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摇一摇,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日志

 
 
关于我

有人说:你是个实实在在忙碌的人,却总爱大秀自己所谓悠哉的生活。 这个人是谁? 呵呵。是我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原创)-6  

2008-05-10 15:57:08|  分类: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

已经三天了,林瑞没有消息,仿佛人间蒸发一样。叶可欣总是把手机小心翼翼的放在最显眼的位置,生怕漏掉任何一个电话。一度的,叶可欣怀疑那天她只是做了个梦,荒唐的梦。梦醒了,无声无嗅,不留半点痕迹。

夏天正沉浸在恋爱初期的甜蜜里,全然没有发现叶可欣焦躁不安的异常举动。加上每天约会到半夜回来,白天又早早的去上班,两个同屋的女孩突然的就没有了时间的交集,自然也就没有了交流。

第四天,叶可欣对自己说,忘了吧,一切都重归旧位。只是经过那夜深谈后,要把本来已经触手可及的梦想一下子又拉回到原来遥不可及的位置,是极不容易的事。但叶可欣转念又想,只不过是个时间问题而已,那个夜晚在不久的将来也只会是个模糊的笑料。

 

春天的上海,在冷空气的侵袭下,温度又重回10度以下。叶可欣早早的换了睡衣,窝在被窝里一边想心事一边酝酿睡意。毫无预警的,手机突然响了。

“叶可欣,马上到MAYA来一趟。”

“啊?哦!”

“到了跟门卫报我的名字,他们会让你进来的。”

“好的。”

“马上来。打个车过来。”

“知道了。”叶可欣匆匆忙忙从暖暖的被窝里爬出来,换上衣服,慌慌张张的出门叫车。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听话,只是林瑞那毫无温度的声音里有一种无名的压迫感。出门前,叶可欣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暗暗打气:一切都是为了钱,加油!

 

车停在淮海路口,叶可欣不置信的抬头看看楼顶那大大的MAYA灯箱,真的可以凭林瑞的名字进场么?叶可欣摸摸口袋,她是带了钱来的,大不了买了门票进去找林瑞报销。

电梯门一打开,就有震耳欲聋的声浪袭来。叶可欣怯怯的踱到门边,她不是不习惯这样的吵闹,事实上她很喜欢跳舞,经常出入真爱,GOGO之类年轻人喜好的场所。只是一想到马上要面对林瑞,她就心里丝丝的发毛。她不习惯又不得不强迫自己面对冷冰冰的林瑞,或者说,如果只是朋友,她是很愿意跟林瑞这样说一做一干干脆脆的男人打交道的。可是隔了情人这样一层关系,叶可欣觉得茫然而不知所措。

 

到了门口,叶可欣挑了个胖胖的,看起来很和蔼的门卫轻轻对他说,我找林瑞。

胖门卫顿了顿,打量了下叶可欣:“是找林瑞先生?”

“是的,我找林瑞。”叶可欣稍许有了点底气。

“那进去吧。”门卫客气的让出门口。

叶可欣微笑着点点头,钻入门里。一进场,黑压压的一片,偶尔有闪烁的灯光打过来,叶可欣一下子无从找起。揪到一个路过的服务生,叶可欣大声说:“林瑞在哪里?”

“林先生啊,这边请!”服务生必恭必敬的带路。

原来他的名字真的这么管用啊,叶可欣的好奇心开始被一点点激起。

 

叶可欣本来以为服务生会带自己进入一个高级的包厢,没想到只是领她到大厅的一个角落,长排的转弯沙发里,坐着小小的林瑞。

林瑞看到叶可欣,目光停了停,拍了拍身边示意她坐过去,然后扭头对服务生说:“再来两扎橙汁,一扎啤酒。”

叶可欣乖乖的坐下了,但是腰杆挺得直直的,不敢靠向身后林瑞张开的手臂。这个僵持的姿势保持了很长一段时间,叶可欣觉得有点累,转身问林瑞:“我,想去跳会舞,可以么?”

林瑞愣了愣,点点头:“去吧。”

叶可欣摘下围巾,脱掉外套,蹦蹦跳跳的奔向舞池。

 

林瑞连着忙了好几天,今天稍有空是因为老朋友ALAN在上海停留两天,陪他来玩玩。林瑞是个不喜欢吵闹的人,坐在角落里发了好一会呆,他突然想到了叶可欣,很自然的,这个已经属于他的物品,是可以招之即来的。叶可欣接电话的态度也不错。林瑞喜欢恭敬的女人,清清的,弱弱的,无力并且顺从。

不过出现在眼前的叶可欣,并不那么让人满意。白天不施粉黛的叶可欣是清新怡人的,但是到了晚上,那张干净的脸未免有点苍白,毫无征服感。林瑞几乎有点后悔把她叫出来,也许等会ALAN会笑话他最近的品位。特别是叶可欣落座后那僵直的后背,简直让林瑞忍无可忍。

林瑞正想让她回去,叶可欣突然说想跳舞。林瑞暗想,也好,就当让她来放松一下吧。跳完就让她回去。叶可欣站起来,脱掉卡其绿短夹克,摘掉咖啡色长围巾,一蹦一跳的走进舞池。

看着叶可欣忻长的背影,林瑞意识到这个女孩也不是一无是处。合身的黑色V领毛衣,格子短裙,黑色丝袜,深绿色浅口高跟鞋,毕竟是学设计的,叶可欣的衣着一直就无可挑剔。配上卷卷的红棕色长发,叶可欣从背后看来活泼而俏皮,尤其是那洋溢着青春的曲线,少女独有的曲线,硬朗而分明,比起少妇的温润柔和,别有一番风味。

 

ALAN从包厢里走出来的时候,正看见林瑞对着舞池发愣。ALAN知道林瑞喜欢坐在大厅的角落观察来来往往的人,所以不以为然的笑笑,拍了拍林瑞的肩。

林瑞抬头,看到ALAN左拥右抱的坐下来。

ALAN把左手边一个个子细巧的女人推到林瑞面前:“CICI, 这是林瑞先生。”

“哦,瑞哥啊。”那个女人一下子就腻了过来。林瑞伸手搂住CICI,这个漂亮的CICI化着浓浓的妆,卷卷长长的睫毛配着黑黑的烟熏眼影,在闪烁的灯光里,显得越发的动人美丽。林瑞顿时觉得放松。怀抱着这样香香的尤物,看到叶可欣时莫名的紧张感随即被抛到九霄云外。正巧值班经理走过,林瑞扬了扬手,经理也坐下来,跟林瑞玩起了筛盅。

 

叶可欣跳了一会,有点累。想到自己来这里的任务不是玩,是陪林瑞,顿觉没了情绪。离开舞池,叶可欣走回座位。

快到的时候,叶可欣有点吃惊。远远的,看见有个个子小巧的漂亮女人倒在林瑞的怀里笑得花枝乱颤。而林瑞也兴致高昂的一手搂着那个女人,一手在玩筛盅。周围散落坐着两个男的一个女的,她都不认识。一下子,叶可欣觉得无措起来,她感觉到自己的格格不入,仿若要硬生生的挤入那个不属于自己的群体。

叶可欣正不知道自己该坐哪里的时候,林瑞注意到叶可欣的无助,拍了拍自己另一边。叶可欣松了口气,浅浅的坐下。

“可欣,来,这是ALAN和他朋友。”林瑞指了指对面也同样搂着一个美女的男人。

林瑞又指了指身边的叶可欣:“叶可欣。”

对面的ALAN冲着叶可欣和善的笑笑:“叶小姐,你好。”

叶可欣点点头,有点晕晕乎乎。她坐下来的时候已经有心理准备,她觉得林瑞随时都会叫她走人,这个群体牢牢的霸占了整个角落,没有契合她的位置。但是林瑞一声亲切的“可欣”,活生生把她从迷糊中拉了出来。而且对面那个亲切的男人长得帅气并且舒服,尤其是温和的笑容,让叶可欣紧张的情绪一点点松弛下来。

 

林瑞抱着的女人突然不满意的挤挤林瑞,林瑞这才反应过来:“哦,这是CICI。”

叶可欣再次点了点头,笑了笑:“叫我NICKLE好了。”

林瑞皱了皱眉,命令式的说:“叫她叶可欣。”

叶可欣低下头,冲着林瑞伸伸舌头,做了个鬼脸。

CICI将这个亲昵的小动作看在眼里,狠狠的打量了林瑞另一边那个嫩嫩的小妮子一眼。

叶可欣看到CICI挑衅的目光,顿时浑身的不舒服,加上刚跳完舞有点渴,她拿起大壶倒了一杯橙汁,一口气喝干。橙汁很好喝,香香甜甜,很上口,叶可欣忍不住又倒了一杯。

林瑞吓了一大跳,抢过来喝掉大半,才将杯子送回叶可欣面前。

“小气的男人!”叶可欣嘴里轻声嘟囔。突然,胃里一股热气直往上冒,脸腾的发烫,眼睛也开始不听使唤的打转。

林瑞适时的将温暖的手掌在叶可欣的大腿上拍了拍,叶可欣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头随即重重的倒在林瑞的肩上,整个身体也沉沉的倚向林瑞。

值班经理笑眯眯的看了看左右逢缘的林瑞,站起身:“那林先生,不打搅了,你慢慢玩。”说着,提起一罐啤酒转身走开了。

 

叶可欣突然出现在眼前的时候,林瑞一惊,他正玩筛盅玩得起劲,完全忘了舞池里还有个叶可欣。叶可欣坐下的时候,林瑞本来想含糊其词的将介绍一带而过。偏偏身边的CICI有点不服气。林瑞是习惯了身边的女人争风吃醋的,当然,争他的人是假,争钞票是真。所以他饶有兴趣的想看看叶可欣会有怎样的反应。

没想到看起来挺聪明的叶可欣,一开始就愚蠢的自跌身价,报了个英文名。实话说,林瑞是有心偏帮叶可欣的,所以她刚落座他就亲昵的叫了声“可欣”,因为那些用滥了的英文名是找露水姻缘的女人用的,只有中文名才是正式的长久关系的表示。

接下来叶可欣傻里傻气的举动更让林瑞吃惊,她居然一口气灌下了一大杯橙汁,要知道那可不是普通的橙汁,是兑了双份伏特加的!一看见叶可欣还在倒第二杯,林瑞赶紧心疼的喝掉一大半,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女人一出场就出洋相。在他看来,叶可欣是自己人,跟那个CICI斗气是完全没有必要的。再看看脸上泛起红晕,眼里略略有些醉意的叶可欣,林瑞喜欢的恨不得咬一口。

 

叶可欣是有一点酒量的,当那阵酒劲一气冲进脑门的时候,她来不及反应近乎昏厥。很快的,她意识到刚才喝的是酒,不是果汁,随即人也跟着慢慢清醒过来。

穿工作服的经理一走,林瑞跟CICI玩起了筛盅,对面ALAN跟身边的女人正轻声细语的说着悄悄话。叶可欣从一开始就讨厌CICI那个挑衅的眼神,所以不服气的双臂裹住林瑞的胳膊,脸搁在林瑞肩上看怎么玩筛盅。叶可欣不敢说自己不会玩,所以她必须认真的看,偷偷的学。

 

叶可欣的近距离接触让林瑞很受用。林瑞顺势将手稳稳的放在叶可欣暖暖的腿上,任叶可欣将身体的重心牢牢挂在他的右臂上。

 

“叶小姐,你酒量不错呢。”对面的ALAN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

“叫我可欣好了。”在酒精的作用下,叶可欣笑得很甜。她隐隐感觉到英文名在这个场合是不太合时宜的,跟工作的时候不一样,“你,不是本地人?你的口音,呵呵,也是从广东来的么?”

“哦,呵呵。我是新加坡人。”ALAN继续温和的笑,彬彬有礼。

“那你是长住上海,还是来玩呀。”

“哦,我是来取景的,就待两天。”

“取景?”

“恩,我是摄影师!”

“哇!”叶可欣有点兴奋,“是拍平面的还是……”

“不是,我是拍电影的。”

“电影……”叶可欣有点憧憬,如果说她这个设计师跟时尚还算沾点边的话,那么娱乐圈对于她来说,则完完全全是另外一个世界,一个不可触摸的奇妙的世界。

ALAN将一个手指轻放在唇中间,示意叶可欣将这个话题就此打住。

叶可欣乖巧的笑笑,吐了吐舌头,转了个话题:“那,你怎么不玩筛盅。”

“在我们新加坡,是不可以玩筛盅的,这属于赌博性质,只有军营里的士兵们才可以玩。”ALAN宠溺的笑了笑,他开始有点明白一向看女人很有眼光的林瑞身边怎么会跟着一个看起来很学生气的女孩子,从一开始的拘谨到现在的调皮,这位叶小姐充满灵气。ALAN一直很羡慕林瑞的福气,以前身边有个人见人爱的性感的ANITA,现在又是个很特别的叶可欣。

 

林瑞听到叶可欣跟ALAN越聊越热络,心里有点不舒服。林瑞表面看起来平和,其实是极霸道极有占有欲的男人。一分心,林瑞连着输了好几把。

CICI看出林瑞分心,有心想给叶可欣难堪,所以提议拉叶可欣一起玩。她想,那样嫩的女生,一定要让她输个一塌糊涂。

CICI的提议正对林瑞的胃口,林瑞扭头对叶可欣说,“会玩么?一起来。”

“好呀!”叶可欣开心的应道。

刚玩了两把,林瑞就知道叶可欣是新手,不善撒谎的她输得简直一败涂地。不过CICI的如意算盘恰恰好打反了。正因为叶可欣的稚嫩,在林瑞眼里看来越发的可爱。林瑞忍不住说:“可欣你太差了,这样吧,我教你玩,坐上来。”林瑞双手往叶可欣腰里一搭,把叶可欣拖到自己腿上。

叶可欣侧身坐在林瑞腿上,一手搂着林瑞的脖子,开心的沉浸在游戏里。林瑞双手环着叶可欣的细腰,轻声在叶可欣耳边教她怎么玩,痒得叶可欣咯咯咯直笑。

ALAN也加入观战,一时间笑声一片……

 

一直玩到凌晨两点多,MAYA收钟打烊,大家才懒懒的从座位上站起来。

林瑞搂着已经有点半醉的叶可欣,径直走出门外。叶可欣有点疑惑,怎么林瑞不结帐,不过这个念头一闪即过,她实在有点累也有点醉了。后来,叶可欣才知道,林瑞是MAYA的KING KING KING VIP。出入不需要打招呼,帐由会计定期来结算。

 

走到楼下,CICI还想继续腻在林瑞身边,林瑞挥挥手招来一辆计程车,冲ALAN说:“替我送送CICI。”便抛下大家,独自揽着叶可欣招了另一辆计程车。

叶可欣一时间有点怀疑眼前这个男人的富有程度,当然,微醺的林瑞这个时候不应该开车,但是总不至于连部车都没有吧。毕竟,林瑞有多少钱直接关系到自己梦想的实现进程,叶可欣甚至开始担心那个月入两万的承诺是否可以兑现。

尽管怀疑,叶可欣还是乖乖坐上了车,今天的头等大事是赶紧回去休息,头疼的事就留到明天吧。

……

 

车停在弄堂口,林瑞陪叶可欣一起下车。

叶可欣扭头想走,林瑞在身后说:“抱一下吧。”

叶可欣愣了愣,听话的回过身。

林瑞走上来,很用力的抱了抱,叶可欣的右臂被捏得生疼。

叶可欣抬头瞟了一眼楼上,房间里没有灯。这么夜了,夏天应该睡了吧。叶可欣一面被林瑞抱着,一面盘算着一会上楼怎么搪塞夏天。可是她不知道,夏天那天晚上根本就没有回来。

 

夜深了,路灯下,林瑞紧紧的拥着叶可欣,两个人的影子渐渐合二为一。

  评论这张
 
阅读(414)|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