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爱情时我们看得见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摇一摇,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日志

 
 
关于我

有人说:你是个实实在在忙碌的人,却总爱大秀自己所谓悠哉的生活。 这个人是谁? 呵呵。是我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十 年  

2008-01-28 10:37:32|  分类: 花色嫣然如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就如同圆形跑道
      兜兜转转
      起点就是终点 终点却还是起点
      跑得快跑得慢 走先走后 都无关紧要
      只是 这一圈错过的
      不知道下一圈还会不会在原地等自己


 

十 年 - 烦烦 - 飘

 

人的一生可以错多少次?童童问。

算术题还是逻辑题? 小黑抹抹嘴角的口水。

哲学。

有这门课?小黑睁开惺忪的睡眼,老师正在卖力的讲条件语句。呵呵,小黑趴倒了继续睡。

问你呢!童童用胳膊撞撞小黑。

什么?

人这辈子可以错多少次?

管它对错,开心就好。

可是我觉得对错很重要。童童呶呶嘴。

小黑拉起童童的手,塞进自己口袋。我只知道,你永远是对的。

童童没有说话,心里有点甜。

那年,童童十九岁,小黑二十。

 

毕业那天,童童在小黑的怀里有点抖。

童童想,女人的第一次很重要很重要,不能这样糊涂。

推开小黑的时候,童童自己也很难过。

小黑説,走,我带你去北方,那里有湛蓝的天空,有皑皑的白雪。

童童缩了缩説,我怕冷,我要去南方,听说那里遍地黄金。

小黑郁郁。扭头道珍重。

童童説,我会证明给你看,我是对的。

怎么证明?

十年后,还在这里见。

 

第一份工作,童童很努力。

有一天,老板路过童童的办公桌,新来的?

童童匆忙站起身,拍一拍坐得满是褶皱的裙子,捣蒜般点头。

好好干!老板笑笑,走过。

童童满脸涨红,落坐,发半天呆。

漂亮的女主管走过来,狠狠的敲桌面。

对主管的警告熟视无睹,童童依然憧憬。

月余。

某日收工,童童在车站等车。

远远瞥见老板的车悄悄停在马路对面。

童童心跳加速,忍不住探出身。

突然看见女主管小碎步钻进车里,一脸谄媚。

冲回家给小黑写信,童童听见自己第一个梦,细细小小的裂开,碎了一地。

小黑回信説,还是来北方吧,狡诈的南方不适合善良的你。

童童摇头。泪流满面。

再见老板,突然发现两鬓已略有银丝,正在为女儿高考犯愁。

童童顿悟,庆幸自己清醒得早,没有半点损失。

 

然后童童开始注重打扮。

跟同事去酒吧笑闹。遇见多金的宝马三少。

童童得意的告诉小黑,有人夸她漂亮。

小黑感叹,童童你一早就是漂亮的,利落的漂亮,不带半点尘埃。

童童晕眩在甜言蜜语里,但不是小黑的甜言蜜语。

宝马三少带童童回家,説,下次把头发扎起来。

我扎头发好看?

三少瞄一眼,神情有点倦,恩。

起身的时候,童童看见三少趴在床上细细找她的头发,一根一根攒在手里,揉成团,扔进垃圾桶。

童童才明白,扎头发是怕落太多头发,被三少奶奶发现。虽然,本尊远在大洋彼岸。

这次,心没有碎,只有点小裂缝而已,但是,却疼得厉害。

再想一想,原来,小黑已经有段日子没信。

 

遇到小白,是因为坐错车迷了路,到处抓人问路。

小白后来説,当时一下子就爱上了童童,小迷糊一般站在阳光下。

童童浅笑。

小白没有房子,没有车子,有的,只是勤劳的双手,和温暖的怀抱。

童童説,最喜欢小白的牙齿,笑的时候整齐的露出来。

小白随即开心的笑,黝黑的脸上,只看到明晃晃的牙齿。

情人节,童童抱着刚收到的心型巧克力,兴奋的冲出门。

宝马三少摇下车窗,对童童挥挥手。

二月的南方,居然细雨里夹着雪子,淅淅沥沥,冰冰冷冷。

三少説,我离婚了。第一个来找你。

童童低头。抿抿嘴,想説自己有小白了。

再望一眼车身漂亮的弧线,童童有点犹豫。

 

晚上跟小白烛光晚餐。

记得同事妮妮説,小白什么都好,就是有点黑,有点矮,还,不怎么有钱。

童童抬头,越看,还真的不太高不太白。

小白羞涩的将一枚戒指推过来,红着脸説,童童,嫁给我吧。

童童错愕,看一眼小得连闪烁的光芒都几乎找不到的戒指,内心底还是细细的感动。

小白説,我辞了工作,打算自己干。

不错呀。童童的眼睛开始亮。

会苦上几年。然后才能给你幸福。

童童有点闷。

愿意一起熬吗?

童童在心里掰手指,数不清自己还有几年青春可以耗。

小白黯然,童童我知道你还有三少。我以为我是你的全部,原来,也只是一部分。

童童不想承认,即使下午已经明明白白拒绝三少。

童童也不能否认,毕竟自己与三少有不光彩的过去。

妮妮説你重财,我原本不信。

童童哑然,挣扎着,想説我愿意,但是开不了口。

站起身的时候,童童觉得,戒指上的圆钻,像极了句号,一早就在嘲弄这段只开花不结果的恋情。

小白也站起来,慌张的将戒指藏回口袋,人与财,总不能两失。

 

辞了工,别了已经偷偷与小白牵手的妮妮。

拍一拍口袋,里面有张回故乡的车票。

小黑説得对,南方不适合自己。

窝在摇晃的车厢里,童童想,人生就如同圆形跑道。兜兜转转,起点就是终点,终点却还是起点。跑得快跑得慢,走先走后,都无关紧要。只是,这一圈错过的,不知道下一圈还会不会在原地等自己。

想着想着,童童眼前浮起那个模糊的十年之约,朦朦胧胧,辨不清起始终结。

有个男人走过来,向她出示车票。童童才惊觉,自己坐错了车厢。

那个座号与童童相同的男人,叫淳。

 

小时候的惶恐,长大后果然一一应验。

童童慢慢明白,什么叫分离。

先是皮与肉的分离,一点点,皮肤不再紧绷,开始出现细细小小的干纹。

然后是口与心的分离,嘴上説的,完全赶不上心里想的。

再后来,连感情和身体,都截然分开。

一天一天,度日如年。

一年一年,却流水般抓不住的飞逝。

童童害怕过年,害怕淳説,今年跟我回去吧。

童童总摇头。

已经记不得跟淳在一起多久了,却总也不习惯淳的兄弟叫自己嫂子。

童童想,我还是一辈子不结婚吧。即使不对,总好过犯错。

 

有一天走在街上,居然撞见小黑。

小黑惊异的看看童童,你还是那么漂亮。

童童低头,轻笑,想起小黑握住自己的小手,塞进口袋,然后安心的趴在计算机教室,边淌口水边睡觉。童童想着,心跟着一点点漾起来。

童童问,什么时候回来的。

很早就回来了,北方好冷。

童童心里笑,可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可惜我爽约了。

什么约?小黑有点茫然。

一生可以错几次。

小黑挠挠头,抱歉的笑笑,太久了,记不清。

童童无语。抬头再看看小黑,略略发福,身形已大不如前。

童童强笑説,你胖了。

小黑骄傲的笑笑,老婆的功劳。一扭身,指指对街,一个平淡的女人牵着蹒跚的小男孩,推开玻璃门,隔着马路对小黑招手。

小黑温情的笑,我走了。

童童点点头。

望着小黑穿越车流的背影,突然惊觉,离校刚好整十年。

 

还在发呆,有人轻拍自己的肩膀。

童童回头,看见淳打着伞。

下雨了,到处找你。

童童点头,走吧。

淳一把搂住童童,护到伞下。

雨开始有点大。

童童扭头,看见伞角上滴落的雨珠,正一串串砸向淳揽住自己肩膀的手背。

一动容,童童抬头。

淳。

恩?

我们,结婚吧!

2008-1-26 16:05



<欢迎到烦烦的文字世界坐坐: ● 飘 最爱玻璃瓶里的小屋子 摇一摇 整个世界在你手中 >
  评论这张
 
阅读(786)|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