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摇一摇,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日志

 
 
关于我

有人说:你是个实实在在忙碌的人,却总爱大秀自己所谓悠哉的生活。 这个人是谁? 呵呵。是我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原创)-57  

2008-07-03 20:47:54|  分类: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7

元旦的清晨,林瑞很早的爬起来。最近的睡眠越来越不好,临近庭审,林瑞的心情有些沉重。虽然律师一早就打包票不会有问题,但是在漫长的等待里,林瑞的信心和耐心,都被磨得所剩无几。

其实真正压在林瑞心头挥之不去的,是对叶可欣的思念和担忧。平安夜的那通电话,让林瑞隐隐觉得叶可欣有点欲言又止。叶可欣给自己的感觉,已经不像曾经那般亲切可人,隐约的,林瑞觉得叶可欣有点近又有点远。思前想后,林瑞得出结论,是两个人分开的时间太久,沟通出现了问题。

一直以来,林瑞心里明白,对叶可欣的爱意,来得太突然,太快,而刚刚想认真经营这段感情的时候,偏偏命运又让他们分离。自信的林瑞一度觉得,距离和时间都不会阻碍他跟叶可欣之间的发展,慢慢的,林瑞发现,自己陷得越来越深的时候,叶可欣,却在一点点抗拒般的退出。

正在无奈的冥想着,林瑞听到短信息的声音:林瑞,我在飞机上,11点到惠州。

林瑞一下子愣住了。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林瑞仔仔细细的重新看了遍短信息,认真确认了发送人。一瞬间,林瑞无法形容自己内心急速膨胀出来的感觉,开心的,兴奋的,惊讶的,无措的……开车去机场的路上,林瑞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他可以抱到叶可欣了!

 

机场大厅里,林瑞紧紧盯着到达出口,生怕叶可欣像小虫般,轻易飞过他的视线。终于,林瑞看见那个扎着马尾辫的纤细身影,有点熟悉,又有点陌生。再见叶可欣,林瑞感觉到叶可欣的风格略略的变了味道,卡其色带帽羽绒短马甲,大摆牛仔裙,棕黄色高靴,背一个抢眼的明黄格子大挎包,脖子里还晃悠着金色小熊,远远的在人群里,非常出挑。曾经的叶可欣,衣着打扮虽然精致,却一直是波澜不惊,今天的叶可欣,时髦而个性。林瑞眼角扫到大厅里有好几个男人的视线在叶可欣的身上停留,那一刻,林瑞的心里有点妒忌,有点不开心。

 

叶可欣没有刻意的去搜寻林瑞的身影,她只是直直的走出到达出口,等待着林瑞走过来接她。果然,林瑞很快的进入她的视线,短夹克,休闲裤,简简单单,普普通通,跟初见时没什么两样。

林瑞走到叶可欣身边,一句话都没有说,直直的将叶可欣拖进怀里。这个经过漫长等待的拥抱,让叶可欣有点措手不及,僵直了好一会,叶可欣才起手抚上林瑞的后背。将下巴安心的搭在林瑞的肩上,叶可欣慢慢闭上眼睛。林瑞身上熟悉的薄荷味道钻进鼻子的时候,笑意一点点的从叶可欣心里漫出来,这个期待了许久的怀抱没有让她失望,还是那么的温暖,那么的有力,那么的令她沉醉。

过了好一会,林瑞才放开叶可欣。起手抓住叶可欣的手,林瑞问:“你的行李呢?”

“我没行李,晚上就要赶回去的。”

“这么急啊。”

“恩,明天还要上班。”

“哦。”林瑞低低应了一声,拖起叶可欣大步往外走。

“林瑞……去哪里?”叶可欣不确定的问。

“还能去哪里,当然是带你回家。”林瑞没有回头,继续大步朝停车场走去。

坐上车,叶可欣犹豫了一下,轻声说:“这次来,我不想急着见家长。我们……找个地方聊聊可以吗?”

林瑞愣了一愣:“如果你觉得太匆忙的话……下次再正式见吧。我们先去吃饭。”

“林瑞,我们找个能安心聊天的地方,可以吗?比如,去酒店……”

林瑞听到酒店两个字,浑身一热。从接到叶可欣短信的那刻起,林瑞对叶可欣的思念一下子变得真实起来,从发梢到脚底,林瑞恨不能统统拥进怀里,细细抚摩。但是,林瑞知道叶可欣是个矜持的女子,面对深爱的叶可欣,他愿意克制内心所有的冲动,只是静静的搂一下,别无其他。万万没想到,今天的叶可欣如此的热情主动。没来得及回答,林瑞加大油门,车直直的冲了出去。

叶可欣瞟了林瑞一眼,再望望表盘上车速的飚升,叶可欣知道林瑞误会了,她其实只想找个没有外人的地方,细细的跟林瑞说说话。而具体会说什么,叶可欣不确信,也许会倾吐彼此的思念,也许还有对未来的憧憬,只是有一点,叶可欣非常肯定,自己接下来要说的一些话,可能会惹毛林瑞,这是她选择去酒店最主要的原因。

 

走进酒店房间,林瑞望了望叶可欣摘包脱马甲的背影,身体里跟着升起一股热热的暖流。林瑞很想冲上去抱住叶可欣,迅速把她压倒在床上,忍了忍,林瑞低低的说:“要不要先叫点吃的?”

“恩,好呀!”叶可欣脱了鞋,双腿盘到床上,冲着林瑞笑。

“哦……”看到叶可欣盘腿的可爱形象,再看到叶可欣的笑容,林瑞实在压不住身体里的冲动,走到床边,两手抓住叶可欣的肩膀压下去,林瑞一低头,狠狠的吻下去。

刚沾到叶可欣的唇,只见叶可欣扭过头,两手推向林瑞的胸口:“林瑞,别这样。我来,是有话跟你说的。”

“……”林瑞有点挫败的翻身倒向一边,仰面朝天斜躺在床上,说:“说吧。”

“林瑞,你下周开审?”叶可欣坐起来认真的问。

“恩。”

“真的只罚款吗?”

“恩,律师和老张都是这么说的。”

“林瑞,告诉我,你只是行贿和搞私幕基金,没有其他的罪名吧。”

“只有这两项起诉罪名。”

“林瑞,不是起诉的问题,我要你看着我的眼睛认真的回答我,你没有其他隐瞒我的事情了吧。”

林瑞愣了愣,停了一会,他才坐起来,对着叶可欣说:“没有了,真的没有了。”

“那就好……”叶可欣一低头倒进林瑞的怀里,“我只是想确认一下,以后还会不会有这样担惊受怕的日子……”

“傻孩子,别瞎想,这绝对是最后一次了。”林瑞轻轻抱着叶可欣靠在她怀里的脑袋,一手微拍着叶可欣的背。

“那……这次会罚多少钱?”

“这个我也不清楚……”

“林瑞……会不会……全罚光?”叶可欣一字一顿,很迟疑的问。

林瑞轻搂叶可欣的动作突然僵持在半空中,顿了顿,他抓起叶可欣的肩膀,把叶可欣从怀里推开,直视着叶可欣的眼睛问:“如果,我只是说如果,我倾家荡产了,你还会跟我在一起吗?”

叶可欣没有立即回答,只是傻傻的看着林瑞。

林瑞望向叶可欣清澈的眼睛,那里面变幻着的表情,林瑞读不出来,但是叶可欣的迟疑,林瑞不会不明白。

停了好一会,叶可欣摇摇头:“林瑞,对不起……,我做不到……,这与感情无关……”叶可欣说完,望向林瑞毫无表情的脸。林瑞的沉默,让房间的气氛迅速变得尴尬,叶可欣有点后悔冲到惠州来问这么傻的问题。

很长一段时间里,林瑞一句话都不说,身体也一动不动。长时间的静默,让叶可欣有点害怕。叶可欣挪到床边,站起来,打算背包走人。一早来的时候,她就抱着谈不拢就放弃的决心,虽然心里会痛,会很痛,总好过将来不明不白的割舍不下。

叶可欣刚跨出一步,林瑞突然伸出一只手,把叶可欣拉回床边:“傻孩子……你是对的……”林瑞看着叶可欣已经有点要哭出来的脸,认真的说:“叶可欣,你记住,如果我一无所有了,你一定要头也不回的走掉!”

“林瑞……”叶可欣终于忍不住,扑进林瑞的怀里,“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在审判前有点心理准备……”

“不哭不哭,叶可欣不哭!”林瑞眼眶也跟着有点湿。这次被起诉,尽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平安脱险,但是林瑞也推想过所有意外的可能。这所有可能里,最让林瑞放不下的,就是叶可欣,他担心叶可欣死心塌地的等他,担心叶可欣将来会跟着自己吃苦。所以,在等待叶可欣回答的那一分一秒,林瑞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要从喉咙口跳出来了。但是,理智的叶可欣果然有决断力,在听到那一句“我做不到”的时候,林瑞清清楚楚看到叶可欣眼里泛上来的爱意,也很肯定的看到叶可欣咬牙说出来答案时攒成一团的小手。林瑞喜欢这样的叶可欣,有控制力,有判断力,能默默的守侯他等他,也能够断然的离开他。

叶可欣扑进林瑞怀里的一刻,心里所有的感动涌上来,眼泪恨不能倾盆而出。叶可欣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深刻感受到林瑞的爱意,一点点的,叶可欣心里慢慢的暖起来,眼泪跟着渐渐收回去。贪婪的深靠在林瑞怀里,叶可欣只盼望这一刻久一点,再久一点……

过了好久,林瑞的声音轻轻的在头顶响起:“叶可欣,等我平安出来了,我们携手一起闯天下吧……我不想把你埋没在家里。我们一起开公司一起经营,一起分享成功……”

“恩……”叶可欣在林瑞怀里轻轻的点头,“我听你的……”

“叶可欣?”

“恩?”

“你饿不饿,我们叫点东西吃吧?”

“好呀!”叶可欣猛的从林瑞怀里蹿起来,“你不说我都忘了,好饿啊!”

 

订餐送进来以后,林瑞略略的看了看:生三文鱼片,烤鳗,还有寿司拼盘。

“叶可欣你喜欢吃这些?”

“恩……我们好象都没有一起认真吃过一顿饭……”

林瑞挠挠头:“好像是的。”说完,将芥末挤在三文鱼片上。

“呀!”叶可欣看到芥末,突然惊叫。

“怎么了?”林瑞吓了一跳。

“我……不吃芥末,我吃三文鱼的时候,只加柠檬汁……”

“没关系,再叫一盘。”林瑞笑笑,站起来想去打电话。

“林瑞——”叶可欣一把拉住林瑞,“不用了,我吃其他的。”

“傻孩子,不就一盘三文鱼么?喜欢吃就再叫一盘嘛。”

“林瑞,不是三文鱼的问题。”

“啊?那是什么问题?”林瑞看看叶可欣有点怒意的脸,一片茫然。不就是一盘三文鱼吗?林瑞从来没有见过叶可欣这么严肃,心里禁不住偷笑:毕竟,叶可欣也是女人,也有女人小题大做的毛病!

“是沟通的问题,是性格的问题。”抬头看着林瑞笑嘻嘻的脸,叶可欣心里有点火。叶可欣可以接受林瑞对自己的不了解,毕竟两个人相处的时间还短。但是,叶可欣不能接受林瑞完全的以自己喜好为中心,从来不关心她的喜好。这一刻,叶可欣的脑海里浮现出谢笑那张阳光的笑脸,她清楚的记得谢笑就曾经很体贴的问过:加芥末还是柠檬汁。她也记得跟谢笑说过喜欢白色,然后就在圣诞节收到了大束的白色百合,虽然,叶可欣最喜欢的其实是白色玫瑰,但是,谢笑事事先她考量的细心,一点点的温润着叶可欣的心田。再看看眼前自顾自加芥末,并且还一脸不以为然的说要再叫一盘的林瑞,叶可欣突然的觉得有点忍无可忍,“林瑞,你知道我喜欢吃什么?我喜欢什么颜色?喜欢做什么事情吗?”

对于叶可欣突然的问题,林瑞完全没有方向,想了想,林瑞说:“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还短,以后慢慢了解就是了。”

“林瑞!我们认识有九个月了,但是,扪心自问,你对我了解多少?你从来不主动的问我喜欢什么,事事都是按你的意志做主!”

“……我以为,我选的你都喜欢……”

“不喜欢不喜欢,一点也不喜欢啦!”

“可是,我觉得之前我们的喜好好像都差不多呀。”林瑞无辜的看看叶可欣。

“大方向上一样而已,生活细节完全不一样的。比如,我不喜欢红玫瑰,我喜欢白玫瑰,我只要一束就可以,不需要满地都是,而且,我喜欢在办公室里自豪的收到你的花,不是在家门口偷偷摸摸的……”

林瑞听了半天,略略有点明白叶可欣的意思,直到听到“偷偷摸摸”四个字,林瑞实在忍不住的好笑:“我的一片心意,怎么就变成偷偷摸摸了呢?我觉得你是个不喜欢张扬的女子,所以特地不送到你办公室去……”

“你觉得!什么都是你觉得……”叶可欣低下头,有点难过,“下次麻烦你问问清楚再给我惊喜,我不想惊喜变成惊吓!”

林瑞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他发现,偶尔使使小性子的叶可欣非常可爱,真实自然,不像那个动不动就讨论几千万投资案的让人不可亲近的叶可欣。想到这里,林瑞拉住叶可欣的小手,认真的说:“我以前没哄过女人开心,只知道用钱砸。对你,我已经很用心的在做了,给我点时间,我们慢慢互相了解,好吗?以后有脾气,你就冲我发,别闷在心里。其实你一早告诉我喜欢什么,也没有这么多麻烦了呀。”

听到林瑞突然变软的语气,叶可欣心里的火一点点平息下来。细想起来,自己也有不对的地方。缺乏恋爱经验的叶可欣,一直以来都比较被动,想到这里,叶可欣低低的说:“你说得对,我也有不对的地方……”

“哈,傻孩子,会笑就没事啦。这样,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叶可欣抬起头,茫然的问。

“下次见面你想要什么礼物?我可不想花了冤枉钱还要被你骂哦。”林瑞冲叶可欣调皮的笑笑。

“你……”叶可欣撅起嘴,苦着脸说,“我说什么你再买什么,那还有什么惊喜啊?”

“哎哟,老婆大人,你可真难伺候啊!”

看到林瑞故作无辜的一声长叹,叶可欣终于止不住的大声笑出来。

 

回到机场大厅,叶可欣有点依依不舍。

林瑞拉着叶可欣的手问:“你14号几点的飞机回上海?”

“大概晚上7点半到。”

“恩,我知道了,我会在国际到达出口等你的。”

“恩。我……要走了。”

“好好照顾自己,回来我要检查的。”

“知道啦。你回去吧。”

“我看你进去。”

“好吧。”叶可欣恋恋不舍的往前走去,忍不住频频的回头。直到走出很远了,突然听到林瑞对着她大喊:“叶可欣!我爱你!”

叶可欣望望四周投注过来的好奇目光,心里好暖好暖。林瑞,的确是在为她努力的改变着,她根本无法想象曾经的林瑞会在大庭广众下这么做。叶可欣感动的回过身,也努力的喊:“林瑞,我也爱你!14号晚上7点半,不见不散!”

“好的,14号晚上7点半,不见不散!”

  评论这张
 
阅读(366)|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