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摇一摇,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日志

 
 
关于我

有人说:你是个实实在在忙碌的人,却总爱大秀自己所谓悠哉的生活。 这个人是谁? 呵呵。是我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暗 涌(第四章)  

2008-04-03 17:01:28|  分类: 暗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章:粉色 

 

第四章 出  卖

第二天下午又接到了贺明辉的电话,约张萌萌晚上吃饭。天黑下来出门的时候,在楼梯上碰见拿着饭盒回宿舍的黄玲,张萌萌边跑边説:“玲子,我去见Henry,晚点回来。”

“你不是约了素素听故事吗?”

“哦,我都忘了。你替我打个电话给他吧,工作重要,嘿嘿。”张萌萌甩甩有点挡住眼睛的刘海,直往楼下奔去。

黄玲望望张萌萌风风火火的背影,不禁摇了摇头,只有天真的张萌萌才相信什么工作的借口。转念想到跟张萌萌约会的是帅气的贺明辉,黄玲忍不住有点妒嫉,重重的踩着阶梯,黄玲一步一跺脚的回到宿舍,想了想,她决定给张千素打电话。

 

钻进车里,张萌萌看见贺明辉满脸疲惫,下巴居然还有零星的胡茬。张萌萌轻声问去哪里吃饭,贺明辉专注的开着车居然没有听见。就算张萌萌反应再迟钝,也看得出来贺明辉很累,多半还有心事。窝在车里,张萌萌呼吸都不敢太用力,对身边这个不笑起来好像很有点威严的未来老板,张萌萌觉得还是少得罪为好。

车闷声驶进大门,停在白色洋房面前。贺明辉娴熟的下车,领着张萌萌往里走。张萌萌迟疑的问:“你的车怎么就这样停在门口?”

贺明辉绷着的脸上终于有了点笑容:“有种服务叫待客泊车,懂吗?笨笨!”

“哦!”张萌萌也跟着笑了。贺明辉笑起来的时候十分好看,眼角有一道细细的鱼尾纹,略微的往上翘着。张萌萌这个年纪,还不懂得,贺明辉身上散发出来的成熟男人魅力,已经远远盖过外貌本身的优势,张萌萌只是直觉的认为,有点小小的皱纹,原来并不是一件坏事。想着想着,张萌萌脑海里浮现出张千素的笑脸,微眯的眼,高挺的鼻,翘而湿润的唇。一想到张千素,张萌萌忍不住的偷乐,心里一旦钻入那张英俊的脸,便再也挥不去。

贺明辉看到了张萌萌抿嘴鬼笑的样子。贺明辉对张萌萌的好感,并不是因为张萌萌那张漂亮的脸。在美国,贺明辉见过更立体更小更像芭比娃娃的脸。喜欢跟张萌萌亲近,是因为那张脸上的纯净表情,一开始,贺明辉以为那是伪装的做作,酒会之后,贺明辉彻底意识到,张萌萌是个有点糊涂的女孩子,所有内心的想法,都会直观的反应在脸上。好多年没有接触这样内心纯真的女子,真的如孩子般,让他感觉新鲜,感觉放松。刚刚有点好心情,贺明辉远远的看见Frank在二楼探出身向他招手,叹了口气,贺明辉回笑着打招呼。

 

张萌萌一走进嘈杂的店堂,有点辨不清方向。一楼的中央,有乐队在唱英文,张萌萌没有细听,一方面餐桌摆得很挤,各种语言的交谈声此起彼伏,另一方面张萌萌差不多是个音盲,基本属于五音不全,所有歌曲在她听来,区别并不太大。茫然的紧跟在贺明辉身后从餐桌的缝隙里穿来穿去,张萌萌简直有点害怕会跟丢。正被吵得有点头晕的时候,贺明辉抬头向二楼打招呼,张萌萌跟着抬头,随即开心的笑了:“呀!是Frank!”

贺明辉回头看看这个一脸兴奋的女孩,莫名的心里有点醋意。难道自己的魅力还不如楼上那个胖老头吗?

 

刚落座,张萌萌就快活的説:“好巧啊,又遇见你。”

Frank也红光满面的笑着:“小朋友,又见面啦!”

“呵呵,我叫张萌萌,不过我喜欢你叫我小朋友。”

贺明辉突然横向里打断张萌萌的话:“不是巧合,出门前Frank约我谈点事,我就想干脆一起吃饭吧。”

“哦。”张萌萌应了一声,突然担心给贺明辉做助手会不会是一个错误的决定。贺明辉多半时间都阴沉着脸,只偶尔笑的时候才能让人舒一口气。如果……老板换作胖胖的Frank该多好,看起来就和蔼可亲。

 

吃饭的时候,贺明辉一直在跟Frank低声交谈,而且用的是英语。四周的交谈声,楼下乐队的嘶嚎声,杯碟的撞击声,混杂在一起,凌乱纷呈。张萌萌听不清贺明辉与Frank在聊什么,只能一个人无聊的用叉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鲜嫩的牛排。

Frank突然抬头:“小朋友,为什么不趁热吃?”

张萌萌笑笑,没有回答,她不想説自己不喜欢在这么吵闹的环境里吃饭,也不喜欢牛排这类大块的肉,更何况刀叉她又用不太惯。

贺明辉看了张萌萌一眼,突然一声不吭的抓过张萌萌手里的刀叉,低头把整块牛排细细的切成小块,再推回到张萌萌面前。

张萌萌愣在当场,一时间反应不过来。整个过程太过连贯而迅速,贺明辉的表情也一直若无其事。

Frank看了看愣在一边的张萌萌,终于大笑出声:“小朋友,你可有福气了,找了这样一位会宠人的老板。Henry在华人圈可是出了名的体贴啊。”

贺明辉少有的赧腆的笑笑:“Frank你少开我玩笑。你的冷笑话,才是真正的出名呢。抱歉,我去下洗手间。”

张萌萌望望贺明辉推开凳子走出去的背影,嘟了嘟嘴:“我不信,他看起来好凶的。”

“这么説,你对这个老板不满意?”Frank继续一脸好奇的问。

“也没有啦。我只是兼职而已,听说是帮忙整理些文件。”

“哦,兼职。我以为你毕业后在Henry的事务所工作呢。”

张萌萌摇摇头,神情突然有些黯然:“我还没找到工作呢。不瞒你説,”张萌萌抬头看看Frank慈祥且亲切的脸,“我……成绩不太好,还有功课没过,没什么时间找工作。”

“哈哈哈哈……”Frank大笑着伸出手,拍了拍张萌萌的脑袋,“小朋友很有点意思啊。”

 

贺明辉走回来的时候,正看见张萌萌和Frank面对面的大笑,自己仿佛是个多余的人,与两人之间亲昵和谐的气氛格格不入。贺明辉没有坐下来,而是弯下腰低声在张萌萌耳边説:“我有事,先走一步。记得,照顾好自己。”

张萌萌还在一脸莫名的时候,贺明辉已经跟Frank打过招呼,远远的走了出去。

“你还説这个老板体贴呢,抛下员工自己跑掉了。”张萌萌闷闷的説。

“呵呵,没关系,我陪你説会话。”

“还是你好。”张萌萌又甜甜的笑开了。面对和蔼的Frank,张萌萌觉得特别放松,平日里一直很收敛的笑容今天也特别放肆。眼光扫过楼下的乐队,张萌萌好奇的问,“这么吵的环境,他们唱的有人听吗?”

Frank咧开嘴,笑意更浓了:“我就在听啊。这个菲律宾乐队很有名,驻场这里很久了。”

“哦!音乐我不太懂的,嘿嘿。我其实比较喜欢安静的环境,听一点轻慢舒缓的音乐。”

“现在是吃饭时间。晚些时候会静很多。看见窗上的那些彩色玻璃吗,是教堂专用的。彩色的玻璃是一种庇佑,可以把邪恶挡在窗外,我更愿意相信它们会带来好运。”FRANK顿了顿又説,“这里的啤酒非常著名,一会儿我们也喝点。”

张萌萌摇摇头:“我不喜欢啤酒。”

“哦,小朋友不喝酒。啤酒没什么的,可以偶尔尝一下。”

“不是……我觉得……啤酒像水一样,没什么味道。”

Frank有些吃惊的看看张萌萌,转而轻轻的笑出来:“我有美国带过来的红酒,有没有兴趣喝?”

“美国也出红酒?”张萌萌奇怪的看看Frank,她只知道法国出红酒。

“当然,加州那么好的阳光,那么好的葡萄。”FRANK骄傲的应道。

“那好呀!”张萌萌听到酒,内心有点雀跃。张萌萌天生喜爱酒,却没有太多机会喝。上次在酒会上只喝了两杯,就被贺明辉骂了。张萌萌知道女孩子喝酒不好,妈妈反复叮咛过女孩子在外面不可轻易喝酒,但是张萌萌忍不住,烟和酒,这两样仿佛与身俱来的嗜好,常常让张萌萌感叹上辈子自己一定是个男人。

 

跟Frank来到酒店,张萌萌有点疑惑:“不是説去你家喝红酒么?”

“呵呵,是我住处。我很少来上海,住酒店方便一些。”

“哦。”张萌萌笑笑,有套间的房间,她还是第一次见。张萌萌在客厅里东张西望的到处晃悠着,FRANK一边放CD,一边笑着説:“你也可以参观一下里面的卧室,我不介意。”

“呵呵呵呵,我还没有好奇到那种程度。”张萌萌蹦跳着坐进沙发,看Frank将红色的液体细细的倒进玻璃杯,一股酒香夹杂在满室的雪茄味道里,倏的迎面扑来。

Frank将酒杯递到张萌萌手里:“尝一下。”

张萌萌随意的晃动了下酒杯,未及细看挂杯的色泽,就直接的将酒倒进嘴里。

Frank小小的吃了一惊,坐到张萌萌身边,又给她倒了一杯:“感觉如何?”

张萌萌坏坏的笑笑:“我是猪八戒吃人参果,哈哈。”

“那这杯可要细细的品。”

“嗯。”张萌萌一边答应,一边举起杯子在鼻子底下晃动,香甜的葡萄味和着浓重的酒香,凛冽的钻进鼻子里,停在鼻梁深处,徐徐不愿散开。

Frank轻声问:“可有些热?把外套脱了吧。”

“嗯。”张萌萌爽快的放下杯子,脱去牛仔外套。

再次拿起杯子,张萌萌忍不住的又一气吞下。

Frank赶紧抢过杯子放下来:“酒不能这么喝的,要醉的。”

“放心,我没事。”张萌萌嘴上説没事,因为喝得太猛,酒气一记冲进脑门,眼珠一时间有点僵硬,转动不再灵活。

Frank望望张萌萌因喝酒而略有些胭色的脸,在橙色T恤辉映下,越发的朝气且动人。一时间,FRANK不自觉的伸手揽上张萌萌细幼的腰,那份柔软一旦入手,Frank眼光忍不住的瞟向张萌萌湿润的唇……

 

张萌萌的酒量非常好,只是贪图红酒的香气,张萌萌才没控制好硬生生的灌了两大杯,顿时神经有点木。等Frank带着浓重雪茄味的身体靠过来的时候,张萌萌迅速反应过来,用力推开Frank笨拙的凑上来的唇,张萌萌从沙发上蹦了起来,防卫般的紧盯着依然坐在沙发里有点尴尬的Frank。

“不好意思,我失态了,你实在是太美。” Frank有点落空而失望的表情转瞬即逝。

“我……我应该走了,宿舍十点半要锁门的。”

“还早,再坐一会儿吧,我保证不会再发生刚才的事了,请放心。”

“嗯……我想……我还是告辞吧。”

“那好吧。” Frank站起身,递上张萌萌的外套。

张萌萌接过牛仔衣套上,继续防备的后退着。

Frank苦笑起来:“小朋友,我有那么可怕吗。成年人的一时冲动而已,我们还是朋友,不是吗?我们曾经聊得很开心。”

看到Frank慢慢低下来的头和落寞的表情,张萌萌有点不忍,走上两步,张萌萌努力笑了笑,説:“我们当然还是朋友,只是时间不早了,我必须回去。”

“好吧。那至少让我带你参观一下吧。”FRANK走到张萌萌身边,一只手托上张萌萌的后背,把她往卧室的门带。

张萌萌原本已经略略有些放松的神经再次紧张的绷起来,用力的跳到门口,张萌萌后背抵上大门:“我要走了!我要走了!”

Frank长长叹了口气:“算了,不勉强你。我送你回去吧。”

张萌萌把头摇得像拨浪鼓:“我自己回去。”

Frank走到电话机旁拎起电话:“我让酒店的车子送你回去。”

“不要了,不要了。”张萌萌机械性的摇晃着脑袋。

Frank愣了愣,放下电话,走过来替张萌萌打开门:“那么,至少让我送你到楼下,替你叫车。”

张萌萌整个人挪到门外,紧张的説:“不用了。我走了,再见!”

Frank失落的望着张萌萌落荒而逃的背影,低低的责怪自己:“那我不是连起码的绅士风度都没有了……”

 

张萌萌冲到电梯前死命的按下行钮,整个人抑制不住的颤抖着。等电梯门终于安全的关上时,张萌萌膝盖里一阵酸软,身体不自觉的蹲下来,后背隐隐有冷汗。

拖着沉重的步子,张萌萌在酒店大堂里缓缓的走着,大堂的灯光比起Frank刻意调到昏黄的房间灯光明亮许多,张萌萌一下子觉得刺目而眩晕。

“张萌萌!”身后突然有个急切的声音喊他。

回过头,张萌萌看见贺明辉从大堂的沙发里站起来,关切的朝她走来。即使张萌萌再愚钝,看见贺明辉的一刻,也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等贺明辉走到面前的时候,张萌萌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突然伸出手毫不犹豫的一掌掴出去,清脆的声音在空旷的大厅里一遍又一遍的回响,引得四周的人全部侧目。

贺明辉一愣,随即抓起张萌萌的手,一把把她拖出酒店。张萌萌没有抗拒贺明辉把她塞进车里,只是一路上,两个人一句话也没有。那一掌掴出去以后,张萌萌有点后悔,觉得自己似乎过份了。剩下来的时间,张萌萌脑袋里一片空白,她觉得自己应该想点什么,可是什么也想不起来,她记起幼年时那个胖男孩的强吻,也是那样一张胖胖的放大的脸,跟Frank的脸交叠在一起,令她神智有点错乱。

 

贺明辉一声不响的把车开进校门,一直开到宿舍楼下。

张萌萌坐在车里没有动,也没有声音。贺明辉有点无错,他宁愿张萌萌説点什么,哪怕破口大骂也好。一片尴尬的沉默里,两个人都觉得有些窒息。终于,贺明辉沉沉的説:“对不起。”

张萌萌还是没有说话。过了很久,张萌萌幽幽的问:“如果Frank今天没有要见我,你还会不会请我做兼职?”

贺明辉迟疑了一下:“我一直在找助手,你如果合适,我当然会请你。”

“怎么样才叫合适?”

“要工作了才知道。”

“什么时候开始呢?”

“啊?”贺明辉有点疑惑,“当然越快越好。”

“那明天下午可以开始吗?”

“可以,当然可以。”贺明辉略略松了口气。看起来一脸稚嫩的张萌萌,行事却并不完全如他原来想象的那般蠢钝。停了停,贺明辉问:“不介意我问个问题吧。”

“请説……”

“你明知道我是故意把你送给Frank的,为什么还愿意为我工作。”

“我只是不想跟钱过不去……我要……存钱买个手机……”

贺明辉听出张萌萌的声音有些异样,一扭头,居然看到张萌萌眼眶里涌满泪水,正一滴滴溢出来。抱歉、懊悔和惊异,种种复杂的感觉漫上来,贺明辉觉得自己深深伤害了一个无辜而单纯的女孩,一丝惋惜蹿上来,贺明辉俯过身,用大拇指轻轻的替张萌萌抹掉眼泪。但是张萌萌的眼泪一发而不可收拾,顷刻间决堤而出,人却依然僵直的靠在椅背上,眼睛愣愣的望向前方。

 

其实,张萌萌不是愣愣的望向前方,而是死死的盯着宿舍楼门口的一对男女。从贺明辉将车停下来的时候,张萌萌就眼尖的看到了张千素和黄玲亲昵的靠在一起。之后与贺明辉的对话,张萌萌都是灵魂出窍般麻木的对答着。她眼睁睁的看着黄玲抬起头,踮起脚主动的去吻张千素。那两个人相拥的一刻,张萌萌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她要有部自己的手机,她再也不能相信黄玲的传话。

而这一切,贺明辉因为专注于懊丧和自责中,丝毫没有注意到……

(未完待续)

 

下一章 出 路


<欢迎到烦烦的文字世界坐坐: ● 飘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 摇一摇 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

  评论这张
 
阅读(49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