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摇一摇,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日志

 
 
关于我

有人说:你是个实实在在忙碌的人,却总爱大秀自己所谓悠哉的生活。 这个人是谁? 呵呵。是我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原创)-23  

2008-05-25 13:40:32|  分类: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3

想到马上就可以谈婚论嫁了,夏天激动得一个晚上都没有睡好觉。大清早急急的起床吃了爱心早餐,在车站跟JESON抱了又抱亲了又亲,最后依依不舍的坐上了回家的长途大巴。

中午时分,夏天兴奋的冲进家门:“爸,妈,我回来啦!”

“哦,是小天回来啦。”卢阿姨从偏厅跑出来,紧跟着夏妈妈也走出来:“丫头,多大个女娃了,还这么疯,快叫卢阿姨呀。”

“哦,卢阿姨好!”夏天吐一吐舌头,循着菜香走进厨房,“今天有什么好吃的呀?”

“馋丫头,就知道吃。赶紧去洗洗手,马上吃饭了。”夏妈妈也跟着踏进厨房。

“哦。”夏天闷闷的退出来,总觉得今天家里的气氛有点奇怪。

 

走进偏厅,夏天愣了愣,居然卢浩好端端的陪着夏爸爸坐在饭桌边。夏天撇了撇嘴,也坐下来。

卢家是镇上的首富,承包了镇上的码头搞运输。因为是世交,卢阿姨三天两头往家里跑,夏天已经习以为常。卢浩跟夏天也算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但是长大后渐渐的就疏远了。在夏天印象里,卢浩已经好几年没来过她们家了。这样的稀客出现在家里,今天必定有什么大事要发生。想到这里,夏天的心莫名其妙忐忑起来,边坐下,夏天边对卢浩使了个眼色。但是卢浩只是茫然的冲她轻轻摇了摇头,显然也是毫不知情。

这顿饭夏天吃得索然无味。先是卢妈妈一个劲的夸夏天聪明伶俐,出落的如何秀气漂亮,夏妈妈也帮衬着在边上夸自己女儿在上海的大公司如何如何能干。然后夏爸爸又询问毕业后当公务员的卢浩,最近是不是单位派到上海进修。两家搭讪着,意思是让夏天每周一跟卢浩的车子一起去上海,周五正好卢浩接了夏天再一起回来……

这么明显的相亲局,即使夏天不算太机灵,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按照夏天以往的性格,肯定直接站起身离席而去了。但是想到只有父母点头,她才能跟JESON有个好结果,夏天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脸上随即堆满不情愿的笑意。扭头看看身边的卢浩,也是一脸的不情愿,四目相撞,两个人不禁交换了个无奈的眼神。

饭后,卢妈妈还意犹未尽的提出让卢浩带着夏天出去转转,夏妈妈眼角瞟到女儿阴沉的脸,意识到目前还不宜操之过急,赶紧出来打圆场:“我们丫头也累了,今天要么就先这样吧。”

“恩,也好。”卢阿姨对着夏天满意的点点头,“那,我们这就走了?浩浩,跟夏叔叔夏阿姨说再见。”

“哦,夏叔叔夏阿姨,再见。”卢浩必恭必敬的道完别,跟着卢阿姨出门。

 

客人还没走远,夏天已经忍不住开始质问父亲:“爸,怎么回事啊?”

“怎么回事,就是叫你跟小吴断!”夏爸爸的脸绷得直直的。

“什么嘛!上次电话里不是说得好好的?JESON他全都答应了,我们先两边跑,以后……”夏天一个劲的往父亲身上蹭,期望通过撒娇来解决问题。

没想到夏爸爸直接打断她:“什么以后,没以后。这个姓吴的我是越想越不对劲,哪里有好端端的大男人,做人家上门女婿做得这么开心的?”

“爸——这……他不是迁就我嘛。”

“我看你顺着他还差不多!不行,你跟小吴的事我坚决不同意!”

“你们……不讲理!”夏天撅起嘴巴,感觉眼泪很快要蹦出来了。

“丫头,”夏妈妈一看女儿眼泪快落下来了,赶紧跑过来,一手搂着女儿的肩,一手抓起夏天的小手,“乖,我们也是为你好。要知道,我们过的桥比你走的路还多。我们琢磨来琢磨去,总觉得小吴不合适。”

夏爸爸在边上还想继续训斥女儿,夏妈妈赶紧使了个眼色制止,然后又对女儿轻声说:“你跟小吴那个的事,没能瞒住你爸……他正在火头上,你千万别硬顶,啊!”

夏天点点头:“那,你们的意思是……”

“两条路,”夏爸爸用手指重重的点了点桌子,说:“要么跟小吴断了,跟卢浩谈,上海家里两边跑跑,等以后结婚了就回来,要么,你就别回上海了,跟我在家里好好反省!”

“那不行!”夏天猛的跳将起来,“绝对不行!我要跟JESON在一起的,我要回上海的。”

“你试试看,你敢回我打死你!”夏爸爸的眼珠急急的瞪了出来。

“我这就回!”夏天一扭身,直往门外跑。

“你敢!哪条腿迈出去我打断哪条腿!”

夏妈妈冲上去一把拉住夏天:“丫头,别这么拧嘛。我们,再商量,再商量。”

“还有什么好商量的。”夏天面朝着门外,不敢回头,眼泪哗哗的直往下淌。

夏妈妈看了心头发酸,也跟着落泪,扭头数落夏爸爸:“死老头子,跟你说好了不动火的,吓坏了女儿怎么办?”

夏天一口气闷在胸口,哽得喉头发涩,忍了忍,终于没忍住,突然蹲下来号啕大哭起来。夏妈妈一下子慌得手足无措,赶紧扶起女儿:“走,我们到楼上先歇一歇,有什么事一会再说。”

夏天原本也没想跟父母闹僵,略强了强,还是跟着夏妈妈上了楼。

 

到了楼上,夏妈妈一边轻拍着女儿的背,一边叹着气:“我们也是为了你好,那个小吴啊,现在没什么,我看,以后你有的要吃他的苦头了。”

夏天没支声,任凭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

“哎!丫头啊,我那天也没留意,一顺嘴就把你跟小吴已经那个的事给漏出来了。你爸的意思当天就要把你叫回来的。我们商量了一下,还是觉得要好好跟你聊一聊。要不这样,你先跟单位里请几天假,等你爸气消了,好好谈,你看行不?”

夏天点点头,还是没说话。她想等一个人的时候,给叶可欣或者JESON打个电话,商量个对策。一遇到问题,夏天头就发昏,她第一个想到的是给叶可欣打电话求救,但是转而想想,这是她跟JESON两个人的问题,似乎更应该跟JESON商量。想到这里,她抬头看着夏妈妈,哽咽着断断续续的说:“先……先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那,你休息下。”夏妈妈不安的看了看女儿,转身下楼。

 

夏天对着手机发了会愣,等眼泪收干,赶紧给JESON挂了个电话过去。没想到一听到JESON的声音,夏天忍不住又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小猪猪,怎么了,别哭别哭呀,告诉我,怎么了?”JESON在电话那头着急的问。

“蛛蛛,怎么办,怎么办啊,怎么办……”

“别急,慢慢说。”

“我……我爸妈,不同意!不同意我们在一起。”

“啊?”JESON听到不同意三个字,整个人在原地怔了怔,想了想,他又说:“先别哭,有话好好说。你没跟你爸妈说,我为了你愿意离开上海吗?”

“说了,可是……他们根本听不进去,就是要我们断。”

“……可能,叔叔阿姨也是一时气话吧,你是不是哪里让他们不开心了?”

夏天对着电话猛摇头,眼泪淌得到处都是:“他们……现在不让我回上海,说让我在家里好好想想清楚。好像,好像是不满意我们住在一起……”

“哦!”JESON略略松了口气,心里暗想:原来只是为了这个,“小猪猪,别哭了,哭了蛛蛛心疼的。那你就听爸妈的话,先在家里住着。等他们气消了再说。”

“恩……你……会来看我吗?”

“我想,我最好还是不要来,万一你爸爸把我打出门怎么办?”

“哧——”夏天想象着JESON被扫地出门的狼狈样子,忍不住破泣为笑。

“会笑了就好,没事了。来,亲亲小猪猪。”

“恩……”

“那我挂了。”

“恩。”夏天挂下电话,眼角的泪迹还未干,脸上已经展开了笑颜。

 

想了想,夏天又拨了叶可欣的电话。可是24小时都待机的叶可欣居然关机,可能欣欣手机没电了吧,没多想,夏天一头倒在床上,也许是哭累了,一会就沉沉的睡去。夏天并不知道,她跟父母争吵的这个下午,叶可欣正在跟林瑞喝茶,为了不受打扰的见林瑞最后一面,叶可欣特意关了手机。

叶可欣和夏天两个人也都没想到,准备回家谈婚论嫁的夏天被父母训了个措手不及,而抱着分手觉悟的叶可欣,却奇迹般的跟林瑞定下了婚约……

  评论这张
 
阅读(41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