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摇一摇,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日志

 
 
关于我

有人说:你是个实实在在忙碌的人,却总爱大秀自己所谓悠哉的生活。 这个人是谁? 呵呵。是我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 续篇(原创)-34  

2008-10-27 18:23:38|  分类: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十四章 放手,说声祝福

夜幕徐徐落下的时候,蓝玥挽着曹伯母走出医院大门。

“依萍,我还是有点不放心,还是你和小叶回去,我留下来吧。”

“干妈,有可欣在,你一百个放心。”蓝玥习惯性的戴上墨镜,已经黄昏的天空霎时变得越发昏暗。一不小心,蓝玥一个趔趄,脚踝狠狠的在台阶上崴了一下,又高又尖的后跟啪嗒一声,脆脆的断裂开。

“呀!没事吧。”曹伯母一把拉住蓝玥,“赶紧回医院去看看,别崴伤了。”

“没事的。”蓝玥故作轻松的甩甩腿。

“别胡闹,你的脚要是真伤了,下个礼拜上海的戏怎么办?”

蓝玥皱皱眉,摘下眼镜。这个有点闷热的初夏,不知道是天气的原因,还是太多纷扰的突发事件,令她心烦意乱,无法安心工作。抬手抑一抑额头隐隐的汗滴,蓝玥挤出一丝笑容:“要不这样,干妈你忙了一天了,赶紧先回去休息。我进去看下脚伤,晚点再回去,好不好?”

曹伯母不放心的抓住蓝玥的手,目光不断的瞟向蓝玥的脚踝。终于,她还是轻轻的叹了口气:“随你吧……唉……”

走出几步,曹伯母忍不住又回过头来,欲言又止:“依萍啊……其实……”

“干妈!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

“你知道我不是说你的脚伤……我……唉……算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我实在不想管了,随你们吧……”曹伯母留下一迭连声的叹息,慢慢走远。

蓝玥心里明白其实干妈一直希望她可以和曹晔复合,如果不是因为叶可欣,也许,现在真的是个可以复合的好时机。蓝玥突然也跟着没由来的叹了口气,转身打算回医院。受伤的脚刚刚着地,突如其来的剧痛激得她汗直往下滴……

突然,她的手臂被人从背后用力的托起,一扭头,叶可欣正一手提着汤罐,一手扶住她站都站不稳的身体。

“你……”蓝玥一时语塞,她不知道自己刚才跟干妈的对话被叶可欣听去多少。

“站着别动,我进去找部轮椅来……”

“哦……”蓝玥傻愣愣的望着叶可欣快速奔进医院大门去。

叶可欣原本就纤细的背影,在这几个月里急速的清瘦下去,一贯神采飞扬的脸上最近常常愁眉不展 ,眼神左顾右盼,游移不定。这实在不像蓝玥认识的那个满面春风,自信泼辣的叶可欣。

蓝玥还在沉思着,叶可欣已经推着轮椅向她走来:“蓝姐,快坐下!”

“可欣妹妹……别怪我多嘴,我总觉得你最近不太开心,脸色也不好。”

“太忙了吧,有点累……”叶可欣笑笑。

蓝玥忍不住扭回头,抬眼对上叶可欣躲闪的眼眸:“我是过来人了,不用瞒我。”

“真的没什么,就是觉得有点累。常常犯困。”

“……有些话,我的立场,不方便多说……你,真的决定做曹家儿媳了么?”

“呵呵,蓝姐,不是你当年劝我学会放弃和取舍的么?”

“此一时,彼一时。我不知道你刚才听到多少……但是……”

“听到什么?”叶可欣推着轮椅的脚步慢了下来。

“其实,发生这么多事,干妈心里总有疙瘩。她原本是不赞成你回到曹晔身边的,她更希望……呵呵,不可能的事……”蓝玥干笑两声,掩饰尴尬。

“蓝姐……”叶可欣快步走到蓝玥面前,蹲下来,“说真话,如果……我放弃的话,你可会好好照顾CY?”

“傻丫头,说什么傻话!”蓝玥爱怜的摸摸叶可欣的头,那头柔软的短发,穿过蓝玥的手指,滑向一边,“你决定跟曹晔在一起,就只是为了照顾他么?这样对他公平么?”

叶可欣忽地站起来,双手习惯性的滑进裤兜:“就是因为太在乎公平,就是因为太怕伤害任何一个人,我拖泥带水,几个月来累了自己,累了大家。”

“那现在呢?有决定了么?”

“嗯……”叶可欣很慢很慢的点了点头,眼神异常温柔的望向曹晔的病房门口,“我想要简单的生活,我想要午后温暖的阳光,红茶,小点……将来……也许还会有一群儿女在身周调皮笑闹……”

“呵呵呵呵,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干妈听了也会很开心……可欣妹妹,我没想到你会作出这样的选择,我们都以为,你会选林瑞。”

叶可欣很轻很轻的摇了摇头:“不会,我无数次想过要跟他在一起。如果真的要和他在一起,我应该第一时间就飞奔进他的怀抱,不需要这么多犹豫抉择……林瑞,对我来说,是心底里最美好的形象,已经无法与现实重叠……”叶可欣昂起头,慢慢走回蓝玥身后,推动轮椅,“当然,蓝姐如果要跟我竞争的话,我不会介意的哦!”

“哈哈,傻丫头,真是个傻丫头!”蓝玥爽朗的笑声穿透医院的长廊,引得走过的几个值班护士频频向她们这边张望,“都是你这个死丫头,还不快推我去看脚!”

“呵呵呵呵……蓝姐,你检查的时候我先回去看看CY醒了没,一会再回来接你,好不好?”

“好,你去吧。”

 

一系列的拍片检查之后,蓝玥的脚踝只是轻微韧带拉伤,喷了药止痛,再休息几天,很快就会没事。在休息室无聊等待的时候,有个护士跑过来:“蓝小姐,叶小姐可是和你一起来的?”

“是,她一会就回来。”

“哦,那麻烦你通知她一会到李医生那里拿一下检查结果。”

“检查结果?什么检查结果?”蓝玥疑惑的望向护士手里拿着的一份病历,“是你手里的这份吗?交给我好了……”

“护士……”叶可欣远远的跑过来,抓过病历塞进随身的提包里,“谢谢。”

“哦,不客气。”护士笑笑转身走开。

蓝玥一脸狐疑的望向叶可欣:“可欣妹妹,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们?”

“没什么……走吧,我们回家。CY已经睡了,我们明天再来……”

“不要扯旁的……”蓝玥狠狠的打断叶可欣,“可欣妹妹,你知道我是直肠子,你有什么事一定要说出来啊……”

叶可欣的脸微微涨得有点红:“真的没什么,走吧……”

“怎么会没什么,没什么你看都不看病历就塞包里?”蓝玥冷不防一把抢过叶可欣手里的包,扯出病历……蓝玥的神色在翻开病历的瞬间,由悲转喜,皱成一团的眉头迅速展开,眼神顷刻间闪亮,“天呢!这样的好事,为什么还要遮遮掩掩……”

叶可欣垂下头,脸色越发涨红:“我觉得还不是说的时候……”

“可欣!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如果干妈知道她马上要做奶奶的话,哪里还会反对你们……你平白无故给自己苦头吃干什么!难道……”蓝玥突然再次簇紧眉头,“难道不是……”

叶可欣看看蓝玥张成O字型的嘴,轻笑出声:“当然是CY的,我不会做违背自己的事……”

“嗤——”蓝玥翻翻眼睛,“吓我一跳!不行,我要去曹晔房间告诉他这个好消息!还有干妈,干爹……”

叶可欣一把抓住蓝玥:“蓝玥姐,答应我一件事,好吗?”

“……”蓝玥抬起头,“你是说……”

“嗯……”叶可欣轻轻点了点头,“我希望在我愿意的时候,自己说出来……”

蓝玥停了停,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好吧……我真不明白……哦!”蓝玥突然小声惊呼,“你刚才……刚才说的决定,不会是因为……”

叶可欣摇摇头,推着蓝玥走到停车场:“蓝玥姐,我做决定的时候还不知道肚子里有了CY的孩子……”叶可欣慢慢起手搭在自己的小腹上,“我已经错了那么多,所以我不希望做出任何勉强自己的决定。还好,在我做完决定的时候,老天还如此的眷顾我们。”叶可欣仰起头,面带微笑望向皎洁的下弦月,“上天的祝福,好过任何礼物,不是么?”

“既然都决定了,还有什么好隐瞒的呢?”

“我不希望任何事情纷扰我的决定,我也不希望曹家因为孩子才接受我。还有CY,他的记忆没恢复,我不想太刺激他的神经。”

“你呀!怎么这么傻……”蓝玥借着叶可欣的肩膀,一用力,挪进汽车后座,“说不定他被一刺激,全记起来了呢!”

“其实,我有个自私的想法,我希望……他什么也不要记起,只要知道我是那个爱他的单纯的叶可欣就好……我,会不会很自私?”

“……”蓝玥什么话也没有说,轻轻拍了拍叶可欣的肩,然后完全坐进车里,拉上车门。等叶可欣发动汽车的时候,蓝玥才慢悠悠的说,“可欣,能遇到你,是曹晔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叶可欣对着后视镜里一脸真诚的蓝玥,不禁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能得到你的祝福,我很开心,真的很开心……”

 

叶可欣和蓝玥推心置腹的这个深夜,林瑞正在办公室里用成堆的工作麻痹自己的神经。正当疲倦完完全全催垮林瑞身体的时候,他懒懒的站起身,大大的伸了个懒腰,打算回家休息。锁上办公室大门的瞬间,他突然忍不住拿出电话:“NEIL,你在哪里?”

“我在MT3……”NEIL的声音淹没在一堆嘈杂的鼓点里。

“我去找你!”林瑞放下电话,直奔酒吧。等走进大门的时候,林瑞有点后悔。深冬那个大雪夜里,也是在这个酒吧,叶可欣走到他面前,那样俏皮而陌生的对着他笑,令他心底所有的想念一刻间喷薄而出,不可收拾。一转眼,短短几个月,发生那么多无可挽回的事。有时候,林瑞甚至有点羡慕CY的失忆,林瑞好希望失去记忆的是自己,忘了所有一切,跟叶可欣简简单单的重新相遇,重新相爱,就像叶可欣说的,来世早早的遇见……林瑞摇一摇头,撇开脑海里乱七八糟的想法。一回身,NEIL正向他走过来。

“怎么这么重的酒味!”林瑞皱皱眉头。

NEIL一脸无奈:“这个时候,我除了喝酒还能做什么!”

“……”林瑞一时间竟然被NEIL堵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停了好一会,他才抓过酒瓶替自己倒了一杯,“我陪你喝!”

“瑞,你是有机会的,不像我,从来就没有机会……”NEIL凑近林瑞,上下打量着,“原来,老天真的很公平……”

“怎么说?”林瑞晃动着杯子里的冰块。

“还记得大学里么?你一声不吭的臭脸,都没几个女人正眼看你。”

“是啦是啦!全跑到你这个大帅哥身边去了……”林瑞的眼前不禁浮现出那些年轻岁月里的美好情景,嘴角随即跟着不自觉上扬。

“可是,我现在才知道,一百个一千个女人,比不上一个NICOLE……”NEIL痛苦的闭上眼睛,“以前为了女人跟你打到鼻青脸肿,抱头喝到酩酊大醉,天亮之后就又是好兄弟了……可是……可是……自从遇见NICOLE……我甚至,甚至不敢像你一样叫她叶可欣,我只敢叫她NICOLE……瑞,我真的是有点恨你的……”

林瑞一言不发把NEIL摇摇晃晃的头掰到自己怀里:“你醉了……”

“我没醉……我真的没醉……”NEIL在林瑞怀里呜咽着,“瑞……我想过了……我决定放弃……我决定离开这里……”

“什么?”林瑞不可置信的放开NEIL,“你再说一遍?”

“我父母一直有催我回LA……那边建筑公司的OFFER也拖了很久……呵呵,”NEIL轻笑两声,“我居然曾经有想过要带着NICOLE一起回去,我居然以为我可以给她幸福,纯粹的幸福,逃离这里,逃离你,逃离那些伤……我好傻,是不是?”

“不傻,你一点也不傻。起码我没有资格笑你傻……也许,我就是那个伤害叶可欣最深的人。”林瑞用力捏住杯身,用力到手指一个个掐得泛白,仰头一气将酒倒入喉咙,等着冰冰的酒迅速的在食道划开一道热辣的痛,林瑞才哑着嗓子说:“谁没有犯傻气的想法呢?我还想过,要是我没回来该多好呢!”

“……瑞,怎么,NICOLE没跟你回上海么?”

林瑞摇摇头。

“为什么?为什么不把她好好的带回来!”NEIL抓住林瑞的胳膊,用力的摇晃着,“去!去把她带回来,说只有你才能给她幸福!去呀!”

“我不想逼得太紧,我希望可欣能够平静的听听她自己心里的声音……如果我以前伤害她太深的话,我希望用后半生好好去弥补……”

“她都不在你身边,怎么弥补?”

林瑞低着头,想了一下才说:“如果她选择回来,我当然会用心爱她疼她,如果她选择CY……”林瑞深深吸了口气,“祝福就是最好的礼物……”林瑞又倒了杯酒,抓起杯子轻轻撞了撞NEIL手里的杯身,“为叶可欣,干了!”

“选择?”NEIL的酒顿时醒了几分,“为什么要选择?”

“我们说好的,七天,给她七天时间。如果七天后她回来,我们就在一起,当然,如果她不回来……”林瑞淡淡的笑笑,没有把话说完。

“瑞,相信我,NICOLE一定会回来的,你不知道,她爱你有多深……她也许……不到七天就会回来……”

“但愿吧……不说这些,”林瑞再次拿起酒杯,轻轻晃动,“说说你吧,大建筑师,什么时候回LA?”

“下个礼拜吧。”

“这么快!”

NEIL苦笑了一下:“我一早就知道自己是多余的,当然早早的准备走人咯!”NEIL放下手中的酒杯,叹了口气,“我很早就想离开的,谁知道发生那么多事……我越舍不得丢下NICOLE,越走不掉……也是时候该走了……”

“下个礼拜……嗯,可欣应该回来了。我们一起去送机。”

NEIL望望林瑞笃定的表情:“这才是我认识的林瑞,呵呵!不过不用你送了。我要先去趟香港,然后就直接飞,不回来了。”

“哦……几时去香港?你倒可以去香港见可欣最后一面,道个别……”

“呸!什么最后一面,晦气!”NEIL皱了皱鼻头,“我可没那么小气……我会回来参加你们的婚礼的。答应我,要办个盛大的婚礼,我要看见世界上最幸福最甜美的新娘笑容……”

林瑞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埋着头沉思了一会。许久,才慢慢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丝绒盒子递到NEIL手里。

“什么?”NEIL疑惑的打开,最简单的钻戒,八心八箭的考究打磨,约莫在六十分到八十分之间。NEIL抬头望向林瑞,这样一枚普通的戒指,实在不像林瑞的出手,“瑞,你不会想用这枚戒指求婚吧……”

“我下午去店里挑的。我觉得这枚戒指比较适合叶可欣。如果她回来,我会第一时间带着她去民政局,不需要仪式,不需要任何人的见证。我们彼此就是对爱最好的证明。只要她回来,我会用行动告诉她,我再也不会逼迫她,再也不会把她推向风尖浪尖的生活,我要给她最舒适最简单的生活……”

“可是,瑞,你我认识的NICOLE……”

“NEIL,我们都错了……我也一直以为支持可欣事业可以给她带来最大的满足……我现在甚至后悔把她推到台前,害得她受到那样大的伤害……”

NEIL愣了愣,终于点了点头:“也许你说的对,我怎么没想到呢,呵呵……”NEIL长长叹了口气,“这回,我输得心服口服。瑞……”

“嗯?”

“我一直觉得,只有我才能给NICOLE最纯粹最不累的生活,可惜,她不会选择那样的生活。却原来……呵呵,你也明白这个道理,你也能给她轻松简单的幸福……呵呵……”NEIL再次举起杯子,“这下我走得放心了,祝福你们,诚心诚意的!”

“谢谢……”

 

这个深夜,叶可欣内心妥实的进入梦乡,梦里,她看见自己抱着一个洋娃娃般的小女孩在草坪上奔跑,身后曹晔拿着大大的风筝追赶着她们,蓝的天,绿的地,金色的阳光,暖的风里盈满欢快的笑声……

 

这个深夜,蓝玥轻轻拉拢窗帘,那么多年第一次真正从内心底完全放下曹晔。放下的时候,内心无比安慰。

 

这个深夜,林瑞和NEIL尽释前嫌,把酒言欢。当NEIL醉倒在林瑞肩头的时候,只听见他喃喃的说:“我放手了,我真的放手了……NICOLE……祝福你……”

林瑞用力把醉成一摊泥的NEIL扔进后座,笑了……

 

这个深夜,该放手的人都已放手,尘埃,似乎终于落定……

 

 

  评论这张
 
阅读(457)|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