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摇一摇,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日志

 
 
关于我

有人说:你是个实实在在忙碌的人,却总爱大秀自己所谓悠哉的生活。 这个人是谁? 呵呵。是我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原创)-36  

2008-06-08 21:49:37|  分类: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6

叶可欣站在小店门前,认认真真的看着,心里有点兴奋,但更多的是欣慰。她跟夏天,终于实现了大学里最初的梦想,有了家完全属于她们两个人的服装店。那精致的白色装修配上红色的“MISSING”店名,简单而醒目。

夏天隔着窗玻璃,看见叶可欣站在门外,赶紧冲出来。

“你可来啦!!”

“恩,看起来生意很好的样子呢。”

“快进来再说。嘿嘿,我今天把老同学,亲戚朋友全叫过来了。”夏天凑到叶可欣耳边低低的说,“你不知道,连我妈的牌友都来了……”

叶可欣会意的笑笑,越发觉得把店开在夏天家乡是个不错的主意,既可以让夏天安心经营,更让夏天父母放心。

 

一直忙到晚上9点打烊,夏天还意犹未尽的四处整理散落的衣服。叶可欣有点累,催促夏天赶紧整理完回家。

夏天抬头笑笑:“我们今天不回我家,就睡楼上。”

“楼上?”叶可欣有点疑惑。她知道因为时间仓促,目前只有楼下的店面对外营业,楼上的空房间暂时做仓库,夏天跟她商量过,以后楼上打算做成精品定制间,由叶可欣出设计做好样衣,老客户来挑中了可以度身订做。

叶可欣正想着,夏天走过来:“来,我带你上楼看看。”

沿着木楼梯支支呀呀的攀上楼,夏天带叶可欣推开一个不起眼的隐蔽的侧门。一看,原来小小的房间里已经铺好了两个地铺。夏天开心的拉着叶可欣的手说:“我平时在店里忙得晚了,就住这里。其实,这样也好,我目前跟父母的关系还不是太稳定,两边住住对大家都好。”

叶可欣点点头。夏天这两个月的变化,让她有点吃惊。

夏天和叶可欣的友情,从大一那个夏夜,叶可欣大胆的面对查夜的巡警,一把把夏天藏在身后开始。从那以后,六年来,叶可欣一直觉得夏天是跟在自己身后的小妹妹,需要她照顾,需要她安慰。可是现在,叶可欣觉得,夏天不需要她也可以生活得很好,而且很多时候,比她要更顽强。或许,真的是爱和经历会让人成长,又或许,她一直太主观的认可夏天对自己的依赖,因而在潜意识里拒绝夏天的成长。

夏天看到叶可欣在发愣,轻推了她一下:“在想什么呢?”

叶可欣摇摇头:“没什么,想起第一次给你庆祝生日的那个夏夜,想起那帮凶神恶煞的巡警,还想起自己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居然挡在你前面。”

“怎么突然想这个了……”夏天笑笑,拉着叶可欣坐下,“欣欣,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

叶可欣心里倏的漏跳了一拍:“天天,你说得对,我跟林瑞背景太悬殊,不适合在一起。”

夏天起手替叶可欣把长得微有点挡眼的刘海撸开,淡淡的叹了口气:“说吧,你一定有事。是不是林瑞回来了?”

“恩。”叶可欣点了点头,“他前一阵子被双规,好象是因为受贿违规贷款。后来罚了笔款被放出来了。”

“他回上海来找你了?”

叶可欣又摇摇头:“没有。他每天给我电话和短信息,早上叫我起床,晚上催我睡觉,像个计时器一样。我差一点觉得我在谈恋爱。”

夏天听到“差一点”这个形容词,吃惊得看了看叶可欣。夏天知道叶可欣是个措辞很谨慎的女孩子,所以不太明白她为什么会说“差一点”,难道他们不是在恋爱么?在夏天看来,叶可欣和林瑞绝对是相互喜欢的,而相互喜欢着的恋人们,往往会猜忌,会胡思乱想,经不起小小的误会。

叶可欣停了停,又继续:“他叫我在上海乖乖等他回来,可是,我……昨天居然看见他搂着一个女人,从酒店里走出来……”叶可欣说着说着,把头越埋越低,神情很落莫。

夏天轻轻叹了口气,把叶可欣拉过来靠在自己肩膀上:“那你问过他是怎么回事吗?”

叶可欣再摇摇头:“我有什么资格去质问他?”

“欣欣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不管是不是误会,都应该弄清楚。林瑞不是说了吗?你们是在结婚的前提下交往的,没有信任和谅解,将来怎么结婚呢?”

“……可是……他说过,不可以过问其他女人的事情……”

“你不是也说过,要他保证不隐瞒你的吗?”夏天跟着又叹了口气,无论叶可欣是多么特别多么有灵气的女孩子,面对爱情,都是一样的脆弱,一样的彷徨,一样的迷茫。夏天回头看自己曾经那段呼天抢地的感情,觉得简直是莫名其妙的可笑。可是在爱里的时候,是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进的。

“……”叶可欣转了转眼珠,无言以对。

“欣欣,虽然我一直不太赞成你们在一起,但是,从各方面考虑,林瑞其实是个相当不错的结婚对象。所以,你至少应该努力一点,给彼此多点机会。”

叶可欣不是太明白夏天在讲什么。之前那个为爱而狂的夏天就像突然蒸发于这世上一样,重生的夏天,总是反反复复跟她讲,爱情之外有很多理智的条件,两个人相处,似乎逻辑推理要比直觉反应更重要。

“天天,那你的意思……究竟是要我跟林瑞分还是不分呢?”

“分不分是从你的感受出发的,我可做不了主。但是至少,你们应该彼此坦诚的相互了解。如果性格合不来,再谈分手。”

“哦。”

“欣欣,要知道,你是多么的幸运啊,”夏天突然带着羡慕的口气,“能遇到林瑞这样条件的男人,才可以安心的谈恋爱啊。”

“为什么?我觉得他一点都不好。”叶可欣耷拉着脑袋,不太开心的说。

“呵呵,你慢慢会懂的,贫贱夫妻百事哀啊……”夏天拍了拍叶可欣,接着说,“算了,今天不适合聊这么深沉的话题,你赶紧去洗个澡吧。”

“哦。”叶可欣乖乖的站起身,走下楼去。

夏天望着叶可欣挺拔的背影,有点感叹:这个小自己一岁的女孩子,一直装作很坚强,其实内心敏感而脆弱。她知道,叶可欣性格软弱但又脾气倔强,如果没有外力的作用,她跟林瑞之间的心结很难解开。想到这里,夏天翻出叶可欣包里的手机,幸好,幸运的叶可欣和林瑞,有她这个外力。

 

林瑞从昨天回到家里就开始等叶可欣的电话,可是毫无动静。一直等到第二天晚上,林瑞实在有些坐不住了。林瑞心里感觉有点可气,更有点好笑,居然让他碰上一个比自己脾气还要拧,更死要面子的女人。本来林瑞想,除非叶可欣低头认错,否则不能轻易原谅她,结果两天等下来,火气完全等没了,现在的林瑞心想,只要叶可欣来电话,所有误会,都他妈见鬼去吧。

正想着,电话响了,林瑞一看那个熟悉的号码,电话还没接起来,心里已经暖了。

“喂,叶可欣!”

“不好意思,我不是叶可欣,我是夏天。”

“哦。”林瑞一愣。

“欣欣在洗澡,我是背着她打的电话。我有话想问你。”

“请讲。”林瑞有点吃惊,印象中的夏天,是个聒噪的女孩,这么突然的电话,让林瑞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

“我只想问一句,你到底喜不喜欢欣欣。”

林瑞停了停,他知道喜欢和不喜欢,都应该毫不犹豫的说出口,没有模棱两可的答案,也不需要仔细思量。但是他一下子却回答不上来,很认真的想了想,林瑞低低的说:“我想,也许不仅仅是喜欢,我是爱叶可欣的。”

夏天在电话那头猛的一怔,眼泪差点流出来。感情是骗不了人的,尽管林瑞的答案迟疑并且有点犹豫,但是一听,就是个不可多得的负责任的好男人,强过花言巧语满嘴抹蜜的JESON百倍。在那一刻,夏天暗暗下了决心,无论如何,她一定要帮叶可欣抓住这个男人!

想了想,夏天说:“我不太清楚你们之间有什么误会。但是,欣欣我是了解的,她性格软弱而被动。如果你真的爱她,希望你能主动点……”

林瑞一边听着电话,一边沉思着。

夏天还想说点什么,突然听到叶可欣上楼的脚步声,赶忙说:“欣欣上来了,我挂了!”

“嘟嘟嘟——”林瑞对着电话发了好一会呆,才明白过来,也对,男人主动一点应该没什么错。

 

叶可欣跑上楼,看见夏天手里正拿着她的手机。叶可欣一愣,问:“天天,你在干什么呀?”

“哦,”夏天抬起头,“我想给JESON打个电话,我现在没手机,不太方便。”

“没事,你打呀。”叶可欣用毛巾胡乱的擦着头发,看不清夏天的表情,“你们……到底算是断了……还是没断啊。”

“欣欣,你听我说,”夏天突然一字一顿的对着叶可欣说,“离JESON远一点,越远越好!”

 

“为什么啊?”叶可欣有点糊涂,“我觉得他人很好的,可惜你们没缘分。”

“欣欣啊,不是没缘分,是老天开眼,让我看清他的真面目。”

“啊?”叶可欣一个没站稳,跌坐在地铺上,“怎么回事啊?”

“欣欣,如果不是爸妈反对,估计这辈子我都不会醒啊。我一直没跟你说,其实JESON是个小司机,家里穷得叮当响。他弟弟这么帅,结果还不是倒插门找了个有钱的小鹃。在他们兄弟俩眼里,钱永远是排第一位的,弟弟还好一点,JESON大概是因为身为哥哥吃了更多的苦,现在根本是好吃懒做,只会花钱!”

“……”叶可欣张大了嘴巴,不知道怎么接口,在她印象里,这对帅气英俊的兄弟,热情又亲切,怎么会……

“欣欣,我当时真是被JESON骗得云里雾里,他疼我疼得捧在手上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你知道的,我从小被宠大,脾气不太好,老妈经常说我嫁不出去。结果遇到这样宠着我的男人,还帅得要命。唉……”夏天长叹一声,“为了他,我头脑发热,钱花得如流水。他身上的手机,手表,钱包,衣服,鞋子……全是我给他买的。他还好烟好酒好赌!几次把手机手表输了问我拿钱赎回来……”

夏天脸涨得红红的,有点气急。叶可欣靠过去,轻轻拍了拍夏天的背。

“就算这样子,我还是跟他好啊。每次我一生气,他就甜言蜜语的劝,还……”夏天突然抬头看看叶可欣,“欣欣,有些事你还不懂。男女之间有了那层关系啊,唉……要死的我就是陷了进去出不来啊……”

“我们本来说好了,结婚以后他跟我爸学搞建筑。我想着,这辈子好好跟自己爱的男人过日子,他远离了上海那帮狐朋狗友,也能学好。可是……”说到这里,夏天的头低下来,眼泪终于止不住的往下淌,“我爸妈居然一眼就看出他心术不正,坚决反对……”

叶可欣越听越心惊肉跳,没想到看上去那么温和的JESON,原来是这样的一个人。她想安慰夏天,又不知道怎么安慰好。

夏天擦了擦眼泪,继续说:“就算是这样,我也还是一头扎在里面,一心跟他好。直到逃家再回去。”

叶可欣突然之间有点明白,爱情远非她想象的那么单纯美好。表面看起来如此甜蜜的沉浸在爱河里的夏天,原来一直生活得并不幸福。可是,她不明白,既然夏天那么爱JESON,为什么现在夏天又能放下来呢?

“天天,你受苦了,后来你爸妈还是反对得很厉害吧……”夏天摇摇头:“我爸妈反对得再厉害,我也要抗争,只是……欣欣,有些事情,我真的想不到……”夏天用力擦干眼角的泪水,定一定神,决定把回家后发生的事,原原本本的告诉叶可欣。

  评论这张
 
阅读(398)|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