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摇一摇,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日志

 
 
关于我

有人说:你是个实实在在忙碌的人,却总爱大秀自己所谓悠哉的生活。 这个人是谁? 呵呵。是我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暗涌 (第八章)  

2008-04-09 10:29:13|  分类: 暗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章:暗涌

 

 第八章 素 素

 

最近的张萌萌好事连连。重考顺利通过,毕业论文也交了,导师甚至暗示张萌萌可以拿个A,张萌萌笑着摇头拒绝了。为了个A,要准备二轮答辩,张萌萌可不愿意浪费时间在那样无聊的事情上。其实最让张萌萌兴奋的是杂志社的面试顺利过关,毕业后就可以正式去上班了。周一的下午,张萌萌揣着王茜发给她的上周兼职的五百块薪水,正快乐的蹦出办公室,却撞上从外面回来的贺明辉。

“什么好事呀,没头没脑笑眯眯的。”贺明辉被张萌萌撞了个满怀,赶紧退后半步问。

“呵呵,杂志社通知我,下个月可以去上班了。”

“哦,Frank推荐的那家什么Shopping?”贺明辉走进办公室放下公文包。

“嗯!虽然是助理编辑,但是可以跟着记者去探店哦。”张萌萌跟在后面开心的答道。

贺明辉不禁皱了皱眉头,一边坐下一边说:“探店?你恐怕不适合,还是来我这里做助理吧,Daisy说你不错,我也打算长期用你。”

张萌萌摇摇头:“我可不打算跟你办公室恋情。”

“办公室恋情?”贺明辉不解的抬头。

“虽然说我也许打赌会输,但是我没打算靠你养。我要做个出色的女记者,嘿嘿!”张萌萌开心的笑道。

“哦……”贺明辉早将打赌的事忘记得一干二净,被张萌萌一提醒,贺明辉接口道:“说起打赌,我差点忘了,你的素素哥哥在楼下等你……”

“呀!你怎么不早说!”张萌萌抓起棒球帽往头上一扣,直奔出门。

贺明辉望着张萌萌风风火火的背影正要叹气,只见张萌萌又转回来从门外探进半个身子:“你——不吃醋?”

贺明辉还来不及反应,张萌萌已经调皮的吐完舌头,奔出门去。

“你们什么时候打的赌?”王茜突然出现在贺明辉的办公室门口,“我敲过门了……”

“呵呵,没什么,跟小丫头逗着玩的。”贺明辉笑笑。

“看来小丫头挺当真,而且貌似抱着必输的心情跟你打的赌。”王茜笑笑,“打赌……这样老套的手段你还在用……”

“手段老套不老套没关系,有效果就好……”

王茜递上文件,同时也递上一个心领神会的笑容,她完全明白,贺明辉跟以往一样,从来没有对恋情当过真。贺太太的头衔,早晚会被她拿下。

 

张萌萌刚出电梯,就看见俊俏的张千素站在大门口,白衬衫白裤子白色板鞋,还有件白色休闲西装,妈呀!简直可以去走红地毯了。

张千素的帅气和夸张的装扮引得周围人有意无意的张望。张萌萌蹦跳着跑过去,一把勾住张千素:“怎么这么好,来看我?”

“嗯,在楼下碰到贺律师,他说你马上下班了,我就没上去。”张千素亲昵的捏捏张萌萌的脸颊,“几天没见,好像脸上长肉了嘛。”

“有吗?”张萌萌调皮的摸摸脸。

“没有没有,越来越漂亮了。呵呵。”张千素望望眼前笑靨如花的张萌萌,越发怀念自己逝去的妹妹,也是一样的漂亮,也是一样的不在乎自己的容貌。这样的自信,也许只有长相出众的人才会有,比如,他自己。

“呵呵呵呵,去哪里?回学校吗?”张萌萌问。

“不了,我已经从招待所搬出来了,没来得及跟你打招呼。”

“哦……和筱筱一起住吗?”张萌萌原本快乐的声音明显低沉了很多。

“嗯。”素素点点头,宠溺的起手想摸摸张萌萌的头发。

张萌萌本能的躲开,虽然她极享受张千素亲昵的动作,可一旦意识到中间梗着个筱筱,张萌萌心头顿时失落,特别是想到这所有亲热的动作,只是出于对妹妹的疼爱,张萌萌更是提不起精神来。

“傻丫头怎么啦?”张千素扭头凑近张萌萌皱成一团的脸。

“没什么。”张萌萌扭过身,不想面对张千素那张异常英俊的脸,特别是脸上过于温情的神色。自从知道张千素的身份之后,好多次张萌萌梦见张千素,醒后都要反复提醒自己,那是男公关特有的手段,那是哥哥对妹妹的亲昵。但是,这些念经般的自我暗示,在看见张千素的一刻全被抛到九霄云外,张千素的温柔,不是轻易可以抗拒得了的。

“丫头,走,吃饭去啦!”张千素轻张五指,缠上张萌萌的手。

“哦……”被张千素纤长柔软的手指轻握着,张萌萌立即像着了魔般的没有方向。心里细细小小的激动跟着荡漾开来,这一刻,就算到天涯海角,张萌萌也无所谓了。

 

张千素知道张萌萌爱吃肉,特地找了家烤肉店。一面仔细的替张萌萌烤肉,张千素一面笑着说起这半个月里与筱筱的甜蜜。张萌萌享受着张千素妥贴的照顾,对筱筱的醋意一点点的消下去。

“素素,筱筱的离婚办得顺利吗?”

“……”张千素嘴里不断的聊着筱筱,却没有提起过任何关于离婚的字眼。张萌萌一问,张千素的笑容一时僵持住,半晌没有说话。

“我……说错什么话了吗?”

“没有,筱筱的离婚……好像并不太顺利,我也不方便多问。你不是在贺律师那里兼职吗?你知道的应该比我多。”

张萌萌摇摇头:“我只整理以前的文件,Henry从来不告诉我手头上Case的事情。”

“Henry?呵呵,你跟贺律师很熟?”

张萌萌又摇摇头:“也不算特别熟。只是我们打了个赌。”

“打赌?”

“嗯……Henry说你和筱筱姐没那么顺利能结婚……我就和他打赌了……你不会生气吧。”

“呵呵,这有什么好生气的。我倒是对赌注比较感兴趣。”张千素将烤好的肉夹到张萌萌碗里,暧昧的笑着。

“……关于赌注,我能不能不说?”张萌萌突然有点不好意思。

“好吧……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懂的……”张千素继续暧昧的笑着。

张萌萌低下头,心里再次的失落,为什么男人们都不吃醋?或者说她在素素和贺明辉心里的份量都无足轻重?

“怎么不说话,女儿家的心思被我猜到了?”张千素伸出一根手指勾住张萌萌的下颚,轻轻抬起张萌萌的脸。

张萌萌扭头让开,有点不开心:“哪里,别胡说了。”

张千素停了停,抓起张萌萌的手合到掌心里:“萌萌,你听我说……转过脸来,认真的听我说……我喜欢你,从一见就很喜欢你……”

张萌萌盯着素素眼底的真诚,心里倏地漏跳了一拍。

“但是我更爱筱筱……对你,我更愿意像妹妹一样的去疼爱。我不想因为筱筱而失去你,你懂吗?”

张萌萌茫然的摇摇头,过一会儿,又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你是说,遇见我太晚?只能做妹妹?”

“傻丫头……当然不是,”张千素起一手,手指弯成勾轻轻扣了扣张萌萌的前额,“遇见筱筱是命里一早注定的,是劫数。”

“哦。那么……我只能是妹妹?”

“嗯……只能是妹妹。”张千素肯定的点头。

“嗯,好吧,只做妹妹。素素,其实我也喜欢你,第一眼就喜欢。但是你说做妹妹就做妹妹吧,虽然我还比你大一天。”张萌萌本性是个开朗的女孩子,一旦说穿了,心里原来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难受。

“你还比我大一天?”张千素不置信的看看张萌萌,“可是你看起来比我小好几岁呢。”

“也许,是因为我还在读书,你早就出道的缘故吧。”

“也对,呵呵。萌萌,今天有空,跟你讲讲过去的我吧。”

“好呀!”

“从哪里开始讲呢?对了,萌萌,我的职业是男公关……”张千素抬眼看了看张萌萌毫不惊讶的表情,“你大概早就知道了吧。”

张萌萌点头:“嗯,Henry告诉过我。”

“我16岁的时候父母因为飞机失事双亡。为了供小我2岁的妹妹继续上学,我只好辍学出来打工……17岁那年经人介绍入了行,曾经在北京小有名气……做这行其实很复杂,容易得罪人。2年前有人报复我,开车从侧面撞我,我大难不死,坐在副驾驶座的妹妹却……”说到一半,张千素的声音突然沙哑起来,手不自然的握成拳头。

张萌萌看见眼眶红红的张千素,本能的母性被激发出来,慌忙伸手搂住张千素的脑袋,轻轻按进怀里。

“所以我离开北京,来到上海,东山再起……”

“嗯……”张萌萌本来想问,为什么不离开这个行业,但是仔细一想,这也许正是张千素的痛处,没有学历,一无所长,张千素从17岁至今,所有学的本事都是如何取悦女人,难怪一见张千素就有莫名的亲切感,跟着就会沉沦,原来全都是训练有素。

“遇到筱筱之前,我只想着怎么爬到最高峰,做个最顶级的公关……我以前从来没有爱上过我的客人……”

“客人?”张萌萌一惊,松开抱着张千素的手。

“嗯……与筱筱的相遇是偶然,之后她就一直来捧我的场,再然后我就只陪她一个人了……”

“啊……”张萌萌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一时间忘了合拢。

“筱筱是地产大老板毛明的老婆……为了颜面,毛明一直把这件事压着……但是最近筱筱吵着要离婚,似乎惹怒了毛明……”

张萌萌觉得自己的眼珠都快要瞪出来了。学生的世界太单纯,原来外面的世界真的像电视里演的那么夸张。急急的一头想扎进社会的张萌萌心底里泛起一丝凉意,她突然觉得好害怕,突然的不想毕业了……

“萌萌,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差劲?”张千素一面心情低沉的问着,一面却不慌不忙的将烤到恰好的肉继续夹到张萌萌的碗里,多年的职业习惯,让他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忘对眼前的女人体贴呵护。

张萌萌摇摇头:“素素,如果筱筱真的离成婚了,你们不就可以在一起了吗?为什么还这么苦恼呢?”

“呵呵,你还真天真呢!就算毛明肯罢休,以后我们怎么生活呢?”

“……”张萌萌一时无语。的确,在张萌萌的世界里,爱情太过伟大。喜欢写文章的张萌萌,笔下全是不食人间烟火,有情饮水饱的男男女女。张萌萌从来没有想过,现实世界里,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有很多很多的原因,就像素素和筱筱。而能在一起的人,将他们维系在一起的也许偏偏就不是感情,如同筱筱和她老公毛明。这些张萌萌想也想不通的道理,一股脑的冒出来,纠缠在一起,令张萌萌头痛欲裂。

“那……你们现在打算怎么办?”张萌萌终于理出头绪。

“我也不知道。我现在住在筱筱租的房子里等消息。萌萌……”张千素突然用力的抓住张萌萌的两边胳膊,“我每天等筱筱等得都快疯了,好想找人说说话。其实我一个人的时候,经常想到你,想来跟你说会话,但是……我又怕说出来,你会看不起我……”

“看不起你……为什么啊?”

“你是高高在上的大学生啊,前途无量……身边还有贺律师……”张千素涩涩的苦笑了下,“你跟我是不同世界的人,我的苦处你不会理解的……”

“……”张萌萌一时哽咽,居然无法发出正常的声音。在她眼里,筱筱和素素都是遥远不可及的人物,曾几何时,她摇身一变,变成了素素眼里高高在上的人?她从来不曾察觉,一向自信满满,风流倜傥的张千素,原来在她面前是这般的自卑。

“不怕你笑话,有句话我藏在心里很久了,一直没敢说出来,其实……其实,我很害怕筱筱离婚,一直很害怕这一天的到来……”张千素伸手抹了抹眼角,抱歉的笑了笑,“说出来心里舒服多了,你如果还愿意跟我做朋友,我会非常高兴的,我在上海没什么真正的朋友……”

素素居然落泪了!张萌萌霎时间有些迷茫。眼前的张千素可还是自己喜爱的潇洒的张千素?这番话里有多少是真的?即使全是真的,这些表情,这些涌动的感情里,有多少是惺惺作态,有多少是职业习惯,还剩多少是真正发自张千素的内心?张萌萌突然之间开始怀疑所有一切……不久以前的张萌萌,还傻傻的相信每个人说的话,相信世界的简单美好,可是短短一个多月里,她先是被贺明辉出卖给Frank,又见到黄玲背着她偷吻张千素,现在还发现深爱筱筱的张千素却不希望筱筱离婚,也隐约感觉到已是贺小红男朋友的舒乐心里却装着她张萌萌……还没有踏出校门,生活已经让人无法相信,她如何还有勇气走进尔虞我诈的社会?

“萌萌,你怎么了?”张千素看张萌萌半天没反应,急切的问。

“……素素……你说的可都是真的?”

“真的,当然是真的!”张千素拼命的点头。

“那好吧,我相信你。”张萌萌最终从千头万绪里理出条思路来,黄玲说过,不管多复杂的表象,内里最终藏着的必然是利益。细想了想,一贫如洗的自己绝不可能成为张千素要猎取的目标,那么张千素对自己的感情也许都是真的。一时间,张萌萌对黄玲佩服到五体投地,那样英明的决断,也只有黄玲总结得出来,而她张萌萌只能庆幸上天让自己遇到了这样一个好朋友。

“我骗任何人,也没有必要来骗你。”张千素不满意的嘟哝着,张萌萌的那点小心思丝毫逃不过他的眼睛,“从一开始,你我的相遇就是缘分,并不是我的刻意追求……”

“嗯……缘分……”这个词多多少少的让张萌萌有点心驰神往,刚刚星星点点冒出来的理智迅速的淹没在内心里喷涌而出的感动里。张萌萌知道,自己不可自拔的喜欢着张千素,这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事实,“素素,只要你愿意,我永远做你的妹妹……只要你需要,随时可以来找我说话,可好?”

“真的?”张千素不相信的看看张萌萌,“真的吗?”

“嗯!绝对!”张萌萌用力的点着头,她感觉自己的眼泪快要涌上来了,忍不住的,一头扎进张千素怀里,张萌萌拼命的将脸在张千素的衣襟上蹭着,硬生生将已经漫过喉咙的酸涩压下去。

“傻丫头……”张千素轻叹了口气,细细撸着张萌萌的背,“你我的相遇,兴许又是段孽缘……萌萌,记住,以后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我总在你身后……一直一直在,绝不走开……”

两个人抱了许久,才慢慢分开。张千素伸手一面叫埋单,一面问:“几点了?”

“嗯?你的表呢?”

张千素不好意思的笑笑:“最近手头紧,当了。”

“当了?”张萌萌本来想问筱筱为什么不给钱,想想,这样的话,即使张千素已亲密如哥哥般,她还是问不出口。

“嗯……很久没工作了……”张千素低下头。

张萌萌毫不犹豫的掏出口袋里还没捂热的五百块钱:“我今天刚拿的薪水,给你,埋完单剩下的留给你。”

“傻丫头,怎么能叫你埋单!”张千素将钱塞回张萌萌口袋,“再说我也不缺这几个钱。哪天你要真发达了,我自然会厚着脸皮来找你的。”

“嘿嘿,可是真的?”张萌萌笑笑。

“真的……”张千素牵起嘴角想笑,眼泪,却不自觉的涌出来……

 (未完待续)

 

下一章 毕 业


<欢迎到烦烦的文字世界坐坐: ● 飘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 摇一摇 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

  评论这张
 
阅读(45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