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摇一摇,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日志

 
 
关于我

有人说:你是个实实在在忙碌的人,却总爱大秀自己所谓悠哉的生活。 这个人是谁? 呵呵。是我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原创)-4  

2008-05-08 22:19:38|  分类: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

“欣欣,怎么回事呀?发这么大脾气。”

“唉,别提了,就是刚才展会上那个男的。”

“啊?你们认识?”

“恩,也不算太认识。算了,别去想他了。每次见他都晦气!”叶可欣扭头看向窗外,心里有些沮丧。叶可欣心里明白,自己长得不漂亮,不能有太高的奢望,可是23岁的她还没有正经谈过恋爱,这实在有点难以启齿。

 

叶可欣的爱情观,早在13岁那年喜欢上同桌时就已形成。那段混杂着暗恋和多角恋等等错综复杂感情的初恋,占据了叶可欣的整个初中生活,以至于在后来的很多年里,她的眼里只有那个帅气的篮球后卫,再也装不下其他人。直到大二的某个深夜,她居然接到那个篮球后卫的问候电话。那天彻夜电话之后,叶可欣八年抗战般的初恋终于宣告结束。也是从那个时候起,叶可欣开始苦苦追求如烟花般灿烂浪漫的爱情,她坚信女人应该趁着年轻谈一段不记后果的轰轰烈烈的恋爱,这样人生才能完整。所以她精挑细选,思前想后。等她发现周围的人都已经双双对对的时候,她还笨拙得不知道如何去结识男生。就这样一晃眼蹉跎到了23岁,叶可欣心里开始有点犯急,她也必须赶紧找一个,否则夏天终有一天要离开她,她将会彻底孤单。想着想着,叶可欣对眼前这个帅帅的JESON开始有丝丝的抵触心理。

 

但叶可欣的抵触心理没有能够坚持多久,就在JESON的体贴温和里消失殆尽。从点歌,点餐,座位等等关怀的细节里,叶可欣慢慢的不再排斥这个阳光帅气的男人,他甚至妥帖到叫来了另一个朋友,生怕冷落了叶可欣。虽然那个叫“老刘”的朋友不够英俊,不是叶可欣喜欢的类型,但是他的幽默,逗得叶可欣一阵阵发笑。四个人在不知不觉中消磨了一下午的快乐时光。天黑的时候,JESON建议一起去吃饭。老刘有事要先走,为了不打搅夏天的约会,另一方面,也害怕三个人相处的尴尬,叶可欣提出身体不舒服,要先回家。吃饭的地方离家里不远,谢绝了夏天和JESON要送她的好意,叶可欣决定一个人散步回家。

 

四月的上海,微风抚面,从淮海路漫步到新华路西段,叶可欣双手插在白色短外套的口袋里,嘴里轻哼着歌,小短靴一下下沉沉的踩在人行道的砖面上,发出啪嗒啪嗒有规律的声音。快到弄堂口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低头看看,陌生的号码。也许是个打错的电话吧。叶可欣不愿意莫名的电话打搅自己散步带来的好心情,任随铃声继续夸张的在手里响着。

叶可欣低着头,正打算拐进弄堂,一个人影直冲冲的撞过来:“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啊?”叶可欣吓了一跳,手机随势狠狠的摔在了地上。眼前,正是车展上遇到的林瑞。

 

林瑞从车展出来,就按照服务台拿到的叶可欣的联络地址,直奔新华路。整整一下午,林瑞守在小弄堂的门口。他没想到自己会有这样的好心情,耐心的等上好几个钟头。事实上,他很少等人,他的耐心只在面对股票那一排排纷繁复杂的数字时,可以发挥得淋漓尽致。可他竟然在车里一边听音乐,一边等,一等就是三个多小时。就在他快要放弃的时候,他看到了对街那个熟悉的白色外套身影。

还真是个傻孩子,居然留的是真地址。林瑞乐呵呵的取出手机把电话拨过去,想给对街的女孩一个惊喜。没想到对方拒接电话。

林瑞从车里出来,站在弄堂口等着叶可欣发现自己。可是直到叶可欣都快撞到他身上了,那个傻女孩还在自得其乐的啪嗒啪嗒踩着地砖,专心的哼她的歌,根本没有发现他的存在。林瑞的耐心终于给踩得粉碎,他急急的冲上去:“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叶可欣的脑子一瞬间停滞了。她不明白这个男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家门口,为什么那么的一脸怒气冲冲。就在她发愣的时候,林瑞开口了:“我们找个地方坐坐吧。我饿了,边吃边聊。”

“哦。好吧。”叶可欣的脑筋还没转过来,傻傻的答道。

“你想吃什么?”

“啊?我什么都不想吃,我刚才唱歌的时候吃了很多。”

“那边走边找。这里你熟,你找个地方吧。”

“哦!”

新华路是个安静的地方,尤其是西段,静静的,一点也不繁华。叶可欣还一根筋的带着林瑞继续往西走。一路上两个人一前一后,一句话都没有。

林瑞走得有点不耐烦,终于在一个小小的生煎店门前停下来:“我饿了,不想走了。就这里吧。”说完自顾自走了进去。

挑了个僻静的角落坐下,两个人相对着默默无语。过了好一会,林瑞皱着眉头问:“这里什么服务态度啊!怎么没有服务员来点单的?”

叶可欣噗嗤一声,忍不住笑了出来:“你以为这是哪里,要吃什么自己去帐台买。”叶可欣指指门口那个油腻腻的高台,有个没什么好脸色的中年阿姨坐在柜台里。

“哦?是吗?”林瑞不置信的跑到柜台前对着那一块块的点心牌子看了好一会,说:“一份生煎馒头。”又扭头问叶可欣,“一份是多少?我应该吃多少?你吃什么?”

叶可欣看着这个像是外星球来的男人,乐了:“一份是四个,你先吃吃看。我建议你再买碗馄饨。我不吃了。”

“哦。”林瑞低头掏钱包,抽了张卡出来到处找POS机。很快他意识到应该付现金。没等叶可欣提醒他,他就从钱包里抽了张一百块出来。

柜台阿姨皱了皱眉头,扔出一句上海话:“找伐出。零碎钞票有伐?”

“她说什么?”林瑞大着舌头问。

“她问你有没有零钱。算了,你去坐着,我来吧。”叶可欣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实在可爱得有点离谱。她买好票,去窗口取过点心,端到林瑞面前。

林瑞看着落坐的叶可欣,连句谢谢都没有,就埋头认真的吃起来。

吃完,叶可欣从包里拿出餐巾纸,抽出一张递过去。林瑞接过,插插嘴。起身,走出店外:“走,找个地方,安静点的,喝喝茶,我有话问你。”

叶可欣低头看看手机,时间还早。夏天的约会估计会持续到很晚,一个人回去对着空荡荡的房间也很无聊,所以点点头算是答应。

“地方你找,这里我不熟。”林瑞命令式的说。

“跟我来。”叶可欣娴熟的带着林瑞拐进小路。叶可欣知道附近有个书吧,她经常跟夏天去,一泡就是一晚上。那里静悄悄的,可以看书聊天,人很少,是个适合林瑞这样沉静的男人的地方。

 

坐下的时候,林瑞的表情很满意。

很舒服的大沙发,光线适中,靠窗是大排的书架,可以随意的挑书看。拿起餐牌,林瑞自顾自的点了壶红茶,要了两个杯子,没有问叶可欣的喜好。

叶可欣一到就脱掉了短靴,把整个人舒舒服服的深深绻进沙发。

看到服务员端上红茶,叶可欣才想起自己没有点,赶紧问:“你替我点了什么没有?”

“没有,我就点了红茶。”

“那我可以点咖啡吗?”叶可欣轻轻的问。

“可以当然是可以的。只不过,女孩子最好不要喝咖啡。我喜欢喝茶的女孩子,看起来比较文静。”林瑞端起茶杯,在鼻子底下晃了晃,“你点吧,就今天。以后不要喝。”

“那算了。”叶可欣的好兴致一下子没了。看来又会是个无聊的夜晚。想起之前夏天给自己介绍的几个男的,也都是在一次无聊的会面之后无疾而终。今天也不会例外。

叶可欣抬眼仔仔细细的看看林瑞,普通,非常普通,而且很矮。虽然叶可欣不介意身高,事实上她还对170左右的身高有特别的偏好,但是对面这个平庸的男人,实在不对她的胃口。从小到大,叶可欣的身边都是漂亮的人,无论男女。叶可欣喜欢跟长相精致的人在一起,仅仅注视对方就可以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而且她一直梦想有一个体贴的白马王子出现,阳光的,温柔的,前前后后呵护自己的,就像,就像……叶可欣的脑海里一下子浮现出JESON的样子,挥也挥不去。既羡慕又有点点妒忌,再加上莫名其妙的失落,叶可欣在复杂的情绪里陷入沉思。

……

 

“我的提议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恩?什么提议?”叶可欣挪了挪有点发麻的腿,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更深的埋到沙发里。

“你已经不记得了?那我重新提议前先正式自我介绍一下。”林瑞扶了扶眼镜,“听口音你也知道我是广东人,我从惠州来。我是做股票的,这次是来上海考察,想找点实业项目做做。也就是说,我有长期定居上海的打算。我今年32岁。你也看到了,我自理能力是比较差的,所以我需要找个情人。大致情况就是这样。你呢?”

“啊?”听到情人两个字,叶可欣终于明白过来他的提议是指什么。不过这次叶可欣没有很气愤,第二次听到这个提议,叶可欣没有很反感,相反的,她开始认真考虑这个提议的可能性。如果夏天这次恋爱成功的话,依夏天的个性,会急急的想做小新娘。那么必定会孤单的她,也许该早早的找条让自己不那么孤单的出路。

叶可欣抬起头,迎上林瑞沉静的目光。林瑞跟其他的男人还是有点不同的,稳重,虽然毫无生气。他的目光平和,很少有起伏,人也很礼貌,只是说话口气有点命令式。不像夏天介绍的那些男人,要么急吼吼的献殷勤,要么觉得叶可欣不漂亮,直接爱理不理。

想到这里,叶可欣咬了咬嘴唇:“好吧。我同意做你的情人。”

  评论这张
 
阅读(53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