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摇一摇,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日志

 
 
关于我

有人说:你是个实实在在忙碌的人,却总爱大秀自己所谓悠哉的生活。 这个人是谁? 呵呵。是我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邂逅  

2008-03-31 13:17:21|  分类: 花色嫣然如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总在以为得到的时候失去

又在失去以后得到

循环往复 生生不灭

这些或梦或痛 我统统称之为邂逅

因为他们都那般淡淡的美好 如初见 似曾相识 怦然心动

                                                                         【文  烦烦】

  邂逅 - 烦烦 - 飘


 

大学第一年的寒假 初中同学聚会

声嘶力竭的嚎着A-MEI的《哭不出来》 目光却一直一直的盯在门口

终于聚会结束 电梯门重重合上的那刻 他依然没有出现

舒轻轻在我背后叹气 朗 他今天没空

所有伪装的坚强 在听到那个名字的瞬间崩溃

很努力很努力的咬牙 紧握的拳头里指甲掐得掌心生疼

紧绷着的后背强抑住胸膛里汹涌的抽搐

眼泪 还是不争气的夺眶而出

舒又叹气 为什么不是我

然后 突然被一个温热的怀抱从身后拢住

头脑嗡嗡作响的时候 才惊觉 三年多不见 矮小的舒已经高出我一头

什么都在变 唯独对朗的执著 一刻都未曾改变

 

大二的暑假 窝在宿舍里上网

枫的头像在QQ里摇摇晃晃

双击打开狠狠的回敬 没空 死一边去

那头却説 假小子 是我 朗

嘴角依然上扬的时候 下巴上滴落的眼泪悄悄将前襟打湿

想打字 脑海里却一片空白

很久以后 我説 朗 知道吗 我喜欢你

并了八年将说未说的话 不计后果的冲口而出

他没有立即回复 在等待头像晃动的几分钟里 我感觉自己近乎窒息

终于 他説 可以视频吗?我想看看假小子现在什么样子了

没有回答 很长一段时间里 我没有作声 因为 我没有摄像头

然后通过视频请求

再然后 我看见了那张熟悉的脸

还是那双微翘而迷人的眸 还是那张不羁的笑脸

看见了吗 你看见了吗

朗在那头一遍一遍的问

我回复 看见了 依然帅气

他笑答 老了 视频会骗人

我固执的摇头 你在我眼里永远是那么那么的帅

他继续笑问 你説 你喜欢过我

我傻乎乎对着屏幕微笑 想答 不是喜欢过 是还在喜欢

可是 还来不及回复的时候 他的信息又跳进来 那时候我们还小 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以为思念是张网 残酷的现实会如凌迟般让人疼痛

可是真的痛起来的时候 利器钻心似的一刻间便让人晕眩

伤 从四肢弥散开来 一丝一毫 剥茧抽丝

迷离的哀思 在很多年后提起那个禁忌的名字时 依然挥之不去

 

而后 遇见了在公车上让座给我的红

很高很瘦 有腼腆的笑容 一遍又一遍的对我説喜欢

再一遍又一遍的对我説要戒了我

无数次憧憬过在世纪公园人工湖的波光粼粼面前

骄傲的炫耀紧紧相扣的十指

但是 怕被伤害的我

当爱情再次到来的时候

只想躲得远一点 再远一点 更远一点

 

毕业的时候 森説来看我

不相信分别了四年的高中同学真的会从另一个城市巴巴的赶过来探望并不漂亮的我

隔了对街看到他朝自己走过来的时候

我才发觉 他长得好像好像我喜欢的宫城良田

像到令我抑制不住的心跳加速

一个刚刚失恋的男人遇到一个从未走出失恋状态的女孩

顷刻间 以为天雷地火

可是 我却只能抱着被子 将森推到客房的门口

那夜旖旎的春色 只存在于远远隔着客厅的两个相思的漂浮灵魂里

我执拗的把想念一点点的拘禁起来 等着某时某分遇见某人 绚烂的喷薄而出

 

打台球认识了伟 那天 伟输了球

一起看过电影吃过饭K过歌

那年的冬天很冷很冷

撑着大伞 伟揽着我在风雨里缓缓的走

一时间觉得伟的肩膀很妥当 很踏实

出租车里 掏出藏了许久的天鹅绒运动衫 羞怯的塞到伟手里

回到家 伟的短信息跳出来 衣服好温暖 我已经套在身上了

眼睛湿润的时候 我以为 遇到了对的人

 

可是 我又遇到了瑞

令我爱到疯狂 疯狂到提他的名字都会痛得呼吸困难

在这段纠结到歇斯底里的感情里

渐渐淡忘了伟 毫无知觉

但是 最终还是失去了瑞 天灾人祸般不可抗拒

失去的时候 还不懂得冥冥中的因果循环

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念诵心经

内心底丝毫不明白伟和瑞 也许都是对的人

只是 我没能有福气在对的时间遇上

 

伟来电话説请我吃饭的时候

些些欢欣 点点惊讶 也微微难过

听说了他的婚讯 莫名的黯然 毫无道理

走上木楼梯 看见伟携着温婉的妻子 亲切的在那头微笑

点点头 落座 听见伟骄傲的对妻称赞 毫不掩饰对我一贯风度的欣赏

伟妻淡然的笑 抬头打招呼 突然大声惊呼 天呢 我们长得好像

心头一怔 遁着声音望过去

果不其然 仿若看见另一个自己 隐隐绰绰 形似 却没有半点神似

只能讪笑着推辞 哪里 嫂子比我多出三分美丽

看着伟妻满足的笑 我强抑住内心底震惊的余波 一轮又一轮 绵延不绝

好多年以后 都很难从那夜的震撼中走出来

我伤伟 瑞又伤我

感情 永远无法辨明是非黑白

或付出 或得到

在开心时抑制不住流泪

在难过时莫名其妙微笑

爱 如药 令人行为丧失逻辑 神经无法思考

但 终有一天会走出来

 

于是 我的痛 每每深入骨髓 却短若麦芒

瑞走后的一个月 迎来艳阳高照的早春

从静安寺漫步到徐家汇

沿着蜿蜒的华山路 细细的步子 悠闲而笃定 缓慢但执著

一路和刚认识的辉通电话 脸上 漫着微笑

心还在些微疼痛的时候 已经开始努力微笑

仰头 阳光有点刺目

微眯起眼的时候 居然隐约看到彼岸花开

如一帘幽梦 满池芬芳

 

总在以为得到的时候失去

又在失去以后得到

循环往复 生生不灭

这些或梦或痛 我统统称之为邂逅

因为他们都那般淡淡的美好 如初见 似曾相识 怦然心动



<欢迎到烦烦的文字世界坐坐: ● 飘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 摇一摇 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
  评论这张
 
阅读(786)|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