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摇一摇,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日志

 
 
关于我

有人说:你是个实实在在忙碌的人,却总爱大秀自己所谓悠哉的生活。 这个人是谁? 呵呵。是我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原创)-21  

2008-05-18 11:31:06|  分类: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1

六月的上海,天气已经明显的转热。下车的时候,叶可欣发现自己到得有点早,于是她在安静的衡山路上细细的散起步来。叶可欣很少穿细跟的高跟鞋,所以走得很慢,低着头,在斑斑驳驳的树荫下,轻轻的数着步子。

 

林瑞今天也到得很早,停好车,他打算进去坐着慢慢等。正要进门,林瑞瞥见远远的一个熟悉的身影,或者说,那个身影非常扎眼,一下子就牵住了他的目光。叶可欣今天穿了件宝蓝色七分袖连衣裙,扎着宽宽的米色腰带,还穿了双米色浅口高跟鞋,婀娜的朝着林瑞走过来。林瑞对叶可欣的这身打扮非常满意,他甚至面带微笑的等着叶可欣一点一点走到自己面前。可是叶可欣低着头,丝毫没有注意到林瑞,轻轻巧巧的就从他身边飘过,留下淡淡的香水味。

林瑞在那阵香气里发了会呆,才发觉叶可欣已经跟他擦肩而过,远远的飘了出去。林瑞赶紧冲着叶可欣的背影喊:“叶可欣!”

叶可欣隐约听到背后有林瑞的声音,她正想转身,想想以林瑞的脾气,绝不可能到得这么早,大概是自己太想念林瑞吧,叶可欣心里暗暗怪自己沉不住气。停了停,叶可欣继续迈开步子,她要好好酝酿情绪,最后一次面对林瑞,她要不卑不亢的做回她自己。

林瑞对那个略微停了停就继续毫不犹豫前进的背影,有点无奈。他拿出手机,拨通了叶可欣的电话:“叶可欣,你给我回过身来!”

叶可欣吃惊的拿着电话,转过身,林瑞正远远的站在太阳下。第一次认认真真的看阳光下的林瑞,沉静而稳重。原本如此普通的林瑞,此刻却完全占据了叶可欣的整个视线,再也容不下其他。

“还不快过来!”林瑞挂下电话,自顾自先走了进去。

“哦!”叶可欣对着已经挂断的电话答应一声,急急的跟上来。

 

林瑞事先订了个非常安静的角落,相对的两个双人大沙发,宽宽的茶几,头顶还有盏矮矮的吊灯,昏黄的灯光暖暖的照下来,让人心平气和。

林瑞刚落坐,叶可欣急急的从后面赶上来,望望径直坐在沙发正中央的林瑞,叶可欣意识到林瑞没有要自己坐在他身边的意思。叶可欣深深吸了口气,坐到林瑞对面,暗暗给自己打气:该来的总要来的。要争气,今天无论如何,千万不能掉眼泪。

 

林瑞望向对面的叶可欣。叶可欣破天荒的第一次化了妆,淡淡的,跟她的衣着很相称,但是林瑞不太喜欢,他喜欢干净的叶可欣,与众不同的,非常温顺的,偶尔也会因为坚持自己的原则而反抗他的叶可欣。他发现,两个礼拜没有联系,再见叶可欣,他不再急切的想去拥抱,想去亲吻,他只想坐在叶可欣对面,静静的看着她,如初见时那般。

叶可欣坐在对面,看见林瑞从坐下来开始,就一言不发,默默的盯着自己,还略略有点皱眉,一下子,叶可欣就慌了,她担心自己哪里的妆花了,担心自己最后留给林瑞的印象不够深刻不够完美。虽然从看见林瑞的那一刻,叶可欣就恨不得一头扎进林瑞怀里,请他原谅自己,请他一辈子不要离开自己。但是,叶可欣做不到,理智告诉她,她无法左右林瑞的想法,林瑞要她走,她不得不走,而且只有走得干脆,不拖泥带水,才会在林瑞的记忆里停留得久一点,再久一点。

林瑞注意到了叶可欣不安的表情,他心里暗自得意,这是他乐于见到的,也是刻意安排的,虽然礼物比预计的到得更晚一点,拖了整整两个礼拜,但是他毫不介意,因为很显然的,这两个礼拜的效果,从叶可欣拘谨的神态就可以看出来——叶可欣是喜欢他的。

 

停了停,林瑞终于打破沉默:“喝什么?”

这是林瑞第一次在点单前主动询问她的意见,但是叶可欣丝毫没有受宠若惊,她明白,林瑞这样的男人,越客气就越疏远,想了想,她回答:“铁观音吧。”

“铁观音?你什么时候学会泡功夫茶了?”

“还……不会。不过我打算认真的学学。”

“呵呵呵呵,好,那就铁观音吧。”林瑞听到叶可欣乖巧的回答,很开心的笑了。

叶可欣一点也不开心,她恨不能把刚才那句话吞回肚里。她其实真的想好好的学习功夫茶,跟林瑞相识的这段日子里,她慢慢爱上了满鼻馥郁,上口浓厚,又回味清新的铁观音。但是叶可欣想,这话在林瑞听来,恐怕就成了挽留的讨好。

 

等待上茶的时间里,两个人继续对望着保持沉默。叶可欣发现,他们之间的熟悉,仅限于肢体语言,彼此从来没有过长时间的推心置腹的交谈,没有过沟通和了解。事实上对于林瑞的只言片语,叶可欣一直都听得很在意,很用心,甚至对于林瑞所说的实业项目,她也一直有刻意的留心。想到这里,叶可欣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得赶紧问问林瑞。

“林瑞……你,是不是一直在找好的项目投资?”

“是。”林瑞有点奇怪,叶可欣怎么会突然没头没脑的问这个问题。

“不知道你是找好了,还是在继续找。我正巧听说有一个挺好的投资项目,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叶可欣底气不太足。

“那你说说看。”林瑞从来不跟女人谈生意,对于叶可欣的提议,他纯粹当打发时间。

“是这样的。前几天我出差去一个面料厂,听人说正在转资。那个集团很大,集体所有制,是做化纤原材料的,下面的面料厂也很大,包括织布厂,染色厂两块,还附带了一个服装厂。集团打算把面料和成衣这一块放出来卖给个人……”叶可欣抬头看看林瑞,似乎,她这段复杂又罗嗦的话,没有引起林瑞多少的兴趣,她心里越发的没底,又不得不继续往下说:“其实当地有好几个人有兴趣接手,但是大多只想买下其中一部分,因为当地人各有所长,想接下来好好经营。但是集团只愿意三个厂一起卖,所以涉及资金比较大,我不知道……”

“资金不是问题。”林瑞敷衍的回答,他对于那种小厂没什么兴趣,什么面料服装的,他又不懂,想想就很烦。他暗想:如果叶可欣有兴趣,就让她拿去玩玩,只要资金不太离谱。

“哦,大概,要四千万左右……”叶可欣有点欲言又止,她听出林瑞不耐烦了,但是这样好的项目,叶可欣不想放弃。

四千万!林瑞吓了一大跳,眼前这个女人可真不能小看,还不清楚他的底细,张口就是四千万!但是正因为数字庞大,林瑞反而来了兴趣,他想听听叶可欣接下去会怎么说:“四千万没什么问题。只是,这个项目哪里好,说来听听。”

 

茶正好在这个时候送上来,服务员把闻香杯反扣后,送到叶可欣面前。林瑞挥挥手,示意服务员离开,一脸认真的听叶可欣继续。

叶可欣双手握住闻香杯,她喜欢那滚烫的温度渗进手心,她微眯起眼深吸着杯里的香气,然后徐徐吐出,再继续刚才的话题:“四千万是集团的开价,事实上因为没什么人接手,大可以在资产评估上做点文章,把价钱压下来,反正是集体转制,价钱不会咬得很死。”

“那会下来多少?”林瑞赶紧问。林瑞刚才看见叶可欣涂着深紫色指甲油的手指在杯身上细细的揉搓,加上微闭着眼的神情,跟平时的叶可欣完全不一样,性感而迷人。紧接着叶可欣睁开眼开始谈论项目时那镇定而有控制力的眼神,跟平时机灵的叶可欣也有点不一样。瞬间在两种情绪里转换的叶可欣,风情万千,让人着迷。

“估计,不会超过……”叶可欣伸出细细长长的两根手指。

林瑞心里一惊。看来,叶可欣是做足了功课的。自己只是随便跟她说起过在找项目,没想到叶可欣却那么认真的去留意,去打听,林瑞心底里暖暖的,很是感动。同时,林瑞也开始觉得,绝不可以小看眼前的这个女子,有这样敏锐触觉的人,将来肯定不得了。

叶可欣又继续:“我猜想,你大概对经营复杂的工厂没有什么兴趣,所以也大致打听了将其收购后拆分出去的价钱,分开卖应该可以卖到五千万,也许更高……”

林瑞又是一声长叹,叶可欣甚至一早就了解了投资者的心态,也很有分寸的循序渐进的把他的兴趣提起来。想到这里,林瑞不禁接口:“这么好的项目,多少人抢着要,怎么轮得到我呢?”

叶可欣神秘的笑笑:“工厂虽然大,但是非常偏僻,因为镇上在大力搞房地产,路拆得七零八落。正是因为道路不通,厂里几乎没生意,接近停产。这也是集团公司急于摆脱它的主要原因。村镇人的经营方式是十分局限的,他们只想到在周边问问有没有类似经营面料的行内人有想买下它的意愿,而有点动心的人,都因为暂时的交通不便而怯步。”

“人家都不愿意买的厂,对我有什么好处呢?”林瑞有点奇怪。

“人家不愿意买,是因为买了想经营,而运输不便,就没办法经营,不经营厂就会一直亏本亏下去。但是对于你来说不一样,你买下来不需要经营。你买下来可以停产,等路修好,再拆分了卖出去。不卖,也可以租出去,保证有长期丰厚稳定的回报。而且,还有最后一个原因保证你绝不亏本。”叶可欣越说越顺手,脸也兴奋的有点涨红了。

林瑞是越听越有兴趣,催促着叶可欣赶紧往下说。

“镇上的房产扩张已经到了厂边那条路,那么等明年路修好,那块地皮势必会大涨,到时候光因为地皮价值,就能保证你的价钱跳三跳,而且守得越久,赚得越多。当然前提是你的资金运转没有问题……”叶可欣的眼睛里亮晶晶的飞扬着神采。

林瑞则彻彻底底的从内心发出感叹:叶可欣实在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细致谨慎,大胆并且有远见。林瑞再次仔仔细细端详眼前这个女子,并不出众的五官里,有着坚毅的神情,出彩的温柔打扮下,却潜藏着野心勃勃。假以时日,等这个女人一发不可收拾的时候,必将在商界里成为自己的竞争对手。想到这里,林瑞赶紧从口袋里掏出事先准备的礼物。如果说,之前他的考虑还仅仅是因为对叶可欣割舍不下的喜爱,以及对叶可欣性格里的豁达宽容的寄望,那么今天他暗暗下的决心,则是由衷的发自内心:这个女人他要定了!

 

叶可欣将林瑞变幻的表情看在眼里。刚开始叶可欣是拘束的,彷徨的,她不确定自己幼稚的想法能不能得到林瑞的认同。但是话匣一打开,叶可欣就收不住了,这几个星期里,每次去那个面料厂,她都有细细的观察,认真的打听。她还一遍又一遍的盘问她的老板,因为她老板颇知内情,甚至也有意收购这个项目,无奈资金不足。而且老板对叶可欣的提问毫无戒心,全当是满足一个不懂事的小女孩的好奇心。正因为收集了足够的信息,叶可欣越说越有自信,越说越神采飞扬。她确信,林瑞已经深深的被这个项目所吸引。她骄傲,她快乐,她兴奋,谈论工作时候的叶可欣总是如此的满足。

 

林瑞不忍在这个时候打断叶可欣的兴奋劲,但是,林瑞觉得,接下来他要说的话,远比眼前这个项目来得重要。项目稍后可以谈,但是叶可欣这个女人是不是真的可以让他一辈子抓着不放手,林瑞开始有点不确信起来。想了想。林瑞将刚刚从口袋里掏出来的一个深蓝色丝绒盒子推到叶可欣面前:“那个项目,我们稍后再细谈。你先打开看看,看喜不喜欢。”

叶可欣的微笑一下子僵持住,光顾着兴奋的说项目,她一时间竟然忘记自己来这里的初衷。那个被推到她面前的盒子碍眼的摆在桌子上,深深的刺痛了叶可欣的心。林瑞说过,结束的时候会给一份补偿,毫无疑问的,眼前这个盒子里装的就是分手费,而且价格必定不菲!

叶可欣将手搭到盒子上,没有打开,径直推回到林瑞面前:“我不能收。我什么都没有做过,不能收。”收敛起笑容的叶可欣一下子又拒人于千里之外。

林瑞再次将盒子推过去:“你不打开看一下再决定?”

“不了。你说过,分手的时候会给我补偿。但是我们的关系这么快就结束了,而且责任在我单方面,我觉得再收你的礼物不合适。从今以后,我们是平等的,请不要让我觉得自己欠你太多。”

 

分手?结束?对面这个木鱼脑袋的女人在想些什么?林瑞惊讶的看着叶可欣,这个在其他方面都很出色的聪明女人,在感情问题上简直是个白痴。自己什么时候表示过要分手?他只是觉得女人不乖,就要扔在边上晾到她清醒为止。但是就目前看来,这招对叶可欣显然不适用。叶可欣属于越不理她越会胡思乱想的类型,要让叶可欣乖,唯一只有一个办法。想到这里,林瑞人往边上略挪了挪,张开手臂:“来,坐过来。”

叶可欣本来以为这场谈话已经接近尾声,她甚至随时准备在情绪不受控制的时候站起来离去。但是就在她情绪落莫到极点的时候,林瑞却向她张开了双臂。那个她期待的却又遥远的怀抱还可以温暖她多久?五分钟,还是十分钟?叶可欣想了想,说:“不了。我们还是就这样平静的结束吧。给我留点颜面,不要让我不舍得离开。”

“傻丫头……”林瑞站起来,主动走到叶可欣身边,坐下来伸出手臂抱住她。叶可欣顺从的倒在林瑞的怀里,这个温暖的怀抱让她安心,令她不忍离去。

林瑞的下巴轻轻抵着叶可欣的头,缓缓的,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叶可欣,你听好了。我们的情人关系到此为止。从今天起,以结婚为前提,我们,重新开始!”

  评论这张
 
阅读(448)|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