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摇一摇,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日志

 
 
关于我

有人说:你是个实实在在忙碌的人,却总爱大秀自己所谓悠哉的生活。 这个人是谁? 呵呵。是我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暗涌 (第七章)  

2008-04-09 10:27:59|  分类: 暗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章:打赌

 

 第七章 暗  涌

 

张萌萌在校门口就下了车,双手插在裤兜里慢悠悠的一路踢着小石块,一路哼着歌。刚走到宿舍门口,横向里突然杀出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张萌萌……”

“嗯?”张萌萌吓了一跳,“舒乐?”

“张萌萌你去哪里了?你没来补课,我还担心你出什么事了呢!”舒乐关心的问。

“嘿嘿,”张萌萌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有事出去了,对不起啊,忘记补课的事了。”

“你太容易分心,难怪成绩那么差!”舒乐轻声责备。

“嗯……也不是啦,我还是很认真的,也许笨吧……”说到笨的时候,张萌萌突然想到喜欢叫自己笨笨的贺明辉,忍不住的,张萌萌就笑了起来。

舒乐轻轻咽了口口水,生生将“你笑起来可真漂亮”的话吞回去:“明天早点来吧,再不补,你真的毕不了业了。”

“哦,我知道了。”

“那,我回去了。明天见。”

“嗯,明天见!”

“张萌萌……”舒乐走出不远,又回过身,“你工作找好了吗?”

“没有呢!怎么了?”

“哦,没什么,你这么忙,以为你已经开始工作了。”

“没有没有,过了补考,就开始找。谢谢关心哦。我上楼啦,明天见。”

“哦,明天见。”舒乐望着张萌萌轻快奔进宿舍的背影,不禁愣愣的出神。

 

张萌萌刚爬上楼走到楼道里,迎面看见贺小红朝自己走过来。张萌萌心情不错,所以难得的冲着贺小红一边笑一边打招呼。可是贺小红似乎不太领情,铁着张脸怒气冲冲的对着张萌萌:“这几天你把舒乐勾搭到哪里去了?”

“啊?舒乐?”张萌萌一脸莫名其妙,看见贺小红脸色不佳,张萌萌原以为贺小红不满自己跟她的叔叔来往。

“快说,你天天晚上缠着舒乐干什么?”贺小红个子矮小,却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冲上前一把揪住了张萌萌的衣襟。

“舒乐……”张萌萌脑子还是转不过来,舒乐关贺小红什么事,“他帮我补习来着,我下个礼拜要第二次重考……”

“真的?”贺小红不相信的看着张萌萌。

“哪里会有假的。”张萌萌推开贺小红揪着自己衣服的手,论打,三个贺小红也不是张萌萌的对手。只是夜深了,张萌萌不想动手,况且楼道里,说话声音极具穿透力的来回荡悠着,一向在学校低调的张萌萌不希望每扇宿舍门都打开,探出无数好奇的脑袋。

才刚走出两步,贺小红从后面追上来,再次拉住张萌萌的后衣领,大声说:“我不信!你长着一张狐狸精一样的脸,是男人多半被你勾去!”

“你说什么!”张萌萌听到狐狸精三个字,火气一下子冒上来。她最恨的就是有人莫名其妙对她的外貌下定义。

哐哐哐——整个楼道里的门前前后后的打开,熄灯前安静的走廊里,迅速的探出无数张等着看好戏的面孔。

张萌萌反手捏住贺小红的手,从后衣领上扭下来,转身愤愤的瞪着贺小红,“你再说一遍试试!”

贺小红没见过张萌萌发怒的样子,印象里张萌萌一直是埋着头不太说话的沉默女生,原来发起火来那么有震慑力:“我……我……我只是问问,舒乐……舒乐……已经好几天没理我了,问……问他……他又不肯说是什么事……我恰巧刚才在阳台上晒衣服,看见……看见……哇……”毫无预警的,贺小红突然大声哭泣起来。

张萌萌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扭疼贺小红了,赶紧松开手退开半步。正不知所措的时候,身后有个声音说:“小红,你是对舒乐没信心,还是对你自己没信心啊!”

张萌萌回过头,看到黄玲正斜靠在门口,一脸戏谑的问。

“我……”贺小红抬起迷蒙的泪眼,一脸茫然。

“与其死赖着萌萌,不如管好你自己的男人!”黄玲懒洋洋的说。

“男人……”贺小红低头轻声重复着。

“什么?”“贺小红和舒乐……”“怎么会……”走廊里顿时响起一片细细密密的议论声。

黄玲继续说:“好了,你的目的达到了,大家都知道舒乐是你男朋友了,你还想怎么样呢?”

“我……”贺小红沉默了一会,突然抹了抹眼角,“我这就给他打电话去。”说完,扭身回宿舍。

张萌萌愣在当场,想了想,突然不服气的冲着贺小红的宿舍门口大声喊:“舒乐我才不要呢!贺小红你听着,我要做你的婶婶!”说完,张萌萌解气的走回宿舍,走过黄玲身边的时候,低眉说了声谢谢。

黄玲没有应声,只是轻轻关上门,拍了拍张萌萌的肩。

那一刻,张萌萌突然觉得,黄玲比自己成熟好多好多。

 

第二天傍晚,张萌萌刚锁上宿舍门,就看见贺小红远远的跑过来,脸色和缓了许多,甚至眼角带笑:“舒乐说了,让我陪着他一起帮你补课,走吧。”

张萌萌点点头,腋下夹着书,双手习惯性的插在裤兜里,跟贺小红一前一后的走着。昨晚发生的事,早已在小小的校园里传开,此刻走在一起的张萌萌和贺小红,理所当然的成为视线的焦点。张萌萌习惯了被人指指点点的张望,一向不出众的贺小红却颇有些得意,炫耀的挽住张萌萌:“呵呵,拖你的福,舒乐公开承认我是她女朋友啦。”

张萌萌不以为然,也不觉得这是何等值得炫耀的事情,只是轻轻嗯了一下,点点头。一抬头,舒乐正远远的走来。贺小红赶忙放开张萌萌,飞奔过去,八爪章鱼般挂在舒乐的臂弯里,胜利般的朝着张萌萌笑。

张萌萌回应着,心下不免有些好笑:都是同学,黄玲是如此的聪慧,贺小红却这般的白痴。张萌萌正在嘲笑人生如戏的时候,脚底踩到一块小石子。习惯性的将石块踢飞,张萌萌的视线顺着飞跃在空中的弧线,看到不远处招待所的三楼窗口,张千素的粉色衬衣在迎风招展。张萌萌的心情莫名的明亮起来。

 

接下来的几天,每天晚上都由贺小红陪着补课。每次走过招待所,张萌萌都抬头看一眼三楼窗口。看见风中翻飞着同一件粉色衬衣,张萌萌的心情再也好不起来。很显然,张千素已经好几天没回来了。张萌萌也想过打个电话问候下张千素,但是一想起素素也许正跟筱筱在哪个不知名的角落里卿卿我我,张萌萌的情绪就飘落到谷底。偶尔的,跟贺明辉打的那个赌会时不时的冒出来,萦绕在心头久久不去。如果真要做个选择,张萌萌心想,她宁愿做贺明辉的女朋友,至少,素素可以不跟筱筱结婚了。

 

张萌萌的分心,舒乐全看在眼里,但碍于贺小红,舒乐不方便说除了学习以外的任何话题。心底里,舒乐很想知道张萌萌在想些什么,他更想知道,张萌萌这样的女孩子,会喜欢什么样的男孩,或者说是男人。他见过在湖心亭搂住张萌萌的英俊男人,也见过送张萌萌回学校的宝马车,论长相论实力,他比不过张萌萌身边的任何一个男人,尽管他在学校里一直出类拔萃。

两个人各怀心思,补课俨然成了个幌子。倒是贺小红,一直亲密的靠着舒乐,热情的指点着张萌萌。张萌萌偶尔感激的笑一笑,突然觉得贺小红也不是那么的讨人厌。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就到了临考最后一天。

一大早,张萌萌打开电脑,信箱里跳出问讯处发来的信件。打开一看,张萌萌这才想起之前替Frank问的入学事宜有了回复。Frank在酒店房间那张胖胖的涨得有点微红的脸突然从脑海里蹦出来,吓了张萌萌一跳。张萌萌正想将邮件删除,细想了想,还是从抽屉里翻出Frank的名片,按照上面的邮件地址,将信转了出去。

黄玲看见张萌萌对着电脑发愣,轻拍了拍她后背:“傻丫头,想什么呢?”

“啊!”张萌萌一惊,险些从凳子上摔下来。

“怎么了?”黄玲惊异的看看张萌萌紧张的脸色。

“没什么……”张萌萌低下头,“大概是明天要考试了,心里没底。”

“哦……”黄玲再次拍拍张萌萌的肩,“没事就好,有事一定要说出来。你不是个把心事憋在肚子里的人,我还是比较习惯大大咧咧的萌萌。”

“嗯……玲子……我们……好久没聊了吧……”

“嗯,毕业前大家都忙,是有段时间没好好说话了。”

“……玲子……你说过,你的头脑加上我的脸孔,是强强组合?那究竟是什么意思?”

“呵呵,我随口说的,你别放在心上。”

“我一直觉得,漂亮不会成为我的困惑,可是……”张萌萌抬眼看看站在面前的黄玲,决心把Frank的事情和盘托出。

黄玲一直保持着沉默,没有出声打断。直到听见张萌萌说刚刚还是把邮件发出去了,不禁莞尔一笑:“看来,你不需要我这个狗头军师,也会很强的。”

“什么意思?”

“嗯……让我想想怎么跟你解释……你,会恨Frank吗?好好想一想再回答。”

张萌萌认真想了想,终于还是摇了摇头:“一开始有点生气,后来觉得得到了肯定,再然后就一点都恨不起来了。”

“那你为什么还是会帮Frank的忙呢?”

“嗯……反正只是举手之劳,不以善小而不为嘛!”

“呵呵呵呵,这就对了。萌萌,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一见你就很喜欢你,就觉得跟你很投缘?”

张萌萌茫然的摇摇头:“没有。你有时候对我很凶,有时候又很冷,有点像我妈。”

“萌萌,其实,我是担心你这张脸不知道是祸是福。所以我才说,你的脸孔需要我的智慧来指引。可能,冥冥中总有因果循环吧,你的直觉判断,有时候好过我的深思熟虑。”

“可是,玲子,我觉得你好聪明,做事好成熟。我却笨笨的。”张萌萌黯然的撅起嘴。

“……萌萌……生活与聪明或笨无关。万事的轨迹是一早就已经被安排好的,命运就如同暗地里涌动的潮水,不管潮涨潮落,总是一波又一波的拍在堤岸上,旧的死去,新的又前赴后继的赶上来……”

张萌萌完全听不明白,抬眼迷茫的望着黄玲。

黄玲一只手抚上张萌萌的脸,细细的摩挲着:“唉……但愿结局是好的吧……只是过程一定艰辛……”

“玲子,我听不懂。”

“不懂是好事!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简简单单最快乐。相信你的直觉吧。”黄玲轻拍了拍张萌萌的脑袋,转过身说,“我还有面试,要迟到了。”

“哦!”张萌萌闷闷的应道,突然,电脑发出新邮件的声音。张萌萌回过身,打开一看,是Frank的回信。张萌萌直觉的冲走向门口的黄玲喊:“玲子,Frank来回信了。”

“这么快?”黄玲回过身问。

“嗯,你等一下,我念给你听。”

“不听了。”黄玲关门前微探了探身,“懂得施善的人,一定有好报的。”

“哦。”张萌萌扭回头,看见Frank在信中写道:

 

Dear 萌萌,

       收到你的来信十分高兴。谢谢你提供的讯息,我会尽快联系以下学校。

听Henry说你在找编辑一类的工作。我有个朋友在上海办杂志社,有空你可以去以下地址面试。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祝好运!再次万分感谢!

                                       友:Frank

 

看着Frank信里友好的语气,最初对Frank的好印象再次泛上来。一时间,张萌萌全然忘了那夜的不快乐。黄玲说的对,人生的确如暗涌的潮水,不知何时新的一浪又会迎上来。人生的美好,也许正在于前行时对不知名的将来的期盼和探索吧。

张萌萌正在快乐的神游,宿舍电话突然响了。张萌萌接起来,居然是舒乐的声音:“张萌萌你到楼下来一趟,我有东西给你。”

张萌萌跑下楼,舒乐匆匆忙忙将一张试卷塞到她手里:“认真做一遍,不懂的地方,晚上我再教你。无论如何,一定要认真做啊。”

“哦!”张萌萌愣愣的接过。而舒乐一转身已急急的跑远。

 

等正式开考,张萌萌才意识到舒乐昨天神秘兮兮塞给她的居然就是补考卷子,一模一样,一字不差。再加上昨晚的强化复习,张萌萌考得得心应手。等一切顺利的交完试卷走出考场,张萌萌觉得如同从地狱中归来般,阳光都显得格外耀眼。

走过排球场的时候,黄玲他们正在为了下周的混合排球赛练习。黄玲远远的朝张萌萌喊:“萌萌,过来练排球!”

张萌萌乐呵呵的跑到场地边:“不了,我不喜欢打排球。”

黄玲气喘吁吁的走下场:“你排球打得那么好,可惜了。”

“你知道的,集体活动我不行。”张萌萌朝场中央的男女混合队伍看看,笑了。

“呵呵。”黄玲也笑了,“是啊,你是分裂团队的大害虫。指不定哪几个男生为了你打架,又有几个女生要争风吃醋,哈哈。”

“嘿嘿……我看你们打一会吧。”

“嗯,休息一会再开始。我去喝点水。”

“好。”张萌萌一抬头,看见舒乐隔着排球网远远的望着自己,赶紧站起身跑过去。

 

“考得如何?”舒乐一手攀在网上,关心的问。

“嗯!”张萌萌点点头。

“那就好……”舒乐长长的松了口气。

“嗯……舒乐,卷子你是怎么拿到的?”

“呵呵,我和老师关系好……你别说出去啊。”

“当然。嗯……谢谢。”

“不用客气。”

……

一声哨响,练习赛又要开始了。张萌萌冲舒乐笑一笑,安静的退到场边。退开前最后一刻,张萌萌看了眼对面的舒乐,网格的阴影投在舒乐的脸上身上,将他傻傻的笑容分隔成好多块好多块。张萌萌不知道,这个画着网格线的笑容,定格在她的记忆里很久很久,如同一波轻缓的浪细细的滑过沙滩,留下淡淡的浪迹,而后隐隐退去……

(未完待续)  

 

下一章 素 素


<欢迎到烦烦的文字世界坐坐: ● 飘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 摇一摇 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

  评论这张
 
阅读(5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