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摇一摇,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日志

 
 
关于我

有人说:你是个实实在在忙碌的人,却总爱大秀自己所谓悠哉的生活。 这个人是谁? 呵呵。是我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七杯咖啡  

2009-02-07 12:06:36|  分类: 花色嫣然如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Joe是个可爱的女孩。

不要相信她,从一开始我就告诫自己。

因为她的谎言太泛滥,以至于拙劣的地步。当然并不是她不够聪明,也许是我过于挑剔。因为,我用心爱着这个女孩。所以,看到她睁着无邪的空洞明眸,摄人心魄的吞噬我的理智,我才知道,一切都是自愿的。

 

该怎么说呢?我看着坐在对面的天蝎座男人。

已经存在过的20多年生命里,我连自己都骗,所以,我没有是非概念,尽管我很想有。

我是双鱼座的吗?我开始怀疑。对于不同的人我有不同的生日。模糊到生命年轮都没有办法细数的时候,我听到莫文蔚在她的十二楼挥舞着黑色长发,一身纯白。

于是,领悟到,不是一个人,才叫寂寞。

 

她说喜欢喝咖啡,我才每次都约在真锅。

看着她微皱眉头喝日本碳火,我很想温柔的为她加奶精和白糖。该死的我才不信她喜欢黑咖啡呢,这样柔弱的一个女孩子,干嘛要伪装自己坚强。

为什么不点极品蓝山,如果你这么执著于酸苦的纯粹,我在心里问。但是我没有提出质疑,因为我害怕看到她眼睛里的惊恐。开始怀疑,究竟是强迫自己忽略她的谎言,还是天生多疑的灵魂爱她太深。很多概念在认识她之后变得模糊起来,然后,我明白,谎言的基础课程是欺骗自己。

 

不知道是不是太过喜新厌旧,真锅的咖啡,只在第一次的时候感受过它的香醇。很厚很厚的包围住舌根和上颚,逗留了很久。好象每来一次都觉得味道淡了一层。很快,会放弃这里的,我想,跟所有以往的恋情一样。一切都如此短暂,让我没有把握自己是否真正拥有过。

是不是摊开双手就能拥有一切?为什么我只能看到微红的手掌里,深深浅浅的细纹纠缠住生命线。承托空气对于我来说太过虚浮,握紧拳头才可以抓住真实,只因为轻信了李慕白,才总是太早放手。

可是,李慕白虽然做了孤魂野鬼,反可以无牵无挂的陪伴秀莲永远。我呢?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是。

刚才我问他,我们认识多久了。

他回答说七杯咖啡。

有那么久吗?我不相信。不可能连喝七杯,我还没有厌倦。宁可相信是五,我的幸运数字。五,无,代表虚幻,不需要太用心,梦醒的时候,可以什么都不记得。

 

我们认识一共有七杯咖啡。

更确切的说,我们一起喝过四次。

每次送她回去后,我都回到这里再点一杯日本炭火。有那么好喝吗?很认真的看着对座的空空如也,这时候,慢慢消化刚才她头也不抬的点叫同一种咖啡的纯熟,她抬眼倾听的浅笑,她空洞穿越我头顶的茫然视线。她甚至都不太开口,我却要用两倍的时间来理解与她的共处。然后觉得深陷入她永无止境的谎言之中,一种无声的谎言,仅仅是氛围,却让我慌张得毫无着落。

从头到尾都是我在说,猛然刹车停顿的片刻,分明从她散漫的眼神里读出自己的愚蠢和无聊。但是那样没有聚焦在我身上的眼睛里,突然就有了一点闪烁的晶亮,鼓励我的继续。

她没有毒,却让我在她面前心甘情愿的吞下断肠草。这样的一个女人,只需要伸出小指勾一下,就可以把我抛在身后,一辈子死心塌地的跟随她的若即若离。

 

怎么认识他的?在Peggy约我喝咖啡的那个黄昏,很有耐心的等了老迟到的Peggy有半个小时吧,记不清楚了。

Peggy是友人里最后一个结婚的。我知道,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整天忙忙碌碌,心里空得装不下任何东西。究竟为了什么,我不明白。朋友羡慕独身主义的我有一份自己的事业,而我,即使和他们相约喝茶,都煞有介事的抱着公文,天知道,我什么都看不进去。

听说结了婚的女人都有鸡婆的毛病,我彻底相信了。形形色色的男人被他们牵到我手里,只有苦笑。

在爱与爱的交汇,强迫自己擦身而过,才知道,那么用力的撞击每次都让人伤痕累累。

深爱和不爱同样可以让人终身不嫁。

我爱过,在心力憔悴之后,得到的只有失望。

失望,一种太过深切的痛。领悟了那样渗入骨髓的伤害,遗憾,真的是太肤浅。

所以,宁可放手身边所有的机会,尽管我知道,好男人就是这样的从我手指缝里溜走了。

每个女人都是渔夫,我呢?也许是笨拙,也许是懒惰,我这张渔网的网眼未免大了一点。姜太公钓鱼虽然荒唐,但远离水面的钓钩依然有锋利的尖端,而我即使是出于维持生态平衡的善意,也不应该这样的把漏网之鱼的数目发挥到如此极致的境地。

正胡思乱想的时候,Peggy风风火火的身影就进入了我的视线。

想起身招呼她,一个男人站起来,拉开一张凳子。Peggy搜寻的视线很快抓到我的存在,热情挥手的那一刻,我看见他惶恐的再度站起身,拉开椅子,绅士的请我入坐。

Michale,这是Joe。

你好。我隔着桌子伸出手,拿出一贯对待客户的真诚,还有不乏礼节的拘谨。

对方迟疑的笑笑,握手的瞬间,我发觉还有人的手可以和我一样的冰凉,而且带着汗湿。

 

第一次走进真锅,是因为Peggy说有个很特别的女孩我应该认识。

有多特别?喝着纯净的凉水,我的目光肆意的扫视着绿色装潢里沉静的氛围。

如果有隔座那个女孩的甜美,邻桌那个女孩的打扮,还有。。。。。。

然后我看到了她。很单薄的身影,很费力的捧着透明的水杯,连咽下光滑细腻的凉水,都显得那么夸张的乏力。

Peggy终于出现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她,的确是特别的。因为,半个小时里,我不知不觉喝掉了两杯果汁,却只看到她茫然的手捧玻璃杯,始终没有放下。

更讶异的是看到黑色职业套装的孤单身影,在起身的时候,从桌底下拎出七,八个衣袋,满满的占据了她的两侧。突然的,心底在那一刻泛起一丝疼惜。女人,原来可以那样的不疼爱自己。

逛街,不是女人最大的乐趣吗?

从她沉重的衣着里,只看到发泄后疲累的颓废。

我坚信,假如她不孤单的话,必定是寂寞的。

 

缘分这个东西,已经无法让人相信。太多命运的巧合,让我认定自己是天蝎座男人堆砌出来的两尾鱼,大理石质地,冷冰冰,光洁而坚硬。

从来在概念里没有第二次,可是跟他的接触居然都发展到七杯咖啡的地步,实在有点始料未及。

记得他问过我为什么喝同一款日本炭火。

为什么?我能说我的生活里没有改变,就算我知道自己没有长性,但我更知道同样的一种习惯不可能坚持很长久。我拒绝新事物,就像我终究会拒绝他一样。如果本来就是那么的短暂,费心挑选不等于无谓的浪费吗?

 

只喝咖啡,是她在电话那头的要求。

如此奇怪的承诺我一口答应。明明懂得她飘忽的拒绝,但是我假装自己不领会。

我是个有点腼腆的人,不太容易激动的心湖从看见她的那一刻起更加被封冻。但是我庆幸,如果可以就此凝滞双鱼座的她前进的欲念,我情愿,情愿一辈子没有春回大地的希望。

 

如果他不是那样坚持的话,喜欢AA制的我也许不会永远选择咖啡,那几十元的消费是我可以容忍的极限。

当然,如果不是他那样的坚持,我们也许连喝咖啡的可能都没有,因为心如死寂的我,不欢迎新鲜的刺激。

金钱和情感,在我的原则里是等价的,无论哪样,我都不想亏欠。

 

她说她是玫瑰,我不信。

玫瑰有刺,但是显露在外。

她也有刺,却是倒刺。就像她有多大杀伤力,无法估计。只是锋利的刀刃,让人心碎的扎向她自己。

怎么怎么会这样,一次次,在double的咖啡里,我痛心疾首的问自己。

慢慢的,从她空灵的眼神里,开始一点点读懂,一个空寂的影子,从来只知道为别人活,极致的背后,就是除了自己,再也无法爱上别人。

 

他的滔滔不绝,我听不明白,也许根本没有用心去听。想自己的事情,在一个人的世界。何时何地都可以这样的旁若无人。有多爱自己?无从比较。因为,生命里空无一物。

常常忽略他精致的衣着,得体的言行,细微的体贴,在我血液里激起的点点涟漪。越过他头顶的漂亮弧线,我陷于冥想的苦海。也想倒在一个男人怀里,一不小心睡上一辈子。宁静悠远的浪漫,没有女孩会拒绝。

但是,曾经刻骨铭心的痛楚,都可以闭上眼睛让它从手指间散逸,眼前的点点心动,我如何,如何能够低身拾掇。

于是,我在胸口剜一个洞,轻轻将手穿过去,告诉他那里什么也没有。

他没有吓退,只是在那头定定的看着我,问我疼不疼。

没心怎么会痛呢?我牵起嘴角压抑住泛滥的疼痛。

麻木,我还是没有学会。

 

她那么昭然若是的将胸口的心型空洞暴露于天下。

强逼自己相信她的心是水晶做的,透明而易碎。虽然,绝情的眼睛告诉我,那里空无一物。

千万不要爱上这样一个女孩。挣扎在感情被颠覆的边缘,我一遍遍告诫自己。

结果呢?只有更强调,身陷于万劫不复的深渊,无底洞的那头,没有遥远的一方天空。

遗憾的尽头,残缺到空茫一片,这样的美丽,居然有完美的气息。

她是如此的优秀,优秀到完美的境地。

我如何知道?只是她的眼睛告诉我的。

盲从的相信她想赋予我的一切讯息,终于明白,自己永远只能是她完整幻境里重复的累积,那样一点点达到极致的平衡,慢慢弥补她心灵的空虚。

会骗人,只能算是精明。

在她那里,看到的只有真真正正的欺骗自己。

这样的聪明,我一辈子做不到。

我知道自己有心,她跟我同样的具有人类的躯壳,所以她必定是有心的。但是她可以隐藏她的灵魂,高明到连她自己都以为再也找寻不回来。所以,在肉体上证实心脏的不存在,实在显得有些可笑的多余。因为,即使能够看到千疮百孔的心型空洞里血肉模糊,也只是一种没有证据的幻象。她感觉不到疼痛,我无法强迫她体味。就像永远无法让一个天生的盲人懂得鲜血淋漓的惨烈红色。也许,她并不天生麻木,但是在丢失感觉的同时,连带以往所有的记忆,一并追随而去。

 

为什么每次都给对方一个冷艳的叛逆印象。我都怀疑是自己做人太成功,还是太失败。

那只是一个影子,一个我刻意塑造的影子。

我不是那样的,也永远不会那样。

是这样的吗?突然就惶恐起来。一点点接近那个完美的幻影,终于完全吻合的那一天,我害怕它的到来。

真的,不想失去所有一切的感觉。

太保护自己,在外面累上一层厚厚的壳。知道一旦被攻陷,里面溃不成军,却期盼有一天,某种激情可以冲破那层禁锢。我是如此矛盾,矛盾到现在心里只剩下异常和谐的宁静。

真的有那么平静吗?我怀疑如镜的海面下,黑色旋涡里涌动着不知名的激流。只是,只是强逼自己去忽略,这样的残忍,我一个人承受就足够了。没理由让别人跟我一起守侯。

放手让他走吧,我已经进步到牵连他跟随我的痛苦逗留了七杯咖啡的时间。

足够,已足够满足我的虚荣。

因为无法不在乎,才永远不会对别人残酷。

给别人一份短暂的疼痛,将剩余一辈子的痛留给自己。或许是害怕太轻易到手的幸福太快失去。不想失望,只有留驻遗憾。就像害怕突如其来的锐利伤害,自己不能承受,所以,宁愿躲在角落里舔食永无止尽的绵延寂寞。

究竟哪一样才可以是完美的,思前想后,我开始模糊。

 

她低头饮尽杯中残留的黑色液体,我知道,一切都结束了。

因为她从来没有干脆的将咖啡饮到一滴不剩的程度。

惯例的抽出卷成条状的帐单,突兀的站起身。明明是在她暗示下的动作,却每次都显得是自己沉不住气要求落幕。

走出大门,她的脚步突然停了。

就这样吧,到此结束好吗?以后的路,我想一个人静静的走。

她微笑着。

拒绝可以这样轻描淡写的飘出她的双唇,简单的仿佛是一个礼节性的晚安。

终于走到岔路口,分道扬镳是一早就知道的,回首曾经短暂的交集,我学到了什么?

什么都没有,只是跟着一起沦陷在她刻意制造的谎言氛围里,无力的连挣扎都抛到脑后。

如果不是她今天把我推上岸,深陷其中的我,或许不再有重见天日的一天。

不是她良心发现,只是每次积攒到一定深度都会这么做。

她怕自己太轻,轻得终有一天浮出水面,所以拽一个人一起沉沦,踢他上岸的时候,依靠那一点点反作用力的动量,沉入更深的黑暗。

庆幸的拍拍身上的水珠,回头看看水面上,一串由下而上的水泡慢慢团成泡沫。

突然的,一阵凉意,毛骨悚然。

 

不想要一个告别吻吗?如果你想要,可以。

虽然选择离开,但我也不想将杀伤力降到最低。如果可以,起码希望自己在对方的心里即使不能永远,至少也能长久一点。人性都是自私的,我从没有认为自己可以特殊到没有人类劣根的虚荣。

闭上眼,我等待他双唇在我额头蜻蜓点水。

其实我好慌。

很坚强,那只是我对自己说说的而已。

女人,虽然比男人绝情,但是依然会害怕对方回过头来牵自己的手。

人心,终究是肉做的,不要对它的承受能力抱有太高的期望。

胆战心惊中,我很惶恐,生怕自己崩溃。

不可以,已经坚持了这么久,我的矜持不可以决堤。

为什么他还没有反应,真是该死的笨,早知道是这样一个没完没了的拉锯战,我就不会将自己丢到如此尴尬的境地。

已经没有机会后悔,但我也没有勇气睁开双眼。

我究竟该怎么办?

好怕自己撑不到最后。

想做胜利者。我可以吗?

 

不想要一个告别吻吗?如果你想要,可以。

我惊诧得看着她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在皮肤上留下一片模糊的阴影。

为什么就连她主动提出的邀请,都好象是因为我苦苦哀求而扔出的施舍。

太阳底下,我只能看到我的影子。

她,虚幻得跟她的影子合二为一。

如此孤寂,空灵得将生命都溶入了幻象里。

不知道什么叫爱,怎么会懂得疼爱自己。

难道没有人可以教会她吗?

好希望那个男人是我。

为什么不能是我呢?

突然感到胸口阵阵发闷,长时间血液的凝滞带给心脏丝丝麻木。

起手捂住自己的心口。

然后发现,那个刻意展示给我看的伤口在她的右边。

她不是没有心,是我太早轻信了她的谬误。

才明白,位置的相同,只是因为我们面对面。

第八杯咖啡,我不打算再喝,换个角度,很多事情也许真的不一样。

她的睫毛开始扑闪,眼珠在薄薄的眼皮底下不安的滑动。

七杯咖啡已经结束,接下来,我该怎么做呢?

谁说一定是她占上风呢?

 

他究竟在干什么?

 

看到斜阳里,她的身影,一点点从我原本巨大的影子里显现出来。

我露出一丝微笑。

 

 2001年春 作品



<欢迎到烦烦的文字世界坐坐: ● 飘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 摇一摇 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
  评论这张
 
阅读(668)|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