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摇一摇,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日志

 
 
关于我

有人说:你是个实实在在忙碌的人,却总爱大秀自己所谓悠哉的生活。 这个人是谁? 呵呵。是我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暗 涌 (第三章)  

2008-04-03 17:00:37|  分类: 暗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章 再遇

 

第三章 粉色

 

一大清早,张萌萌抱着MATLAB的课本匆匆赶去上重修课。懒惰的张萌萌很少能这么早爬起来。只是,现在的她不得不乖乖的学,已经第二次重修工程计算机课程的她,如果再被当,对毕业有很大影响。

在学习上,张萌萌不得不佩服黄玲。整天翘课上网聊天的黄玲,虽谈不上成绩优异,七八十分总能混混,不像张萌萌,偏科得厉害,英语邓理不下前三,一跟数学计算机沾上边,只能在及格线边缘挣扎。几次求教黄玲,都不得要领。已经彻底放弃张萌萌的黄玲説过,萌萌你这么笨的学生,就算舒乐那么聪明,也教不了你。

两节课,张萌萌上得混混沌沌。两周后就是最后一次补考机会了,抓不抓得住,张萌萌实在心里没底。将课本抱在胸前,她低头走出教室,一脸颓丧。

“张萌萌!”远远的,张萌萌听到有人喊自己。

抬起头,张萌萌看见舒乐朝自己走过来,怎么想到曹操曹操就到呢?呵呵。奇怪的是舒乐跟自己从来不说话,这个时候喊她做什么?张萌萌迷惑的看着越走越近的舒乐,粉红色圆领短袖T恤,大兜中裤,运动鞋,手里抱着篮球。

“张萌萌,你在发什么愣呢?都快撞到花坛了。”

张萌萌一看,这才发现自己已经紧贴在及膝的水泥花坛边,再一步,就要栽进去了。一低头,看到怀里的课本,张萌萌的脸顿时拉了下来:“在想重考的事。”

“哪一门?”

“MATLAB。”

“第几次重修了?”

“第二次……”张萌萌的声音越来越低,站在全学院成绩第一的男生面前,任张萌萌平日里对功课多么的不在乎,这一刻也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这次有把握过吗?”

“老实説……没有……”

“这样吧,”舒乐皱了皱眉头,“我帮你补补,这门课还是很容易过的。”

“哦?”张萌萌茫然的看看舒乐,玲子不是説就算舒乐也教不会么?一句戏言果真应验了?

“还有多久考试?”

“两个礼拜。”

“这样吧,每天晚上我都在第一教室学习,你随时可以来找我。”说完,舒乐转过身准备走,转念一想,又回过身,“相信我的话,最好今晚就来,以你的情况,可能需要多辅导几次。”

“哦,好的。”张萌萌糊里糊涂的点头。舒乐说话,典型的尖子生口吻,不容置疑。想到舒乐肯帮忙补习,张萌萌紧绷着的神经松了下来,跟着,便想起一件事,“啊,舒乐,现在几点?”

“9点50。”

“呀!”张萌萌暗骂一声糟了,没来得及説再见,人已经急匆匆的朝校门外跑去。

舒乐望望张萌萌,舒了口气。第一次跟张萌萌说话,舒乐也很紧张。张萌萌的漂亮,让人窒息。四年来,大家口中谈论的,都是张萌萌的漂亮和冷漠,聊多了,未免以讹传讹,有些神化。渐渐的,在男生里悄然流传着“冰山雪莲,只可远观”的传说。可是今天真正接触,张萌萌并没有据人于千里,相反的,大大咧咧,好像还有点小迷糊。

 

昨天跟张千素説好了今天十点在校门口的网吧碰头,光想着该死的重修,几乎忘了赴约。一边跑,张萌萌脑海里翻腾着凉亭前的拥抱,一丝兴奋冲上来,张萌萌的脚下不禁又加了几分劲。

一进网吧,张萌萌只看见黑压压的脑袋和一排排闪烁的电脑屏幕,一时不知从何找起。正喘着气四处张望,突然一道鲜亮的粉红色从一片黑灰中脱颖而出。张千素站在那里朝张萌萌挥手:“萌萌,这边!”

“素素,抱歉,补课来晚了。”

“傻丫头,我又不会跑,赶得这么急干什么,看这一头的汗!快坐下歇歇,我去给你买饮料。”

张萌萌坐在位子上,看着张千素忻长的背影,深粉色衬衫,深蓝色牛仔裤,黑色宽皮带,挺拔而俊俏。张千素这个男人,真是不能多看,越看越想看,张萌萌觉得自己简直有点中毒。一直到张千素拿着玻璃杯走回来,张萌萌还在傻呵呵的笑。

“笑什么呢?傻丫头!”

“呵呵,没什么,觉得自己最近挺走运的。”

“是嘛!那是好事。”张千素把橙汁放到张萌萌面前,心下却有点失落。每个女人见了他,都会説天神眷顾,原来张萌萌也不例外。可是,张千素并不知道,张萌萌口中的走运,并不完全是因为遇到他,张萌萌心里想得更多的,是重修两次的课程,终于有机会通过了。

“素素,为什么到网吧来啊。”

“我想给筱筱写封信,你给做做参谋。”

“啊?嘿嘿!”张萌萌愣了愣,随即坏坏的笑,“情书啊,我拿手哦。”

“那你写一封来看看。”张千素一边笑着,一边心底暗自盘算,张萌萌的表情多多少少是出乎他意料的。张千素原以为张萌萌会神情落寞,完全没想到张萌萌答应得这么爽快,居然像极了他妹妹似的笑得那么开心。毫无疑问的,接触至今的张萌萌是没有半点心机的单纯女孩,一丝一毫的表情逃不脱张千素的眼睛,但是,张萌萌对自己的感觉究竟怎么样,张千素开始疑惑。感情上,张千素希望张萌萌能够与众不同,不要同其他女人一样千篇一律的粘上自己,理智上,他又有点不服气,难道还有他征服不了的女人?思前想后,张千素喜忧参半,揣摩,猜测,推断……胶着在一起,令张千素有点矛盾。

“这样行吗?”张萌萌得意的扭头看向张千素,眼底里满是对赞许的期待。

张千素一惊,才出了一会神,小丫头已经打好了这么多字。细一看,天呢!原来想念两个字可以有这么多表达方式,满满的一屏,没有重复,没有累赘,层层递进的思念之情,洋洋洒洒,情意切切。张千素不得不佩服的望向张萌萌,一时间找不出一个好字来形容。

张萌萌看到张千素惊异的表情,咧开嘴笑了。张萌萌最大的满足来自于别人的肯定,对面的张千素没有说话,但胜过千言万语。认识张千素才几天,张萌萌笑的次数却超过整个大学四年加起来的总和。

“丫头,你笑起来可真好看。”张千素憋了半天,蹦出一句不着边际的话。

“啊?説了叫我萌萌,别叫丫头。”张萌萌呶呶嘴,“怎么样,这信可以交差了吗?”

“可以可以了,当然!帮我发出去吧。”

“好!”张萌萌飞快的扫了一眼屏幕,核对下有没有错别字,然后点击发送。

“丫头!真是爱死你了!我怎么就这么幸运呢!”张千素边説,边在张萌萌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张萌萌被张千素突如其来的举动狠狠的憾到,脸上像被电击般,自上而下的一麻,身体僵在当场动弹不得。还来不及激动的时候,就听见张千素接着説:“你説,筱筱收到信会是个什么表情,什么表情啊。”

张萌萌听到筱筱两个字,人像泄了气的皮球般垮下来,身子一缩,躲开了张千素热情搂上来的双臂。

 

回到宿舍刚推开门,张萌萌看见黄玲蹲在地上接电话。

黄玲一抬头,看见是张萌萌,赶紧站起来:“萌萌,你电话,找了你好几次了。”

“谁呀?”

“不知道,叫什么Henry。”

“哦。”张萌萌对这个名字有点印象,却记不太清到底是谁,“喂,你好,我是张萌萌。”

“你好,我是贺明辉,红红的小叔叔。”贺明辉特地在小字上加了重音。

“哦……”张萌萌想起了同桌吃饭的Henry,穿西装的男人,“找我什么事?”

“这个……可能有点冒昧,我刚回国不久,需要找助理做点文字整理什么的,听红红説,你语文特别好,所以想请你到我这里来帮忙。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哦,打工啊,可以啊,就是我最近在写论文,而且……”张萌萌本来想説自己还要应付补考,转念一想,这么丢脸的事情怎么能对一个陌生人轻易的説出来,略停了停,张萌萌继续説,“而且临近毕业了,忙着找工作,能抽出来的时间不多。”

“这样啊,也不会占用你很多时间,薪水我会按小时计的。你看,你现在有没有时间?我们碰头吃个晚饭,聊一下?”

“嗯……好吧!”

“十分钟后学校门口见。”

“好的。”

搁下电话,张萌萌拍拍黄玲的椅背:“玲子,Henry 就是上次跟我们同桌吃饭的贺明辉,贺小红的叔叔。”

“哦,就是那个很……”黄玲急急的将视线从电脑屏幕上移开,硬声声将后半句话吞下去。

“很什么?”

“很正的男人!”黄玲终于找到一个合适的词,事实上,她的第一反应是性感,却不好意思説出口。

“哦。很正!”张萌萌辨了辨黄玲话里的味道,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哎呀,你别瞎误会,那位贺叔叔是想找文书助理。”

“我能误会什么。”黄玲丢下一句,将注意力重新转回到屏幕。轻叹了口气,黄玲暗想:什么工作,全是借口。女人这张脸啊,比什么都重要。

 

张萌萌草草洗把脸,喝口水,就推开门走了。黄玲望望张萌萌的背影,忍不住摇摇头,要是自己去见那样一个男人,非花上一小时打扮不可。张萌萌倒好,不修边幅就跑出去了,偏偏还掩不住的漂亮异常。

张萌萌站在校门口四处张望,贺明辉的高度,应该很容易找。突然,背后有汽车喇叭声。张萌萌向身后看了看,侧过身让道。车子居然不依不饶的略略转向跟着张萌萌,并不驶进校门。张萌萌有点火,冲到驾驶窗边敲了敲玻璃。

车窗玻璃缓缓打开,一个戴着茶色墨镜的男人冲着张萌萌坏坏的笑着。

“你什么意思……让路给你你不走……”

“张萌萌,是我,Henry。”贺明辉摘下眼镜。

张萌萌一愣,这才认出是贺明辉。

“还不快上车。”贺明辉推开副驾驶的车门。

“嗯!”张萌萌应一声,乖乖的跑到另一边爬上车。

“扣好安全带。”

“哦!”张萌萌又应一声,拉出安全带,在身侧找了半天,也没找到锁口。

“笨笨!”贺明辉无奈的替张萌萌扣好安全带,随手在张萌萌的头上轻轻敲了一下。

张萌萌听到贺明辉説自己笨,心下黯然。本打算找份高薪的兼职,这下可好,因为一个保险带就丢了将要到手的工作。

贺明辉看到张萌萌一脸的不高兴,正想出声询问,手机却在这时不偏不倚的响了。贺明辉抱歉的笑笑:“不好意思,我先接个电话。”

“Hello,Henry!”

……

“好的,没问题,一会儿见。”

贺明辉放下电话,上下打量了一下张萌萌,説:“我有个大客户,晚上开Patty,邀请我过去。”

“哦。”张萌萌马上意识到自己已经被炒了,乖乖的一边摸索着解安全搭扣,一边答道,“你有事就靠路边把我放下来,不用掉头回去了,反正也没开多远……该死的!你这什么车啊,帮我解开它好不好!”

贺明辉看看笨拙的张萌萌,心下忍不住的好笑:“既然车子不放你,我也没办法,就带你去吧。”

“啊?我不去!”张萌萌直觉的回绝。

“没关系,只是个小型的私人Patty。你就做我的助理好了,不算女伴。”

“也就是説你同意请我当助理了?”

“嗯……算是吧……”贺明辉脚下加劲,车子急速蹿了出去。

 

Patty果真很小型,酒店的小宴会厅里,散落着二、三十人。正前方高起的台阶上,站了一个五十来岁的胖老头,红光满面,神采奕奕的讲着话,厅里的人全都安静的听着。贺明辉拉着张萌萌悄悄站在暗处。

“Enjoy the night!”老头简短的説完,举杯。众人也举杯,贺明辉从桌上随意抓起杯酒递到张萌萌手里,示意她也跟着举杯。等老头走下台,大家三三两两散开时,贺明辉扭头,看见张萌萌已经放下手中的空杯,伸手去拿第二杯了。

“在公众场合,女士尽量少喝酒。”贺明辉不满的皱眉。

“哦,我只是觉得好喝。”张萌萌嘟了嘟嘴,轻轻的反驳。

“Hi, Henry!How are you?”胖老头笑着踱过来。

贺明辉赶紧笑着迎上去:“Great!”

胖老头正想拉着贺明辉往里走,突然发现贺明辉身后站着的张萌萌:“Hey, Henry, Who’s this pretty lady? Your new girlfriend?”

“Ohh 张萌萌,My…My new assistant.”

“Hi!Henry!”远远的,又有两个老外伸手招呼着。

贺明辉将手中的半杯酒塞到张萌萌手里,笑着对胖老头耸耸肩:“Excuse me。”说完扔下张萌萌大步走了出去。

张萌萌懵懵懂懂的站在原地,有点尴尬。

“张萌萌?Hey, My name, Frank。”胖老头慈祥的微笑着。

张萌萌点点头,不知道该説什么好。

“张小姐……”Frank继续和蔼的笑。

“嗯!”张萌萌吓了一跳,原来这老头会讲中文。

“你的英文可好?刚才听懂多少?”

“嗯,还好,七七八八吧。”

“很不错了。”Frank上下打量着张萌萌,“赏光跳支舞,可以吗?”

“我……不太会……”

“没关系,随便跳跳,好么?”Frank友好的伸出手。

张萌萌糊里糊涂的点点头,被Frank牵着走到中央的空地。和着节奏,张萌萌胡乱的跟着Frank的步伐。稀稀落落的,陆续有几对也走过来轻柔曼舞着,并没有什么人注意到张萌萌完全不对的舞步。

“我説了我不太会,呵呵。”张萌萌抱歉的笑笑,心里却很轻松。Frank自始至终都很绅士,缓解了张萌萌被贺明辉莫名其妙丢在一边的尴尬。

“恐怕不是不太会,是完全不会吧。”

“上过几次学校的交谊舞扫盲班,不算是舞盲了吧。”张萌萌灿烂的笑着,眼睛弯成两道月牙。

“还在读书?”

“嗯。”

“多久毕业?”

“马上,就今年了。”

“还打算继续读?”

“不了,在找工作。”

“哦,想找什么样的工作呢?”

张萌萌叹口气,摇摇头:“还没想好。”

“哦,对了,不知道可否帮个忙。”

“嗯?”张萌萌好奇的抬头,自己能帮得上眼前这个Frank什么忙。

“我小儿子今年要高中毕业了,我打算让他来国内读大学,能不能帮忙咨询一下手续问题呢?”

张萌萌松了口气:“当然可以。不过我读的可不是名校哦。”

“方便的话,能顺便帮我查查你説的名校么?呵呵。”Frank大方的轻笑出声。

“没问题。呵呵呵呵。”

“这是我的名片,随时可以与我联系。”Frank停了停,“秘密哦,千万不要告诉Henry,他会吃醋的。”

“是吗?哈哈哈哈……”张萌萌终于忍不住,被眼前这个有趣的胖老头逗得大笑起来。

放肆的笑声引起了贺明辉的注意,他大步走过来,冲Frank笑笑:“很抱歉,张萌萌还是个学生,不太懂事。”

“哪里,我今天很高兴,与牛仔裤运动鞋的女孩子跳舞,恐怕还是好几十年前的事了。Henry,下次酒会要规定只可以穿牛仔裤,哈哈。”

“好啊,哈哈……”贺明辉挠挠头,也跟着笑起来。

张萌萌站在一边,惊讶的发现贺明辉今天穿的也是粉色衬衫,浅粉色,配白色亚麻西装,将铜色皮肤衬得越发健康。贺明辉笑起来的时候很好看,与张千素亲昵的笑容完全不同,沉着却放松,总之是很好看很好看。

“Frank,不好意思,我们要先走一步了,我回去还有个Case要看。”

“请便。”Frank礼貌的伸出手,“张萌萌小姐,祝您今晚愉快。”说完,还眨眨眼。

“谢谢,今天我也很开心。”张萌萌还在客气的回答,贺明辉一把挽住张萌萌,用力把她带出会场。

回到车里,贺明辉一边发动汽车一边问:“你知道刚才那个Frank是谁吗?”

张萌萌疑惑的摇摇头。

“他是美国伐木业巨头,拥有美国最大的锯木厂。”

“哦。”张萌萌不太明白贺明辉跟自己讲什么锯木是什么意思。

“也就是説他非常非常有钱,也是我的大客户。”

“原来非常非常有钱啊!”张萌萌将啊字拖得很长,“可是人很好呢,很好很好。我以为有钱人都不可一世呢。”

贺明辉瞟了一眼张萌萌顽皮的表情,心里莫名的倏的一松,怎么也发动不了的汽车突然间顺利的发动了。

“可是,贺……明辉先生,你是做什么的呢?”

“我?我是律师。叫我Henry就可以。”

“好。”张萌萌开心的笑起来,觉得自己真的是越来越走运。

(未完待续)

 

 下一章 出 卖


<欢迎到烦烦的文字世界坐坐: ● 飘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 摇一摇 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

  评论这张
 
阅读(48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