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摇一摇,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日志

 
 
关于我

有人说:你是个实实在在忙碌的人,却总爱大秀自己所谓悠哉的生活。 这个人是谁? 呵呵。是我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暗 涌 (第一章)  

2008-04-03 16:54:08|  分类: 暗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章 初  识

 

10点半,熄灯时间。

黄玲一声怪叫,电脑没来得及关机就跟着黑屏了。

张萌萌正在往床上爬,被黄玲尖利的叫声吓了一跳,爬到一半的动作停滞在半空中,张萌萌回过身问:“怎么啦!”

“刚遇到个奇怪的人,还没来得及说上几句话。”黄玲闷闷的回答。

张萌萌不以为然撇撇嘴,已经习惯黄玲上网时的神经兮兮。

“萌萌……下来。”

“干什么,死玲子你还睡不睡!”

“萌萌,我的感觉绝对不会错……”

“哦,那明天继续聊,聊到他爱上你,再把他钓出来。”张萌萌已经开始铺她温暖的被窝,对于黄玲一个又一个或短或长的网络恋情,她早就见怪不怪。

“萌萌……你不是能写吗?给你个好差事!我刚遇到的男人,36天没有说过话了,特别想说话。”

“什么意思?”

“那个男人说他有故事,想找人帮他写出来。”黄玲走到张萌萌床铺前,递上手机。“你不是一直想找个好素材么?他的电话我刚存下,打不打就看你了。”

张萌萌愣愣的接过电话,从床上爬下来。

“萌萌,我约了他在校门口的茶室碰头。去偷个故事回来吧。”

张萌萌没有多想,在还没来得及后悔前,抓起外套直往外跑。义无返顾的,张萌萌真的打算去偷一个故事,一个36天没说话的男人的故事。

 

眼前的男人,纯黑,黑得极彻底。黑色修身西装,黑色烂花紧身衬衫,黑色修身裤,黑皮鞋。坐下的时候,张萌萌看见对方脚踝处露出的袜子都是黑色的。没错了,这就是玲子说的那个过客。夜色掩映下,张萌萌注意到对方的脸,苍白刺目。没时间体会那从头到脚深深浅浅的黑色,张萌萌一下子晕眩在一片无法抗拒的英俊帅气里。

 

定定神,张萌萌勉强镇静下来,拿出随身的小笔记本。“讲吧。”

“从哪里开始讲呢,对了,你叫什么来着?”

“我?”张萌萌抬起一进门就埋得很低的头,想了想,才想起玲子那个莫名其妙的网名。“我叫疯癫二号。”

“哦,哦。”对面的过客很好看的笑起来,干燥而少有细纹的两片薄唇,微微的咧开,一阵轻咳。“对不起,我并不知道你叫什么,我是随便乱点的一个名字。”

“好吧,就叫你过客吧,反正你也不属于这个城市。”

过客扬起头,颇不服气的看看张萌萌,“我从北京来。认识她是6月13号。”

“她?她又是谁?”

“我老婆。”

“好吧,6月13号,你初识你的老婆。”

 

张萌萌停下笔,再次抬起头。对面的过客,说完老婆两个字以后,再没说话。突如其来的沉默,让张萌萌莫名的有点紧张。

“然后呢?”

“然后……然后,我就不可自拔的爱上了她。”

“这么简单?”

“不简单。”

“怎么个不简单法?”

“爱得很深,爱得为她做了好多好多荒唐的事。”

“哦。”张萌萌闷闷的应一声。“怎么认识的呢?怎么爱上的呢?”

“有缘分就遇见了,遇见就爱上了,爱,需要理由吗?”过客不屑的看看张萌萌。

“哦。”

“小姑娘,你没谈过恋爱吧。”过客突然问。

“啊?”张萌萌吓一跳,敏感得差点从沙发里跳起来。张萌萌的大学生活多多少少弥漫着暧昧的味道,却始终没有认认真真的被牵过手。“别胡说。”张萌萌翻翻眼睛。

“呵呵呵呵。刚刚看见你从校园里走出来,像只受惊的兔子,东张西望的。”过客笑着从内贴袋里掏出一个精致的深香槟色金属扁盒,轻轻打开,一排细细长长的浅咖啡色小雪茄。过客从盒盖上取下一小条棉签,压在盒盖夹层用力一拔,小小的火苗蹿出来。

张萌萌有点好奇,“可以给我一支吗?”

过客扫了眼张萌萌,递过一支。看看穿着牛仔服,像猴子一样蹲在沙发里,一脸幼嫩,却娴熟的叼着烟的张萌萌,过客终于忍不住笑了。伸出手,“你好,我叫张千素。”

“啊?我叫张萌萌。”张萌萌对着那只白嫩的手认真看了看,纤长的手指,修剪得整齐干净的指甲,掌心微红,看起来柔软无骨,跟一般男人粗糙的手完全不一样。张萌萌伸出手握上去,忍不住用力摸了摸,一瞬间,摸不到任何骨头。张千素手心里的温暖传递过来的时候,张萌萌想起妈妈说过,手上摸不出骨头的人,特别有福气。

“恩,张萌萌,小姑娘名字不错。”

“谢谢。”张萌萌心下有点好笑,张千素,像个女人名字。再次看看对面的张千素,没有男人的张狂粗犷,却也不至于女人般的阴柔,英俊的中性里还偏偏带着点点暧昧,男人特有的朦胧模糊的暧昧,有点温情,但没有热情过火。

 

“说到哪里了?”张千素的声音越过袅袅飘出的轻烟。

“说到你爱上你……呵……呵……老婆了。”张萌萌被浓重的薄荷味道呛了一口,不服气的继续重重的用力的吸着。

“不会抽就别抽了。”张千素欠过身,拔走张萌萌嘴里的烟。

“嘿嘿,”张萌萌调皮的笑笑,“味道太重,我抽不惯。不过,真好闻。”

“她很喜欢这个味道,她抽起烟来的姿势好美好美。”张千素的视线越过张萌萌,遥望着窗外,眼睛里亮晶晶的,脸色和暖,点点的从心里微笑出来。

“嗯……”张萌萌挠挠头,觉得张千素的表达能力很有问题。已经一个多小时了,她完全听不懂张千素在讲什么,千头万绪,杂乱无章。“这个,你能不能从头开始讲?这样子,我实在没办法帮你写出来。”

“你一定要写,一定要帮我写出来!”张千素突然用力的拉住张萌萌的手,紧紧的握着,摇了又摇。“我……我的感情……,我想好好的讲出来,写下来。你要我怎么样都可以。”

“怎么样都可以?”

“嗯,怎么样都可以。”

“那……就我问你答吧。”

“好。”

 

其实,张萌萌也不知道从何问起。但是,直觉告诉她,眼前的张千素心底藏着一个令她好奇的故事。张萌萌喜欢写爱情,有好的素材,她绝不舍得放过。整理了下思路,张萌萌开始发问。

“怎么认识的?时间,地点,详细过程。”

张千素愣了愣,本来就没什么血色的脸褪得越发苍白,眼睛亮亮的神采里,几乎可以看见隐约的泪光。“我说过了,时间6月13号。当时我在小红楼西餐厅等人,然后就看见她朝我走过来。不知道为什么,一看见她,我的眼睛里就再也看不见其他东西。就在她快走到我面前的时候,我忍不住站起身。”

故事终于开始了。张萌萌内心底轻微的波澜。

“她停下来,望着我,我也望着她。”张千素伸出手臂扶住张萌萌的肩,“大概就你我现在这样的距离,这样的对望着。”

“然后呢?”张萌萌急急的问。

“然后,然后我说,小姐,你的鞋带开了。”

“啊?”张萌萌差点从沙发里跌出来。

“再然后我就蹲下身,帮她系好鞋带。她身上No.5的味道,我到现在还忘不了……”

“嗯……”张萌萌顿时愣住了。小红楼……令人神往的地方啊。张萌萌咽了口口水,憧憬着掩映在闹市背后那栋静悄悄的红色小洋房。但是,以一个大四学生的消费能力,无论如何,都太过奢侈,即使,张萌萌偶尔有稿费的补贴,还兼着好几个高酬的语文家教补习。

张千素没有注意到张萌萌的发愣,继续沉浸在自己的故事里:“我站起来的时候,她对我笑了笑,两个酒窝,甜美的微笑,还有雪白的牙齿……”张千素陶醉的微闭起眼睛。

张萌萌一惊,从憧憬里醒过来,再看看眯起眼睛的张千素,心跟着一点点的提起来。不得不承认,张千素英俊得有点过头,一举手一投足,太温柔太煽情,让张萌萌有点不习惯。隐约的,张萌萌顺着张千素嘴里的剧情,想象着摇曳烛光里,多情的张千素巧遇美丽的她,一见钟情。忍不住,张萌萌轻声问:“接着呢?你们一起吃饭了吗?”

“没有。”张千素摇摇头。“她说了声谢谢就走开了。”

“啊?”

“她约了她先生一起吃饭。”

“什么?先生?”

“对,就是她老公!”张千素的神情迅速黯淡下去。

张萌萌惊讶得嘴半张着,一时间合不拢。

“吃了没多久,她就跟她老公吵了起来,然后她老公扔下她就走了……她当时坐在那里,哭了。”张千素一脸心疼的样子,继续説,“我赶紧坐过去安慰她。后来……我们就去开了房间……”

“啊?啊!啊……”张萌萌实在忍不住惊呼出声。

张千素对张萌萌的反应毫不在意,微笑着说:“从此,我爱上了她,何筱莉,我的筱筱!”

“筱筱……”张萌萌傻乎乎的跟着默念,脑海里极尽所能的想象着筱筱是如何美丽动人,如何风情万种,如何颠倒众生般的倾国倾城。可是任凭想破脑袋,张萌萌也想不出,怎么样的女人,才能跟眼前这个英俊到几乎让一贯冷冰冰的张萌萌都有拥抱冲动的张千素般配呢?而且……居然……是有夫之妇!

 

过了很久,张千素才从迷离的状态里走出来。“怎么样,这可以写出来吗?”

“嗯……大致可以。回去还是要整理的。”

“还有什么问题吗?”张千素伸了伸胳膊,低头看时间。“过这么快?都已经四点了。”

“是吗?”张萌萌瞄了眼张千素的手腕,隐约看到表盘上大大的十字。手表,她不懂,不过上面的钻石张萌萌还是知道的,明晃晃的有点耀眼。

“还想问什么吗?不过今晚讲不了多少了。”

“嗯。”张萌萌点点头。她原本的计划,一个晚上听完整个故事,回去一气呵成。没想到大半夜过去了,才勉强听了个开头。想了想,张萌萌决定随便聊聊,对于张千素情绪多过情节的描述,张萌萌已经渐渐习惯,听故事的好奇慢慢压下来,想多了解张千素的念头,却在一点点抬头。“你说,你36天没说话了?”

“嗯。我被拘留了36天。”

“啊?”张萌萌觉得今天被太多次的震惊,神经已经有点疲累。“什么罪名啊?”

“偷表。”

……张萌萌直觉的眼光瞟向张千素的手腕。

“哈哈,不是我手上这块。”张千素站起来,亲昵的揉了揉张萌萌的短发,“小姑娘看起来挺鬼机灵的,原来是个小迷糊。如果是我手上戴的这块,我还能戴着它大摇大摆从拘留所里走出来吗?”

“嘿嘿。”张萌萌不好意思的笑笑。张千素揉她头发的动作,令张萌萌很受用。

“是块女表,很名贵的女表。我送给了筱筱。”

……张萌萌本来想问,真是偷的吗?想了想,决定把小小的好奇心深埋下去。张萌萌不太愿意冒犯眼前这个很容易亲近的帅帅的男人,而且,张萌萌有耐心等故事按着时间顺序一点点逻辑的浮出水面。张萌萌笑笑,也慢慢站起身,长时间的蜷腿,脚有点发麻。

张千素体贴的走过来,扶住摇摇晃晃的张萌萌:“小丫头片子挺能折腾的,一晚上了还不困。”

“嘿嘿!年轻就是本钱!”张萌萌得意的伸出两个手指,在眼前俏皮的划了个胜利的手势,“对了,你的故事讲得这么慢,我们还要碰多少次面啊?”

“嗯,这是个问题。我现在也没有落脚的地方,你有什么便宜的住处吗?近一点的。”

“学校招待所,行吗?”

“也好。”先住着再说。张千素轻唤服务员结帐。

好家伙!张萌萌看见张千素黑色长票夹里厚厚的一摞人民币,忍不住说:“你随身带这么多钱,也太不安全了。”

“小丫头心很细啊!”张千素拿手里的皮夹轻轻敲了敲张萌萌的前额,“那……明天碰头的时候,你陪我去存。”

“好!”张萌萌应道。

“走。”张千素自然的拉起张萌萌的手往楼梯走去。

“嗯……”张萌萌顺从的被张千素抓着,心里乐开了花,恨不能天色即刻大亮,好拽着张千素去校园里炫耀一番。傻愣愣的胡思乱想着,张萌萌连踩着自己鞋带都不知道。

张千素突然停在楼梯口,蹲下身,一边替张萌萌系运动鞋的鞋带,一边亲昵的数落:“小丫头怎么走路乱七八糟的呢,没个姑娘相。”

“呵呵……”张萌萌干笑着,脸有点发烫。整个一楼大厅里,老板,服务员,还有一对情侣都抬头直愣愣的望着二楼楼梯口半跪在地的张千素和尴尬的站在原地的张萌萌。突然之间,张萌萌意识到,张千素在小红楼那样的氛围里给筱筱系鞋带需要多大的勇气,而动作却又是多么的自然亲切。一丝温暖带着点点得意涌上心头,张萌萌忍不住的将头昂得高高的。

张千素甚至体贴的确认了一下张萌萌另一只脚的鞋带是否系紧,然后才潇潇洒洒的站起身。一手轻扶张萌萌的腰,一手略略挡在张萌萌的头上:“慢慢走,当心撞头。”

“哦。”张萌萌享受着被张千素如女皇般的呵护,心里丝丝的甜蜜泛出来,脸上的笑意都快挂不住了。走下楼,张萌萌看到有条大大的长毛狗趴在门口,不禁缩了缩。

“别怕,这叫古牧,性格很温顺的。”张千素推着张萌萌腰的手微微带了带。

“天呢!”张萌萌觉得自己快要在这样蜜糖般的温柔里晕倒了。

一出门,张千素放开轻揽着张萌萌的手,问:“招待所在哪里?”

“不远,就在前面。”张萌萌的声音里掩不住的失落,人跟着有点泄气的往前走。

 

前台阿姨本来在打瞌睡,被张萌萌唤醒有点老大不愿意,虎着张脸敲了敲墙上的牌价:“床位一天40,单间一天120。”

张萌萌扭头询问的看看张千素。

张千素走上来:“还有床位吗?一间几张床啊?

前台阿姨本来挂着的脸,在看见张千素的时候,所有线条顷刻间集体向上:“有的有的,我来查查哦,一般是一间房间四张床位的……嗯,刚好有间房四个床位全空着……你……住几晚呀?”

张千素抬头想了想:“先住一个月吧。”

“啊?”张萌萌和前台阿姨同时惊讶的张大了嘴。

“不可以住一个月吗?”

“可以可以。”前台阿姨赶紧从抽屉里拿出老花镜戴起来,手忙脚乱的翻着登记簿,“身份证给我看一下,交30天押金。”

“好。”张千素从皮夹里抽出身份证。张萌萌无意识的瞥了一眼,心里一惊:生日2月29号!

 

办完手续,张千素笑笑:“上面简陋,就不请你上去了。赶紧回去睡觉,睡醒了再联系。”张千素扬了扬手机。

“嗯。”张萌萌点点头。脚快跨出门的时候,张萌萌想到一件事,赶紧回身,“张千素,等等。”

“啥事?”

“其实……我不是疯癫二号……这也不是我的手机。”

“哦,难怪。”张千素笑着挠挠头。

“难怪什么?”

“难怪你跟网上的感觉完全不对。我还以为网上网下的区别就是那么大的呢。”

“疯癫二号是我同学,因为比较擅长写故事的是我,所以我就跑出来了。”

“哈哈,疯癫二号其实挺适合你的,疯丫头。”

“别丫头姑娘的乱叫,其实……你还比我小一天呢。”张萌萌抬眼看看张千素,坐着的张千素因为匀称偏瘦,不觉得高,张萌萌以自己165的身高约莫比了比,眼前站着的张千素肯定过180了。

“是吗?”张千素不置信的摸摸下巴,“那不叫丫头了,萌萌,行吧。”

“行啊。那我怎么称呼你呢?”

“素素。朋友都叫我素素。”张千素亲昵的笑笑。

“素素……好吧。”张萌萌抿了抿嘴,有点不舍得离开张千素。

“那,萌萌,给我你的手机号码吧。睡醒了我联系你。”

“我……没有手机,打我宿舍电话吧。”

 

天完全亮透的时候,张萌萌终于回到了自己温暖的被窝。

黄玲睡得迷迷糊糊,半睁着眼问怎么样。

张萌萌有点兴奋,内心底还有点狂跳。本来想告诉玲子今天见了个像漫画中走出来的大大大帅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的,张萌萌没有了炫耀的情绪,直觉的想把张千素藏起来,所以她只低低的回答:“还好,一般吧。”

“哦。”黄玲嘟囔着,“看来这次我的感觉不准,还以为会很帅呢。”翻个身,又沉沉睡去。

张萌萌望望玲子再次睡死过去的背影,突然松了口气。闭上眼,慢慢睡去之前,满脑子都是张千素那张英俊的脸……

(未完待续)

 

下一章 再遇  


 


<欢迎到烦烦的文字世界坐坐: ● 飘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 摇一摇 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

  评论这张
 
阅读(1296)|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