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摇一摇,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日志

 
 
关于我

有人说:你是个实实在在忙碌的人,却总爱大秀自己所谓悠哉的生活。 这个人是谁? 呵呵。是我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 续篇(原创)-33  

2008-10-24 08:39:30|  分类: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十三章 严母慈父,其乐融融

车在机场高速上飞驶,热带独有的带着海腥味的暖风从车窗外扑头盖脸的灌进来,两旁高大的棕榈树一排排飞速向后倒去。

前排,蓝玥一面开车一面和曹伯母说着话,脸上掩不住重见曹晔的喜悦。那份夹杂在字里行间的快乐,从前座飘过来,在后座闷闷的回荡了两圈,才依依不舍的逸出窗外去。

叶可欣扭头望着车窗外的风景,任由曹晔抓住她的手,十指相扣搁在膝盖上。她的内心,正无由来的惶恐不安着。几个月前离开香港的时候,她是那么心如磐石,那么笃定坚信自己一定会嫁给曹晔。可是此刻,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勒得她生生的疼,她甚至怀疑是不是因为太匆忙而买错了戒寸。

还在恍惚间,曹晔温温糯糯的声音飘过来:“怎么了?在想什么?”

“没什么……”叶可欣扭回头,对上曹晔热切关怀的目光,一度错觉的以为曹晔根本就从来没有失忆过。

“可欣,别担心,我慢慢会想起来的,不会永远这么失忆下去。即使……”曹晔顿了顿,没有继续说下去。虽然声音压得极低,他还是注意到前排母亲和蓝玥都不由自主停止了说话。从见到叶可欣的一刻,曹晔就觉得莫名的亲切和熟悉,而且,这份亲昵,正在一点点加深,所以他不愿意这份珍视的感觉过多的被关注或者被打扰。幸好,他得知眼前这个气质独特的女子是自己的未婚妻,他坚信,他们曾经无比相爱,当然,现在也应该依然相互爱恋着对方。

叶可欣牵起嘴角淡淡的笑一笑,然后将目光滑开去,再次望向窗外。她很想说,她宁可他什么都记不起来,有些伤害,她害怕记忆苏醒过来的曹晔会承受不住。如此这般无谓的空想着,叶可欣感觉眼底涩涩的涌上泪意。她赶紧假装眼睛进了沙子,用力的揉起来。

而这一切,落在曹晔的眼底,心头轻轻的泛起酸酸的痛。他还想说点什么,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来安慰看起来一直依稀带着忧伤气息的叶可欣。长途跋涉的倦意袭上来,曹晔把头倒向一边,低低说了句:“我睡一会……”

“嗯……”叶可欣轻轻应一声,一口气慢慢松下来。突然的,她眼角余光瞥到后视镜里,曹伯母正微微皱着眉,犀利的目光从镜子里模糊的折射过来,带着点点冰冰冷冷。叶可欣赶紧收敛脸上因为过度放松而呈现出来的彷徨游移,一刻间,又恢复平日里神采奕奕,干练温情的叶可欣。

车,在青马大桥上,继续飞一般疾驶……

 

一行人直奔医院替曹晔做复查。虽然检查状况良好,医生还是建议留院观察,特别是脚伤,最好在医院修养一段时间。

蓝玥和曹伯母忙里忙外,叶可欣却集中不起精神,老是慢半拍的跟在身后,混沌的做着些可有可无的小事。直到蓝玥带着伯母先回家休息,叶可欣才终于腾出时间安安静静的坐在病房里与曹晔独处。可是,曹晔却因为太累,早已沉沉的在病床上睡去,只留下一个微微起伏的后背对着她。

 

在蓝玥的再三坚持下,曹晔一家和叶可欣都会住到蓝玥的别墅去。与其回去强颜微笑的面对曹伯母,叶可欣宁可在病房里坐一坐,随意的沉思,考虑下一步的工作,给安慧打个电话,再任由林瑞或者NEIL毫无预警却又时不时的闯进她的脑海。想到这里,叶可欣站起身,拍拍坐得满是皱褶的亚麻长裤,打算倒杯水喝。

刚走出两步,只见病房门被推开,有个满头银发的外国人走进来,高鼻大眼,瘦瘦高高。叶可欣正想要告诉对方走错病房了,却看见那位老人望望病床上的曹晔,再上下打量了一下她,随即用带着浓重南方口音的普通话问:“你,可是叶可欣?”

叶可欣一惊,不自觉小退半步。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您是……”

“曹翰翔,HANSON……”曹伯父一看叶可欣还在迟疑,轻笑着说,“曹晔是我儿子……”

“啊……”叶可欣忍不住惊呼出声,回过身望望病榻上的曹晔,再看看眼前的老人,又回头,再掉转回头……几次反复,思绪才一点点恢复,“曹……伯父好。”

“HANSON就好,不必太客气。”曹伯父自顾自柱着拐杖,走到病床前落座。

叶可欣仔细的望向对面的曹伯父,白衬衣领结格子西装,黑色手杖,浓重的老派英伦打扮。她曾经一度以为曹晔带着浓重欧洲特质的外貌是因为他在英国长大,却原来,曹晔是混血……

还在惊疑着,曹伯父微笑道:“快坐,不必太惊讶。家父是上海人,外祖父母从英国到上海定居,所以母亲也出生在上海。可惜我长得半点没有家父的影子,完全随我母亲。呵呵呵呵……”爽朗的笑声从曹伯父的嘴里蹦出来,加上和蔼无比的目光,令叶可欣紧张的情绪一点点缓和。

叶可欣也跟着笑笑,很快恢复了往日的玲珑。她一面倒茶,一面笑着说:“伯父别见怪,一紧张,连茶都没倒……”

曹伯父一听到茶,马上站起身:“这里的茶如何喝得下口。随我回家吧,我们在阳光下舒舒服服的喝下午茶去。”边说,边自顾自的走到门边。

叶可欣犹豫的望向曹晔:“可是……”

曹伯父回头扫一眼酣睡着的儿子:“他能睡得着,自然没事。走吧……”

叶可欣还在迟疑,曹伯父已经走到门外:“素琴回家提了汤一会就会过来,不必担心,回家吧。”

叶可欣架不住曹伯父的再三催促,抓起随身的行李包,大跨步随曹伯父走出病房。刚走出医院大门,叶可欣忍不住低声问:“素琴是……”

“呵呵呵呵,贤内啊。”

“哦……”叶可欣恍然大悟,脸色迅速泛起浅浅的粉色,“是伯母啊……”

“有宝贝儿子在身边,她是一刻都闲不得的。”曹伯父停下脚步,突然满是皱纹的脸上一闪而过年轻人才有的俏皮神情,“我们趁机偷懒喝茶,不好么?”

“呵呵呵呵……”被曹伯父这么一逗,叶可欣终于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回到住处,蓝玥临时有公告赶去工作了,又刚刚好与回医院的曹伯母错过。偌大的别墅里,顿时只剩曹伯父和叶可欣。

走到二楼露台,早已有人置好桌椅,茶具小点,一应俱全。金色阳光灿灿的洒满白色藤条桌椅,桌上的银色小调羹,在阳光下烁烁的闪着光。

叶可欣刚落座,曹伯父也随即在他的摇椅上半坐半躺着,极是惬意的微微眯起眼睛,手杖随意的挂在椅背上,随着曹伯父有节奏的摇摆,偶尔轻轻叩击地面。

“可欣,不必客气,请随意。”

“哦。”叶可欣拿起小调羹轻轻搅了搅,然后端起杯碟,细细的望了望茶色,又移到鼻下,轻轻嗅了嗅,Darjeeling饱满的馥郁芳香冲进鼻翼,叶可欣忍不住轻叹一声:“夏摘……”

曹伯父一顿,霍地睁开双眼,望向叶可欣:“可欣,懂茶?”

叶可欣笑着摇摇头:“让伯父见笑了。我哪里懂什么茶,爱茶罢了,我口味比较重,红茶里自然是最爱Darjeeling,尤其以夏摘为最偏好……”

曹伯父扭着头,鼓励的望向叶可欣,示意她继续。

“春摘茶叶纤细,香味清新,口感轻柔。至于秋摘,更适合做奶茶,我偏好简单,不惯奶茶。独有这夏摘,气味口感,都最对我味口……”

“哈哈哈哈,好啊,好极……”曹伯父忍不住击掌大笑,“我儿别的长处没有,这选妻的眼光……”曹伯父再次望向阳光下定定落落,大方超然的叶可欣,“好啊,真是太好了……这眼光如我一般无二……”

叶可欣被曹伯父一夸,原本低着头赧赧的浅笑,及至听见曹伯父转而夸到他自己身上,不禁抬起头惊疑的望过去。

曹伯父坐直,也浅浅啜了一口,随即释疑道:“别看素琴往日里绷着脸,其实为人极温和,怎么说呢……那个什么嘴什么心的……”

叶可欣看看曹伯父快急出汗的神情,轻声出言提醒:“刀子嘴豆腐心……”

“对,就是这句。”曹伯父抬头感激的笑笑,“素琴为人是极好的,处久了你自然就知道了。蓝丫头与她,平日里时常说起你的好。纵有些与你不和的地方,总也是因为妒嫉你夺了她的宝贝儿子去,别介意,别介意……”

“呵呵,怎么会。”叶可欣笑笑,“伯母待我是很好的。”

“那就好,那就好……所幸这次待得时间久,能与志同道合的可欣品茶,人生乐事啊……”

曹伯父正犹自感叹着,蓝玥的声音突然远远的传来:“HANSON,这就是你的不好了。”

“你怎么回来了?”曹伯父听见蓝玥的声音,迅速跳起来,紧张的护住桌上的茶。

“我循着你的茶香来的,”蓝玥在叶可欣身边的藤椅上落座,“HANSON,你总这样,一个人躲起来偷偷喝茶,不肯分我,却还怪没人陪你……”

“我不要你陪……”曹伯父见了蓝玥,如耗子见了猫一般,“依萍你一来,便要糟蹋我的茶……”

“哈哈哈哈……”蓝玥大声笑出来,扭过头望向一脸莫名的叶可欣,“可欣妹妹,你来评评理。HANSON总说我不懂茶,不愿意给我喝……”

“不懂也就罢了,还咕咚咕咚一气喝光。你这样的急性子,喝咖啡好过茶。哪里像可欣,”曹伯父得意的溜一眼叶可欣,“她也是爱茶惜茶之人,居然辨得出是夏摘。下次要让她尝尝素琴亲手做的小点,配茶是极佳的……”边说,曹伯父重又靠回摇椅上,半眯起眼睛,自顾自的憧憬起来。

叶可欣忍不住捂住嘴偷笑。初见长辈的紧张尴尬,被这样一个充满孩子气的老人轻易化解,带给她的,更多的是新奇和快慰。

“可欣妹妹,别理HANSON,去我房间,有两件衣服我想你帮我看看怎么改。”边说,蓝玥边站起身。

叶可欣望望曹伯父,再望望蓝玥,正在两难,只听见曹伯父说:“你们去吧,女儿家自有女儿家的话题。唉,又独留我一个老人……”

“……”叶可欣还在犹豫,蓝玥一把拖起她,“走吧。HANSON每天这个时候要小眯一会的。叫王妈拿条毯子来。”

“哦。”叶可欣终于站起身,走出去的时候还不忘回头,正看见曹伯父对他轻轻挥挥手,极是慈祥和蔼的微笑着。

 

才走出两步,叶可欣轻声说:“曹伯父很是风趣啊。”

“嗯。别被他听见。他害怕被叫得老,喜欢别人叫他HANSON。”

“呵呵。”叶可欣低笑着,“他跟曹伯母感情很好吧,张口闭口素琴素琴的。”

蓝玥停下脚步:“嗯,一直很恩爱。干妈是名门望族,又是独女,听说年轻时家里对这门婚事极力反对,两个人偷跑来香港结婚。直到干妈一家都迁来香港,才慢慢恢复联系。后来都去英国定居了。我小时候常常在干妈家里调皮……反而是曹晔,比我文静很多,哈哈……”

尽管叶可欣知道蓝玥只是陈述往事,没有半点炫耀的意思,可是,内心却没由来的泛起丝丝的抵触。

“可欣妹妹,你不会是在吃醋吧。我跟曹晔是过去的事了。”

“没有,哪里会。”被蓝玥点穿心事,叶可欣不禁脸红,还好她站在楼道的暗处,蓝玥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顿了顿,叶可欣话锋一转,“刚才,伯父叫你依萍?”

“嗯。我本名蓝依萍,入行的时候公司说这个名字太俗气,改作蓝玥。”

“哦。”叶可欣点点头,“蓝玥其实念着有点拗口。”

“我也是这么说,不过这么多年也习惯了。反正你叫我蓝姐,不碍事。家里都叫我依萍,出门可不能这门叫哦,秘密,呵呵,秘密……”

“嗯。”叶可欣用力点头,跟着蓝玥轻快的迈大步走上楼。刚回香港时的担忧疑虑,早已烟消云散,叶可欣此刻的心情,正如同这六月初明媚的阳光,和煦舒畅。她从来没有预期会如此顺利的为曹伯父接受,而且也得知曹伯母对自己并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般排斥。这样美好顺利的开始,令叶可欣信心充盈。这一刻,她感觉自己的命运,正如脚下螺旋而上的楼梯,正一点点攀向终点。想到这里,叶可欣笑着说:“晚点我们一起去看曹晔吧。”

“好呀!”蓝玥的声音从头顶落下来。

“不影响你工作吧。”

“没事的,临时公告取消了,这几天都没事。对了,”蓝玥俯下身,“你也是我半个老板啊,除非你有工作要我做。”

“呵呵呵呵,蓝姐又拿我取笑,促销广告都已经拍好了,杂志也在印了,不敢多打扰你啊……你的人工可是好贵的……”

“死丫头……嫌我贵就别请我……”

“现在后悔可还来得及……”

“呵呵呵呵……”

叶可欣和蓝玥一前一后走进卧室,清脆的笑声,如大珠小珠,叮叮当当的从楼梯台阶上一级级敲落,一直滚落到露台边。曹伯父正阖眼休息,听见这般融和的笑声,也不禁嘴角上扬,莞尔笑开……

 

叶可欣在香港的第一天,也是林瑞回到上海的第一天。

刚坐进车里,老张递上来一大摞报表:股市崩盘,金价回升,石油期指下跌,楼市萎靡……所有这些投资里,最漂亮的一张报表居然是叶可欣的那个新品牌,各地直营店的订货量远远超过原来的预想……

林瑞还在对着数字发愣,老张在边上轻拍了拍林瑞的肩膀:“没想到叶可欣是这样一个厉害的女人,难怪你这么想娶她。该娶,一定要娶,这样的女人,千万不能让她跑掉……”

老张还在耳边嘀嘀咕咕什么,林瑞没有听进去,他满脑子都是叶可欣月光下站在阳台上的身影,落定安然。七天,今天才刚刚第一天……

林瑞出着神,身边老张用胳膊抵了抵他:“快打起精神,一堆事等着你决定呢,现在可不是休息的时候。”

“哦。”林瑞应一声。

“去明利还是公司?”老张问。

“你拿主意吧。”林瑞倦倦的合上眼。

“好吧,先回公司。”

“老张……”

“嗯?”

“陈容倩这个女人,我不想再看见,替我安排一下。”

“你是说,让明利……”

“不是,”林瑞叹了口气,换作以前,他自然是要完全封杀陈容倩的。可是今天的林瑞,不知道是不是受叶可欣的影响,早已不再有以前那般的戾气。他深吸了口气,再次叹了出来,“跟明利说,我过去的时候,就安排她出外景。不打照面就行……”

“哦,知道了。”老张望一眼刚说完话就沉沉睡去的林瑞,不禁暗自感叹,这个林瑞,变化太大了。如果前几年,他能这般温和不激进,不事事赶尽杀绝,也许,不会是今天这样的局面。可是,谁又能知道将来会怎样呢?

老张一声长叹,关上车窗不再说话。

 

这一刻,沉睡着的林瑞,梦里都是叶可欣。

而此刻的叶可欣呢?却一心努力想扮演一个好儿媳。

命运的帷幕,总是重重又叠叠,这边刚刚落下,那边又掀开,何时,才会是个尽头呢?

 

 

  评论这张
 
阅读(43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