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摇一摇,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日志

 
 
关于我

有人说:你是个实实在在忙碌的人,却总爱大秀自己所谓悠哉的生活。 这个人是谁? 呵呵。是我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永远的富贵竹  

2008-11-24 14:38:57|  分类: 花色嫣然如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时候,人的命运往往只是牵连在毫发之间,如果太过执著,就会错失很多。CASON说,我是这样一个太善于控制的女孩。于是,我知道,理智跟感情,终究是冲突的。

 

曾经有一个时期沉迷在网恋里,没有到不可自拔的程度。只是我想,自己该谈一场恋爱,又苦于没有时间精力去结识别的男孩子。

去年的圣诞节,在回了一封热情洋溢的信之后,我信步走到街上,打算以一碗面打发晚餐。冬天很暖,没有一丝寒意。我双手插在口袋里,要了一碗双菇煨面。一个男人挤上来,不小心踩了我一脚,三十多岁平庸的脸上随即堆满歉意的笑容,温温暖暖的,像极了平淡醇厚的面汤。

店内略微有点挤,他说搭个座吧,便自顾自的坐下了。

我只挑光了浇头,在人来人往的店堂里,以搅拌面的机械性动作来打发时间。

他抬头看了看我,突然问,想念朱鸿兴了么?

啊?不,其实我最喜欢五芳斋。

我不知道他是怎样从我中庸的五官和纯正的普通话里认出我是苏州姑娘的,只是那一刻,不经意的,就被挑起了对故乡小吃莫名的怀念。

后来有一次他说,我身上有苏州人特有的对美食的挑剔,尤其是面。

 

出门的时候,有雨,他说不介意的话,搭个伞,只几步路。

那几步路,其实足足绕了十分钟。

直到他突然停身在一辆漂亮的香槟色商用车前,我才恍惚意识到这个刚才狼吞虎咽吃完一碗面的男人,毛衣胸口上有个YSL的交叠标志。

那天他开车送我回家,上楼的时候,我的手机里多了一个男人的名字,CASON。

 

一直以为自己是忠于爱情的,就像绵延了8年的初恋,我永远放不下。

开始对每天的电子书信感到厌烦,我说,见面吧,见鬼的,就算见光死我也认了。

那个跟我维持了3个月通信的叫WILLIAM的男人,很可以用年轻有为来形容。玻璃屋,烛光餐,摇曳风灯加印度咖喱,我都怀疑,自己在那样的氛围里没有动情,是不是有点毛病。

回来后,接到CASON的电话,他说出来吧。

我说,找个理由,随便什么。

他说没什么,就兜兜风,不可以么。

那天,延安路高架的夜景很美,浦江南岸的风微凉,国际展览中心的看门狗太老。

世纪公园的门口,我背着他扒着车窗看风景,一滴滴的眼泪往下掉。他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没来过世纪公园吗?那我是第一个带你来这里的人。

我在心里说,不应该是这样的,有个男孩子说过要带我来。我一直在等,等那个让我懂得死心塌地刻骨铭心的人。可是,不是我承受不起,而是我没有那样的勇气去消受。

 

慢慢的,习惯每天的通话,每周的见面。夏天快来的时候,我跟好友搬了新家。CASON说他来贺乔迁吧,新屋应该热闹一点。

去接他的那天,还是下雨,细细密密。他从远处走来,手里红红绿绿的一大把。

我说这是什么呀,好难看呢。

他说富贵竹你不认识么?

名字挺好听,可挂着红灯笼多丑呀。那红红的牌子又是什么?

没什么,你不喜欢,回去把它们摘了好了。

恩。

一进门,朋友说好漂亮的富贵竹。我翻翻眼睛,你还真见多识广。噼里啪啦把恭贺乔迁之喜的红色一摘而光。

那天好开心,一起买菜,一起做饭,一起吃饭聊天。

夜很深的时候,他起身要走。

我主动提出送他下楼。

 

现在已经是夏天了。一直发誓不谈恋爱的好友终于也宣布告别单身,而我,还是一个人。不得不承认,小屋里最初的快乐是CASON带来的。但他至此就完完全全从我的空间里消逝了,反而让我对他的好感开始一天天的无处遁逸。

终于,好友忍不住对我说,你不喜欢它为什么天天给它换水?

我想,我不希望它死,就这么简单。那个大大的方型玻璃花瓶除了富贵竹这样的庞然大物,似乎插别的无论如何显得格格不入吧。

朋友说,真不知道你那天送他下去说了什么,去点点那些富贵竹吧,去点点。

 

那天夜里我没睡着,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不知道是想明白了一些事,抑或更糊涂了。

冬天的时候,我感冒,他一晚上打了不下十个电话,叮嘱说无论多晚,觉得不舒服立即通知他,他送我去医院。我为很多男孩子哭过,那天的感动哽咽在喉咙口,却始终没有幻化成眼泪。

去德国吧喝啤酒,整个晚上静静的听音乐。出门的时候,他问我会不会跳舞。我奇怪的看看他,当然会,可你问的不是时候。他笑笑,说,看你听得那么出神,我想还是不打搅你比较好。

有个暖暖的午后,坐在草坪的露台上喝红茶,斑斑驳驳的阳光洒在身上。有个穿红靴子的小女孩在草地上跌倒,他跑过去把小女孩抱起来。他问我喜欢孩子么?我说不知道,你呢?呵呵,只要像你就可以了。

走在狭窄的林荫道上,脚步很轻,靠得很近,可以听到两个人匀称的心跳。那时候我曾经对自己说,他要是起手搂我我绝不反对。路很长,走了很久,身后,是两道平行的脚印,没有交集。

初夏夜里,听着蝉声,坐在秋千里数星星。有颗流星划过的时候,他给我讲在海上当水手时的墨蓝天空。他说,即使饿死,他也不愿意再回到海上去漂泊了。

一起去逛超市,拎着两大包东西的他,一个劲的问只撑一把伞的我沉不沉。但是,他又说,希望路永远走不完,雨永远不会停,我的手可以一辈子在他眼前遥遥晃晃。。。。。。

。。。。。。

我开始糊涂,我不懂爱情,为什么比我大十几岁的他也不懂。

 

那天送他到楼下,他告诉我他抽出了公司的所有股份,打算好好休息,去走走看看,沉淀一下心情。我问去哪里,要多久。他说不知道,走到哪里算哪里,歇够了就回来,也许永远不回来。我说,也好,珍重。他点点头,问我,你真的不喜欢富贵竹?

恩,怎么说呢,太多太大了,摆着总觉得怪怪的。

哦,我知道了。他打开车门上车,突然叫住我,看着我开走好么?每次你下车后从不回头,从不。

我一直目送他的车消失在视线里,眼角,似乎有点湿湿的。

 

还是每天为那把怪怪的绿色植物换水。好友问我,数过了么?

数过了。

怎么样?打算跟他联系吗?

不了。如果哪天他再出现在我面前的话,我会对他说。

说什么?

富贵竹我数过了,一共是11枝。

 

                                                 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一号

 



<欢迎到烦烦的文字世界坐坐: ● 飘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 摇一摇 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

 

  评论这张
 
阅读(357)|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