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摇一摇,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日志

 
 
关于我

有人说:你是个实实在在忙碌的人,却总爱大秀自己所谓悠哉的生活。 这个人是谁? 呵呵。是我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 续篇(原创)-14  

2008-08-29 16:20:41|  分类: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四章 对与错,一线之隔

 

林瑞推开门,只见陈蓉倩窝在沙发上,一脸委屈。眼际带着泪痕的陈蓉倩,落寞的蜷缩着,娇小的身形裹在一袭亮白色针织长裙里,光脚屈腿,双臂抱膝,拱起的后背半倚在沙发扶手上。

林瑞望望那张平日里鲜活生动甚至略略有点飞扬跋扈的小脸上泪际影影绰绰,心下不忍,不禁脚步放缓,语气顷刻间柔和许多:“我不知道你今天回来。”

陈蓉倩摇摇头,颓丧的埋着脸,一声不吭。

“怎么了?”林瑞坐到陈蓉倩身边,伸手想搂她。

陈蓉倩躲闪着避开:“为什么女主角不是我?”

“哦……”林瑞一愣,随即明白陈蓉倩为什么发脾气了,“那个角色不适合你。”

“蓝玥倒适合了?”

林瑞点点头:“你还年轻,年龄跨度那么大的角色你把握不住。导演推荐蓝玥,我也觉得不错。”

陈蓉倩嘟起嘴:“可是……导演说,他推荐的是我。”

林瑞再次伸出手,将陈蓉倩搂进怀里:“因为我们的关系,他当然首推你。但是,大家都知道,你不合适……”

陈蓉倩打断林瑞:“你对我没信心!”

“也不是这么说……”林瑞微微叹了口气,心头又浮现叶可欣的身影。为什么怀里拥着的不是那个睿智的女人,如果是那个女人,做什么他都一百个放心,绝没有半分犹豫怀疑。可惜,他现在抱着的只是陈蓉倩,刚刚有点小名气就沾沾自喜的女人。固然,陈蓉倩有她的可爱之处,娇媚,热情,面容俏丽,并且对他死心塌地,偶尔醋意爆发的小作他也能接受。但是,人与人之间不可做比较,有了比较就会心生不满。林瑞开始有点后悔回上海。不回来,也许他跟陈蓉倩还能稳定的过日子。现在,脑海里始终夹着个叶可欣,令他对陈蓉倩时冷时热。喜欢的时候,疼爱万分;想起叶可欣的时候,又会有些厌烦和无奈。

“还说不是……”陈蓉倩低下头,“我不是真的在乎那个角色。因为是你投资,我才想争取的,我也想努力替你赚钱……”

“……”林瑞更是深深的长叹一口气,“这是投资,不是闹着玩的。下次吧,下次专门为你拍个偶像剧。”

陈蓉倩撅起嘴:“我就这么不中用?”

“你才刚出名,又是青春偶像,演个经历挫折的老女人……我怕……毁了你的形象……”林瑞努力找着合适的措辞,心下有点歉疚。的确,他对陈蓉倩没信心,怕她砸了自己投资的这部戏。喜欢这个剧本,是因为女主角的性格有点像叶可欣,坚毅不拔,在挫折面前从不低头,最后成为了商界女强人。这样的角色,需要演技,需要生活历练,而这两项至关重要的优势,陈蓉倩没有。毕竟,在林瑞看来,陈蓉倩得的那个所谓的新人奖,也无非是占了外貌的先机。那些莺莺燕燕的偶像剧,在林瑞看来如同白开水一般,除了荧幕上的色块鲜亮之外,剧情平淡无奇,毫无吸引人之处。

陈蓉倩听到林瑞的解释,气消了一大半。她随手拿起茶几上摆着的文件夹,对林瑞扬了扬:“这是什么呀?那个红色标志挺好看的。”

“哦,另一项投资。”林瑞一愣,伸手想接过文件夹。这是给叶可欣的计划书副本,林瑞没想到陈蓉倩会回来得这么突然,也没想到陈蓉倩会翻看他随意摆着的文件。印象中,陈蓉倩一直对他的工作毫不在意。

陈蓉倩手一抽,亮晶晶的眼睛眨了眨:“投资?什么投资?说来听听。”陈蓉倩的身体腻过来,趴到林瑞腿上。

“没什么,说了你也不懂。”林瑞再次伸手。不知道为什么,林瑞直觉的不想让陈蓉倩知道新的投资计划跟叶可欣有关。

“还说没什么!”陈蓉倩猛的从沙发上蹦起来,“你当我傻瓜啊!YKX不就是叶可欣吗?你替她注册服装品牌!”

林瑞看到陈蓉倩一脸责问的神情,心头顿时烦躁起来。皱了皱眉,林瑞坦然承认:“不错,是给叶可欣的计划书。”

“……你不是说你跟她没什么吗?不是说好了,等我三年的吗?怎么这么没耐心,又勾搭上她?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陈蓉倩的怒火一下子窜了起来。她一早回来,怒气冲冲的想找林瑞论理,为什么林瑞投资的电影却没自己的份。等着等着,陈蓉倩无聊的翻看了林瑞撂在茶几上的文件夹。刚开始她还没在意,等看到服装品牌企划,再回过头去看那个鲜亮的YKX标志,顿时什么都明白了。陈蓉倩强压着肚里所有的火气,期待林瑞给她个解释。没想到,林瑞却这么轻描淡写的承认了。

林瑞抬眼看看陈蓉倩涨红的脸,那毫无逻辑的尖锐声音一阵阵刺痛着他的耳膜。火气有点从喉咙里冒出来的时候,林瑞冷冷的说:“我不想跟你吵。”

“你以为我想跟你吵?她算什么?凭什么要你来投资?我才是你的女朋友!”

林瑞从沙发里站起来,不想再看见陈蓉倩这副泼妇像。刚转身向卧室走去,身后的陈蓉倩将文件夹狠狠的砸到墙上:“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连个解释都没有!我到底算什么?你宁愿把钱给个野女人花,却不肯投资在我身上!……”

林瑞厌烦听到陈蓉倩歇斯底里的声音,本来想毫不理睬的去泡个澡,突然听见陈蓉倩嘴里冒出野女人三个字。林瑞的怒火再也忍不住,猛的转身:“你再说一遍试试!”

“野女人野女人野女人……”陈蓉倩声嘶力竭的重复着。

林瑞快步走到陈蓉倩面前,扬起手臂……快要扇下去的时候,忍了忍,终于,手臂硬生生停在半空中。

陈蓉倩吓了一跳,一声尖叫,她吓得双手抱头。膝盖里随之一软,她斜跪在地。忘了继续怒骂,陈蓉倩微呶着嘴,浑身发抖。她从来没见过林瑞发那么大的火,一时之间惶惶不安,手脚都无措得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林瑞也愣了,自己什么时候冲动到要伸手打女人了。忍了忍,林瑞将怒气压下去。张在空中的五指慢慢收拢,手臂放下来的时候,林瑞淡淡的说:“蓉蓉,我们还是……”

林瑞话还没说完,陈蓉倩抢先说:“瑞哥哥,我们分手吧……”边说,大颗的泪珠从眼眶里滑出来。

林瑞顿了顿,点点头:“也好。先分开冷静一段时间也好。”

陈蓉倩一时情急,生怕林瑞跟自己分手,赶紧抢先说了。话音未落,正在后悔,却又听见林瑞的话里似乎有转机。眼泪止不住的像断线的珠子般滴滴答答砸在地板上的时候,陈蓉倩低着头说:“我明天就走……”

“没关系,你暂时住着吧。”林瑞抓起沙发上的外套,“走的时候把钥匙扔在信箱里。”

陈蓉倩听到林瑞让她还钥匙,顿时心底一凉,还想说什么,林瑞已经大步走出去,砰的一声砸上门。

陈蓉倩想起身追出去,无奈双腿发软,双肩止不住的抖动。内心底一阵阵的寒意泛上来,陈蓉倩知道,她跟林瑞,恐怕是要画上句号了……

 

林瑞快步走到大街上,迎面的冷风吹得他由内而外的一阵冷战。缩了缩,他拐进街角的便利店,想买盒烟。刚进门,林瑞注意到有个熟悉的身影蹲在书架前挑杂志。仔细一看,居然是安慧。

林瑞走上前,拍了拍安慧的肩。

 

安慧正在专心的考虑买哪本杂志,突然感觉有人站到她身后,她正想挪开,肩上被轻轻拍了拍。安慧疑惑的抬起头,眼睛对上头顶的日光灯,刺眼的光线霎的射入眼内,令她看不清眼前的人是谁。

 

林瑞低头看着蹲在地上的安慧,齐眉的刘海下眼睛睁得特别大,眼神涣散的瞪着他,却毫无表情。林瑞忍不住轻轻笑出声,伸手把安慧拉起来:“你跟叶可欣可真像,都喜欢蹲着。”

安慧听到林瑞的声音,顿时整个人怔住了。大半夜的突然巧遇林瑞,令她措手不及。紧张的伸手摸摸头发,安慧直直的问:“你怎么在这里?”

林瑞心下好笑:“我住对面,下来买烟。你呢?”

“呵呵呵呵,我有点饿,想买宵夜。想想这个时候吃了会胖,所以打算买本杂志就回去。”

“哦,你也住附近?”

“嗯,不算很近。原来想着要吃宵夜的,不如走远点,吃完散步回去就当运动消化了。可是后来又后悔了,不应该这么晚还吃东西……”

林瑞望望垂着眼睑,叽叽咕咕不知道在嘀咕什么的安慧,心底的烦闷慢慢散开,终于,他忍不住笑了:“我请你吃宵夜,如何?”

安慧头摇得像拨浪鼓:“不行,会胖会胖,忌口忌口。”

“哈哈哈哈。”林瑞笑着走到收银台前,“想好了,可别后悔。”

“要么……请我吃冰激凌?”安慧在林瑞身后轻轻的问。

“去拿吧。”林瑞低低应一句,指了指架子上:“给我拿包七星。”

“也!”安慧弱弱的一声轻呼,开心的蹦到冰柜前。

 

走出门,安慧歪着头咬冰激凌。

林瑞看看安慧因为一支冰激凌就无比满足的天真笑容,心境不禁大好:“住哪里,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也不算太远,我慢慢走回去,正好吃完冰激凌。”

“哦。”林瑞把伸进口袋想拿车钥匙的手又重新拿出来,“我陪你散会步吧。”

安慧一听说林瑞要陪自己走回去,心下紧张,脸霎时涨红:“不用了,不用了。你不就住对面吗?赶紧回去吧。”

林瑞看到安慧通红的脸,越发觉得可爱:“刚吵完架,不想回去。”

“吵架?”安慧抬起头,一脸疑问,“和……CISSY?”

“嗯。”林瑞点点头。

“CISSY!真的是CISSY!她就住楼上?”安慧几乎有点一脸神往的仰望着眼前的高楼。

“嘘!”林瑞起一手指压在唇上做噤声状。

“哦。明白了。”安慧耸耸肩,乖张的伸伸舌头,“没想到,你们住一起……”

林瑞瞟一眼安慧鬼头鬼脑的样子,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安慧的头发:“可惜,分手了。”

“分手……了!”安慧不知道是因为惊讶,还是因为吃了冰激凌,居然莫名其妙响响的打了个嗝。不好意思的笑笑,安慧的脸越发的红。

林瑞笑笑,正想打趣安慧,一仰头,天空居然飘起细雨:“呵呵,”林瑞淡淡的轻笑着,“下雨了,果然是分手的时节。”

安慧低下头,认真的想了想:“下雨就一定意味着分手吗?”

“也许吧,谁知道。”林瑞拆开烟盒,抽出一支烟。等呛人却点点熟悉的烟味冲进喉咙里,林瑞才想起,几小时前他刚刚跟NEIL说要戒烟,就像他下决心要戒了叶可欣。

林瑞的思绪还没飘出去多远,只听见安慧说:“你跟可欣姐抽一样的烟啊!”

“嗯。”林瑞轻哼一声,隔着烟雾,隔着雨雾,朦朦胧胧的看见安慧通红的脸,神情跟当年的叶可欣极为相似,少了分灵慧,却多了分纯真。

两个人再也没有说话,慢慢的并肩走着,各怀心事。只听见雨声渐渐的细密起来,淅淅沥沥的敲着地面。

林瑞递出烟盒:“抽么?”

安慧赶紧摇摇头:“我不抽烟。”

“我还以为画设计的都抽烟呢。”

“除了可欣姐,我们都不碰烟。吸烟有害健康哦。”寂静的雨夜里,安慧的拖鞋啪嗒啪嗒的一下下砸向路面。

“那怎么不劝她戒烟?”林瑞有点不习惯安慧一遍又一遍的提叶可欣的名字。刚刚下楼时的烦闷早已烟消云散,本来林瑞只想简单的送安慧回去,然后折回来开车去NEIL家暂住。可是,叶可欣的名字一再的被提及,林瑞的眼前止不住的涌现出叶可欣抽烟的样子,嘴角带笑,眉目妩媚。

“可欣姐想做的事,没有人劝得了。”安慧低低的嘀咕,又抬起头问:“你是可欣姐的老朋友,你该知道她的脾气呀。”

林瑞点点头。的确,叶可欣性情固执,决定的事任谁也无法令她改变。长叹一口气,过往的情形,如放电影般,在迷蒙的雨幕中从他眼前略过。林瑞甚至开始丝丝后悔:如果,当年小心一点,不急于结婚,不急于动洗钱的账户;如果,要叶可欣等他;如果,没有跟陈蓉倩开始;如果,一回来就热烈的重新追求叶可欣;如果……可惜,已经没有如果。对与错之间,往往只是一线之隔,他跟叶可欣,刚刚好每次都站在线的两边,一步错,步步错……也许,叶可欣,只是自己在错误的时间遇到的对的人。深深的遗憾漫上心头的时候,林瑞用力闭了闭眼睛。

安慧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只是提了句老朋友,林瑞就一直没有再吱声,甚至还表情严肃的闭上了眼睛。安慧不知所措的停在原地,轻声问:“我……是不是说错话了。我说你是可欣姐的老朋友,不是说你老……”

林瑞闭着眼睛,听到安慧莫名其妙的话,不禁笑着睁开眼:“呵呵,我也不很老,比你可欣姐大9岁。”

“哦。”安慧的眼珠在大眼眶里兜了个圈,“比我大一轮?”

“是嘛!”林瑞再次起手揉了揉安慧的头发,“你看起来不像25岁。”

“不是吧……怎么人人都这么说……”

雨势渐渐有点愈演愈烈,林瑞抬头看了看天:“算了。这个步看来是散不成了。我开车送你回去吧。”

“嗯……”安慧想了想,“你等我一下……”说完,安慧扔下林瑞,大步奔回便利店。

林瑞还在疑惑,只见再次走出便利店的安慧,手里撑了把伞,一点点朝他走来。

卡通睡衣裤,小外套,拖鞋……夜色浓重的雨幕里,安慧的身影越发的模糊,越发的像叶可欣……

安慧快步的走到林瑞面前,喘着气,断断续续的说:“这样……不就可以……继续散步了么?”

林瑞望望那张微红的似曾相识的脸,再望望眼底执意散步的那份执著,忍不住一把抓住安慧的双臂,一低头,吻了下去……

吻下去的时候,隐约的,NEIL的警告还在耳边,隐约的,叶可欣的面容摇摇晃晃在眼前漂荡……

 

安慧愣了足有一分钟,才突然用力推开林瑞。顿了顿,安慧头也不回的掉头跑出去……

 

林瑞看看安慧飞速奔出去的背影,顿时清醒,内心跟着忍不住暗暗责怪自己:这一次,是不是又错了?还在想的时候,林瑞眼角瞟到安慧慌里慌张扔在路边的伞,正被风吹着一点点挪到马路正中……

林瑞跑过去,捡起伞,低低的叹了口气,然后穿过马路向自己的车走去……不管怎样,先到NEIL那里去睡一觉,麻烦事就留到明天再解决吧……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欢迎到烦烦的文字世界坐坐: ● 飘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 摇一摇 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

  评论这张
 
阅读(407)|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