥给你讲个故事好吗?

Great! But I wanna your true story.

是的。 是我的故事。 从哪里开始给你讲呢?我想,爱情如果只是一种习惯,习惯了她的关怀习惯了她的话语,习惯了她的气息习惯了她的一切。其实那是一种很幸福的滋味,但它可怕的地方就是如果失去。。。假如爱上一个人,恋上一种味,在一夜之间突然没有了所有的感觉,只剩下等待的一份情,一份永远的眷恋。我不知道,当一个人再也不需要感觉,再也不需要他人的时候,是否真的能永远的活着,活在自己的世界,一个只有自己的世界。

夏夜的宁静里夹杂着清冷的湿气,苹果不自觉的微缩起脖子。仰起头,眼睛里亮闪闪的执着鼓励着故事的继续。Jerry爱怜的拥过苹果,他一下子羡慕起里面那个叫旭的,有如此乖巧的妹妹有时候真的是一种奢侈。

揉揉苹果柔软而凌乱的头发,一种熟悉的薄荷清香倏的触及Jerry灵敏的末梢神经。

两年前,那次激烈的争吵之后,再也没有勇气去碰触Head&Shoulder的清新。突然要面对的时候,压抑许久的思恋喷涌而出,绵绵延延,一发而不可收拾。

 

等待在门后的温馨笑容是每天必演的曲目,终于决定要将这一切变为永恒,却极讽刺的知道对方想要的生活在大洋彼岸。这样的生活Jerry无法给予,但是,Jerry说我可以给你幸福,可以给你一辈子的幸福。我们结婚好不好,你一直说要结婚的。

太迟了。我的签证已经办下来了。我们难道不能在NewYork开始新的一切吗?放弃这里,跟我一起去美国,好吗?我们去美国。结婚的事我不想再提了。我真的没法让自己再一次相信你。你总说要时间,你总说有工作。。。长发掩映住她的脸,是的,她追求完美,女人最美丽的泪滴,Jerry只能透过那头浓密的黑发独自揣测。能够真真切切品位到的快乐,只在清晨第一道阳光洒向屋里的时刻。感谢她的熟睡容颜,能够让Jerry拥有一天中原原本本的动力。

留下来,我们马上结婚。

呵呵。。。如果你早一点说这句话,我会哭着扑到你的怀里。但是现在,我想,即使一个人,我也会离开这里。抬起头,已经干涸的双眼找不到一丝残存的泪迹。那一刻,斩钉截铁的执拗抹杀了Jerry心头所有的感觉。两年的磨练开始让Jerry明白,那种感触叫麻木,一种纯纯粹粹的哀死。手指轻触到裤袋里的环状硬物的时候,出自生物的原始冲动掩盖了源于内心的无限柔情。狠狠的将对方揉进怀里,第一次那么用力,用力的仿佛预感到最后的别离。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依旧是那么模糊,给一切罩上一层旧旧的色彩。醒来的一刻,Jerry只想紧紧的拥住她,告诉她他昨晚做了个可怕的梦,他不能失去她,他真的想跟她结婚,就像每次很想在清早抱抱她却一直没有惊醒她的勇气。

但是,第一次Jerry发现这张床的尺寸有点大,尤其对于一个睡品很好的单身男人。

她就这样从标注着Jerry名字的空间里蒸发了,像水汽一样无声无嗅。

床上没有了她的枕头,柜子里没有了她的衣服,身边没有了她的气息。她消失的如此彻底,仿若从来不曾停留过,也许Jerry应该庆幸,庆幸她的绝情没有留给他一丝怀念的理由。

但她毕竟是粗心的,两支紧紧依偎的牙刷,有那么一刻给了Jerry希望。

一点点的清醒在吞噬了混沌之后,痛楚立即泛开来,为什么不走得彻底点,还要留下蛛丝马迹让人无法忘怀?Jerry忘情的用拳头砸向洗手台。痛,碰触硬物的痛。台上赫然摆放的是Jerry准备用来求婚的戒指。当这枚沾染了血迹的小小环状物不再具有幸福的意义后,极具讽刺意味的光泽在浅浅的闪耀着。终于明白,她终究是走得彻底的,牙刷是刷久了不要的,洗发水是用剩了丢弃的,就像Jerry,虽然揣着真诚的戒指,依然被她无情的扔弃在双人床的一边。

啪嗒,啪嗒,想要点一支烟,燃烧尽所有的烦扰,却发现火机里已没有气。一道抛物线划过空际的时候,Jerry想起她的温柔,少抽点,是的,每次她都这么说。总是笑笑依旧点然手头的烟,就像总是拿她结婚的话语当玩笑。可当她不在的时候,却连带火机里的气体都跟随她离他而去了。是不是自己真的做得很差,伤透了一个好女人的心?放回已经抽出烟盒的烟,Jerry跑过去捡起地上的打火机。

 

这么想念的话就去追她回来。旭迈动长腿坐到Jerry的身旁。

一黑一白两个大男人,在夏夜的寂静角落,并排坐在冰凉的台阶上。

旭哥哥。苹果在Jerry的怀里早已沉沉的睡去,听到熟悉的声音,半模糊状态的她立刻偎依向习惯的怀抱。

真羡慕你这个妹妹。天真的年纪,没有烦恼。

是吗?以你的岁数看不出她的哀伤吗?面对如此感情粗陋的男人,任何一个女人都会选择离开的。我刚才听故事激起的同情看来要收回了。

你觉得我是这么粗线条的男人?一个对17岁女孩编故事的白痴?我不知道苹果受过多大的伤害。但作为一个好哥哥,你不该让她这么的不快乐。

旭微微甩甩头,为了让投奔他这个避风港的妹妹能够笑一下,他剪掉了自己钟爱的长碎,不后悔,真的。从看到苹果的第一眼开始,旭就知道自己可以为她做任何事情。

 

17年前,在LongIsland的医院里,旭看到了粉扑扑的小表妹。苹果!年仅十岁的他唯一想到的就是甜甜水水的苹果,于是,这成了她的名字。

5年后再次去NewYork,鲜奔乱跳的苹果冲进旭的怀抱。那一刻的遗憾,旭终生难忘。

Hi,you ,my brother ? Ohh! I love you . Mum told me it was you first calling  me Apple. I am Apple ,your little sister. Apple ,do you know? My name. Everyone call me Apple just because of you.Aha, I love apples. Apple , my…

Stop!不要再说了。旭感到深深的失望。5年来一直让他牵挂不已的小表妹,见到他居然只会说满口流利的英文。苹果,你叫苹果,你会说吗?苹果?旭期望她至少听得懂自己的名字。

但是,旭看到了苹果眼里的疑惑和惊恐。彻头彻尾的冰凉,让他不知不觉的收紧揽住苹果的怀抱。

Let me down. Mum,Mum…Let me down. You are not my brother.  NO ,NO …

Jack! Take good care of her. She is just 5 years old. She has nothing about Chinses. Never know it at all.

叫我旭,舅妈。像在上海的时候一样叫我旭,如果你还是很疼我的话。我们之间没必要说英文吧。

喔唷。我们的旭长大了嘛。我以为你中学毕业英文不错了,还想让你舅舅帮你申请过来念高中呢。

我想,高中还是在国内念吧,我已经考进重点了。

也好啊。带苹果出去玩吧。哦,她不会中文的,你可以吗?

Sure!旭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

那个暑假,旭终于教会了苹果念自己的名字,念他的名字,还有简单的会话。临走的时候,两人拉钩发誓说这是一辈子的秘密。

三年后再次看到苹果,又给了旭一个大大的惊诧。

苹果又一次的放弃了中文,不仅仅是简单的放弃,而且是对此怀有丝丝的恐惧。

Mum does not permitte Chinese. Jack, but, I love Apple. It belongs to ours.

苹。。。果。。。

苹果艰难的吐出那两个字的时候,热泪一下子涌出了眼眶,18岁的旭紧紧抱住8岁的小女孩,埋下头,不争气的雾水迷失了双眼。

就在夏末微有凉意的傍晚,在异国的一方土地,一个大男生蹲在地上,用树枝一笔一划的教小女孩写方块字。

苹果和旭,我们爱中国!

九个简简单单的字,两个人写了整整一个黄昏。

要相信,斜阳终会升起,冰雪总能融化。

I believe the last flower is beautiful and the last drop of blood is warm.

Yes! It is said blood is thicker than water.

五年,五年的朝夕相处,苹果爱上了古老的文字,那种无法用言语解释的溶通,那种用感情浸渍的魅力。苹果说等她长大了她要回国去念中文。血液里某种情愫在莫名的涌动。

提前拿到医科硕士的旭决定回国发展。中国缺少年轻的生力军,我要用我所学的为国人服务。

旭哥哥,等我哦。等我毕业了,我也回去,去看看我从来没见过的祖国。

在舅舅的声声挽留,舅妈的连连叹息和苹果的殷殷祝福中,旭挥挥手离开生活五年的国家,去实现一个年轻医生的梦想。

但是,没想到事隔四年,苹果发生了这么大的转变。突然接到苹果要回国的电话,旭激动的甩脱了手中的电话。

那个细雨的夜晚,旭辗转反侧。

瘦弱的苹果拖着大箱子出现在机场大厅的时候,难以形容的陌生笼罩了旭。

苍白的脸颊,尖瘦的下巴,空洞的眼神,这真的是当年那个有着阳光笑容的苹果?虽然四年时间让她从小女孩蜕变为大女生,旭坚信身形的改变是无法末煞曾经共同培养出来的情感和气质的。但是这些真的没有办法从现在的苹果身上发掘出来。如果不是那依稀尚存的熟悉容颜,旭真的不想承认这是他的妹妹,一个完完全全西化的产物,NewYork街头的嬉皮女孩。

没有熟悉的拥抱,没有热情的问候。走过身边的时候,苹果冷冷的丢下箱子,一个人直直的走在前面。刚上车,苹果就试图点烟。

啪!清脆的声音,旭第一次扇了苹果一个耳光。

置若罔闻的,苹果弯腰拾起被打落的烟。

不许抽。旭愤怒的夺过烟盒。在我的世界里不许抽烟。

Your world? Is it large?

大到你无法想象的地步。总之我说不许抽就不许,以后身上不能有烟。明白吗?

Yeah! I got it.

说中文。不许说英文。

We can understand each other well . it is just OK!

我说了说中文,在中国就说中文。不要在我面前装得像个假洋鬼子。

Sorry. I am an American. From NewYork.

Shut out!旭任不住又打了苹果一个耳光。你能说你听不懂中文吗?

我。。。

几天都沉默不语的苹果在看到旭为她新剪的头发时,终于哭了出来。这个原本想逗她笑的举措却引出了一段辛酸的故事。

旭哥哥,我好痛,这里。。。苹果捂着心口说。

 

街拐角有一家水果店,有很新鲜的苹果。很红很红,又脆又甜的那种。

苹果最喜欢吃苹果,每天一个,从不间断。挑剔的她只喜欢这家的苹果。

每个周末到这里挑7个最好的苹果,一个一个的拿起来看看,再闻闻,最后笑着放到篮里。

水果店里有个打工的中国男孩,叫Alex,有着腼腆的笑容和干净的衬衣领子。清清爽爽的,每次都要讲个小故事给苹果听。

那次发高烧,躺在床上,苹果念着仅余的唯一一个苹果。又是周末了,没有苹果的明天,她不知道该怎样度过。Dad and Mum又刚好都出去了。

门铃响的时候,苹果很疑惑。

Alex?哇!苹果!

你。。。会说中文?

Emm … Yeah!

说中文可以吗?我想这样可以亲切一点。

好的。进来吧。

我是送苹果来的。你今天没来买苹果。所以。。。我。。。我留了7个最好的苹果等了你一天。我想,没有苹果你明天没法活了。呵呵。。。是不是很傻?

不是啊。 谢谢啊。我真的很想念这些苹果哦。可是我发烧了。

你生病了?那快回床上去吧。

可是。。。你是客人。

快上去。晚饭吃了吗?还有,今天的苹果吃了吗?Alex着急的样子很可爱。还不上去?难道要我抱你上去?我说到做到的哦。

啊!一路的惊呼声中,苹果像麻袋一样被扛到了楼上的卧室。

。。。。。。

父母在听到苹果爱上一个中国留学生时表现出来的轻蔑深深刺痛了一个17岁女孩的心。不可以,苹果知道自己不可以爱上这样普通的一个男孩。5岁那年苹果高兴的扑进妈妈怀里,告诉她自己叫苹果的时候,换来的是一顿毒打。母亲随手操起的木棒打出一条条血痕的同时,更在苹果幼小的心头植下了一道道倔强的纹路。父辈们苦心竭力的把她培养成纽约的上等人,决不容许她走回头路。

但是8岁那年,旭的到来激起了苹果对祖国的无限爱怜和憧憬。那种发自内心的热爱刻骨铭心。是的,父母难道能抹杀同是炎黄子孙的一脉相承?5年,5年跟旭在一起培养出的不只是一段兄妹情,更有共同刻画祖国美好未来的理想。旭于自己的意义,也许更甚于半个父亲。

毅然决然的跟Alex回中国成了苹果被禁闭日子里快乐的源泉。一个星期后,苹果被一脸笑意的父母允许出门的时候,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瞒着家人偷偷去见Alex,却换来对方冷冰冰的态度。

很抱歉,我们无法在一起。我答应了你的父母。还收了他们的钱。

你。。。无耻!

啪!苹果使出浑身力气狠狠的挥出手。

头也不回的坐上计程车,隔着车窗,苹果看到Alex站在雨中一动不动,望着汽车绝尘而去的眼神里甚至有笑意,那份执着与自傲的表情仿佛背叛这段感情的根本不是他。

恨!真的是一件很难的事。苹果试图憎恨他一辈子,却在坐上车的那一刻就开始后悔。那天,心里流出的血远胜过上天怜悯的泪水。

低估了苹果的中文能力,母亲在与父亲的谈话中不经意的流露出对Alex的敬佩。

那个男孩子还真有骨气。很有当年你的风采哦。

哪有啊。

当年你如果不是在批斗中死也不吭声,我才不会喜欢上你这个傻小子呢。

是啊。在上海的时候其实很好啊。到了这里,好象很多东西都改变了。

还不是为了苹果将来好啊。那个男孩子死也不肯要钱,直着脖子说阿姨,为什么中国人要瞧不起中国人的时候,我真的挺感动的。但是苹果是在这里出生长大的,我不想让她再回去。我也真的是为她好啊。还有你那个外甥,把他接来美国吧,他会很有前途的。

Mum,你说什么?

啊?苹果,你。。。

你们怎么不想想自己也是中国人呢?苹果满腔的怒火全部倾注于急切朝向门外的脚步里。她要去企求Alex的原谅,去找他回来。

没有,街拐角没有了熟悉而忙碌的身影。Alex在那场分手的大雨后病了,醒来后,左耳聋了。没有遗憾,他离开了这片伤心地。他说他会学成回国的,一定会。别人可以瞧不起你,但绝不能自己瞧不起自己。

苹果突然的就捂着心口蹲到了地上。很痛。真的很痛。皱着眉趴到墙角的时候,苹果好狠自己用力的那一巴掌,打散了太多自己没有珍惜的东西。。。

 

疼你妹妹的话,教她做回自己。Jerry捻灭手中的烟头。

我知道。我相信她,等到秋天开学的时候,她会适应全新的大学生活的。我会鼓励她好好努力,将来报效祖国。旭打横轻轻的抱起苹果,夏天好象要过去了,很凉了,我抱她进去。对了,还有,一个女人如果决定真的离开你,会带走些什么做留念的。去追她回来。带着她一起回来。

知道。谢谢。

夏末,夜很深了。Jerry感到阵阵的凉意。微微缩起脖子,Jerry开始考虑老板要他去美国总公司的建议。这个令人羡慕的机会曾经是他刻意逃避的,现在他决定把握它。是的,去追她回来。还有,苹果是在秋天成熟的,临行前记得带上一篮家乡的苹果,可以顺道捎给求学中的苹果。那时候她大概已经走出阴霾,脸上恢复甜美的笑容了吧。

夏末秋初的露水雾蒙蒙的笼盖住眼前的一切。起身的时候,Jerry突然感到一种由内而外的暖意。

周围都带着点点的冰冻,冷冷清清的寂静。

只剩留有余温的那方台阶,似乎还沉浸在夏夜美丽的故事之中。。。

 

(2000年 作品)    



<欢迎到烦烦的文字世界坐坐: ● 飘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 摇一摇 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

 

 

 

  评论这张
 
阅读(1017)|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