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摇一摇,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日志

 
 
关于我

有人说:你是个实实在在忙碌的人,却总爱大秀自己所谓悠哉的生活。 这个人是谁? 呵呵。是我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原创)-41  

2008-06-11 22:12:43|  分类: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1

早上醒来,林瑞低头看看怀里犹自睡得正香的叶可欣,红扑扑的脸蛋伴着和谐的呼吸声,煞是可爱。林瑞用下巴轻轻测了测叶可欣的额头,烧已经完全退去。林瑞提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来,轻轻抽出胳膊,林瑞爬起来去冲凉.

走出洗手间的林瑞,看见叶可欣也已经爬起来坐在床沿。大概是人还没有完全清醒,叶可欣正茫然的坐在那里发呆。林瑞笑笑,走过去拍一拍叶可欣的脑门:“小懒猪,醒了没?”

“恩……”叶可欣机械的点点头,显然意识还有点模糊。

林瑞怜爱的搂过叶可欣:“想吃什么早餐?”

叶可欣动脑筋的时候,眼珠总是不安分的在眼眶里转动:“想吃小馄饨和油条。”

“好的,我马上去买。”林瑞站起身换衣服,走出房门前,林瑞朝呆坐着的叶可欣笑笑,“要是没睡醒,就再休息一下。”

 

早饭过后,林瑞丢下一句“好好休息”,就自顾自的走回书房。叶可欣精力已经恢复了大半,洗完澡,她从客厅蹿到卧室,又从卧室走回客厅,觉得有点无聊。

林瑞从书房走出来,看见披散着头发的叶可欣在屋里到处游荡,不禁莞尔:“来,小傻瓜,过来让我抱抱。”

“哦。”叶可欣一蹦一跳的走过来。

林瑞一摸到叶可欣的湿发,眉头不禁皱了起来:“怎么也不吹一下头发,一会又感冒了。跟我来——”林瑞拖着叶可欣走回卧室。

叶可欣乖乖的抱膝坐在床上,任由林瑞胡乱的帮她吹干头发。叶可欣知道林瑞根本吹不好,但是她很享受林瑞粗糙中带着细腻的体贴,她低下头,一边无聊的数着脚趾头,一边开始左右摇晃。

林瑞无奈的摇摇头:“我说,你能不能安静一点?”

叶可欣扭头,冲林瑞做个鬼脸,继续低头玩脚趾。

“叶可欣,我发现你还是生病的时候比较可爱。”

“为什么?”

“你生病的时候比较温柔,也比较听话。病刚好一点,怎么就跟个猴子似的。”

“人家本来就属猴子嘛!”

“唉……被骗了,完全被你一本正经的假相给骗了。”

“胡说!我表里如一!”

“呵呵呵呵,是完全不一!”

“林瑞……”

“恩?”

“我想,一会去书房画设计……”

“不行!”

“就一会嘛,我身体已经好得差不多了,闷着好无聊啊。”

“那也不行,你会影响我工作的……”

“可是……你买给我的新桌子还从来没有用过呢。我保证,保证不影响到你,好吧!”叶可欣抬起头,可怜巴巴的看着林瑞。

林瑞无可奈何的点点头,心里暗想,以前怎么没发现,原来生活中的叶可欣是如此的活泼,与平时沉稳的她,完全判若两人。不过,林瑞很喜欢这样的叶可欣,真实并且可爱,看起来毫无心机,轻松怡人。

但是,林瑞很快发现,让叶可欣在他身边工作,是个大大的错误。他完全没有办法专心,时不时的都会扭头看看叶可欣。沉浸在工作中的叶可欣,完全旁若无人,两条腿不知什么时候攀到了椅子上,整个人蹲在凳子里,上半身几乎要趴到画板上。

看到叶可欣这么可爱的形象,林瑞忍不住站起来,轻轻走到叶可欣身后,连人带椅一起抱住。

叶可欣画得正专心,被林瑞突然间抱住,吓了一跳:“你干什么呀!”

“没什么,就突然想抱抱你。”

“抱完了吗?我还要继续画呢。”叶可欣低着头。

林瑞将叶可欣整个人从转椅上扳过来,半蹲在叶可欣面前,认真的问:“叶可欣,嫁给我吧,好不好?”

“怎么突然又问这个?”叶可欣脸红了。

“我不想等了,快答应我。”

这次叶可欣没有多想,红着脸轻轻点了点头。

林瑞高兴的亲了一下叶可欣的脸颊:“那就好,那我明天就可以放心的回惠州了。”

“怎么又回去啊……”

“恩,有点事情要办,顺便回去跟我妈说一下我要结婚了!”

“厄……”

“你放心,我一个礼拜左右就回来。回来了还要去拜见岳父岳母大人呢。”

“哪里跟哪里呀!”叶可欣把头埋得低低的,脸涨得通红。

“叶可欣……”

“恩?”

“好好等我回来,下周日是我生日,我们回来一起庆祝生日,好不好。”

“恩。”叶可欣用力的点下头。

林瑞忍不住又把叶可欣搂进怀里。

“林瑞,有件事我想问你。”叶可欣突然轻轻的说。

“什么事啊?”

“你……到底有多少钱啊?”

林瑞愣了愣,放开叶可欣,拽过自己的椅子坐下来,沉思了一下,答道:“这个,很难定义,要找人把所有不动产之类的评估一下,才会有个大概的数字。这样吧,我这次回去叫老张整理一下,再回答你。”

看着林瑞一本正经的样子,叶可欣忍不住笑出声:“不是问你这个。”

“那你是问什么?没关系,有什么随便问,你是我老婆嘛。”

“哦……”听到“老婆”两个字,叶可欣越发的不好意思起来,“我只是想问,你调来上海打算搞项目的流动资金有多少……”

“原来的计划大概是两亿五,不包括正在谈的贷款。不过,最近帐户查得很紧,资金一下子调不太过来。我这次回去就是办这件事的。”

“哦……”叶可欣若有所思的想了想。

“傻丫头,小脑袋瓜里又在想什么呢?”林瑞把叶可欣拉到面前,拍拍自己的腿。

叶可欣会意的坐上去,手勾住林瑞的脖子:“那,昨天那栋房子多少钱啊。”

“大概六千五百万吧,价钱方面,只是最初的报价,应该还有很大的余地。”

“哦……林瑞,要不,我们不要买昨天的房子吧……”

“怎么了?”

“你想呀,你手里只有两亿五,根据你说的,可能调过来的钱还要打个折扣,那么可能两亿都不到,再花个六千五百万,剩下来就没多少了……”

林瑞伸了伸舌头,眼前的叶可欣在说什么呢?还剩将近一亿五,她居然轻飘飘的说没多少了。林瑞无奈的看着叶可欣,等着她继续往下说。

“林瑞,其实这个房子的价格还在其次,主要是维护费啊,两千五百平米呢,光每月的物业费就过万,那个大草坪,游泳池,桑拿房和健身房,都需要专人维护,我就不说其他地方的打扫和布置了……算算是很吓人的一大笔费用啊……”

林瑞摸摸叶可欣的头:“傻孩子,不要低估我的赚钱能力嘛!”

“我就是这个意思啊,你的钱调来上海,怎么能凭空就在住的房子上浪费这么一大笔呢?不如全部拿去投资,钱生钱,钱滚钱,我们就住得稍微简单一点。”叶可欣看了看四周,“这里就不错啊!别浪费啦!”

林瑞听得一愣一愣的,心里百般无奈。他原本觉得自己挺有钱,也很能赚钱,为什么从叶可欣嘴里说出来,仿佛自己是没钱硬要打肿脸充胖子的感觉?叶可欣的思路,其实林瑞相当的佩服,她已经远远超脱了一般意义上对金钱的思考。普通老百姓,可能会拿手里所有的积蓄甚至透支今后的收入,全力以赴买个安身立命的家;中产阶级,大概会拿一半的资产变为不动产。越往上走,不动产相应的比例会更减少,因为要保证大量的流动资金循环投入,才会有利润的再产生。但是,林瑞目前的情况有点不一样,想了想,林瑞打断叶可欣:“你就别为了不着边际的事情瞎想了。我答应送你的东西,绝对不会收回的。”

“林瑞,”叶可欣低下头,将脸贴在林瑞肩头,“我已经很感动了。但是我从来没有期望过在那样的环境里生活,童话是童话,生活是生活。我不喜欢没有安全感的生活,超出预算的事情,我也从来不做。”

林瑞点点头,搂住叶可欣的腰把她往上提一提:“其实,我的情况你还不了解。你能基于几个数字就说出这样一番推论,已经相当不容易。叶可欣,我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女人说过我的工作,包括我家里人也不知道。看来,今天要好好的跟你说一说了。”

叶可欣感觉到林瑞搂住自己腰的手紧了紧,她将头轻靠在林瑞肩头,心里既有点感动,更有点兴奋。不知道为什么,她特别喜欢跟林瑞讨论工作,也只有在讨论有关工作方面的话题时,叶可欣才觉得自信满满,觉得什么话都可以毫无顾及的说出口。

“我的家境自小就不错,高中大学都在国外念的,一直到拿了经济学硕士才回国。然后很轻易的进了大公司。因为背景还算不错,很年轻就坐到了上市公司副总。但是,年轻气盛又一帆风顺的时候,往往容易犯错误……”林瑞低下头,叹了口气,“我一直最喜欢股票的世界,可惜太急于求成,01年初,因为涉嫌幕后交易,不得不引咎辞职,还被狠狠罚了笔款。那时侯其实心里挺颓废的,后来跟几个朋友联手搞私募基金,连着炒了好几把,一下子积了不少钱。去年开始,股市比较低迷,未来几年里,都不会有大的起色。一直以来,我手里进出的都是现金,没有操作过一个实体项目,所以,我打算把手里闲余的现金,慢慢的转成实业,房子也好,其他项目也好,只要是有长期稳定升值潜力的就行,调入上海的这笔钱,本来就是为了求稳,不是用来急功近利赚钱的。昨天的那栋别墅,一方面是住,另一方面,本身也是相当不错的投资。当然,有好的赚钱的项目,我也不会放过。”

叶可欣认真的听着,觉得自己刚才对林瑞的否定有点太唐突了。

“叶可欣,你刚才的话,其实很让我感动,从来还没有哪个女人会那样设身处地的为我考虑。一直以来,我都觉得,女人,天生只会花钱。”

叶可欣张了张嘴,想接口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越走进真实的林瑞,叶可欣越觉得林瑞平凡,也许无论多么光彩照人的鲜亮形象,背后也必定只是个普通人。叶可欣有点想念最初那个在任何方面,特别是气势上绝对压倒自己的林瑞,意气风发的,可敬可畏的。但是,那样的林瑞只可以仰视,却无法拥抱。现在身边的林瑞,温情,体贴,可以放心的拥抱。拥抱的时候,叶可欣感觉到自己内心底爱意的涌动,在心情荡漾的片刻,叶可欣也会完全把那些让她兴奋,令她激动的数字游戏抛之脑后。但是,如果真的嫁给林瑞,被关在家里做个小鸟依人的家庭主妇,自己会不会快乐,或者会快乐多久?叶可欣有点怀疑。一时间,叶可欣分辨不出,她更向往哪种生活,激烈而刺激的,还是平淡而温馨的。也许,自己内心深处更向往的是前者,不是后者。

林瑞也陷入沉思。最早他打算跟叶可欣结婚,只是因为叶可欣性格温和,识大体顾大局,从理论上来说,是个当老婆的好人选。两个月的双规生活,除了加深对叶可欣的思念,更让林瑞了解到叶可欣那颗真诚可贵的心,被感动的一刻,林瑞是发自内心想娶叶可欣的。而现在,林瑞发现叶可欣展现出的商业才能,不止让他惊讶,也让他感慨,他几乎有种冲动,想跟叶可欣一起在商界里好好的闯荡,但是,林瑞要的是一个贤良淑德,可以把家庭照顾得妥妥帖帖的妻子,不是一个商业合作伙伴。想到这里,林瑞有点胸闷,他既不想放手,又不想埋没叶可欣的才能。

两个人都在两难的境地里思量,谁也没有出声,究竟感情与理智,哪个应该更占上风,一时间没有人答得出来。

 

过了很久,林瑞轻轻的问:“叶可欣,你嫁给我以后会安心待在家里吗?”

叶可欣一惊,她没想到林瑞这么快就看穿她心底的挣扎,一瞬间,她竟然无言以对。但是,林瑞这样的好男人,叶可欣不舍得放手,内心深处对林瑞的爱意一点点的冒出头,渐渐弥散开来,最后包围住叶可欣的整个思维。终于,叶可欣认真的点点头:“恩,我会学做个好老婆的。”

  评论这张
 
阅读(330)|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